第8章 真人麻将(中国)股份有限公司----非洲酋长(1/58)

真人麻将(中国)股份有限公司 !

“嗯,非洲酋长你开心就好。”

埃文笑得更开心了,非洲酋长但他不知道自己在笑什么……

莫兰给埃文洗澡,换了衣服和裤子,又换上尿布,叫仆人带他下楼喝牛奶。

然后她去浴室洗澡,换上干净的衣服,下楼。

刚下楼,她突然看见祁瑞刚和祁瑞森坐在客厅里。

齐瑞刚抱着艾凡,艾凡对着齐瑞森一直微笑,伸出手臂抱着他。

祁瑞刚看着他做出这个动作,他转过身体,让他面对他。

“你这个小叛徒,你爹一会不来看你,你会忘了你爹是谁吗?”

回应他的是埃文的耳光。

齐瑞刚脸色变黑,埃文开心地笑了。

莫兰看到这些场景是怎么觉得有点诡异搞笑的?

埃文过来抱抱你叔叔。祁瑞森朝小家伙伸手,埃文立刻想扑过去。

祁瑞刚不客气的一巴掌拍在他的屁股上。

莫兰突然生气了。她大步走过去,向孩子伸出手。"埃文,到妈妈这里来!"

齐瑞刚下意识地解释:“我没有用力。”

莫兰没理他。她抱着孩子,不理他们。她直接问仆人:“谁让他们进来的?”

仆人们大为震惊。他们进来需要许可吗?

一个是埃文的父亲,另一个是埃文的叔叔。他们来了。谁能阻止他们?

问题是,我平时没见过莫兰。不让他们进来?

莫兰没有责怪仆人。她继续说,“没有我的允许,不要让他们进来。我很不喜欢一些不请自来的人。”

仆人明白她是故意告诉那两个人…

齐瑞刚看着齐瑞森:“听说我们这里不欢迎不速之客吗?三哥,你该回去了。”

齐瑞森笑笑:“我每天都来,莫兰也没说什么。我明白了,不请自来的人是你?”

齐瑞刚冷笑道:“我是埃文的爸爸。你以为你比我更有资格?”

“现在不是埃文,是莫兰。你和莫兰现在没有任何关系。”

“她是我孩子的母亲。这样的关系够不够?”

“这个你得问莫兰。”

莫兰打断他们激烈的辩论,“够了,我说的是你们两个!给我出去!”

“我不走。”祁瑞刚大刺坐不住了,“我是来探望我儿子的,你应该知道我有资格探望我儿子。你看我一时半会不来,他也不记得我了。”

齐瑞刚觉得这个理由太完美了。

孩子不记得他了,他有必要留下来,和孩子更亲近。

齐瑞森也有他的理由:“你不走,那我就走不了。这个家里没有男人,所以你想做点什么,我来对付你。”

齐瑞刚冷冷一笑:“你说我怎么办?”

齐瑞森优雅地笑了笑:“不好说。毕竟你昨晚偷偷溜进来,目的不简单。这里住的都是女人……”

祁瑞刚心里一阵愤怒。

他把他当成登徒子了吗?

“你不说,非洲酋长我现在就杀了你。”

“不要...我说……”阿齐兹停顿了一下,非洲酋长喘息着。“穆罕默德和他的人做到了。”

“他们是谁?”

“他们是人们口中的恐怖分子,他们会不惜一切代价获取金钱。不,他们应该什么都做。”

“你认识他们吗?”

“是的,从小就有一个男人和我在一起。我知道他现在在做什么。广告公司发生后,我问他。他说他们做到了。”

“还有什么?”

“前段时间,有两个外国人来找我打听这个。当他们给我钱的时候,我说的是实话,但是这几天我一直害怕穆罕默德会杀了我,和我算账。你不能告诉任何人。这是我说的。”

叶笑言突然打开台灯,刺眼的光线让阿齐兹眯起了眼睛。

“哪两个来看你了?”

一张照片出现在阿齐兹眼前,上面有三个人。

“是这个女人和这个年轻的男人。”

“你对他们了解多少?”

阿齐兹摇摇头。“我不知道。他们发现这个消息后就离开了,再也没有出现过。”

“你知道穆罕默德在哪里吗?”

阿齐兹说得很尴尬:“我知道,但我不敢去……”

叶笑言抓住他的身体,把他的衣服扔给他:“穿上!”

阿齐兹不敢耽搁,立刻穿上衣服。

“要不要我带你去找他们?”阿齐兹起身问他。

“可以!”

阿齐兹的眼睛转了过来,他突然袭击了叶笑言,后者眼睛都没眨一下,用手指掐住他的喉咙。

“我劝你不要耍花招!”叶笑言的眼睛很锐利。

阿齐兹莫名其妙地被吓到了,他很老实,不敢乱来。

阿齐兹带着叶笑言穿过了利雅得的大部分地区,然后在一个地方停了下来。

“他们住在那栋房子里。”他和萧也谈过了。

“下车。”叶笑言淡淡的告诉他。

阿齐兹别无选择,只能下车带路。

叶笑言走在他身后,全身戒备,眼睛不停地观察着周围。

走了很长一段路,快到房子时,叶笑言突然停下来。

阿齐兹注意到他的动作,莫名其妙地问:“怎么回事?”

叶笑言淡淡地勾着嘴唇:“你说他们住在里面吗?”

“是的。”阿齐兹的表情很严肃。

“那你告诉我,有多少人。”

“不知道,大概有十几个。他们不都住在这里,但穆罕默德住在这里。”

“你怎么知道这么重要的地方?”叶笑言尖锐的问。

阿齐兹额头上冒出了冷汗。“我来过这里,但他们非常信任我。”

“你有没有把这里的地址也告诉上次来看你的那两个人?”

"...是的。”

叶笑言冷笑道:“但是他们来了之后就消失了。”

阿齐兹连忙解释:“我没有撒谎,我也不知道他们为什么会消失!我只是把这里的地址告诉了他们,不知道他们来了没有。”

叶笑言不再吓唬他了。“走吧,继续带路。”

阿齐兹暗暗松了一口气,转身继续前进。

!!

当他走近一所房子时,非洲酋长阿齐兹说:“我不敢进去。自己进去。”

叶笑言抓住他的后衣领。“上车!非洲酋长”

他把门踢开,然后阿齐兹被他扔了进去!

嘣-

突然,一个巨大的铁笼子从天花板上掉了下来,阿齐兹被盖在里面。

屋里有几个人面面相觑,但还有一个。

“别动!举起手来!”突然两支手枪对准了两个人的后脑勺。

那两个人举起双手,不敢动。

他们发现其他几个同伴已经不省人事了。

“你是什么人?!"一个人惊恐地问。

怎么会有这么快的速度,他们完全没有察觉。

“穆罕默德在哪里?”叶笑言没有回答这个反问。

“不知道!”两人依次摇头,还是有骨气的。

“再问一遍,他在哪里?如果你不回答,我就杀了你们中的一个。反正留一个人就够了。”

枪口压在他们的后脑勺上,两个人不禁吓得发抖。

“一,二……”

“我说!”两个人都忍不住害怕,一起说话。

“你们一起说,他在哪里?”叶笑言声音冰冷。

两个人面面相觑,说:“他不在。”

“你给他打电话,说你抓了一个人,让他过来。”叶笑言命令其中一人。

穆罕默德带着七八个兄弟坐车来了。

当他们走近大厅时,他们看到一个关在笼子里的人,他躺在地上,看不到他的样子。

“其他人呢?!"穆罕默德立即感觉到有些不对劲。

空空荡荡的大厅里没有人。

他的话音刚落,门突然缓缓关上。

穆罕默德转过身,看见一个陌生人站在门前。他们反应很快,掏出了手枪...

叶笑言闪身欺近,他卸下几个人的枪,最后劫持了穆罕默德。

“别动!不然我就杀了他!”

穆罕默德的手臂刚刚抬起,还僵硬在一半空。

他大吃一惊。这个人太快了。恐怕他和上一个在同一个组。

“你是什么人?你想干嘛?!"穆罕默德平静地问道。

叶笑言没有回答他。他盯着对面的男人。“我说过,不要轻举妄动,否则我就杀了他!你,把手机拿出来。”

其中一个变了脸色。他怎么知道要用手机发求救信号?

“快点!”叶笑言目光犀利。

这个人不得不拿出手机扔在地上。

叶笑言左手出现了一把手枪,他瞄准了手机,一枪打坏了!

他枪法准,还用左手。有几个人变脸了。

"而你,看到那里的绳子,绑住他们所有的手和脚."叶笑言命令另一个。

那人犹豫了一下,不敢动。

叶笑言射中了穆罕默德的右臂,后者尖叫起来,手里的枪掉在了地上!

被告知的人不敢犹豫,所以他很快就做了。

每个人都伸出双手,用绳子捆住,绑好脚。

现在他们就像一根绳子上的蚂蚱。你动一个人,其他的都乱了。

叶笑言抓住穆罕默德的头发,曲膝踢他的腿,穆罕默德单膝跪下,高昂着头。

!!

非洲酋长

“你到底是什么东西?!"他无情地盯着叶笑言。

叶笑言看上去很酷,非洲酋长用枪指着他的耳朵:“我是谁?你没有权利要求。现在,非洲酋长如果我问你什么,你会回答。你不答或者答错,我就开一枪。”

尽管穆罕默德习惯于杀戮,但在他的威胁下,他感到害怕。

不是怕他的手段,而是感觉他是个男人让人很害怕。

叶笑言没有给他时间准备:“你为广告公司做了什么?”

"...是的!”

“谁告诉你的?”

“没人告诉我,我爱怎么做就怎么做!”

“砰——”叶笑言从他的耳朵里射了出来,穆罕默德发出一声尖叫,半边脸都是血。

而站在他对面的一堆“蚂蚱”看到他的惨况都吓了一跳。

为什么叶笑言看起来很酷,他越放松,其他人就越紧张。

枪口又指着穆罕默德的左臂:“谁命令你的?”

这一次,穆罕默德不敢不诚实。如果他不回答,他身后的人肯定会让他的生活变成人间地狱。

“是...是哈吉。”

“他是谁?”

“哈吉曾经是一名军人。他很早就叛逃了。现在他已经活跃在北缘了。他联系我,让我和广告公司做交易。”

“三个人前段时间失踪了。是你干的,还是他干的?”

“我做到了,但是人被哈吉带走了。”

叶笑言认为他们的角色无法抓住布兰奇。

“说实话!”

穆罕默德非常焦急:“我说的是实话,人们真的被我们抓住了,但是哈吉带来了几个帮手,他们非常强大……”

“人被带到哪里去了?”

“这个我不知道,但肯定是在北方,哈吉遇到他们的地方。”

叶笑言犹豫了一会儿:“他们为什么要把它们拿走?这样做的目的是什么?”

“不知道,哈吉没说,我只是拿钱办事。”穆罕默德这次没有说谎。

“怎么才能找到哈吉?”

叶笑言派穆罕默德等人去报警,然后带着四个人去了沙特阿拉伯的北部边缘。

沙特阿拉伯北部是伊拉克,很多恐怖分子活跃在两国边境。

叶笑言认为攻击广告公司并不意味着恐怖分子。

他们只是拿钱做事,幕后肯定有人。

只是不知道幕后是谁。他的目的是为了摆脱广告公司,或者对抗南宫世家。这些叶笑言不知道。

如果前者好办,如果后者棘手。

敢和南宫家正面交锋的,实力当然不差。如果他们能抓到布兰奇和他们,就证明他们还不错。

最起码也是经过严格训练的。

叶笑言他们赶到北方,不急着去找哈吉。

他决定在行动之前先了解一下情况。

到处都有人出卖情报。叶笑言花钱找人了解哈吉的信息,于是他请戈尔德去了解情况。

晚上,他们住在一家酒店。

叶笑言独自住在一个房间里。他睡不着,等待黄金勘探的结果。

我不知道为什么,但他觉得这有点棘手。

他有点后悔自己低估了敌人,不该带这么多人来这里。!!

如果每个人都死在鬼城呢?

但是很多优秀的杀手都被派去做任务,非洲酋长其他杀手也不会听从他的安排。

他只能带保镖来这里,非洲酋长多带保镖也没用。他一个人能抵挡十几个保镖,所以他带的保镖数量是正确的。

这么说吧,这个事情真的很棘手。

不过没关系,他没打算让这些保镖,他们主要是做一些辅助工作。

危险的事情,他可以一个人去。

一想到他还有黄金作为助手,叶笑言就充满了信心。

上次我去找穆罕默德,要不是金的帮忙,他早就掉进陷阱了。

有了黄金,他可以避免许多危险...

叶笑言正想着这些,突然感觉外面有人。

他猛地看了看,手里拿着枪从床上站了起来。

“咚咚咚——”门被敲了。

叶笑言藏起手枪,走到门口:“谁?”

“我。”

叶笑言愣住了,那个声音...是安森。

他为什么在这里?

叶笑言打开门,外面是他。

陈俊笑了:“找到你不容易,但我终于找到你了。”

叶笑言大错特错:“你为什么在这里?”

“我来看你。”

“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陈俊扬起眉毛。“怎么,要我站在门口说话吗?”

叶笑言赶紧让他进来,他向外面看了看,没有别人。

“我一个人来的,别人不知道。”陈俊解释道。

叶笑言关上门:“你在这里干什么?你不回去吗?你过来,老板知道吗?”

陈俊在沙发上坐下。“我渴了。你能让我先喝杯水吗?”

叶笑言不得不拿起一瓶矿泉水递给他。

陈俊在回答他的问题之前喝水:“我说,我一个人来的,别人不知道我在这里。”

“你为什么来这里?”

“来找你。”陈俊很自然地说了出来。

叶笑言仍然有点不相信,他特地来到这里,就是为了找到他。

“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陈俊无奈地看了他一眼:“我当然不信任你。这个地方太乱了,你一个人来我都不放心。”

叶笑言眼睛一亮:“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一路抬头,我去了利雅得,他们说你走了。我知道你是通过其他渠道来到这里的,但幸运的是我赶上了。”

叶笑言看着他:“还有什么渠道?我们在这里保密。即使你知道我在这里,你也不应该找到这家酒店。”

陈俊笑着说,“我不能对你隐瞒什么。嗯,你出发的时候,我买了保镖,需要的时候他会告诉我你的去向。”

叶笑言知道他们中有一个“间谍”。

他不问那个人是谁,问也没有意义。

“安森,这个地方不适合你。回去。”叶笑言劝他。

陈俊突然变得有点不高兴:“你这么看不起我?”

“我知道你的身手不错,但你不必来这里受苦。这个地方动荡不安,不安全。”

“如果你知道把我踢出去不安全,我会留下来帮你,你会有更好的机会。我已经知道这个任务有点棘手,你太不愿意一个人处理了。”!!

“我既然敢来,非洲酋长自然有办法对付。你不用担心我。”

“那你告诉我,非洲酋长你的办法是什么?”陈俊问道。

叶笑言自然不能说实话,黄金的存在,他不能告诉他。

“总之,我有办法。”

陈俊不再问了,“如果你有办法,我留下不是更好吗?事情可以早点解决。”

“但是……”

陈俊挥挥手:“别说了。既然来了,就没打算一个人离开。”

他的态度如此坚定,以至于叶笑言知道他不能被说服。

虽然他的心很感动,但他也担心自己会有危险。

“不行,你还是回去吧!”叶笑言坚定地说。

陈俊很不高兴:“如果你不想见我,我会找另一家酒店。”

当他说他要起床时,叶笑言连忙劝他:“别走!忘记它...如果你想留下来,就留下来,但你必须听我的。”

陈俊扬起眉毛,忍不住笑了。“好,我听你的。”

叶笑言有点尴尬。"我会找人给你订房间的。"

“不,我就睡在这里。你在这里够大了,两个人住的刚刚好。”说完,陈俊打开她的行李,拿着她的衣服去了浴室。

叶笑言不太在乎他们住在一个房间里。反正他们以前住一个房间。

当陈俊洗澡时,金子又回来了。

金注意到它来的时候房间里还有一个人,但他什么也没问。

【很明显,哈吉目前就住在离这里几公里的地方。他没有在住处找到你的同伴,只是和一个人通了电话,他说的恰好是被捕的三个人。】

“你说什么?”叶笑言轻声问道。

【大概意思是三个人不肯合作,哈吉只是随口一问。他打电话的目的是要其余的报酬。】

叶笑言点点头:“谢谢。”

正在这时,陈俊从浴室出来了。“你在跟谁说话?”

他有点疑惑地问叶笑言。

叶笑言转过身,看到他赤裸的上身,看起来有点不自然:“不,我在自言自语。”

陈俊觉得很有趣:“你喜欢自言自语吗?”

“时间不早了,你早点休息吧。你去睡觉,我睡沙发。”

陈俊挥挥手:“不,我睡沙发。”

"但我睡在长度合适的沙发上."叶笑言说。

陈俊瞥了一眼沙发,真是够短的。他根本睡不着。叶笑言正适合睡觉。

“要不,我们都睡床上吧。”陈俊是一个纯粹的提议。

“我睡在沙发上,所以我决定。”叶笑言态度坚定。

陈俊不能,所以她不得不妥协。

还好现在很热,到处睡觉都一样。

两人躺下,陈俊面对着叶笑言。“说说这种情况,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

既然安森想留下来,叶笑言就不能瞒着他。

他毫不犹豫地说:“你应该知道哈吉。目前,他是唯一的线索。我打算向他打听那三个人的下落,先把他们救出来,然后再去对付幕后的那个人。”

“我看不出你要对付的人。”陈俊说。!!

非洲酋长

连他自己都意识到了这一点。

叶笑言哼了一声,非洲酋长“我也觉得很简单。”

陈俊很不解:“谁在针对南宫家?”

叶笑言问:“你知道他们针对的是南宫家族,非洲酋长而不是这里的公司吗?”

这里的石油行业竞争很大,也有恶性竞争。

陈俊分析道:“如果只针对公司,对方怎么可能抓到南宫家派来的三个杀手?那三个杀手不弱,都被抓了,证明对方实力不差。以这样的实力,怎么可能收买杀人?开枪自杀是件大事。"

“你是说……”

“我怀疑恐怖分子受雇攻击广告公司。这是他们放的烟雾弹,为了迷惑我们,让我们以为这只是行业之间的恶性竞争。其实他们的真正目的是针对南宫家。”

叶笑言认为他说的有道理。

“但这种创伤与南宫家无关,伤不了根。”

陈俊勾着嘴唇。“它一时半会伤不到根,但会在蚁群中崩溃。Ad公司距离沙特很远,每年收益可观。事实上,如果广告公司倒闭,南宫家族仍然会遭受严重损失。当然,一些负面影响也会随之而来。不过这样打败南宫家自然是不可能的,但是让南宫家吃亏还是有可能的。”

“你是说,对方实力不足,所以目的只是为了给南宫家一个打击?”

“嗯。比起南宫世家,他们虽然弱小,但也不能小觑,否则后果会很严重。总之这个任务很难,你要慎重。”

叶笑言神色凝重:“我知道。”

“你明天去找哈吉吗?”陈俊问他。

“是的,只有他知道幕后是谁。如果他不找出幕后黑手,就救不了布兰奇和他们。”

“你打算直接找他?”

叶笑言有些不确定:“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我可以直接去找他。我可以威胁他,让他说实话。”

“很容易打草惊蛇。穆罕默德和他们的被捕一定是哈吉知道的。他们肯定会更加警惕。如果你去了,你可能会掉进他们的陷阱。另外,如果对方能抓到三个杀手,也能抓到你。对方的细节我们还没搞清楚,不能轻举妄动。”

叶笑言也知道这些。

“那你说怎么办?”

陈俊想了一下,说道,“我听说这个地方有一个地下赌场,专门经营拳击。几乎没人知道,我们去玩吧。”

叶笑言不明白他的意思。“你拿这个干什么?”

陈俊笑着说:“对方的身手肯定不差。你觉得他们会去玩吗?”

“不一定……”

“赌注高怎么办?”

“就算他们会去,你怎么确定他们的身份?”

“测试他们的技能,如果技能不错,那就找出他们的底细。总比找你不知道的好,哈吉只是个中间人,不知道对方的具体身份。”

叶笑言瞬间认为他这个办法可行。

如果你发现某人的技术很好,那就让金跟着他,找出他的号码。!!

但前提是其中一个会去看拳击比赛。

“你怎么确定他们一定会参加?”叶笑言还是有些不确定。

陈俊说:“能在这个地方生活并有技能的人,非洲酋长一般都是不敢暴露身份或喜欢发财的人。不管什么样的人,非洲酋长都是缺钱的。你以为他们有钱不赚就这么傻?”

因为这是两国的边界,所以还是一个特别落后动荡的地方。

所以留在这个地方的人确实有问题。

如果你有能力离开这里,在别处过上好日子,谁会愿意留在这里?

陈俊说:“此外,我们只是想试一试。只是一种方式。如果不成功,可以想别的办法。如果你最差,直接去朝觐。”

“好了,我们开始吧!”叶笑言做了一个决定,“我会去比赛,我可以测试彼此的技能。”

“不,我去。”陈俊表示反对。

叶笑言笑了:“你去不合适。”

“为什么?”陈俊很困惑。

叶笑言笑着说:“你生来就有一把金钥匙。一个有钱人怎么会有这么好的本事?而且,还沦落到打游戏。如果你去了,就会被怀疑。我去最好。”

陈俊顿时郁闷了。

叶笑言接着说:“不是为了筹集我的赌资吗?你做我的金主更合适。”

陈俊很沮丧。

但他不得不承认叶笑言说的是实话。

叶笑言身材娇小,所以像他这样的人去比赛时可以麻痹对手。而且,他闻起来像个杀手。他去比赛,别人不会怀疑他的身份。

毕竟去地下赌场参加比赛的都是混血儿。

叶笑言的气息离他们很近,不容易被怀疑。

等他去了,估计真的会揭露真相...

这里的人都很犀利,很聪明。

陈俊想到了叶笑言的力量,让他放心去。“好,你去参加比赛。遇到强敌,切记不要逞强。”

“嗯,我知道!”

那天晚上,两个人讨论了很久才睡着。

第二天,他们去打听地下赌场。

在这个地区,没有人知道地下赌场。

陈俊知道。因为这里的街道上有很多海报。

一些来自贫困家庭的人会参加比赛,以赚取一些生活费。

所以这里没人不知道地下赌场。

有些钱的人喜欢赌博,有两个倒儿子的人估计要碰碰运气。

打听了地下赌场的情况后,叶笑言和陈俊乔装打扮混了进去,看了两场比赛。

他们惊喜地发现,这里的赌钱并不高,最高也就几十万。所以他们很有可能会互相吸引,与高赌钱竞争。

陈俊和叶笑言制定了一个周密的计划。

首先,陈俊伪装成暴发户,带她去拉斯维加斯赌博。

当初他专门赌实力差的人,输了不少钱,但是拉斯维加斯的人很欢迎他。

人傻钱多,谁不欢迎?

陈俊假装亏损更多,想盈利,几乎天天呆在维加斯,几天就亏了几百万。

终于,瘦瘦的叶笑言出现了。!!

非洲酋长

说完,非洲酋长叶笑言又裹上了面纱。

陈俊看到他真的很好,非洲酋长所以他不再不愿意检查他的伤势。

但是,他还是不信任他:“如果你觉得不舒服,一定要告诉我。”

叶笑言点头答应,“是的,我会的。顺便问一下,摩西怎么样了?他是我们要找的人吗?”

“现在还不清楚,但他不是一个人,他有一个同伴。跟着他的那个人打电话来说他们很小心。离开赌场后,他们在街上走了很久,显然害怕有人跟着他们。最后,他们找了一家旅馆住下,没有回到自己的住处。”

因为金子还没回来,叶笑言什么都不知道。

他不安地问:“我们派去跟踪他们的人会被找到吗?”这就是他们没有回到居住地的原因吗?"

陈俊摇摇头。“我不知道。也许是被发现了,也许不是。但可以肯定的是,他们有问题。还有,我把摩西的照片发给我曾祖父,他发消息说找不到这个人。这个人根本没有过去,身份肯定不简单。”

叶笑言理解“没有过去”的含义。

外面的人查不出他的过去。他也是一个对别人没有过去的人。只有南宫家知道他的过去。

摩西,他们和他是一类人吗?

叶笑言想起了与摩西的决斗。

摩西的眼睛,他的动作和风格,绝对不是普通的拳击手。他和他有相似的味道。至少他是个杀手,受过严格训练。

“事情估计和你之前猜测的一样。”他对陈俊说,“他们的身份不简单,他们的目的也不简单。”

陈俊点点头:“目前,这是肯定的。”

他们正在谈话,这时陈俊的手机响了。

他猛地看了看,接通了电话。

听完电话另一端下属的报告,陈俊挂断电话,淡淡地说:“摩西和他的同伴离开了酒店,但他们失去了人。”

“跟丢了?你被注意到了吗?”

“应该是。”

叶笑言的心里并不是很担心:“看来他们真的不简单,他们甚至能察觉到我们的人在跟踪他们。”

“我们得马上去找,不能给他们准备的机会!”陈俊果断地说道。

叶笑言点点头:“我们走!”

他们冲到了可耻的地方。

几个下属气急败坏的说:“他们来这里的时候,加快了速度,很快就消失了。我们到处找,没找到人。”

周围都是住宅区,房子都是小而简陋的平房。

摩西,如果他们随意变成一个房子,他们可以消失。

叶笑言突然提出:“我们分开找吧,找到目标再联系。”

陈俊想了一会儿,点头表示同意:“照做就是了,但是耳机一直开着。如有问题,互相联系。”

“好。”大家都没意见。散开,寻找摩西和他们。

其实这样的搜索有点徒劳。

摩西和他的手下不简单。如果他们失去了人,一定是失去了,不会再找到了。

叶笑言提议去寻找,因为他肯定能找到他们。

他刚刚发现了金子留下的信号。

!!

黄金不同于其他鬼魂。它能操纵东西,非洲酋长地上有他留下的痕迹。

叶笑言跟着马克快进。

跑了大概十分钟,非洲酋长他就离开了小区,去了农村。

叶笑言联系了陈俊和他们:“我找到了目标,并远远地跟着他们。现在你们都过来了……”

与他们联系后,叶笑言继续跟踪他们。

他相信黄金不会带来耻辱。

最后,叶笑言沿着一个住宅区走了十多公里。

这里的房子很少,每栋楼都又高又简单。

金看见他,飘到他身边:【他们在,我查了一下,你的三个同伴在里面。】

“他们被关在哪里?”叶笑言低声问道。

这房子有一个地下室。他们被锁在地下室,但受了重伤。】

“有多少人?”

【五。】

“只有五个?”

【是的,但是他们有武器,所以要小心。】

陈俊来的时候,叶笑言已经勘察了周围的地形。

陈俊找到他,不悦地问:“你之前怎么把耳机关掉的?”

他不是这样和金子说话的。

“不小心,就关了。”叶笑言含糊其辞,“他们住在那里,我在周围见过,有利于逃跑。只是我担心他们身上有武器。看,他们的房子周围没有避难所。如果他们有武器,我们就没地方躲了。”

陈俊心烦意乱。"他们一定在房子周围安装了监视器。"

“是的。”

也许红外线监控,附近有生物,会发出警报。

陈俊环顾四周,突然听到附近有几声喵喵的叫声。

过了一会儿,两只野猫出现在摩西的房子周围。

野猫在争夺食物,摩西等人通过监控看到外面有野猫,很不高兴。

有野猫,监控报警一直响,让人心烦。

一个男人拿着手枪站了起来。“我要杀了他们。”

棕色头发的男人冷冷地说:“别走。枪声会引起周围人的注意。”

他们在这里隐居,通宵不睡,周围的人也不知道他们的情况。

如果现在有枪声,说不定会引来南宫家派来的杀手。

既然已经找到了,那就不麻烦了。

但是外面的两只野猫吸引了很多野猫,到处都是野猫。

野猫的叫声很刺耳,让人很烦躁。

最后我们周围的一户人家实在受不了了,家里的男人拿着棍子出来,走进监控区把野猫赶走。

摩西和那个棕色头发的男人用深邃的眼睛皱起了眉头。

出于某种原因,他们似乎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砰!”突然一声枪响响起。

在这个寂静的夜晚,枪声比野猫的声音更可怕。

开野猫的人愣住了。

他不知道枪声是从哪里来的,但他早就习惯了枪声。他认为攻击又来了...

他的家人听到枪声,以为他出事了,都跑了出去。

很多家庭被惊醒,拿着各种枪冲出家门。

棕发男子一脸冰冷:“带着那三个人,马上撤离!”

!!

安若,非洲酋长我已经知道爸爸对你做了什么。我代替他向你道歉。希望你不要怪他。他只是太看重安格斯了,非洲酋长对你的行为很生气。我去派出所,他们说你被唐先生接走了,没事。你没事,我就放心了。'

安心是真的关心她?

安若正要退出短信,这时唐雨晨突然拿起她的手机,看了一眼,扔还给她,轻蔑地嘲笑道:“你相信这种女人的话吗?安若,不知道你什么时候被她卖了。”

“你放心,我不会给她占我便宜的机会。”

不管她是真心还是假意,都要防着她。

男人看了她一眼,勾了勾嘴唇。

别人想利用你的时候,怎么让你知道?

但他不会提醒安若这么多,因为有人告诉他那是他们的家,不是他的。

虽然他对她有几分兴趣,但不代表他会把热脸贴在她冰冷的屁股上。

那天晚上,安若又做了噩梦。

她还梦见自己找到了证据,放在叔叔面前。大叔恼羞成怒,使劲推她。她突然从高楼上摔了下来。

安若惊恐地从梦中醒来,有点心不在焉。

她被噩梦困扰了很久,但对噩梦一点抵抗力都没有。她每次做噩梦,心情都不好。

所以她不喜欢心里有太多的事,也很冷漠。事少,烦恼少,噩梦少。

天亮之前,身边的男人还在睡觉。

安若赤脚下了床,走到阳台上。

她只穿了一件薄薄的睡衣,冷风吹在身上,带来阵阵寒意。

夏天快结束了,秋天的寒冷也很明显。

安若把手放在栏杆上,向远处望去。

她心里什么都没想,就一直发呆。发呆是释放空思维,缓解精神压力的好方法。

天亮时,唐雨晨还没有醒来,安若穿好衣服下楼了。

早餐时间,男人准时起床。

晚上无论多晚睡觉,早上都会准时醒来,没有很强的自制力是不可能的。

仆人把煮好的早餐放在桌子上,有豆浆油条、馒头和粥、面包和火腿、牛奶和鸡蛋。

想吃什么就吃什么。

安若把一个包子放进嘴里,咬开了它。小葱和猪肉的香味扑鼻而来,她却一股恶心的味道,想吐。

放下包子,安若捂着嘴,发出低沉的干呕声。对面的男人亮了灯,试探性的问她:“怎么了?”

安若摇摇头,不安地说:“没什么。”

“我觉得你似乎很不舒服。我待会去医院检查。”

“我很好,我应该感冒了。”

唐雨晨没有理会她的拒绝,坚持带她去医院。

安若看出了他的想法,笑了:“你不会认为我怀孕了吧?”

男子微微扬起眉毛,缓缓说道:“现在四季更替,禽流感最猖獗。我担心你会传染给我。”

当他来到医院时,唐雨晨表明了他的想法,于是他就给安若挂了妇科电话。

安若的心里有点不安。她显然一直在服用避孕药。为什么他怀疑她怀孕了?

尽快看无错小说。请访问我们的收藏网站阅读最新的小说!

"唐雨晨,非洲酋长老实告诉我,非洲酋长你对我的避孕药做了什么吗?"她怦然心动地问。

男子冷笑道:“吃避孕药就不会怀孕。”老子有本事不是吗?!"

经过安若不安的检查,结果证明她没有怀孕,她应该感冒了。

那一刻,她放松了,很高兴。唐雨晨是一张平静的脸,阴郁的表情吓坏了女医生。

女医生颤抖着说:“其实你还小,会有孩子的……”

安若笑了笑,心情很好:“医生,你说得对,我们现在不急着要孩子。”

当他走出医院时,这个男人看不到她放松的样子。他打开门,冷冷地对她说:“我打车回来的,我没有空开车送你!”

说完,他钻进车里,碰一声关上门,毫不客气地开走了。

真是个小心眼的人。

她不想和他坐在同一辆车里。

唐雨晨开车走了,安若准备打车,但接到了一个意外的电话。

云飞雪居然约她见面!

安若不想去,电话那头的女人不屑地一笑:“你害怕来吗?”

挑战法非常有用,所以安若还是去了。

咖啡店里,两个女人面对面坐着。

云·薛飞穿得很漂亮,但她瘦了很多,好像病得很重。

安若纳闷,唐雨晨不让她走?

云飞雪搅动着咖啡,带着冷冷的、令人毛骨悚然的微笑盯着安若。

安若无畏地看着她,淡淡地问道:“你到底想对我说什么?我不想说我离开了。”

这时对面的女人开口冷笑道:“唐雨晨让我走。他跟我说,他因为你的面子放我走。”

安若的眼中闪过一丝惊讶。

当初她只是尽力为她说几句求情的话。至于唐雨晨是否会听,那是他的事,她没有责任。

我没想到他真的放过她了。

“但是安若,你不认为我欣赏你。我成了今天的我,也是你害的!”云雪突然变了脸色,冰冷而犀利。

安若气结,这种女人,她的脑子有问题!

她起身冷冷地说,“薛,你这么聪明高学历,还是个吃香的副总!你有今天,但你不明白是什么造成的。我觉得你脑子里全是豆腐渣。既然你现在没事,以后做个好人,不要做没脑子的事!”

说完,安若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云飞雪垂下眼睛,掩盖住眼中的愁云。

有一种女人最会自欺欺人,喜欢把自己所有的错误都归咎于比她幸福的女人。其实他们心里什么都知道,只是不能理智。

她属于这种女人。

————

唐雨晨真了不起。他开车去了安氏,然后大摇大摆地进来,一路来到安明奇的办公室。

这里没人敢拦截他。他们都认识他。当他们看到他的傲慢时,谁上去拦截他,谁就是在自杀。

祁鸣办公室的门被推开了,他不悦地抬头看着工作。他想骂下属不懂规矩,但看到有人走过来,脸色突然变了。

尽快看无错小说。请访问我们的收藏网站阅读最新的小说!

“很惊讶吧?”唐雨晨勾着嘴唇笑了。她在沙发上坐下,非洲酋长把腿悠闲地放在茶几上。

这是一个非常不雅的姿势,非洲酋长他做的,但似乎是理所当然的。

一个祁鸣站了起来,甜甜地笑了。“为什么唐总要来找我?”你应该事先通知我,这样我才能亲自见你。如有疏忽,望见谅。"

唐雨晨手里的文件袋还在桌子上,他微微抬头看着他:“你不用拍马,看看里面是什么。”

安明奇的神情略显僵硬,他比唐雨晨年长许多,但他总是在他面前羞辱他,而且他的脸也没有地方放。

他拿起桌上的文件,翻看着里面的内容,整个人好像被狠狠打了一顿,脸色变得苍白。

唐雨晨悠闲地享受着他的出现,薄唇扬起:“你以为我手里真的没有证据吗?安,我告诉你,现在不是你的家人,她是唐的家人。打狗要看主人。况且她还是我老婆。我就这么算了一段时间,你就当我是纸老虎,不敢把我放在眼里,在我面前嚣张。信不信由你,我随时会杀了你!”

最后一句话,说得很尖锐,但也带着一点杀意。

“唐总……”安明奇浑身颤抖,双腿发软,差点跪了下来。

起身,轻轻整理了一下衣服,冷冷地哼了一声:“你早准备材料,让你把安的交出来,可别慢。”

安明奇的表情,顿时如死灰。

从天堂到地狱,恐怕这就是生不如死的感觉吧。

唐雨晨满意地抿了抿嘴,向门口走去。

在外面偷听的安心一个闪身,避免与他正面相撞。

当唐雨晨离开的时候,安明气弱了,原本强壮的身体瞬间衰老,人像烂泥一样瘫倒在地上。

“爸爸!”安心焦急地过来帮他,让他坐在沙发上。

她接过安手里的文件,一份一份地看了一遍,都是安收买的一些政府官员和一些公司元老的证词。

而这只是一份复印件,原件在唐雨晨手里。

“爸,他真的要我们交出安世吗?”安心颤抖着问。

安明琪痛苦地闭上眼睛,不语。

“爸,我们一定不能交出安史!”

交出来,他们就什么都没有了。

全家人都习惯了富裕的生活。与其让他们变穷,不如杀了他们。

“你以为我想,但是我们和唐雨晨打什么?”

安心的眼里闪过一抹,她勾着嘴唇笑了:“我有办法,不仅能留住安,还能得到更多。”

安明睁开眼睛,高兴地问:“什么办法?”

————

安若刚刚离开咖啡店,还没有回到别墅,就接到安心的电话。

她不想接电话,所以一次又一次地打电话。

她不得不通过,但她什么也没说。

安心没有抱怨她不理她,只是轻声说:“安若,我想见你,可以吗?”

“怎么了?”

“是关于大叔叔股份的问题,有些事情,我想当面告诉你。明天见。”

尽快看无错小说。请访问我们的收藏网站阅读最新的小说!

安若有些感动。她犹豫了一下,非洲酋长问:“我们在哪里见面?”

安心说了地址,非洲酋长两人就挂了电话。

当他回到别墅时,唐雨晨比她早一点回来。他看到她,皱起眉头问:“你怎么回来了?”

“我去看了云和雪。”她淡淡地回答了他。

唐雨晨疑惑地问:“你为什么要见她?”

“她要求见我。”

“哦,她想见你,你去见她?你要是有脑子,就不怕她对你怎么样?”

安若瞥了他一眼,淡淡地说:“她能对我做什么?伤害她的不是我。”

"..."那人神情缓和,冷哼一声不想和她说话。

安若回到楼上。她翻出避孕药,拿出今天买的药,上了厕所。

心里总是有点不安,她怀疑唐雨晨换了药。

把旧瓶子里的药全部倒进马桶,新的药一半,假装是旧的。

还剩一半,她想扔掉。转念一想,她把药瓶藏在更衣室里,找了一些旧衣服放进去。

这样做了之后,她彻底放心了。

不是她多疑,而是她宁愿安全也不愿意冒险。

无论如何,她和唐雨晨迟早会离婚,而孩子的存在将是一个很大的麻烦。

当那人推门进屋时,安若正靠在沙发上看杂志。

他从她手里接过杂志,在她身边坐下,挽着她的胳膊,轻松地把她放在自己腿上。

他的手搂住了她的腰,他们之间的距离很近。

安若皱起眉头,暗暗挣扎。“你在干什么?”

男人捏了捏她的下巴,眼神深邃。“宝贝,跟你说正经的,给我生个孩子。”

安若惊呆了,突然她冷笑道:“你想再要一个让你死吗?”

“那是意外。”唐雨晨微微抿唇。

“有了你,我随时都会出事。如果你想要孩子,你可以找别的女人给你生,但我不会再要你的孩子了。”

“为什么!”

安若的下巴猛地绷紧了。他紧紧地抱着她,声音低沉。

“你心里清楚!”挥开他的手,安若的语气很冷。

“我们没有爱,孩子一出生就不会有幸福的家庭。唐禹锡,你应该和我离婚。你可以找一个愿意生你的女人。”

男人的眼神突然变得很冷,嘴角弯着一个暴躁的弧度。“安若,自从你嫁给我以后,你生下来就是我的唐雨晨,死了就是我的鬼魂!我告诉过你,如果你想和我离婚,你不可能死。不过,你死了也可以摆脱我。”

他说话很轻松,但话里有一股强烈的霸气。

他挡住了她的后背,想甩掉他。没有可能,只有死路一条。

安若有一种发自内心的寒冷。最近她很听话。她一直在等他玩腻了,就让她去吧。

看来她太天真了,他绝不会放过她。

“可以,可以不离婚。”安若笑着点点头,淡淡的威胁他,“不过,我也不会给你生孩子的。你可以找别的女人生,但是你的孩子会变成私生子。唐禹锡,你愿意让你的孩子成为私生子吗?”

尽快看无错小说。请访问我们的收藏网站阅读最新的小说!

听了她的话,非洲酋长唐雨晨的黑眼睛变得更加阴沉,非洲酋长她的眼睛滑过了令人心寒的位置。

私生子这个词违背了他的底线。

他扯出一声冷笑,语气冰冷而危险:“你以为我娶你是为了什么?结婚了就想生孩子!”

安若的瞳孔是微型的,他说,“如果我想让你生孩子,你必须生一个!”

与此同时,男人强壮的身体瞬间压倒了她,安若下意识地挣扎着。他用一只手抓住她两条纤细的手腕,按在她的头上。

她用另一只手猛地扯下衣服。

Psst-

布料被撕扯的声音让人毛骨悚然。

男人的狠毒,完全不是她能抗拒的。

他毫无征兆的紧紧掐着腰,他急切的,带着强烈的惩罚,猛的闯进了她的身体。

安若痛得脸色发白,弯成了一个虾球。

她想尖叫,但喉咙又干又哑,发不出声音。

那个凶狠的男人,诡异的,瞬间让她想起了所有不好的回忆。

每次都这样对她。

这个恶魔,她和他之间,总是不和!

安若咬紧嘴唇,用倔强的目光盯着他。

唐雨晨冷冷的眼睛一眨不眨,嘴角扯开一抹残忍的冷笑,凶狠如野兽。

撕裂的疼痛,让她全身颤抖,脸色苍白。

这不是爱,是折磨。

安若有几次痛得要死,她的内脏被挤成一团,好像要从喉咙里吐出来。

她吐了,呼吸急促,脸色变得苍白,眼泪从眼眶里渗出来。

但是不管她有多难受,她身体里的男人都没有放过她。

他的身体被折叠和弯曲成各种不可思议的姿势。他没有激情,他的折磨是世界上最残酷的惩罚。

我不知道这场风暴持续了多久,但安若再也忍受不了了,昏了过去。

从头到尾,她都没哼一声。她晕过去后,牙齿还紧紧地咬着嘴唇。

原本饱满的粉唇,已经被鲜血感染,几缕头发,湿漉漉的贴在她的脸上。

唐雨晨冷冷的目光在莫莫身上看着她。他站起来直接把她扔到沙发上,没有给她盖被子,也没有找医生治疗。

他整理好衣服,大步走到抽屉前,打开,取出里面的避孕药,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了。

虽然药是他换的,但他还是没收了,他用行动告诉她,不会再给她吃药的机会。

全身的疼痛仿佛要散架,又仿佛被车碾过。没有一个地方全身不痛。

如果安是被痛苦唤醒的。

她睁开眼睛,看到了房间的天花板。

此刻,天已经黑了,房间里没有灯,阳台的玻璃门开着,凉爽的晚风吹进来,白色的印花窗帘在风中翩翩起舞。

安若木然地睁开眼睛一会儿,直到他觉得冷,冷得他挣扎着撑起自己的身体。

她衣冠不整,身上的衣服不能叫衣服,只有几块破布,遮不住什么。

卧室里静悄悄的,气氛越来越黯淡。

尽快看无错小说。请访问我们的收藏网站阅读最新的小说!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