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幸福宝导航app软件大全(中国)有限公司----糟糠之妻不可弃的(1/59)

幸福宝导航app软件大全(中国)有限公司 !

张兴明放下电话说:“就在奉天工业园旁边,糟糠之妻又征用了800亩土地。路上说拆迁户属于我们现在的小区,糟糠之妻让我建几栋。钱不多。以后我就是自己的员工,我来覆盖。”

“八百英亩?天啊,又是按喇叭,又是按喇叭。建厂?”

“嗯,我打算自己造一辆车。公司已经注册。两天前老郭来的时候就是这件事。他回去准备走了。明年将在这里建造。估计要四五年才能投产。”

爸爸说:“你越来越会折腾了。请便。反正我们不懂,管不了。给我看看车是什么时候造的。我看看你能做什么。这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你有多少钱投资这个?”

“不给钱,没什么,造个车,他能需要钱吗?现在不知道最后要投多少。反正好几年了,慢慢来,我家现在也买得起。”

爸爸不做声,靠在床上看电视。过了一会儿,他呼噜呼噜地睡着了。张兴明的两代人最欣赏的是爸爸睡觉的速度。

不到十点半,电话又响了,接起来一听,是二哥。

“嘎吱,二哥?”

“我差点忘了我后天一早就去了巴渝。我带了三个人,加上三个设计师,三儿子那边带了四个。你还有什么要解释的吗?”

“多带两个人,从商场抽两个老人。一个是熟悉那边的情况,一个是从那边招一些人,然后回丰天来训练。

带回来二三十个,以后他们就是我们巴蜀巴蜀的脊梁了。对了,多带几个保安。这些枪应该装备齐全。这个不靠谱。要去几辆车?"

“计划是三个。你的整体估计就够了。我明天安排。”

“去坐公交吧,那东西是装的,然后你可以自行安排其他事情。必须随身带枪,带两划,随身带枪证,穿工作服安全。

明天可以给对方打电话,说一下出发和到达的时间。对了,刘戈还在奉天吗?你问,你在的话,叫他跟你一起去。他的体重被称过了,麻烦就少了。"

“那好吧,没事就挂了,今天早点睡,这几天也累了。”

“二嫂走了,烦屁。”

“孩子,你找切?”

“我在沙坪有一个院子。我有一个朋友在里面。刘戈和刘琴知道这个地方。如果你不想住酒店,你可以住在那里。之后,看她怎么样。如果你没有足够的钱,可以留给她几千块钱。记得吗?”

“是谁?你不是说了吗?”

“你管我。对了,有时间的话,让沙坪的区领导陪你去他们学校,拜访李副校长,看看她在学校的学习情况。我跟你说过,那所学校人才济济,以后缺人可以借很多力量。”

“好的,记住,还有别的吗?”

“不,你去鬼混,哈哈。”

再次放下电话,张兴明在脑子里转了一圈,并没有遗漏什么。现在二哥已经培养好了,加上一些实业家,很多事情都不需要太担心。

洗洗睡吧,一晚上无话可说。

第二天早上,又有一群同学一起来到学校,学校门口一如既往的安静。

上课的时候,说到课堂练习,一年级的学生都站在那里看,有的还跟着瞎比划,让站在后面的老师笑个不停。

今天,将有体育课。在第四节课上,一位姓田的体育老师很爱笑,他的年龄和张兴明的父亲差不多。

上课是教第六套广播体操。一节课教三个练习。当铃响时,田老师喊着排队,学生们根据他们的大小排队。田老师看着不缺人,喊解散,直接回家了。

这里的学生一哄而散。他们中的一些人回家吃饭,而另一些人拿走了他们的饭菜。他们不得不在大楼后面的水房里把它们捡起来。有一个用铁板焊接的蒸笼,免费给老师和学生蒸米饭。

上课的时候,我蹲在学校围墙边上看着。围栏离操场有三米多高,但是外面的路更高。栅栏离路边只有20厘米。那个混蛋坐在栅栏上抽着烟,指着里面的学生,时不时的发出笑声。

一旦解散,这群混蛋也站起来,摇摇晃晃地走向校门。走到学校门口的时候,放学的同学几乎到了门口,几百人从大门口蜂拥而至一起出去。这群混蛋站在大门的两边,像游行一样。

认识的高年级学生打招呼,其他人直接和他们站在一起,拿根烟抽。

平时老实的低年级学生会低头加快脚步。在东北,如果不想闹事打架,就不要看陌生人。很多时候,他们打架是因为眼神莫名其妙的对视。

就是传说中的“你嫉妒什么?”“看你怎么了”。

……

这个混蛋总是看着欺负人的人找东西,又踢又骂,被欺负的同学也不敢吭声,就低着头快步走或者开始跑,引来了混蛋们的笑声,他们也不知道这种事有什么好笑的。

有的同学被挡着要钱,其实是120美分。这个时候,有几毛钱的学生就被认为是有钱的,超过五毛钱的就是纯有钱的。

张兴明没有和他的同学一起去。他一个人去了学校门口。他没看见那些人。在学校门口站了一会也没什么意思,就准备再去餐厅。

这时,突然打了起来,又抓又叫,立刻出现了一个大胆的圆圈,张兴明也走过去挤进去看。

有一个小混蛋被他挤了一下然后回头瞪他。让他伸手拉到一边。这个混蛋张嘴就骂,被拉到身边,在他耳边说了几句。然后这个混蛋转过头看着他,朝旁边走了一步,停止了说话。

那天,他打的那一仗,被很多混血孩子看到了。现在,他也在这些混在学校的孩子身上被绞死了。这个时候会玩的人是最快的。

打架的是几个工人,穿着工装裤,一看是午休跑出来的,打两个小混蛋,旁边站着一个学校的学生,一看就是被欺负的家人给气的。

几个工人都很尴尬,但他们只拍了一下拳头,没拿那家伙,把两个混子打得满地找牙,大喊:“兄弟,兄弟,我错了,以后不敢了。”其实别看流血的鼻子,不重,只是疼一会儿。

玩了十分钟,几个工人停下了手。其中一个指着站在一边的学生对所有混在一起的孩子说:“妈妈逼我看清楚。记住,以后哪个再欺负我哥,不会滑的那么轻。下次我就废了他。”

躺在地上的两个人一直在说:“不敢,兄弟,不敢。”四周边缘都不出声,但他们以后肯定不会再欺负这个学生了。混混除了工厂工人什么都不会。有组织和无组织不是一个阶级。看深夜福利电影,请注意:okdtt

江予菲垂下眼睛,糟糠之妻掩饰住眼中的痛苦。

“怎么了?”阮天玲观察微妙的问道。

“有点冷。”江予菲抬起眼睛,糟糠之妻他们的眼神平静而自然。

阮天玲脱下外套披在身上,紧紧抱着她。

裹着大衣,江予菲靠在他怀里,轻声问:“阮田零,问你个问题。”

“有什么问题?”

“如果我和孩子同时落水,你先救谁?”

阮田零皱了皱眉头:“这个怎么问?”

“我只想知道在你心里孩子重要还是我重要。”江予菲直接说道。

阮天玲抬起下巴,她看着他的黑眼睛。

“真的想知道?”

“嗯。”

“我说什么重要?”阮天玲低低道。

她知道他是答案,但这对她来说都很重要。

“但你必须选择一个吗?我们同时掉进水里,你不能同时救它吗?”

“江予菲,你的问题很无聊。”阮天玲淡淡道,不想回答这个问题。

是啊,真的很无聊。

江予菲咬着嘴唇:“你无聊的时候就得回答。”

“救你!”

江予菲叹了口气:“为什么?”

阮田零冷冷哼道:“我儿子一定会游泳,一定会自救。我没必要救他们。”

“他们不会游泳怎么办?”

“还是救你吧。”阮天玲毫不犹豫地回答。

江予菲的心跳漏了一拍:“为什么,孩子不重要?”

“孩子当然重要,但你更重要。在我心里,你排第一,孩子排第二。”他的回答是肯定的,没有不情愿。

他毫不犹豫地把她放在第一重要的位置...

江予菲的心里突然觉得不好受,他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你对我太好了,我会很尴尬的。

“我知道答案。”江予菲笑了。

“让我问你,我和我的孩子同时掉进了水里。你要救谁?”阮天玲天真的问道。

江予菲:“…”

“嗯?你要救谁?”阮天玲期待地看着她。

江予菲一言不发地说:“你会游泳。我跳下去救不了你,但我要你救我。”

“如果我们谁都不能呢?”

“可惜我也不会。”

阮田零咬牙切齿。“你不能假装你会吗?我和孩子们,你们先救谁?”

“救救孩子。”江予菲笑了。

阮,瞪了一眼:“我选择先救你,你为什么不选择先救我?”

江予菲忍着笑说:“我们有两个孩子。你和孩子们已经堕落了。我救一个,你救一个。”

“江予菲!”阮天玲气得说不出话来。

江予菲轻声笑道:“别讨论这个了,我们回去吧。”

阮天玲无奈地盯着她,搂着她往家走。

走着走着,江予菲的情绪又低落了。

阮天玲故意找话题逗她开心,可现在她是个压力很大的女人。

阮,不喜欢猜测她的想法。他希望她能直接告诉他一些事情。

“于飞,你在想什么?”他盯着她问道。

江予菲摇摇头:“没有。”

但她的外表显然是她心中的某种东西。

“你有,告诉我是什么?”阮天玲固执的问道。

“真的没有。”

“别骗我,糟糠之妻我看得出来。”

江予菲叹了口气:“不,糟糠之妻不要猜。”

阮天玲抿唇,手指放在她肩上不禁收紧。

江予菲眼神淡淡微,她知道他生气了。

那人垂下眼睛,沉声道:“我是你老公。有些事情你不应该瞒着我,你应该告诉我!”

江予菲不想继续这个话题:“我累了,快回去吧。”

阮天玲突然停下来,身体被他一把抓住,无法前进。

江予菲侧头和他对视,阮天玲面无表情。

“是因为前世,所以你才这样?”

他认为她还没有放下他杀了她和她的孩子?

江予菲沉默不语,没有解释任何事情。

她的出现无异于违约。

阮,拉着她的手,卷着她的喉咙。“我可以告诉你我很抱歉。如果你不放心,你可以随便惩罚我。”

江予菲盯着地面上的某个点,没有做出任何反应。

“我说什么就是什么,你想怎么惩罚我就怎么惩罚我!”阮天玲加重了语气。

江予菲突然鼓起掌来,淡淡地说:“让我一个人静静,好吗?”

阮::“…”

江予菲没有看他的表情。她转身向别墅走去。

阮天玲站在那里,目光呆滞,双手握拳。

今天他选择了和她摊牌,因为他不想让她一个人承受这么沉重的回忆,而是想让她早点得到发泄,解开心结。

现在她在发泄,他的目的达到了。

然而,他心里也很不舒服...

江予菲回到卧室,锁上门。

她想一个人静静的思考,不想被任何人打扰……包括阮。

阮回来了。他上楼来到门口。

扭动门把手,他发现门从里面锁上了。

他剑眉微皱,心里很不舒服。

“于飞,开门!”

江予菲听到他的声音,静静地躺着。

她今天真的没心情,也没心思做什么。

有种绝望的感觉...

阮天玲敲了几下,却没听到她的回应。他停止敲门,转身离开。

没有听到他的声音,江予菲又感到非常沮丧。

阮,,我该怎么办?

我以为能找到她的父母是一种享受,但她错了。

这是悲剧的开始...

怪不得我妈离开了她爸,怪不得她爸离开了没有她,从来不认识她。

这是有原因的,因为他们认不出对方。

当年,同样的命运现在落在她身上。她应该如何选择?

像妈妈一样,默默离开爸爸?

还是选择留下?

江予菲很沮丧,不知道如何选择。

她躲在房间里,想了很久,甚至想了很多办法处理,却发现都没用。

无论阮家有多强大,即使有楚浩岩的帮助。

南宫世家的势力太强大了。阮家和的对抗是以卵击石。

他们只派作为杀手,就轻而易举地得到了邱的人马。

如果他们再派几个人...他们无法反抗,只能失去生命。

米砂给了她两个选择,她必须做出一个。

她没有第三选择,老公孩子,她不可能有…

糟糠之妻不可弃的

她没有第三选择,糟糠之妻老公孩子,糟糠之妻她不可能有…

想要老公就不能生孩子。

想要孩子,就不能有老公...

江予菲闭上眼睛,掩饰住眼里的心痛。

阮,,你说我在你心里比孩子重要。

但是在我心里,我真的不知道谁更重要...

江予菲在房间里呆了几个小时,没有出去。阮、也坐在书房里,发呆了好几个小时。

“师傅,该吃饭了。”李阿姨走过来敲门。

阮田零大步去开门:“我知道了,下去吧。”

“好吧,我想那个家庭主妇还在睡觉。请打电话给她。”

“嗯。”

李婶走后,阮田零迫不及待地敲门。

“雨菲,起床了吗?该吃饭了。”

江予菲撑起身体,感到头痛欲裂。

过度使用大脑是她现在的感觉...

“于飞,开门吃饭。”阮天玲耐心地敲着门。

江予菲揉了揉太阳穴,走过去开门。

阮,见她心情不好,便关切地问:“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

“嗯,有点。先下去,我去洗脸。”江予菲转身向浴室走去。

她洗了把脸,阮田零站在卧室里没有走。

他拉着她向前走,带着迷人的微笑说:“去吃饭吧。”

江予菲淡淡点头,没有太多情绪。

阮能感觉到她对他的冷漠。她无法学会强颜欢笑。如果她心里不舒服,肯定会表现在脸上。

他对她的冷淡态度并不陌生。

曾经,她对他一直是这种态度,虽然比现在更严重,但对他来说。

只要她对他有点冷淡,他的感情也是一样,不能接受。

两人默默吃饭,气氛有些凝固。

阮,受不了这么低的压力,就主动往她碗里夹菜。

“多吃肉,多吃蛋白质。”

“谢谢。”

阮,握紧了筷子,一声“谢谢”似乎把她和他拉开了距离。

他的脸变得沉重,他没有忍受攻击。

饱餐一顿后,江予菲去看电视。

自从和她摊牌后,她对他的态度就变了。从中午到现在,她没有对他说过几句话。

平时她粘着他,喜欢抱着他说话,但是现在……她连看都不看他一眼。

阮天玲大步走到她身边,用力坐下。

弹性沙发被他弹起,江予菲侧头看了他一眼。

“你怎么了?”阮天玲盯着她,问道。

江予菲的眼睛闪着光:“我怎么了?”

“我一直不愿意和我说话,你有心事,你生我的气,你故意疏远我!”阮天玲咬牙生气的说道。

“有吗?”

“没有吗?!"

“我就是没心情,你误会了。”江予菲淡淡的回了眼,继续看电视。

阮天玲眼睛黑,不喜欢她无视自己的感受。

他伸出一只强壮的手臂,紧紧地搂住她的肩膀,另一只手搂住她肿胀的肚子。

“于飞,你能告诉我你的想法吗?”他温柔地哄着她。

江予菲微微一笑:“我没事,你太担心了。”

阮,收了收下巴:“我担心不担心,你心里有数。如果你对我不满意,可以提出来。”

“不管你心里怎么想,糟糠之妻我都会接受,糟糠之妻只是什么都不要说,让我整天猜你的心思。”

“我不是你。我不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你能告诉我吗?”

江予菲仍然没有回答。

她垂下睫毛,遮住眼睛里的忧郁。

“江予菲,我求你告诉我,好吗!”

江予菲的指尖颤抖着。她抬起眼睛说:“其实那些事我都忘了。”

“但你直接说了,让我再次面对痛苦...我不能接受……”

阮,呆呆地说:“我只想和你分担痛苦,向你说声对不起,请求你的原谅。”

“我知道你的想法,但你根本无法分享那段痛苦的经历。”

“我可以!”阮天玲抱紧她,重重地点点头。“我可以分享给你。事实上,当我看到你出事的时候,我以为我也死了。于飞,我也很痛苦。你能想象看着心爱的女人死在我面前的痛苦吗?”

江予菲的眼睛红红的。她盯着他说:“你能想象被你最爱的男人杀死的痛苦吗?”

阮天玲怔住,心像被利剑刺穿。

“对不起...我真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对不起……”

“事情已经发生了,现在说什么都晚了。以后不要再提那个了好吗?不想再提了。”

江予菲推开他,站了起来。阮天玲用力按着她的肩膀。

她把目光转向他面无表情的脸。

“我说,你想怎么惩罚我都行。希望你发泄完以后,不要对我有什么心理障碍。”

“我不想让任何事情影响我们的感情。我不知道再提起你的痛苦会不会让你这么难过。我只是想让你知道一些真相,让你的心好受些。”

江予菲笑着说:“你嘴里的真相是,严月给你下药了。你和她当着我的面做~爱难道不是你的初衷吗?”还是你不是有意把我赶出家门,推我下楼?"

阮天灵瞳孔微缩,都不知道如何反驳。

“阮天玲,做好一切,你不要给自己找借口!我不管了,你不用在我面前做好人!”江予菲生气地推开他,大步走向楼梯。

阮,的声音在后面隐约响起:“你以为我在推卸责任?”

江予菲握紧扶手,没有回头:“是吗?作为一个男人,你应该承担自己犯下的错误,而不是找借口为自己辩护。你敢说你没有错吗?”

阮、张开嘴,低声道:“于飞,那不是我!这辈子,没有发生过这种事。”

虽然阮、也是他的,但他不想把自己这辈子没做过的事强加给自己。

江予菲的心真的很痛。

“是的,他不是你,但我还是我……”

阮突然睁开眼睛。“我没有推卸责任,但那个人是另一个我。你可以恨他。我不想让你恨我!”

“就算你不是他,也有很多事是你伤害了我。”江予菲冷冷道。

阮、糟糠之妻脸色发白,糟糠之妻他发现情况越来越不对劲了。

他们曾经相爱,但现在又在为过去而战。

真的不值...

"于飞,我们不提这些事,好吗?"他紧声说道。

江予菲淡淡地说:“我从来没提过,是你主动说的。”

“我……”阮,张了张嘴,不知如何自圆其说。

江予菲什么也没说,迅速上楼。

回到卧室,她关上门,无力地靠在门上。

用那种话攻击他的同时,也在伤害自己。

实际上,她想和他谈谈。

她很久不在乎前世,也不怪他。

但是她不能...

江予菲胸口闷闷的疼,她没有洗漱,所以无力的躺在床上,什么都不做,什么都不想。

夜越来越深。

阮天玲推门走进卧室,看见江予菲侧身躺在床上,闭着眼睛睡觉。

他悄悄走到床边坐下,掀开被子钻进被窝。

小心翼翼地抬起江予菲的头,他把胳膊放在她的脖子下面,然后关掉壁灯。

他盖好被子,搂着她,脸贴着她的肩膀。

江予菲实际上没有睡着,但她没有睁开眼睛。

“雨菲……”阮对低声说,“我不会推卸责任,我只是不想让你恨我……”

江予菲睫毛微动,慢慢睁开。

她明白他的意思。他说阮田零不是他,不是找借口推脱责任,而是希望她能理解。

他这辈子没有那样伤害过她。

他不想让她讨厌他。

阮天玲眼中血色黯淡,他什么也没说,只是抱着她,浅浅的喘息着。

*****************

过了一夜,江予菲早上醒来,一眼就看到床头柜上有一束香槟玫瑰。

玫瑰被插在雕刻的玻璃花瓶里。

一共十一个...

江予菲靠在床上,看着美丽的玫瑰。她心情很好。

阮,推门进来了。她看到自己醒了,笑得像没事一样:“早上好。”

“早上好。”江予菲笑了。

“喜欢吗?”

他指的是玫瑰。

江予菲点点头:“我喜欢。”

阮,走过来亲了亲她的嘴唇:“那天我本来要送花给你的,可是没有送成功。今天我来补。”

想到那天吐血和晕倒,江予菲的心脏收缩了。

“感觉怎么样?”她不禁关切地问。

阮,嘴角勾起一抹笑意:“我很好,一点问题都没有。”

江予菲自信地点点头。“我去洗洗。”

“我来帮你。”阮天玲扶住她,江予菲抽回手。

“不,我可以。”

那人的手僵在空里。他放下手臂,抿了抿薄唇。

洗漱完毕,看见阮坐在沙发上看杂志。

他起身走到她面前,说:“我吃完早饭回老家。”

“好。”江予菲点点头。

早饭后,阮亲自开车送她回娘家。

老房子里的老人已经等了他们很久了,这是阮出事后他们第一次在一起吃饭。

江予菲总是笑着唱歌,阮田零扮演一对恩爱的夫妻,让大家都很开心。

糟糠之妻不可弃的

阮也以为她原谅了他。他心情很好,糟糠之妻一直保持微笑。

习惯了他不苟言笑的样子,糟糠之妻突然看到他一直在笑。家里的长辈既惊讶又高兴。

全家人吃了一顿饭。下午,将带着阮离开。

和阮长老告别,上车后,还是笑了。

“想去兜风吗?去海边散散步怎么样?”他问她。

江予菲揉了揉眉毛:“我累了,想回去休息。”

“好,我们回家吧。”阮天玲俯下身,温柔地系好安全带。

江予菲看着他一丝不苟的动作,心里异常酸楚。

“阮·……”

“是什么?”阮天玲抬起头,目光温柔。

江予菲垂下眼睛,淡淡地说:“你认为我们会分开吗?”

阮,脸色一沉:“这不可能!”

江予菲瞥了他一眼:“为什么不可能?在这个世界上,一切皆有可能。”

“我说不可能就是不可能!”阮天玲眼睛看着尹稚,嘴角扯开了一个阴沉的弧度。

“于飞,我们不会分开,我们也不会死!”

江予菲的睫毛微动:“别说得太满。如果真的分开了,谁也拦不住。”

阮天玲突然抓住她的下巴,强迫她看着他的眼睛。

他沉声问道:“你说分离,是身体分离还是心灵分离?”

“身体分开了,我会在天涯海角找到你的!心是分离的...我们会一起死的!”

江予菲瞳孔微缩,她不自觉地握住了手掌。

阮天玲的眼睛一片漆黑,没有任何光亮,但她还是看到了他眼中闪烁的疯狂之色。

她拉开他的手,皱起眉头,不满地说:“我只是随便问问。为什么说这么严重?”

阮天玲收回手,坐了下来。

他握着方向盘,慢慢地发动了汽车。

良久,她听到他的声音没有起伏:“你不能畅所欲言,以后不要再说这个了。”

江予菲看着他,侧脸立体而深邃,性感的薄唇成了一条直线。

她只是说他就是这样。

如果她真的离开了,他会怎么样?

他要从地极寻找她,他会痛苦吗?

江予菲觉得她又不能呼吸了。她忙着打开窗户,让外面的凉风吹进来,吹散了心里的烦闷。

“关窗户!”阮天玲忙出声。

“我有点烦。”

“无聊也关门了!”

江予菲看他一眼,真是的,什么凶就凶。

阮,关上窗户,心里很满意。

回到家,江予菲说她要去房间休息。阮没有打扰她。他去书房工作了。

今天是做出选择的日子。

江予菲拿着手机给米砂打电话。

“想一想?”米砂淡淡的问她。

江予菲问:“如果我不选择呢?”

“你应该知道会发生什么。如果你不为阮做个选择,他就只有死路一条!”

江予菲握紧他的手掌。“你不能杀他。”

“哦,你要我马上杀了他吗?不要杀他,对你来说,这是老板最大的让步。我们想要的只是你肚子里的孩子。他是个该死的人。”

“哦,糟糠之妻你要我马上杀了他吗?不要杀他,糟糠之妻对你来说,这是老板最大的让步。我们想要的只是你肚子里的孩子。他是个该死的人。”

是的,她告诉她。

南宫家要的是南宫家血脉的继承人。

为了保证南宫家的江山不被别人夺走,他们将阮杀了,以避免以后的麻烦。

即使她不做出选择,孩子也会被他们带走。

她唯一能选择的就是和阮在一起,或者和孩子们在一起。

如果你跟随你的孩子到了南宫家,你必须和阮田零断绝关系。

如果你留在这里,你必须和孩子们分手...

她不能忍受她的孩子,她也不能忍受阮。

江予菲咬紧嘴唇,眼里含着两行泪水。

“你的选择是什么?如果你不做出选择,老板就会下令杀死阎田零。”

江予菲张开嘴。“我……”

她该选谁?

孩子当然重要,但你更重要。在我心里,你排第一,孩子排第二。】

【雨菲,我们不会分开,我们不会死!】

当我的身体分离时,我会在天涯海角找到你。我们的心是分离的...让我们一起死吧!】

江予菲知道自己不能离开阮田零。

在任何情况下你都不能离开他...

“我...选择阮天灵……”江予菲听到了自己的声音。

然后,她心如刀割。

因为她放弃了自己的孩子...

孩子们,妈妈对不起你们,我不是一个好妈妈...

米砂似乎对她的选择并不感到惊讶:“既然你选择了一个男人,我希望你不要后悔。一个男人再怎么爱你,也不一定要靠你。你儿子是你生的,你可以依靠他们一辈子。”

做出了选择,江予菲语气平静了许多。

“我不依赖任何人。我选择了颜,而不是依赖他。”

她就是舍不得他,不想离开他。

“选择阮还不够……”米砂突然说:“你得让他和你断绝关系。”

“不可能!”江予菲尖锐地反驳道。

米砂淡淡一笑:“你必须和他断绝关系,让他知道孩子要去哪里……”

**********************

与米砂的通话结束后,江予菲气得咬牙切齿。

她已经放弃了孩子,再也不会屈服了。

如果她和阮断绝关系,岂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失去孩子和丈夫?

他们分明是在逼她选择孩子,逼她离开!

那个她素未谋面的爷爷,她怎么能这么冷酷无情!

反正她不会跟阮断绝关系,绝不!

不听他们的话,江予菲会死的。

她冲动地打开门,推开书房的门。

阮、坐在桌前发呆。他看上去很沮丧,好像从来没有以一种姿势移动过。

突然看到江予菲进来,他紧紧盯着她,眼神阴沉。

江予菲呼吸急促,她坚定地走到他面前,眼睛一眨不眨地和他对视。

阮,站起来,低声问:“怎么了?”

江予菲没有回答。她投入他的怀抱,紧紧地拥抱着他。

糟糠之妻不可弃的

阮天玲错愕了一下,糟糠之妻他抬起手,糟糠之妻有点不知所措。

“你怎么了?”

江予菲没有回答,只是抱着他,深深地吸吮着他的气息。

“江予菲,你什么意思?”阮天玲轻声问道。

没什么,只是想拥抱你,想感受你...

阮天玲把她推开一点,用手指捏着下巴。

他锐利的眼睛看着她的眼睛。“告诉我,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江予菲故意装傻。

阮田零咬着牙说:“第一,他不理我,跟我冷战。后来,他想离开我...现在他主动抱我。什么意思?”

“没啥意思,想干嘛就干嘛。”

阮,略曰:“汝所欲也?”

江予菲点点头:“嗯。”

阮、冷笑道:“你要不理我,就不理我。如果你想和我分开,你就靠近我。”你以为我是什么,你的奴隶,你随时可以来来去去?"

“没有。”江予菲很平静,但没有多余的解释。

颜更生气了:“你有!”

“没有。”

“江予菲,你要气死我了……”阮、忽然睁大了眼睛,整个人都沉默了。

因为她勾住了他的脖子,踮起脚吻了他的嘴唇。

“你……”他想推开她,江予菲紧紧地拥抱着她。

她从他的样子学起,包括他薄薄的嘴唇,吮吸~吮吸,舔~舔…

阮,放在她腰上的手渐渐收紧,最终还是抵挡不住她的诱惑,紧紧地抱着她,化被动为主动,深深地吻了她。

他的舌头伸进她的嘴里,急切而贪婪地扫着,从未放过任何一个地方。

江予菲的舌头被他吸住了,他觉得自己快要断了...

阮天玲抱住她,转过身,把她放在一张高桌上。

他的身体挤在她的两腿之间,一只手抓着她柔软的胸部,另一只手提着她宽松的睡衣。

手指碰到她的裤子边缘,他把它们拉下来,用结茧的手指把它们滑到她敏感的地方...

“嗯……”江予菲的身体紧绷着,双手更紧地搂住他的脖子,身体扭曲得厉害。

阮天玲深深地吻着她,双手不停地弹着她的身体。

他们的唇齿间,男人沉重的喘息声和女人迷人的呻吟声和歌声不断溢出。

江予菲的双腿自动缠绕在他的腰上。

但是她的肚子太大了,要靠后才能感觉更舒服。

阮,的手从胸前挪开,有力的胳臂搭在背上,把全身的力气都放在他的胳臂上,让她舒服地往后一靠...

书房里火热的气氛维持了很久。

直到江予菲失控尖叫,才逐渐结束...

阮、肩上的汗滴下来,无力地喘着气,耳朵也红了。

白嫩的脸,也晕粉嫩的,白里透红,让人忍不住想咬一口。

阮天玲的眼睛变暗了,他抬起头,又是一个湿热的吻...

当他放开她时,江予菲快要晕倒了。

“舒服?”他揉着她的脸,用嘶哑的声音问道。

江予菲半睁着眼睛,像丝绸一样向他眨眼。

阮天玲喉咙滚动,糟糠之妻“雨菲,糟糠之妻我等不及要吃你了……”

江予菲迷迷糊糊,没有反应。

“你这个小妖精!”阮天玲低下头,用衣服盖住草莓...

他的手抓住她的手,压在他坚硬的地方,然后控制她的手指,迅速移动...

激情过后,江予菲脸红得像只煮熟的虾。

她全身没有力气。阮、把她抱回卧室,给她洗了个澡,换了一身干净的睡衣。

江予菲累了,不想动。当她穿上睡衣时,她想躺下睡觉。

阮,一把揪住她,不让她往下掉:“头发没干,别睡。”

“被困……”江予菲撒娇般的反抗。

阮,的眼神很温柔,脸上是娇笑:“你先靠着,我给你吹干头发,然后睡觉。”

江予菲打了个哈欠,顺从地靠在床上。

阮天玲找了个吹风机,轻轻吹干了头发,才把她抱下来。

江予菲闭上眼睛睡着了。

阮天玲坐在她身边,用手指爱抚着她的脸。

“我不知道你是否原谅了我,但我会用我的一生来弥补你的痛苦……”

他低声说话,江予菲没听见。

江予菲做了一个梦,但它仍然是一个美丽的梦。

她梦见自己生了孩子,孩子很可爱,大眼睛像黑玉葡萄,天真无邪。

肉嘟嘟的脸,白里透红。

小嘴温柔可爱。打开后会露出几颗雪白的乳牙。

他们长得一模一样,笑起来有个小酒窝,让人想亲。

他们称她为母亲,阮为的父亲。

听着热心肠的‘爸爸妈妈’,她开心地傻笑起来。

阮,建议全家人去照相,她欣然同意。

在照相馆里,两个人抱着一个孩子并排坐着,一张幸福的全家福被定格了!

江予菲沉浸在幸福的粉红色泡沫中,不想醒来。

她梦见孩子们已经长大了,四五岁了。

他们调皮得整天围着她转,吵着要她做好吃的零食给他们吃。

她愉快地为他们做饭,给他们洗澡,打扫他们的房间,然后送他们去学校。

带他们和阮一起去看球赛,和全家一起去旅游…

她做了很多梦,这些梦都是她内心最渴望的幸福。

在梦里,她一直微笑着,嘴角的微笑从未消失...

阮,一大早就醒了,看见她在笑。

他怔了一下,然后心情就好了。

“做什么梦?笑得好开心。”那人低声说。

“嗯...好的...哈哈……”江予菲甚至笑了。

阮天玲忙接过电话,打开拍照功能。

关掉声音和闪光灯,他连续向她射击了几下。

当他发现她笑得如此美丽时,他忍不住拍了几张照片...

这时,突然睁开眼睛,看见阮俯在她身上,用手机给她拍照。

阮、也看到了她在镜头前睁开眼睛的样子...

“你在干什么?”江予菲奇怪地问道。

男子收起手机,平静的说:“没事,给你拍张照。”

李妈妈拉着他的手,糟糠之妻一本正经地说:“答应我,糟糠之妻不管怎么样,你都要活下去。答应我!”

"..."不,活着很痛苦。他真的不想再活了。

明溪是被他害死的,要不是他,她不会突然出事。

都是他的错,他伤害了她,又怎么舍得让她一个人走在路上。

他要陪着她,一直照顾她,再也不要和她分开。

李牧严肃的声音说:“难道你不想为明溪而活?!"

“你以为你死了,你就能找到她并见到她吗?人死了什么都没有,但活着就可以怀念她,对她顶礼膜拜。如果你也离开,以后谁还会那么爱明溪,谁还会一直想她?”

萧帖怔怔的看着李妈妈。

是的,他死了。谁一直爱着李明熙,谁会想她一辈子?

谁在她坟前与她说话,为她扫墓,使她不被人遗忘?

如果活着可以照顾她的坟墓一辈子,他...愿意活着...

李妈妈看到他脸上的表情很放松。

“萧郎,你保证过日子吗?”

萧抿唇,缓缓点头。

“妈妈,我答应你,我会活下去,为明溪而活……”

李木这次开心地流下了眼泪:“这就好,这就好。”

李明熙的追悼会只持续两天。

萧郎守在水晶棺材旁边,一直看着她,从不睡觉。

而另一些人则瘦得厉害,胡须长出来,看起来很憔悴。

阮特意为李明熙买了一个大墓地,这样她就可以不火化而下葬。

所有的事情都由阮处理。

追悼会后,李明熙应该下葬。

葬礼那天,阳光很好。

萧郎感觉像李明熙的微笑,给人一种温暖而灿烂的感觉。

在整个葬礼过程中,他非常安静,但眼神中没有任何表情。

葬礼结束后,大家陆续离开,最后大家都走了,只剩下他一个人。

萧郎不知道他站了多久。白天变成了黑夜,他还在。

他靠在李明熙的墓碑上,就像靠在她身上一样。

第一个晚上,她住在这里一定很孤独很冷,所以他不得不陪着她,而不是把她一个人留在这里。

况且他应该考虑在附近盖房子,然后每天来陪她。

萧郎想了很多,他最想的是他们幸福的过去。

虽然他们在一起的时间很短,但是对他真的很开心。

萧郎想到这一点时,哭着笑着。

今天晚上,他蜷缩在墓碑旁,和李明熙静静地呆了一夜。

“师傅,二少爷来了。”保镖的声音在后面响起。

坐在窗前九天,龙似乎闻所未闻。

龙九哥进来,看到他的样子皱起了眉头。

自从李明熙死后,龙族沉默了九天,吃的很少。他身体不好,他设法养的一点肉现在没了。

现在的他就像醒来时一样,瘦瘦的,脸色苍白。

李明熙的死真的对他打击很大吗?

“兄弟,你说你不在乎李明熙。”龙九歌淡淡质问他。

龙九天微微转头,勾着嘴唇。“谁说我在乎她了?”

“那你还为她郁闷。”

“她死了,糟糠之妻我失去了复仇的对象,糟糠之妻我不舒服。”龙九天淡淡的说道。

龙九哥不知道他的话是否可信。

“你可以报复萧郎。他不是李明熙的丈夫。李明熙死了,也算他报仇。”

龙已经注意萧郎的情况九天了。他知道萧郎的自杀,也知道萧郎现在的痛苦。

他摇摇头。“他可以这样生活。”

“你不会杀了他吧?”龙九歌微微讶然。

龙九天冷笑道:“你以为他怕死?杀了他,也许会对他有帮助。他活着就会受苦,然后……”

龙愣了九天:“萧泽欣名义上是他舅舅。如果我想让小泽新来治我,我对付不了萧郎。至少,我暂时对付不了他。”

龙九哥点点头:“你说得对。”

然后他笑了起来,“兄弟,没想到一个李明熙走了,还有一个萧泽新来了。李明熙的医术都是学自萧泽新的。她对他真的很严格。如果她知道萧泽欣的存在,就不用担心李明熙了。”

龙九天眯起了眼睛:“我也觉得很巧。离开李明熙的时候,我来找萧泽欣……”

龙九哥多聪明:“你怀疑这是他们安排的吗?”

“你看像不像?”

“李明熙的确是死了,已经下葬了。这不会是阴谋吧?”

龙久天也想了想:“萧郎也不像假的。如果李明熙没有死,他就不会受这么大的苦。听说他还在坟墓里,已经不是人了。”

龙九哥咯咯笑道:“是啊,如果李明熙没死,怎么会变成那样呢?”

思龙想到萧郎痛苦了九天,心里有点高兴。

别人痛苦的时候,他才会快乐。

李明熙的死怎么了?他的身体也可以治愈。萧郎仍然很痛苦,他没有太多损失。

唯一遗憾的是,李明熙没有被自己亲手折磨。

龙久天换了个话题:“既然小泽新能治好我的身体,你就去找他治治我吧。”

“听说他只对有缘人。我不知道他会不会同意。”

“不同意就多给钱,他总会同意的。”

龙九哥点点头:“我知道该怎么做。”

龙九哥很快带人去找萧泽新,请他给龙治疗九天。

萧泽新说他很久没有给人治病了,现在只想享受生活。

龙九哥被拒绝了,没死心。他每天都去找他,要求他答应。

萧泽新一直拒绝。他只想在家照顾老婆孩子。

但是,龙九歌很执着。他不仅问了萧则新,还取悦了南宫月如。

最后,南宫月如忍不住了,于是她向萧泽欣求助。萧泽欣听了,只好答应。

然后,为了方便治疗,龙久天从A搬到D,离开了A。

萧郎在李明熙的墓旁呆了几天,直到生病时才被盛迪抬了回来。

他的病非常严重,几乎夺去了他一半的生命。

萧郎已经在家躺了一个星期了,但是他的身体还没有完全康复。

女佣轻轻推门进来,手里端着一碗中药放在托盘上。

中医比西医更容易调理。萧郎最近一直在服用中药。

萧郎蜷缩在床上睡着了,糟糠之妻手里拿着一条李明熙织的围巾。

这几天,糟糠之妻他一直拿着围巾,一天到晚发呆。

他睡了一会儿,所以当他睡着时,女仆不敢打扰他。

女佣轻轻地把药放在床头柜上,然后拉开被子,试图给他盖上。

她一动,萧郎就迷惑了,睁开了眼睛。

“明溪……”

他以为眼前的人是李明熙,但看到的时候发现不是。

萧郎的眼睛掩盖不了他的损失。

丫鬟恭恭敬敬道:“师父,该吃药了。”

萧郎的心情是暗淡的。他淡淡地说:“拿走吧,我不想吃。”

“师傅,这是萧师傅开的药。你必须吃它。不吃,就不恢复。”

他根本不希望自己的身体恢复。

他什么都不想做,只想自己去想办法。

但他答应李牧活下去,不死。

但是他不想过得好。李明熙的死和他有关系。

他伤害了她,但他不得不监禁她并留住她,她就不会出事。

他不能死,只有折磨他的身体,他才会感觉好很多。

萧郎坚决拒绝吃药,女仆劝了又劝,都没用。

看到少爷瘦弱的身体,丫环叹了口气,只好退出。

萧郎已经有胃病了。他现在不吃不喝,也不吃药。他每天都生病。

他以前觉得胃痛难以忍受,现在却很喜欢胃痛。

只有肚子疼的时候才觉得自己活着,不是行尸走肉。

还有,这是他对自己的惩罚...

胃病又犯了。

肚子火辣辣地疼,萧郎蜷缩着身体,把围巾披在脸上,露出浅浅的微笑。

明溪,我已经被惩罚了,你看到了吗?

如果你看到了,请在梦里来找我。我有很多话要告诉你。

但是你为什么没来?是我惩罚自己不够吗?

你还不愿意原谅我吗?

我只想从心底告诉你一件事。我不敢请求你的原谅。这个不行吗?

萧郎闭上眼睛,等待李明熙进入他的梦境。

但是她一直没来。

也许,他对他的惩罚不够是真的。

萧郎忍受着剧烈的胃痛,在黑暗中闭眼,惩罚自己,拒绝醒来。

“少爷怎么样?”

“没有...光注入是不够的...你必须吃和喝药……”

“师傅,醒醒,师傅,你就这样死了。”

死了更好。等他死了,可以去找李明熙,向她赔罪,得到她的原谅。

只要她原谅他,她就会和他在一起。

他只是想得到她的原谅...

盛迪给萧郎打了几次电话,但从未叫醒他。

旁边的医生叹了口气,“他不能这样。他已经有胃病了,但是现在情绪低落,只会加重病情,有可能发展成胃癌。一定要振作起来,按时吃饭,喝中药。”

盛迪也知道主人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但是,主人天生没有爱,他不会听任何人的。

他能不自杀是幸运的。

萧郎在黑暗中徘徊,寻找它,但始终没有找到李明熙。

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过去每天都梦见她。既然她走了,他就不能梦见她了。

人死了,糟糠之妻连梦里的影子都会消散?

如果是这样,糟糠之妻他岂不是再也见不到她了?

这种认知让萧郎恐慌。

明溪,老婆,出来见我,出来...

萧郎在黑暗中跑着,边跑边喊,想着一定要找到她。

他害怕时间长了,就再也不会梦到她了。

当萧郎被围困,不愿在黑暗中离去时,李明熙的声音轻轻飘来。

“萧郎……”

萧浑身一震。

明溪,是你吗?你在哪?

“你怎么了?为什么不做好?”

真的是她,萧郎很开心。

没有你我怎么过的好?如果你回来,我不会强迫你,也不会让你生气。

“记得照顾好自己,答应我。”

不,我不会答应你,直到你回来!

“保重,一定要好起来……”

李明xi的声音正在慢慢消散。

萧郎大声叫她不要去,但他看不见她。他不知道去哪里抓她。

明溪,别走,快去带我一起走,听见了吗?

我禁止你一个人离开。回来,回来!

再也没有人回答他了。

李明熙真的走了。她甚至不想露面就走了...

萧郎不禁流下了眼泪。你为什么不带我一起走,为什么让我一个人呆着?

你真的恨我到不想见我吗?

“主人,主人……”

这个突兀的声音惊醒了萧郎。

他睁开眼睛,关切地看着尚德胜:“师傅,你终于醒了。”

萧郎猛地抬起身体,环顾四周。

除了他和盛迪,房间里没有别人。

萧郎冲下床,跑到浴室去找它。没有人...

他冲到阳台,没有人...

然后,他冲出卧室,找遍了所有地方,甚至仆人的房间。

每个人都在问他怎么了,但他完全忽略了。

他找遍了别墅的每个角落,却找不到李明熙。真的是梦吗?

“主人,你在找什么?你怎么了?”盛迪上前疑惑的问道。

萧帖看着他,“你是明溪?!她来过这里吗?不是吗!”

盛迪露出惊讶的表情,仆人们都很惊讶。

“主人,一个富裕的家庭怎么能来呢?”

“不,她来过,她一定来过!”萧郎非常肯定的说道。

“家庭主妇从来没来过这里。”盛迪肯定地说。

“不可能!”萧郎看着仆人厉声问道:“你说,李明熙在哪里?她来过这里吗?!"

仆人摇摇头。“少爷,少奶奶从来没有来过这里……”

他们都死了。他们怎么会在这里?

是鬼吗?

萧不相信她,他问别人。

“你说,少奶奶来过了没有?只要说实话,你要什么我都给你。”

“对不起,少爷,少奶奶真的没来过。”

“你说!”萧琅又指了指另一个仆人,对方仍然摇头。

他问了大家,大家都说没见过李明熙。

怎么可能?李明熙明明来到这里,他听到了她的声音。

他不相信。他知道她一定在这里。他知道她在这里。

萧郎非常生气。他对仆人大喊大叫。

“你们都在骗我,糟糠之妻明溪明明已经来了!糟糠之妻”

“主人,主妇,她死了,她怎么会来了?”一个仆人大胆地说。

萧郎惊呆了,明溪死了?

他摇摇头。“不,她没有死。她生我的气,就跑了。她没有死。”

“师傅,主妇真的死了,别难过!”又有人喊了。

萧郎非常生气。这些仆人,他和明溪对他们很好,但他们在这里诅咒明溪。他们该死!

明溪明明还活着。他们的嘴好恶毒!

“你这是对少奶奶的不尊重,滚开!”萧郎冷冷地说:“滚出去!”

“主人……”盛迪皱起了眉头。

萧不知道在想什么,大步向外走去。

“师傅,你去哪里?”盛迪问道。

“回家吧!”

这不是他的家,他和李明熙的家也不在这里。

“主人,你的身体不好……”

“滚”萧郎异常的愤怒和不耐烦。

他打开车门,坐了进去,迅速发动汽车离开。

德怕他出事,就找了几个保镖跟着他。

萧郎和李明熙一起开车回到他的公寓。他一直光着脚,直到他打开门走进房子。

客厅里没人,萧郎朝卧室走去。

浴室里有水。

萧浑身一震,双眼紧紧的盯着卫生间的门。

李明熙在里面洗澡吗?

“萧郎,你回来了吗?”李明熙的声音从里面传来。

萧郎突然大哭起来。“是的,我回来了。”

水声停了,李明熙一边穿衣服一边笑:“我以为你不知道你回来了。”

萧郎不敢打开浴室门。“你在家,为什么不告诉我?”

“我还没原谅你,暂时不想见你。”

他知道她生他的气,就故意躲起来。

“现在你放心了吧?如果不是,你可以打我骂我。”

“差不多松了口气。你给我做饭,我就不生气了。”

萧郎笑了:“好,我给你做饭。”

他去了厨房,但打开了冰箱的门。里面什么都没有。

“没有吃的吗?”李明熙裹着浴袍,站在门口湿着头发问他。

萧郎用温柔的眼神看着她。“我马上就买。你等一会儿。”

李明熙妩媚一笑:“那你快点,我饿死了。”

“好!”

萧郎点点头。他走到她面前,低头亲了她一下,然后高高兴兴的去逛街。

萧开心地打开门,看见几个站在门外。

“师傅。”

“你怎么来了?”萧郎的语气很微弱。

在盛迪回答之前,萧郎说:“去买些食物,多买些肉和蔬菜。我想做饭吃。快点。”

盛迪非常惊讶。师傅想做饭?

“快走,别耽误我时间。”萧郎微微皱起眉头。

盛迪给了两个保镖一个眼色,他们立刻去买菜了。

“你也回去吧,我这里不需要你。”说完,萧郎关上了门。

李明熙正坐在沙发上擦头发。

她转过头问他:“谁在外面?”

萧郎笑着说,“盛迪他们。我让他们去买吃的。”

他接过她手里的毛巾,说:“我帮你擦吧。”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