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盛通诚信(中国)集团有限公司----一往情深总裁别来无恙(1/14)

盛通诚信(中国)集团有限公司 !

我不顾性命救了他们!情深情深

龙凤战队这次是真的得救了吧?!情深情深

南宫珈怡兴奋的望着罗素的方向,试图在她的脸上找到一丝喜悦。

然而,她很失望。

罗素脸上的喜悦之色在哪里?她的脸上充满了无奈和苦涩的笑声。

哪能...

罗素的心里,有多高兴?

其他人不知道灵皇的厉害,但刚才她已经发挥过了,超神强者的力量,有天地意志,不是大神强者可以抵挡的。

楚老爷子,林老爷子,还有那些龙凤会的壮士...他们只是大神的壮士。

只有超神才能抵挡超神。这是铁律。

果然!

楚宗主,林宗主,还有这些长老,他们纷纷出手,实力联手,试图对抗灵帝。

但是...

没用的。

他们的力量就像一只摇动着树的蜉蝣,像一条流入大海的小溪,只溅起涟漪...

哪能...

楚老爷子和林老爷子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惊恐!

怎么会这样!

但发生在我们面前的是事实。

“为什么会这样?”苏族的两位长老睁大了眼睛,难以置信地看着这一切。他们喃喃自语,“为什么我们手牵手都不能和他握手呢?”

苏三长老也惊呆了:“灵帝怎么会这么厉害?他怎么了?”

……

外面的人群看到了楚头像他们的脸,他们的心都咯噔了一下。

“不好,楚宗主,他们抵抗不了灵帝!”

“原本以为楚宗主醒来后可以改变游戏,但现在看来,这一点帮助都没有……”

“这就完了。看来这次龙凤家族真的要被灭族了!”

……

“南宫刘芸大人在哪里?”不知道谁叫了一声。

这一声喊叫激起了所有人的全部情绪。

是...南宫刘芸勋爵在哪里?如果南宫刘芸大人在这里,他将无法抵抗灵帝。

现在这个世界上,只有南宫云能抵挡灵帝了吧?

但是,南宫云在哪里?

不管大家怎么喊南宫云,他就是不出现。

几乎每个人的心里都笼罩着失望和绝望。

正在这时,一个清晰的声音传来——

“等等!”

啧啧!

这个声音的主人...

是刘芸南宫吗?!

所有人都朝着发出声音的方向看去,每个人的心里都充满了期待!

“南宫云烟!南宫云烟!南宫流云!”

希望之眼!

频繁的殷切期望!

一个人,从火光中走来。

他很大,很壮观,很强大!

然而,当每个人看到他时,他们的眼睛都是茫然的。

不是南宫云...因为他就是南宫魔苑。

“南宫族长?!"

“他刚才不是躺在床上吗?罗素不是还在救他的命吗?”

“他恢复得这么快?”

在大家不可思议的目光中,南宫魔苑终于一步步站在了人群的中心!

南宫夫人看到南宫魔苑,就朝他飞过去,挽着他的胳膊,一直哭,呛着舌头。

“可是主神……”苏卜凡盯着罗素,总裁“指的这个不是主神……”

“没错。”罗素认真地点点头。“你要是愿意为难,总裁拉倒主神,爷爷就掌权了!”

“噗!”苏卜凡被罗素铿锵有力的话语吓坏了。他盯着罗素,说不出话来。

孩子知道她在说什么吗?

打倒主神?天啊!她知道主神是什么吗?

“这真是...好大的口气。”苏卜凡默默地看着罗素。“上帝...我怎么才能下来呢?”

苏儿大师也说:“主神受天地规则保护,超神打不过主神。怎么能打倒主神?你能想想吗?”

罗素摇摇头:“我还没想过,但总有办法的!”

罗素在想,小珂的妈妈不是玄武神吗?回头有机会问问玄武神,看怎么操作...

也有人认为主神像佛,但罗素觉得主神和主神之间肯定有派系,主神也有强弱之分,所以内心不会太平静,所以她不一定没有机会。

苏卜凡,当他们看到罗素,说不出为什么。他们都在心里长叹了一声,脸上露出颓然之色。

原来这个女生只是说说而已。其实她心里并没有什么打算。

但我也这么认为。女孩还在神的境界,有大神的境界,也有超神的境界...现在让她想想主神的境界,真的是太压倒性了。

苏卜凡拍了拍罗素的肩膀:“姑娘,不要太勉强,认命吧。”

苏卜凡走了,剩下的人也跟着走了。

房间里只剩下两个人:罗素和苏。

盯着苏大师:“爷爷,你怎么看?你真的不相信我吗?我说,我一定会想办法得到神仙的!”

“两年内?”苏师傅慈爱地看着,苦笑了一下。“傻小子,别为难自己。爷爷活这么多年也够了。至于苏家,有你爷爷在也没什么好担心的。”

“爷爷!”罗素盯着苏的老人,直盯着他。突然,她跪在苏老头的床边。

苏老头宽厚滚烫的手掌捂着罗素的小脑袋,罗素的脸贴着苏老头的手掌,满是儒家的敬佩。

“爷爷,我的亲人从来都不是很少。我不想等我强大到可以保护我想保护的人,但是你已经走了。”罗素深吸了一口气。“至于主神,你会相信我吗?给我两年时间。这两年你会不会不做灵气弹球了?”

以苏老那恐怖的强大力量,他老人家以自身为母体炼制炸弹球,不可否认,力量会非常恐怖,甚至主神都会为此而受伤,而这也将是苏城真正的保障!

但是那又怎么样呢?没有爷爷...苏真的不知道她会变成什么样子!

苏师傅拍了拍的小脑袋:“好了好了,刚才不是很凶吗?现在哭的像个可怜。真不知道哪个才是真正的你。”

“只要爷爷听话调理好,我保证不训你!”罗素大声哭着笑着。

“嘿。”苏大师叹了口气,无恙突然说:“如果你真的放不下那个男孩,无恙你可以嫁给他。”

“嗯?”面对苏老头,罗素扬起了眉毛。“爷爷,你在说什么?谁放不下那个男生?我根本放不下!”

苏老爷子这句话很有诱惑力,看到罗素已经能够正常地提起这个话题,他就知道罗素的心这下完了。

苏老爷子挣扎着坐起来。

罗素忙拿了个靠垫,小心翼翼地扶着老人坐了起来,帮老人找到一个最舒服的位置。

苏老爷拉着的手,慢吞吞地说:“当初我是要阻止你娶南宫的。第一,我想拉你回龙凤家族成为族长。第二,觉得龙凤世家不好帮你脱身。第三,爷爷以为是帮你考南宫刘芸……”

罗素哼了一声,别过脸去,显然心里有怨气。

只是,苏,他看着小女孩,没有把她的手拿开。他知道小女孩的愤怒没有以前那么重了。

“那为什么爷爷现在同意了?”罗素冷哼一声。

父亲苏很无辜,喃喃道:“谁知道南宫这么快就要升了……”

瞪了一眼苏爸爸:“原来你这么弱,这么强。”

苏大师喃喃道:“谁知道你爷爷,我只能活几年……”

苏罗湖一脸疑惑的盯着苏师傅:“谁说你只能活几年?你能活几亿年!”

苏的爸爸就像一个小女孩:“好吧,爷爷可以活到几亿岁,变成老怪物,好吗?”

“继续,别转移话题!”

“好像是我在转移话题。”苏大师喃喃地盯着罗素。“你现在怎么看?”

“不知道。”罗素干脆摊手。

“不嫁?”苏老爷子试探地看着罗素。

“爷爷要我不嫁?”

“爷爷没这么说。然后...结婚?”苏老爷子再次试探地看着罗素。

苏老爷子不知道,现在他的行为幼稚得像个孩子,老孩子,老孩子,说的大概就是他老人家这样子。

在别人面前,他端庄内敛,凶狠粗暴,但在罗素面前他像个孩子一样孩子气。

盯着父亲苏:“嫁?你真的打算让南宫云被女婿收养?爷爷,你是不是太异想天开了?这种事你敢想?”

苏老爷看了一眼,嘀咕道:“看他这么紧张你,也许会?”

“不可能的事!”他们的罗素几乎。

“坐在地上开始砍价,万一呢?”苏老爷子看着罗素。

罗素根本不和他的父亲说话。他气愤地说:“如果他真的同意,我就吃这一桌!”

“好!”苏也是一个顽童,他立刻和罗素打赌!

但是当罗素说话的时候,他后悔了。

“怎么,后悔了?”苏老爷子挑衅的看着罗素。

罗素睁大了眼睛,看上去很紧张。“谁后悔了?我?哈哈!怎么可能!”

罗素走后,苏大师叫苏华艳过来:“下次南宫云来扶苏,就让他来。”

一往情深总裁别来无恙

二代苏卜凡,情深苏二爷,情深苏三爷...

第三代罗素,苏华艳,苏二,苏三,苏四……一直到苏九。

罗素一进来,苏太太就泪眼婆娑地抓住罗素,紧攥着的手指节变白了:“咯咯咯哇,你跟你奶奶说实话,你爷爷真的得了绝症吗?真的治不好吗?”

罗素不忍心让老太太苏哭。

我以前设法治好了苏太太的眼睛。如果我再哭,我的眼睛会再哭。

窘迫地抱住苏太太:“奶奶放心,我什么都有。”

苏不凡拉着苏夫人坐下,让坐在她身旁。“姑娘,那个魔帝怎么了?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强了?他真的死了吗?”

影子魔帝真的死了吗?罗素也不知道,她只知道最后南宫云和魔帝的影子进入了空之间的湍流,而当她再次醒来的时候,她已经在苏族了。

“其实,在魔帝身边有一个影子大人。这个影子大人来自众神之巅。”罗素顿了顿,继续道:“据我猜测,这位影大人是半步炼药师,他的手下可以分批激活大神!”

罗素说这话的时候,苏卜凡等人的脸色都变了。

“真的能批量激活大神吗?在打开四口之内的所谓影大人之前,他们不是在妖界,而是一直跟着魔帝?”苏卜凡惊讶的声音问道。

认真地点了点头,认真道:“不错,影爷一直和在一起,只是后来打不过弘法师,所以影爷附身,被南宫打败了。至于他死不死,你当时没看见吗?”

“没有。”苏卜凡严肃地说,“当时,南宫刘芸在空之间的动荡中与他并肩作战。后来你晕倒了,华严正要帮你,却被南宫刘芸抢了。当时他一个人出来,影子大人却被他杀了。”

苏二爷道:“若是打死,自然好。如果不是被杀,以影主的超凡实力和半步神级炼药师的实力...我怕它继续批量激活大神里的强者,后果不堪设想!”

苏三大师看着罗素。“姑娘,你不是和南宫刘芸关系很好吗?问他影子男是不是死了?”

罗素看上去很纠结:“…”

苏三大师很疑惑:“他没有带你回来吗?你不是在房间里呆了三天三夜吗?你没有吗...和好了吗?你是在责怪他选择薇薇安公主吗?啊,总裁那东西其实是……”

“第三个!总裁”苏卜凡盯着苏老。

罗素苦笑了一下:“是爷爷和叔叔们干的,对吗?爷爷已经告诉我了,误会已经解释清楚了。”

苏卜凡几人都有些尴尬,面面相觑。

他们都扮演了一个伟大的鸳鸯的角色,但他们没有告诉罗素,现在他们被各方曝光了...苏叔叔的家人不敢和对视。

罗素愤怒地说:“这件事已经讨论过了。我在这里很好。我只是不知道南宫刘芸会不会介意。”

“我介意。”一个冷然的声音从外面响起。

苏全家人都站了起来,准备战斗!

这是苏人的会议厅,苏人最重要的地方。没想到南宫云在外面。要不是他吵,大家都不知道他来了!

苏华艳突然想起了苏的那句老话。随着南宫云的温暖贴在她们姑娘身上,估计现在已经来了...如果是这样,它就会来。

门,默默地打开。

南宫云穿着墨色的锦袍,站在门口,衣袂飘飘。

那张脸,虽然不是第一次看到,但依旧美得让人窒息!

那不经意间散发出来的强大力量,每个人的内心都像遭雷击一样,不敢轻举妄动!

南宫云站在门口,头发飞扬修长,气场雄伟辽阔,让人不敢看!

就算罗素的大姑父苏卜凡,这个曾经的苏家主的脸色也是一紧!

然而,南宫刘芸的视线一直盯着罗素,从他出现开始就一直盯着罗素。他那双美丽的眼睛深邃而冰冷,如鹰般锐利,他认真而深邃地凝视着,仿佛世界上只有她一个人,其他人都是一块固定的木板。

罗素怔怔的看着南宫云烟...

虽然距离我们上次见面还不到一天,但有一种像陌生人的感觉。

他脚步略重,气场无比强大。他平静而恭敬,一步一步走向罗素,站着不动,居高临下地盯着她。

苏一家人围着,就那样瞧着他,没有出声阻止。

直到南宫云烟修长如玉的手,披着罗素的黑发。

他爱怜地揉揉苏的头发,在那张无可挑剔的脸上,凉薄的红唇微微上扬:“我介意。”

简单的三个字,却像一个巨大的雷声在众人面前空炸裂!

苏一家人深深地意识到,形势比人强。

当初在不知道苏大师得了绝症的时候,苏家在空之间的动荡中嚣张跋扈,假扮众神之主,把南宫云逼入绝境,硬生生拆散了南宫云和罗素。

现在苏老头得了绝症,不能动灵气了。南宫云从后面来,进入超神境界。

在权衡的情况下,现在南宫云占了上风,他几乎拥有了摧毁苏族人的强大实力!如果...没有神的命令。

罗素冷冷地盯着南宫刘芸:“你想要什么?!"

南宫云胸口一窒!无恙

他想要什么?他能做什么?!无恙

说穿了,就因为对方是罗素的亲戚,他怕罗素伤心,那他能怎么办?

南宫刘芸猛地盯着罗素,他的脸在深邃而美丽的轮廓上渐渐变绿了。他捏了捏罗素干净精致的下巴:“你觉得呢,我想要什么?”

“南宫云烟!如果你想报复苏族人,你可以来找我!因为我是苏族的族长!”罗素张开双臂,站在所有苏族人面前!

她用敌人的眼睛看着他!她把他当成敌人了吗?!

这个世界上,只有罗素一句话就能点燃南宫刘芸胸中的怒火!

南宫绍尔,一直是愤怒和隐形的,额角有青筋,眼神危险而阴沉。他恶狠狠地瞪着罗素,双手猛然用力一推!

罗素的下巴被掐了一下,疼得吞咽了下去!

南宫云怒不可遏,死死盯着罗素!只要她肯服软,只要她说软化,他就迫不及待的把全世界都送给她,让她接受,结果她却对他那么凶。!

“南宫流云!”

这里是苏族的地盘,周围全是苏族的男人!一个接一个,年轻的都会死。你允许南宫云攻打罗素吗?!

一群苏家族的人包围了南宫云!

当时紧张,眼睛会打架!

罗素心脏一跳!

南宫云现在很生气,再重也没关系。如果它伤害了我的兄弟或叔叔...后果会越来越不可收拾。

罗素看着南宫里的云,生气地说:“我知道你心里有气。你恨我爷爷和叔叔们逼你,但现在我是苏族的族长。我会承担所有的责任。就冲着我来!”

南宫云烟气得脸色发黑,胸口火辣辣的!

他想要什么?她对他有敌意吗?只要她愿意说软化,他就可以放下一切芥蒂!软化有那么难吗?!

面对南宫云烟燃烧的怒火,罗素喘着气,但是他那双灵动而美丽的眼睛盯着南宫云烟,他一点也不敢放松!

“你负责?很好!”在罗素做出反应之前,她感到天旋地转。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离开苏族了!

罗素惊呼:“南宫云朵流!你快放下我!你到底想干什么?!"

不过现在的南宫云是超神,超神威力无比。罗素的小粉揍怎么能撼动他?

无论罗素如何挥拳,南宫云都不为所动。

此刻,苏族已经迷茫了。

罗素在他们眼皮底下被带走了?这还了得?

苏卜凡等人立刻被追了出去!包围南宫云!

南宫刘芸冷笑了一声,放低了声音,对罗素说:“如果你想在空之间的湍流中重现决战,我不介意试试我的神力!”

这句话,威胁太明显了!

罗素很清楚,现在唯一能对抗罗素南宫云烟的是爷爷,但是爷爷只有一次使用武力的机会。一旦他动了...

另外,谁也拦不住南宫云。

同时罗素更清楚,就算停下来,舅舅和兄弟们也不会让南宫云烟带她走的!

一往情深总裁别来无恙

所以,情深如果她不阻止,情深很快就会有激烈的战斗,会有伤亡!

“南宫刘芸卑鄙!”罗素暗恨。

“是你逼的。”南宫云冷笑。

南宫云把罗素扛在肩上,头朝下。她瞄准南宫云的后仰,狠狠咬了一口!

南宫云的身形顿时一僵!

因为罗素和他之间的密切接触。

然而,罗素差点咬断了他的牙齿!

罗素心中暗骂,这超神的身体是什么?她根本破不了南宫云防御,牙齿都快崩了,咬不动了!

打了又打,骂了又没用,罗素几乎不知所措。

苏华艳盯着南宫云,声音冰冷:“南宫云,我劝你,如果你还想娶我们,现在就把她放下!”

当时他用这句话逼着南宫云跟着他回苏族。

南宫刘芸的黑眼睛像风一样冷,像利剑一样迸射出来,扫视着苏族人!

气势磅礴散发!

在苏族人靠近之前,他们就已经感受到了气血的涌动和经脉的逆流!

噗!

巴和九是最弱的,顿时喷出一口鲜血!

“南宫流云!”罗素喊道,“住手!否则,我恨你!我恨你一辈子!”

罗素的话像利剑一样刺穿了南宫云柔软的胸膛。

那里,平时坚硬如铁,如盔甲,只有罗素...简单直白一句话,就能穿透!

南宫刘芸看起来又紧又硬,那精致的脸上有一种强大的张扬:“阻挡它的人会杀无赦!”

罗素气得想掐死南宫刘芸,却只能转身对苏卜凡喊:“叔叔,住手!我和南宫云之间的恩怨,我们就算了,你不要插手……”

罗素说话的时候,南宫刘芸已经和罗素一起走了。

所以当罗素的最后一句话落下时,她和南宫刘芸的身影已经消失在公众的视线中。

“追!”苏的眼睛是猩红的!

苏卜凡长出了一口气:“别追了。”

“大叔!”苏四盯着苏卜凡:“姐姐被抓走了!南宫刘芸当着我们的面把她妹妹带走了!怎么能不追呢?!"

苏卜凡生气地看了苏四一眼:“打也好,骂也好,都是爱。他们吵架了,我们就算是亲戚也很难插手。”

“可是!”苏四不甘心,“可是,难道他们不想默认结婚吗?我们之前不是说好要分手的吗?就因为南宫刘芸现在超神了,所以我就改变主意了?”

苏华艳生气地看着苏四:“傻哥哥,你反对什么?”这当然是默认的。"

“怎么大哥连你也……”苏四简直怀疑这个世界!

在此之前,大家团结一致反对南宫云。只是南宫云变成了超神。为什么每个人...

“傻四哥,你只看到南宫流进了一个超神,却没有意识到他年纪轻轻就成了超神。这是什么意思?”苏卜凡叹了口气,“这意味着他的天赋领先于游戏,这意味着他的未来很有希望。你说这么有前途的小伙子,除了他,还有谁能比得上我们姑娘?还有谁?”

“还有冷的家。”

“之前冷奇和南宫的行云有一个实力,总裁现在他”苏华言不说话了。

现在的冷奇,总裁除非像南宫云一样突然爆发,被提升为超神,否则已经失去了与南宫云齐名的资格。

冷奇会突然爆吗?可能性几乎不可能,大家都在想。

每个人都有些沉默

苏华艳说:“连爷爷都默许了,我们还能反对吗?而且,我们现在还有反对的理由吗?”

这个世界上,除了南宫云烟,再没有更好的少年来配他们的姑娘了。这个村子里没有商店。

而且,更重要的是,他们的女孩明明重新点燃了她心中的旧情,却偏偏嘴硬不说他们分手过一次,女孩被削弱了。她还能再伤害她吗?

大家又沉默了

苏华艳暗暗握紧拳头:“他们会在一起,但最重要的比赛马上就要来了。到底是嫁还是嫁,这个事情还没有决定!”

原来,苏四已经气馁了。她听到这里,眼睛立刻亮了:“对!不一定是结婚了或者结婚了!”

南宫云扶着罗素大步流星地走了。

在街上,他只是背着罗素到处游行。

街上的人直到看清南宫刘芸和罗素的脸才反应过来!

当时大家都沸腾了!

他们自发自动的放弃了一条路,而他们则整齐的站在路的两边,指着眼前的场景,纷纷议论!

“快看,快看!是南宫大人!”

南宫大人是最平易近人的超神!

以前那些超级强的神,比如苏老头,比如南宫老头,都不是隐居的。但是南宫大人,他们现在还能看到!

“快看,快看!活生生的南宫大人!活着的超神!大家一看就知道了!”

所以,以前在店里干活的人,现在什么都不管了,都跑出来站在街上看热闹!

因为这是对的,超神和强者就是这么不平凡。对他们来说,就相当于天上的神仙,这么好看?

罗素以非常不雅的姿势拍了拍南宫云的肩膀。

南宫云虽然大步流星,脚步却很稳,罗素也不觉得颠簸,但是她的脸又红又亮。

那么多人,越来越多的人跑出来围观,而她就是这样一个姿势,被扛在肩上。罗素是如此厚颜无耻和羞愧。

她拍了拍南宫刘芸的后背:“被人看着好玩吗?快走。快走!”

南宫刘芸的绝色外表上,浓艳浓密的剑眉微微挑着,唇角微扬,让人心旷神怡。

当罗素抬起头时,她看到周围的每个人都在对她指指点点,她更加焦虑了。她气得用粉拳打南宫刘芸:“南宫刘芸!你猪八戒背着老婆,能快走吗?!"

猪八戒背媳妇?虽然我不知道猪八戒是谁,但我背了“妻儿”两个字,南宫绍尔说他觉得挺好的。

一往情深总裁别来无恙

所以,无恙速度越慢,无恙越慢。

罗素几乎要哭了,她觉得不可思议!

谁建立了南宫刘芸?他的性格高贵典雅,优雅,淡定内敛,孤傲孤傲,MoMo粗鲁...这个词汇和他现在有什么关系吗?

这还是她认识的南宫刘芸吗?

我周围的声音是无穷无尽的。

“南宫大人背着...罗素是成年人吗?”

“啊,这真是...有趣!南宫大人是不是要背罗素大人回龙凤家嫁给他?”

“我告诉过你,罗素属于南宫大人。之前看着好多人上蹿下跳想把人塞进龙凤家给南宫二号当奴婢和丫环,听说吴家都想把吴思思塞进去当丫环!”

“布克?南宫达小姐嫁的武术家?”

“就是那个勇士!”

“开玩笑,布克怎么会让这丫头做奴婢呢?那不是一塌糊涂的身份吗?”

“现在,只要你能和南宫大人沾点边,你还能在乎什么身份?当南宫大人的丫鬟,真有面子。那可是超神境强者啊!你知道年轻的超神强者代表什么吗?”

“什么?”

“无敌!那意味着无敌,你知道吗?无敌无敌!无敌,多寂寞。”

罗素有一条黑线。她戳了戳南宫刘芸的后背。“你家院子里加丫鬟的人真的很多吗?”

南宫绍尔无可挑剔的俊脸上,剑眉微扬:“怎么了,吃醋了?”

“呵呵呵。”罗素爆发出三声冷笑,“嫉妒?我罗素吃醋了?开什么玩笑!你房间多了几个丫鬟跟我有什么关系?我非得嫉妒这个吗?”

南宫云烟挺拔,周围的人明显感觉到一股无形的杀气在蔓延!

罗素是不够的。他冷笑道:“跟我有什么关系?别忘了,我早就跟你说过,我们要一刀两断!”

罗素只觉得一震,她一把抓住了南宫云。

有那么一瞬间,她有种南宫云想把她像沙袋一样扔在地上的感觉!

当时,在罗素和南宫云之间,暗潮汹涌,空气中充满了冷空气。

你周围的人还在谈论:

“恐怕南宫大人和罗素姑娘总有一天会结婚吧?”

“不是吗?三天前,南宫公主把罗素女孩带回了罗素,现在她把罗素女孩带回了龙凤家族。真的是宠物!”

“你从哪里看出你被爱了?”

“脚不要碰地面!你没看见吗?南宫大人对罗素大人宠爱有加,以至于她的脚都离泥了...这是多么大的恩惠啊?!"

“说的是……”

"祝福南宫大人和罗素姑娘白头偕老,永结同心!"

“祝福南宫大人和罗素姑娘永远相爱,永不分离!”

“祝福……”

很明显,在这一连串的祝福中,一直萦绕在周围的冰冷杀气已经悄然消失。

罗素:“…”

南宫云的杀气真的自由了!

然而,罗素确信南宫云烟是故意的,他带着她到处走,以至于所有的人都认为他们已经和解了。

p推荐一个朋友的新书,作者娄心怡,书名是废丹参肚黑鬼王反天。有兴趣的家长可以去看看

又和好了?至于南宫刘芸的态度,情深罗素说现在和好还为时过早!情深

在龙凤门,南宫夫人得到消息说罗素要早来,所以她很早就值班了。

“还有——”南宫夫人走上前。

“夫人……”罗素满心以为,这一次南宫云烟会一直放下她吗?她已经晕了。

然而,南宫云没有停下来,他和罗素一起离开了。

南宫太太追不上她。

“南宫流云!”罗素怒打南宫云。

砰!

南宫云踢了踢他的院子,一阵风吹进里屋,大门砰的一声关上了。

结界落下,除了罗素和南宫云,没人能进去。

“南宫刘芸,你放我下来!”罗素打败了南宫云。

在宽大的大床上,南宫刘芸直接将罗素抛出!

“啊!”罗素惊叫道,她身后是一床厚厚的锦被子。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南宫云已经大步向罗素走去。

罗素被撞晕了,她下意识地想站起来。然而,还没等她起床,一个高大的身影就出现在她上方,一个浓浓的阴影笼罩着她,她的眼睛盯着她!

罗素:“…”

南宫云烟应该不是想打她吧?

苏意识清醒,向后靠了靠,试图与对方保持距离。

然而,罗素的这一微妙动作完全激怒了南宫云。

他有力的手臂抓住苏细长的下巴,盯着她:“你在逃避什么?!"

“我……”罗素有些尴尬,她说不出。

“你怕我吗?”南宫云烟冷笑,双手更加用力。

“你伤害了我。”罗素愤怒的盯着南宫云烟。

然而下一秒。

罗素还没明白过来,南宫刘芸的整个身子就前倾了,他那粗壮的身躯把罗素压在了身下。他满口都是攻击性的话,他用罗素的嘴攻击这座城市。占别人便宜!

“呜呜——”

罗素试图把他推开,但她难过地发现,她的力量就像一只蜉蝣把一棵树摇向南宫云,根本无法撼动他的掠夺!

罗素使劲咬!

南宫刘芸嘴角破了,鲜血流了出来。

南宫云烟感到一阵轻微的刺痛,不过,这刺痛对他来说越来越刺激了!

他吻得越激烈,就越疯狂!

直到南宫云烟终于放开了奄奄一息的罗素。

看着罗素沾满他鲜血的嘴,她的眼睛迷蒙,湿润而闪亮,看上去可怜而委屈...南宫刘芸愣了一下,凶狠地瞪着罗素:“别动!”

在街上被人带着,被一只莫名其妙的狼啃,现在被人狠狠地训斥...罗素越来越受委屈了。

只恨形势比人强。

南宫云烟从床边离开,没多久,浴室里传来了咝咝的声音。

罗素瞪大了眼睛,连哭都忘了!

怎么回事?!

南宫刘芸打算做什么?!

他不想...那个东西,是吗?!

想到这,苏从床上跳了下来,还没来得及站直,就看见南宫云从浴室里出来,手里拿着一条白色的锦帕。

因此,总裁这只白狐的攻击对罗素无效!总裁

然而白狐并不知道。

因此,当她看到她对罗素的攻击一次又一次不起作用时,她脸上的绝望越来越强烈。

“怎么会呢...这怎么可能发生呢?”白狐不可置信地看着罗素。

罗素傲慢地看了她一眼:“你说完了吗?”

刚才,罗素根本没有反击。她站在那里,利用恢复的血力,硬生生的承受了白狐的攻击。

罗素只是想知道她现在有多强壮。

罗素对测试结果表示非常满意。

白狐现在的剩余实力,就算不到九大行星,也是dzogchen八星的巅峰状态。在这种状态下,罗素站在那里,他的体力可以抵抗。

所以,当白狐把所有的力气都投入到罗素身上,而罗素却完全没有受伤的时候,结果就出来了。

白狐见情况不对,转身就想溜。

“还想跑?”罗素发出一声轻笑。

就在白狐已经摆脱了罗素并从她的控制中逃脱的时候,突然间,她恢复了健康!

不是她不想动,而是她动不了。

小白狐狸拼命向前冲,却出不来。

回头一看,她发现自己的尾巴突然被罗素抓住了。

小白狐眼里闪过一抹狠戾!

留着青山在烧!

点击!

罗素抓住了小白狐的尾巴,被小白狐直接砍断了!

罗素还没反应过来,这只小白狐狸就嗖的一声消失了!

人在危难的时候,往往能迸发出无与伦比的潜力!

罗素拉紧了白狐女王的尾巴,但是它被断裂的力量冲了回来,它走了几步才爬起来。此刻,白狐女王已经跑得无影无踪了。

罗素背着尾巴,表情只有无奈的苦笑。

这只白狐潜力无限。既然今天已经结下了深仇大恨,那就应该铲除。现在她已经跑了,不知道以后会怎么样。

光是白狐就宁愿放弃去修,打击她逃跑的决心。罗素知道这种仇恨会让她变得坚强!

就在罗素以为白狐女王已经成功逃脱的时候,突然——

“啊!”

一声悲壮的叫声在罗素的耳边响起!

是白狐女王的声音!

罗素正要把尾巴扔在手里,他的身体被扔向惨叫声如电的方向!

尖叫就在不远处,在罗素挖出来的山洞里。

罗素探头一看,顿时无语。

我看到白狐女王被困在山洞里,无法上下。

嘿,有点不对劲。罗素记得,当他挖洞穴时,洞不是那么小,否则她无法爬起来。

但是现在这个洞穴只有拳头大小...

罗素:“…”

苏陷入了意识,看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自己身边的南宫云。

南宫刘芸平静地对罗素笑了笑,平静地问道:“一切都解决了吗?”

“走另一端。”罗素的手动了一下,碧玉仙藤的一根小小的绿色藤蔓被甩了下来,绕着白狐女王的拳头大小的腰部滚动着,突然被甩了起来!

爸!无恙

可怜的白狐女王被罗素直接扫地出门,无恙重重地摔在了悬崖上。

砰的一声,损失惨重的新任白狐女王差点被摔成两半。

“啊!”可怜的白狐女王尖叫着,以不雅的姿势躺在地上。

她还没来得及翻身,罗素已经踩在了她的背上。

“滚!”当白狐女王意识到自己被人踩在背上时,她突然感到莫大的屈辱!

她是一只体面的白狐狸,陛下!很高尚好吗?!

“死了还这么嚣张?”苏踩着白狐女王的脊梁骨,俯下身,微笑的看着她。

“你到底是怎么抓到我的?不可能!洞口明明可以让我失望,怎么突然窄成这样了?!"白狐女王怎么都想不通!

罗素瞥见了白狐女王。

原来,罗素通过对挖好的洞穴的突然袭击,毒死了那群白狐女和白狐皇后,让罗素不费吹灰之力就打败了白狐皇后。

然而,如果白狐女王沿着罗素之前挖的洞穴逃跑,那就相当于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打了罗素的脸。

罗素忍不住看了南宫云一眼。

虽然他开枪了,但他改变了局面。

罗素对南宫刘芸笑了笑。

有他在身边真的很好,很安心。

在南宫刘芸的眼里,闪烁着喜悦的光辉。

他做的事情不明显,他也没说什么,但她什么都懂。

这种默契一眼就能看出来,是他一直追求的灵魂伴侣。

能够在浩瀚的世界里找到灵魂伴侣,南宫刘芸觉得这是他一生中最大的幸运。

两人深深凝视,悬崖上似乎只有自己的世界。

白狐女王不愿抬头,只看到墨袍少年站在她面前。

“是吗?!"白狐女王激动的哭了!

能不激动吗?在他面前,就是让她一见钟情!

正是因为她想抢劫他,她才不顾一切地攻击罗素!

当罗素看到白狐皇后贪婪地盯着她的南宫时,她立刻冷冷哼了一声,在白狐皇后的背上,她脚上的力量增加了。

而且,一场硬仗!

“啊!”白狐女王仰天尖叫了一声!

白狐女王全身大部分都在尾巴里,尾巴丢了,防御力降到了最低!

在这种情况下,罗素只用一只脚就能把她送上天堂!

“我的!你是我的!”白狐皇后在空中抓手,恨不得冲上去抱住南宫刘芸的腿!

这一刻,生死在她心里已经没有了意义。她只想盯着他,只想抱着他的身体,只想属于他!

强烈的执念和疯狂的想法让白狐女王此刻看起来很疯狂!

罗素看了看疯狂的白狐皇后,又看了看南宫云烟,深深叹了口气。

“嘿,嘿...你怎么能这么疯狂呢?”罗素不能理解!

白狐女王不是在人群里看南宫云吗?为什么他一定要,而且已经到了这种疯狂的境地?

南宫云真的有那么吸引人吗?

罗素狐疑的视线落在南宫云烟身上。

是不是她对南宫云太熟悉了,情深以至于没有把他当成男神,情深所以才有了这么狂热粉丝的想法?

但是,这种让女人只为他疯狂一次的能力,真的很厉害。

罗素默默地看着南宫云,越来越想捂住脸。

“我的...我的...你是我的!”白狐女王还在疯狂挥舞爪子!

罗素用力踩着她的背,笑着说,“小姑娘,你养不起这样的人,你不明白吗?没什么,等你下去了,你姐给你理科。”

说完,罗素脚下用力一扭!

当初白狐被南宫云扒了,新白狐死在罗素脚下。

此刻的罗素,血液清醒后达到百分之二十,体力不是一般人可比的。虽然,表面上看起来她还是像是dzogchen的五星实力,但是如果用她坦克般的体力,dzogchen和九大行星也能打起来!

“啪啪——”

看着白狐皇后的死变成了一具小白狐尸体,南宫刘芸开始走向罗素并鼓掌。

而罗素没好气的盯着他。

“我的姑娘怎么了?可以挂个小口的油瓶。”南宫云烟笑嘻嘻的逗着自己的小丫头。

以为看到楚三个调笑的女人就不屑了。他觉得这样对他的形象太不好,太无聊了!

然而,看着他的女孩可爱的嘟嘟的表情,南宫绍尔忍不住想逗逗她,靠近她,让她关注他。

罗素冷哼一声,转身背对着他,就是不理他!

哼!这个到处吸引蜜蜂蝴蝶的男人!

南宫二小站在罗素身后,看着这个女孩从头到脚都散发着一种我不乐意哄我的情绪,心中暗笑,脸上却是有些紧张。

他细长的胳膊一拉,我家姑娘的背就贴在他温暖的胸膛上。

“放开!”骄傲的罗素女孩试图挣扎。

然而,南宫绍尔有力的双手紧握着她纤细的手臂。

罗素只是在扭动。

南宫绍尔哼了一声:“你确定要再拧一次?”

继续这样下去,南宫绍尔说规模有点高。

罗素怎么会不明白南宫云烟的暗示呢?她突然变得僵硬,整个人站着不动。

南宫云环绕着她纤细的腰肢,把她旋转了一百八十度,两个人面对面。

罗素依旧是一张鼓鼓的脸,而黑得像墨水一样的南宫绍尔的美丽黑瞳却满是无奈的宠溺。

“坠落少女?”来自南宫绍尔的热气萦绕在罗素的脸上。

“嘿嘿。”罗素撅着下巴,骄傲地不理他!

“坠落少女?”南宫二小再一次叫了她一声,语气轻轻的,揉着,像一根羽毛顶在罗素的心口,挠得苏痒难耐。

然而,骄傲的罗素女孩继续生闷气,她绝不能认输。这一次,刘芸必须让南宫意识到事情的重要性!

于是,苏小姐的拳头攥在她身边,背挺直,身子紧绷!

站直了,她像女战士一样认真!

“坠落的女孩,总裁坠落的女孩,总裁坠落的女孩……”南宫二小在罗素的脸上,在脖子之间蹭来蹭去,不停地挑逗她。

罗素刚开始还气鼓鼓的,但他被南宫云烟擦得上上下下,不管火气有多大,都快没了。

这就是南宫绍尔,当白狐女王陛下看一眼时,他简直是疯了...罗素在心里叹了口气。

“不生气?”南宫两个小白手捧着罗素那巴掌大的脸。

罗素撅着嘴没说话。

“可是你生气什么?”南宫二小真的不明白。

即使他有一个超级聪明的超级大脑,他也想不通一个女人发小脾气有多不讲理。

“你还不明白?”已经几乎感到如释重负的罗素,突然又瞪了一眼!

南宫二无辜的看着罗素,眼底很是疑惑。

罗素深吸一口气,指着不远处死不瞑目的小白狐。

“她?”南宫二少更糊涂了,“你不是杀了她吗?你还没解脱吗?”

罗素愤怒地盯着南宫云烟,呆呆地盯着他,就是不说话。

南宫二小好无奈...他的一生,一直是别人让他,哄着他,只有他的命,但现在他只能哄着这个女孩,因为看到她皱眉,他会舍不得。

南宫二少好冷好贵,现在却有了耐心,一句一句的问:“因为她漂亮?没有你漂亮。”

罗素:“…”

“因为她的皮毛很亮?但是脖子上带的不是最好的毛吗?”

罗素:“…”

“因为她强吗?可是你不是踩死了吗?”南宫二小耍他的超脑,一个个过滤答案。

是罗素无缘无故地输掉了这场麻烦。如果换了别人,他敢这样逗南宫绍尔,分秒必争。

罗素摇了摇头,又摇了摇头。

“那是因为……”南宫绍尔努力回忆,莫名其妙地问:“她叫我的名字?”

罗素哼了两声。

南宫二小心中一清!嗯,我猜有一点。

南宫二少不愧是智商超群的南宫二少。他可以抓住一条线索来解开这个谜。

“这绝对不只是叫我的名字,难道是因为她说她想把我抓回来的时候...啊?”南宫两个小家伙瞬间不瞬的看着罗素,充满有趣的眼神笑眯眯的看着罗素。

然后,他看到了他的宝贝女儿,在他的注视下,她的脸颊变得粉红色和温柔。

有一扇门。

“如果她想把你抓回来,她就会把你抓回来。关我屁事!”骄傲的苏姑娘扬起下巴,假装不耐烦。

“哦~不仅仅是因为追我回来这么简单,那么,是不是,小公主吃醋了?”南宫两个比星星还亮的小眼睛里包含着温柔的微笑。

“谁吃醋了?南宫刘芸,你太自恋了!”罗素瞪了他一眼。

“吃醋并不可耻。为什么不承认?”南宫绍尔捏了捏罗素的鼻子。“看,你的鼻子越来越长了。”

“在哪里!”罗素反驳道。

“说谎的孩子鼻子会很长,所以你在说谎。”南宫二小一脸有趣的笑容。

之前他总觉得男女之间腻歪是浪费时间。有多无聊?楚三没少被他鄙视。

但是现在-

但此时此刻,无恙南宫绍尔觉得这是一件有意义的事情。

罗素严肃地看着他:“南宫云?”

“嗯?”南宫二难得罗素如此认真,无恙忍不住嘲笑他。

“我接下来想说的很严重,别笑!”罗素绷着脸。

“哦~”南宫云不笑,但眼底的笑意却掩饰不住。他觉得他家的姑娘好可爱,想捏一下~

“南宫云烟!我警告你!”

“哦?”

“以后,别给我滚了!如果你再给我带来麻烦,这些麻烦你自己处理,我就不会再傻傻的跑出去了!哎!”罗素说完,很有骨气的转身就走。

原来是这个东西...

南宫二小没好气的冲她摇摇头,快步追了上去。

“坠落少女?”

“姑娘~”

“姑娘~ ~ ~”

忽略忽略忽略!罗素阴沉着脸快步走着。

南宫云烟伸手去抓罗素,但罗素愤怒地把他推开了!

可怜的罗素,她没有意识到自己正站在悬崖边上。

她施加在南宫刘芸身上的力量反作用于她自己。

所以

“啊~”罗素仰面朝天踩了空!

看着罗素倒着走出来,南宫云烟的长臂动了动,拉着罗素的手,把她的身体揽入怀中。

罗素只感觉到失重,身体迅速倒了下去,耳边是呼啸而过的冷风!

罗素还没来得及反应,南宫绍尔已经弯下腰来,一道浓浓的阴影笼罩着罗素。

“嗯——”

她的嘴唇被南宫的流云紧紧抓住。

他的吻像温柔的风,细雨,温柔,霸道,坚强!

他攻打城市,掠夺她口中的土地!

他抓住她的呼吸,让她头脑空白了!

远远望去,两个男人衣服纠缠在一起倒了下去,娇媚如仙。

“天啊,好美!”春月和岳夏,用一种欣赏极致美的目光,看着这两个带着兴奋慢慢落地的人。

雪花飘飘洒洒,一对从画面中走出来的神仙疯狂的亲吻,忘我的亲吻,仿佛世界上只剩下那两个高挑修长的身影。

“神仙眷侣应该是这样的!”春月激动的握拳!

“这么漂亮的一对,好像有什么不好的事情不应该强加给他们。”岳夏也是一脸渴望。

“真的是天作之合,在两个人的世界里,没有别人能插得上。”东风和南风也感慨着。

起初,像许多人一样,他们认为世界上没有女人能配得上她非凡的绍尔。当他们知道和苏的女孩,他们最初被拒绝。

后来慢慢接受,但还是有点不服气。

直到这一刻,他们才猛然意识到,如果说世界上真的有一个人能够配得上第二个小家伙的话,那便真的是苏姑娘了...

这幅画简直太美了...

漂亮的人不忍心打扰。

但是,时间不会停止,衰落总会走到尽头。

没过多久,南宫云绕着罗素盘旋,慢慢踏上了地面。

罗素终于从他的亲吻中恢复过来。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