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龙源官网(中国)有限公司----致命身份(1/92)

龙源官网(中国)有限公司 !

见到罗素,致命身份魔方管家只能暗暗摇头,致命身份然后一路向罗素的厨房走去。

这座城堡有多大?

罗素花了半个小时从草坪走到厨房。

厨房有多大?

罗素看着它,目视着它。它大约有一个足球场那么大。

厨房很安静,罗素以为没有人,但当她走近时,她感到有轻微的呼吸声。

而且不止一个。

“一百个厨子天天死,能死一百天。”魔方领主一本正经的说道。

罗素抬起眼睛。

这时候我才知道魔方管家不是在讲笑话。

看到魔方把罗素带进厨房后,很快,厨师站的地方响起了惊喜的欢呼。

“天啊,我还以为今天轮到我了。我写下了我的遗言。没想到会插队。猫叫声...明天我终于可以死了。太好了,呜呜呜……”

“对了,你看这个半路插队的小姑娘。她太美了。可惜我们少爷根本不在乎厨子的长相,只在乎饭菜好不好。不然姑娘就不用死了。”

“这个女孩真的很可惜,但幸运的是她出现了,因为这样,我们都可以多活一天。”

欢呼声、惊喜声、欢呼声,源源不断地传入罗素的耳朵。

罗素无语,嘴角微微吸了口烟。

这和她想象的完全不一样。

她以为如果中途被插进厨房,原厨师会对她不满,会让她栽跟头,但现实是...那些人希望她插队。

罗素动了动嘴,久久不知道该说什么。最后,她深深看着魔方管家:“也许你的关心是对的。”

魔方管家生气地说:“现在还是写你遗言的时候。”

“遗言?没必要。”罗素笑了。“你家少爷做菜有什么规矩?”

管家点点头:“少爷喜欢吃鱼。”

罗素闻言,顿时眼睛一亮,她是明白他为什么被抓了。

“鱼,有鱼能做到吗?”罗素在厨房的食品区走来走去。

食品区,品种齐全,分类包装。

如果要说哪个区域最大,那就是海鲜区。

这是一整个游泳池。

珍稀鱼类种类繁多,至少有上万种。

而且这些鱼不是普通的鱼,是一种手掌大小的小鱼,力气不比原来的章鱼差。

可以说,这里的每一条鱼至少都在出现顺序之上。

罗素突然陷入沉默...

她默默地抬起头,默默地看着魔方管家:“羽化阶段的幼鱼...你家真奢侈。”

魔方管家淡淡一笑:“只是食材。需要的时候用,不用的时候扔掉。”

羽化阶段的幼鱼是食物,那么羽化岛上的人呢?罗素眨着闪亮的眼睛,看着魔方的管家。

罗素心里这样想,他忍不住问了这个问题。

魔方管家漫不经心地对罗素说:“羽化岛上那些羽化师不过是少爷的玩具。少爷想起来,就偶尔弹一下。如果他演奏它,他就不去管它。”

根据他多年在女人堆里打滚的经验,致命身份像罗素这种轻佻刻板的女孩,致命身份心里更牵挂,面色也更平静。

就像他自己一样,杀人时越激动,笑容就越灿烂。

看着那从容不迫,淡定自持的样子,北辰影抚着自己的小心脏,很难过。

结束,结束,结束...她肯定是生气了,她肯定会拿南宫出气,南宫肯定会把伤害值转给她自己。

北辰影此时郁闷的想撞墙。

罗素无意中看到北辰大人的脸像调色板一样忽明忽暗变色,有点奇怪。

北辰影子发现罗素盯着自己。他偷偷朝她眨了眨眼睛,眼里含着话:嫂子,误会,纯属误会!南宫心除了你,没有别人!别误会,喔喔!!!!

但是,并不是每个人都和他有默契。

当罗素看到他那双美丽的眼睛向自己眨着的时候,他停不下来。他自言自语道:“这个北辰大人的眼睛在抽搐吧?还是大脑抽搐?

看到罗素陷入沉思,北辰英以为她明白自己的意思,也在考虑是否原谅南宫。于是他又朝罗素眨了眨眼,眼里含着话:嫂子!都是小嘴。请不要滥用南宫。你虐待他,他也会虐待我们~ ~ ~

当罗素看到这位北辰大人的美眸时,他再次朝自己眨了眨眼,但他停不下来。他充满了同情:多么漂亮的脸,为什么在这些眼睛里被破坏了?真可惜。

如果北辰影子能理解罗素的心思,他早就直接吐血了。

所以,做眼神交流什么的,遇到不靠谱的人真的会让人吐血。

事实上,今天的审讯会议相当不成功。

先是君子堂下层的中断,然后是北辰的影子。本来好的审判会停停停停,造成麻烦。

但是,北辰影业今天并没有闲着。他是来帮罗素执行某人的命令的,但他确实这么做了。

他不需要苏子安请他坐下,于是泰然自若地走过去,坐到了苏子安的位置上。

他的动作是那么潇洒,仿佛姿势是他的。

这个北辰影是北辰世家的男人,架子比太子还大!

只见他倚在紫檀椅上,翘着二郎腿,随意挥着手,笑着转回到正题:“苏将军,这不是审判八卦吗?继续,就像大人在听一样。”

紫苏对内心的平静感到恼火,但她不敢当面攻击。他偷偷忍着这口气,脸上挤出一丝笑容:“今天就到此为止吧……”

“这怎么行?不行,一定要查,一定要彻查!”北辰影不同意。

他带着老板的命令来了。如果他失败了,他的脸会去哪里?

“这个......”苏子安想了想,心中不免有些懊恼。

大堂那么多人知道这件事。可以藏在哪里?唯一的办法就是把所有的罪名再次推到罗素的头上,最后,把正义再次置于家庭忠诚之上,也许还能挽回几分面子。

想到这,致命身份紫苏安盯着罗素,致命身份严肃地说:“你怎么敢自圆其说?来,把她叉出去!”

罗素嘴角带着一抹若有若无的冷笑。

她可以清楚的看到,苏子安恼羞成怒,他想拿她当受害者来打个结,甚至给她最后一次为自己辩护的机会。

这样的父亲简直令人憎恶。

这样的豪宅里空的味道让她觉得恶心。

要不是暗中调查她在扶苏的生活,她早就一挥衣袖离开书斋了。

然而,在罗素说话之前,北辰英皱起了眉头。他举起手挥了挥手:“等等!”

谁不好动,只想动南宫心肝上的乖乖,不杀我?!

北辰英转过头,皱着眉头看着紫苏安。“苏将军,你错了。刚才苏四小姐说的很清楚,她没有黄金。她怎么去佣兵工会出任务?这个我还没发现。怎么能直接怪她?这太武断了!苏将军平日在军中审理此案,是否属实?”

北辰影没有说话,但一开口,苏子安就惊呆了。

虽然此时他的脸上有一丝淡淡的笑容,但是所有人都看得出佣兵工会的主席已经是成年人了,他并不开心。

北辰影收费太大。如果填了,就是失官衔的罪名。苏子安哪里敢接?

他只能擦掉额头上的冷汗,迅速的散了个笑容,笑着说,“北辰先生是在开玩笑,不过这是本家的事,所以……”

但是北辰英似乎和他在一起更有精神,只看到他冷冷地皱眉:“如果小家族的事情没有听清楚,谁有资格掌管皇军?”苏大人,你不这样认为吗?"

苏子安眼底闪过一丝愤怒!

大家都是一个层次的。要不是北辰家的面子,老子早就放弃你了。现在他敢教训老人了!

当然,这只是紫苏的心理活动。脸上笑得比谁都亲切,点点头:“对,对,北辰大师说的很对。”

北辰英放开他,转过头。他带着近乎愉悦的微笑对罗素说:“苏四姑娘,现在你可以为自己辩护了。放心,就说这大厅里没人敢欺负你。”

在罗素回答之前,殿下起初并不高兴。他冷笑了一声,哼道:“北辰大人不可偏颇。”

北辰英满意的笑了笑,随意挥了挥手:“放心吧,我官方从来不报私仇,从来不欺负弱者,从来不压迫弱女子。想必殿下不会费心去做这种无聊的事吧?”

这三个从来没有...很明显,当王子来扶苏解除婚约时,罗素用他的话陷害了王子。

这三句话从来都不是一无是处,而是最后没说出口的话...“不举”二字是北辰影话的意思。

“哼!”王子殿下被戳中了中心,恼怒地盯着罗素。他冷哼一声,转过脸去。

就是这个臭丫头,他成了敌人的笑柄!他绝不会轻易放过她!

他和晋王一直不和,北辰影是晋王的第一卒,两人相斗已久。只是斗嘴,自立身份的太子是厚脸皮的北辰影子对手吗?所以,每个王子都只能怒目而视。

致命身份

罗素带着几分玩味瞥了北辰影子一眼。她能直接感受到。北辰影似乎在对所有人微笑,致命身份但他的笑容并没有到眼睛的底部。有时他像老狐狸一样高深莫测。

但是,致命身份他似乎对自己并没有恶意,却也有帮助别人的意思?这是为什么?

不过,如果有个便宜的混蛋,苏可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

我看到罗素向北辰英英鞠躬,浅笑着说:“北辰,你觉得我能成为一个穿着衣服就能发布任务的人吗?”

北辰英心照不宣的配合。我看到他摸着下巴,上下打量着罗素,摇摇头。“我看了任务,花了三千金币。我现在十倍都卖不起你。”

当然也要看谁敢买...北辰影子敢拍胸脯保证谁敢买罗素不到一刻钟就被打死。

没有人注意到,北辰影业在罗素面前只自称是我,在别人面前总是骄傲地自称是我的大人。

两人相互呼应,似乎是要对罗素的指控进行澄清。

这时,苏靖宇插话了,“好吧,谁知道她在人前穷不穷?在我看来,还是去那个院子搜吧。也许那个房间里藏着一堆金币!”

原来,这里用的是那堆来历不明的金币。罗素心里冷笑。

然而,从表面上看,罗素静静地看着他,他的眼睛里有一种难以察觉的恐慌:“你会无缘无故地搜查我的院子吗?”哼!是什么原因!"

显然,苏靖宇在罗素的目光下捕捉到了恐慌,脸上假装平静,却看到他咧着嘴笑:“既然你觉得自己是无辜的,为什么还怕大家查呢?哎,你家院子明明藏着来历不明的钱!”

“要加罪,就没话说了!”罗素争辩道,但她的身体似乎因恐惧而颤抖。

苏靖宇更加得意了。他郑重地向紫苏安敬礼,抬头说道:“父亲,既然罗素不肯承认自己的死亡,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搜查她的院子!要不要搜,请你爸爸决定!”

王子突然站起来,用懒洋洋的声音说:“坐久了出去走走也不错。”

这是协议。

紫苏安又看了看北辰影子。谁知道一向以讨伐太子为己任的北辰大人竟然伸了个懒腰:“既然太子要走了,本官就陪你散散步。”

两位大人物发言了。苏子安还在哪里拒绝?

他用残忍的目光盯着罗素,浓缩了自己的声音:“好,我们去搜索!搜索结果出来后,看你怎么反驳!”

“等等——”罗素拦住了一群准备搬家的贵族,冷笑道:“万一被发现了怎么办?如果找不到,怎么办?!"

想查金?哦,真的很抱歉。那些金色的姑娘确实挖走了,但是现在都堆在这个姑娘的空房间里了。是否要搜索?做梦吧。

当时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苏子安的脸上。

紫苏安沉思片刻,脸色凝成,说道:“如果你发现了,那么从现在开始,你罗素将被驱逐出扶苏!如果找不到……”

“如果找不到的话,致命身份苏一家人在现场一定要为在倒茶的事情向我道歉!致命身份谁也不许否认!”罗素那双黑得像墨水一样的美眸环视四周,眼底充满了淡淡的讽刺。

苏子安脚步顿住,他想不到罗素会提出这么大的负面条件,只想反驳。

但是,北辰英笑着斜了他一眼,笑着说:“苏四小姐说得对。女生的闺房是不是想进就进,想搜就搜?没有国王?苏将军,你怎么看?”

虽然北辰英似乎漫不经心地想着,但紫苏安僵硬的嘴角露出一丝微笑:“北辰大人说的绝对是真的。”

他低下头,对罗素冷笑道:“好吧!按照你说的,如果找不到的话,苏家族会为给你倒茶道歉的!并付给你一万金币作为补偿!现在,你有什么要担心的吗?”

有一万金币?这再好不过了。

罗素对这样的谈判结果表示满意:“罗素很高兴看到北辰大人和王子殿下一起作证。”

言下之意是她对自己的贱爸并没有那么放心。

这句话让苏子安气得脸色铁青,却不敢当面发作。他放下袖子,走开了。

一群人来到罗素偏园。

北辰影看到了破败的矮墙,墙上的石灰掉了下来,露出里面斑驳的黄泥。再说,院门的门不在那里!

他嘴角带笑,指着院子。“苏将军,没想到你有这么一个破院子,不过是留作古董供人参观罢了?”

紫苏安冷眉蹙起,铁青的脸上闪过一丝血色,哼了一声。“北辰大人真爱笑。”

北辰影水汪汪的眼睛假装严肃:“啊?是吗...你真的能住在这里吗?”

紫苏安面露尴尬,掩饰地用拳头捂住嘴唇,咳嗽了几声:“我们到了。”

北辰英回过头来,有些瞠目结舌地看着紫苏,睁大了眼睛指着院子。“这个...苏四小姐住这里?真的?”

不得不说,北辰影的演技非常有天赋,他那张夹杂着震惊、惊讶和不可置信的脸,是紫苏安最尴尬的存在。

苏子安庆咳嗽一声,避过北辰荫那尴尬的话题,先袍走了进去。

他的行动已经很明显了,很明显如果不是估计北辰影业的家族势力,他会当场翻脸。

但是北辰影子是谁呢?号称帝都第一纨绔子弟,哪里那么好打发?

而北辰影为了挽回之前在大堂的失误,当然要好好的嘲讽苏子安一次,让一个小气的男人能从一个女孩身上得到凌厉的内心。

然后,我看到他特意站在紫苏安身边,用美眸环视院子里的情况,摇头叹息:“真的很震撼,不可思议,不可思议,老婆太过分了。这很简单...辱骂,是的,辱骂!"

苏子安闻言,只觉得额头上青筋突突暴起。

他这边的拳头攥成了拳头。

他现在最想做的,致命身份就是一拳把北辰影打趴下!致命身份

没有这样的人!到别人家,也不说点好听的,竟然捡难听的话。

可怜的紫苏安不知道。现在高高在上的北辰,把取悦罗素作为自己的第一目标,嘲讽紫苏安是取悦罗素的最好手段。因此,可怜的紫苏安注定要悲剧。

只见北辰英背着手在院子里慢慢走着,边走边摇头。细如葱的食指指着安,表示不满:“苏将军,说你的不是我大人,你这心太偏了,太偏了。”

苏子安的脸越来越黑,黑得像锅底。

他的呼吸变得沉重而漫长,显然是为了抑制自己的愤怒。

苏太太心里有不高兴的情绪,但也知道北辰英不能得罪。所以,她的笑容温柔而柔和,她低声说:“北辰大人不想这么说。其实住在这里是不得已而为之。”

“有困难吗?住在这里?”北辰英深笑着说:“苏夫人,最后的办法是什么?”

“这个......”苏太太在随意胡说八道,难度在哪里?她想让北辰影往哪里去得寸进尺?一时间有些愣住了。

北辰英立刻笑得很清楚。他摇摇头叹了口气:“唉,苏太太,其实大家都明白,苏小姐毕竟不是你自己的。你把她送到没人住的地方让她死也是可以理解的。”

话,突然让苏太太的笑容僵硬在嘴角,让她再也笑不出来了。

苏太太藏在袖子里的手攥成拳头,咬着牙齿挤出一个僵硬的笑容:“北辰大人……”

“苏太太,事实上,你不必解释。毕竟有区别不是吗?大家都懂。”看到苏夫人的黑脸几乎和苏将军的一样。北辰影又道:“可是说你的不是这个大人。如果你心里不想做,那就要表面上好看一点。”现在你连表面功夫都懒得做了。幸好皇上还封了你一位贤惠的夫人,啧啧啧。"

只有北辰影子敢这么肆无忌惮的说话,别人换了,苏将军早就让人一棍子打死他了!

这时候,苏将军和苏夫人气得想尽办法不让自己爆发出来,但也差不多了,只是忍无可忍。

罗素心中暗暗好奇,这个北辰影子是谁?他说的话如此肆无忌惮,苏子安和苏夫人都没有发作?

然而,让罗素感到奇怪的是,这个人总是面对着她,每一个字都在为她而战。为什么?

而且他还经常嘲讽苏子安和苏夫人,还对自己挤眉弄眼,邀功说自己长相可爱,惹人发笑。

这个人是谁?她以前认识吗?罗素摸了摸下巴,陷入了沉思。

太子看了一眼安和苏夫人,又瞪了一眼北辰影,不悦道:“你最啰嗦,少说两句,没人嫌你哑。”

致命身份

北辰影怕他最大的爱好之一就是和太子打架。既然太子主动挑衅,致命身份不还手岂不丢脸?

北辰英嘴角扬起一抹不经意的笑意,致命身份水眸中闪过讥讽之意:“殿下不啰嗦,只是不说而已,缺德的事他都干过。以后小心生个儿子。”

“你想死!”太子没说话,身边侍卫拔出剑来,刺向北辰影。

然而保镖并没有靠近北辰影,却看到北辰影身后闪出一个黑人,他的两根手指像铁钳一样掐着保镖的喉咙。

只是一瞬间,保镖的身体软软的倒在地上,双目紧闭,身体僵硬,再也醒不过来。

黑袍人又悄悄退到北辰的影子背后,虚弱得似乎没有存在感。

杀人是无形的,杀人如麻……杀人如麻,肆无忌惮,无拘无束!

北辰英依旧笑得那么天真善良,神态那么从容。似乎地上的人只是睡着了,并没有失去生命。

太子堂气得面红耳赤,但他知道自己,他身后的人都不足以被黑人杀死。

而且北辰影就是狠辣,真的会肆无忌惮的杀光自己的人。

紫苏安急忙跑出去绕场一周,说了许多话让王子下了台阶,回了一个小脸。

罗素的目光落在北辰阴影上,她对此时被撒旦附身的红袍少年产生了兴趣。她很好奇,接下来他还会做什么让大家目瞪口呆?

“北辰大人,既然你是来搜查的,现在可以开始了吗?”苏子安声音冰冷道。

即使紫苏安再想讨好北辰影业,心里也会难受。

北辰英英俊的面庞,白如玉,露出了笑容。笑容中有一丝神秘。他挥了挥宽大的衣袖,漫不经心地说:“这是将军府。何时开始搜索自然是苏将军的最终决定。你怎么能问这个官员?”

苏子安气得差点往后倒。

这是什么样的人!自从他进入扶苏,他有没有把自己当成客人?现在,假装是客人!

紫苏对内心的平静感到恼火,但她脸上露出了笑容:“既然如此,我们开始吧。”早点把煞星送回去,扶苏就会早点恢复和平。

苏子安一声令下,一群士兵浩浩荡荡地向破败的院子冲去。

苏太太的嘴角露出一丝冷笑,好像根本没有。

今天,我承受了很多愤怒,但如果我能一举摆脱罗素,这是什么愤怒?

有三十个士兵进去了,翻遍了罗素家里的所有东西,甚至刨了墙角,但是-

很快,士兵们就出来了,而以他为首的队长赵,显然脸色不太好。他向安走了几步,余光迎面碰到了苏太太,他微微看不见地摇了摇头。

苏太太的脸色瞬间变得难看起来!

苏子安不知道赵队长和苏夫人的对谈。他神情凝重,冷声说道:“你能查出来吗?”

赵队长虽然不想谈,但还是摇了摇头:“回禀将军,房间里没有金币。”

“还能有其他值钱的宝物吗?”苏太太插话道。

紫苏安的神色不定,致命身份此时他后悔了。他应该听了苏靖宇的话,致命身份搜查了罗素的院子。

现在这里什么都没有了,就像使劲扇他耳光一样。

如果是平时,但是现在,北辰影帝大人就在这里,而这一次,他仿佛是来报仇的,到处抓小东西,一次又一次的为难他...苏子安这个时候真的很惨。

也许,连上帝都看不到。

突然,在院子里搜查的士兵中,有一个人发出了轻微的惊讶。

“怎么回事?”苏子安受不了北辰影对他投来的嘲讽目光,赶紧上前。

“回禀将军,地下好像有什么奇怪的东西!”圆脸士兵指着地面,一脸肯定道。

苏子安看了看地面,又看了看大槐树。突然,他的眼中闪过一丝惊讶。

一百多年前,帝都打仗的时候,他偷偷命人把黄金埋在地下,以防万一,未雨绸缪。后来战争结束后,黄金被陆续挖出来,但总有疏漏。

大槐树?

对,没错!那一年以槐树为标志!

不.....这个地下埋着金子?

苏子安顿时激动起来。他挥挥手,喊道:“挖!”

然后,一群士兵挥舞着铁锹和鹤嘴锄,把周围几百年的老槐树挖了下来。

很快,事实让苏子安兴奋起来。

我看到圆脸的士兵在喊:“有事!下面有东西!”

“拿出来!快拿出来!”苏子安大声道。

这时,苏太太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焦虑。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有种不好的预感,这里有什么奇怪的东西。

因为,根据梅剑的说法,当罗素把所有的金子都搬到房子里的时候,这个坑里应该没有金子了。

因此,苏夫人暗暗叫停:“将军,还...还是要小心。”

苏子安挥挥手,把苏夫人推开。“会发生什么?”女人的仁!"

致命身份

其实苏子安对苏夫人也不是没有怨气。北辰影有一点绝对没错。老婆什么都好,致命身份就是心太偏。她竟然让罗素在这个破院子里住了这么多年,致命身份她再也不喜欢这样了。也是他女儿苏子安!

从未怀疑过妻子的紫苏安,第一次对苏太太产生了信任。

怀疑因素种下了,至于什么时候生根,那就要看别人怎么浇水施肥了,而且很明显,罗素是主人。

她看着苏子安与苏夫人的互动,眼睛微微眯起,眼里浮现出玩味的笑容。

“将军!挖点东西!”

“赶紧提出来!”苏子安站在坑边,焦急地盯着坑底。

这是他的面子问题,不能马虎。

然而,当他看到紫檀木锦盒时,眼里闪过一丝疑惑。

只听说他卖黄金的时候没听说埋珠宝的事...

苏太太看到锦盒时,眼睛里有点不安...这个锦盒绝对不是被她的生活埋没的。有什么好奇怪的?

实际上,罗素的脸上闪过一丝惊愕。

显然,这也让她感到惊讶。

是的,后来她猜到了苏太太的心思之后,确实又埋了什么东西,只是没有用这样的锦盒...很明显,她埋的东西被替换了。

到底是谁?对方的战术是什么?你要带谁进来?

罗素的眼睛危险地眯了起来。尽管他心中充满了疑惑,但他的脸仍然平静平静。

北辰的影子看着这样的罗素,黑色的眼睛里出现了一丝欣赏。

突然,罗素那双没有波浪的古老黑眼睛锐利地射向北辰影,在空处与他的视线相遇,吓坏了北辰影。

但是,北辰影很快就回过神来。他对罗素微笑,这种微笑是有功劳的。

邀功?除非,换锦盒的人...是吗?

苏落微微扯扯嘴角,似笑非笑地瞥了他一眼。她想看看这个北辰大人到底在玩什么把戏。

士兵们恭恭敬敬地捧着锦盒,一时间不知道该交给谁。

按说,苏子安作为一个居士,应该呈给他。

但是在场的人中,最高贵的是王子殿下。

但论最嚣张的,还是北辰影业。

太子冷冷的看了北辰影一眼,双手放在身后,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冷笑。

北辰影和太子一样的姿势和动作,甚至脸上的表情都在学太子。他的举动让普林斯差点发作。

紫苏安想了一会儿,说:“把它提出来。”

他在士兵手里找到了红木锦盒。

当时,在场的人的目光都投注在这个紫檀锦盒上。

锦盒大约是两个大人手掌的长度,一个手掌的宽度。雕刻精美,绘有金凤凰,一看就值不少。

里面真的是珠宝吗?

想到期望,苏子安的手慢慢打开了密封的锦盒。当她看到盒子里的东西时,苏子安发现她脸上有点疑惑。

不是珠宝,是……一本薄薄的小册子。

小册子是最常见的一种蓝色封面,封面上没有标题。

是武功秘籍吗?

苏子安翻开书,刚翻了一页,脸色大变!

这一页白纸黑字,致命身份原来是...

苏子安王子神色大变,致命身份眼中闪过一丝疑惑。他走了几步站在苏子安身边,侧身看去。

然而,紫苏安的动作就像一只惊弓之鸟,快速反弹,移动速度快如闪电。

殿下郁闷!

王子殿下的眼底尹稚呆滞多疑,不悦地瞪向苏子安,心中浮现一丝愤怒。

这个苏子安好大胆!

罗素也略带好奇地盯着苏子安的蓝皮书,但不幸的是,她离苏子安的位置很远,看不清上面的字。

此时,场上最冷静的人一定是北辰大人。

他那双美丽的眼睛闪烁着燃烧的光芒,他的眼睛轻轻地眨着,带着一种意想不到的戏剧效果。

然而他似乎觉得这出戏不够精彩,只对旁边的黑人使了个眼色。

黑人知道了,然后直接消失在原地。

当他再次出现时,离苏子安只有一臂之遥。

黑衣人的手细如枯木,快如闪电,直抵紫苏安的咽喉。

紫苏安的脑海里浮现出王子的保镖被黑人伸出两根手指的情景。他下意识地、本能地用手掌攻击那个黑人。

然而,黑人的诡计只是一个假象。他不是想杀紫苏安,而是抢他手里的蓝皮书。

所以苏子安还手时侧身避过,两根手指如铁钳扣住了苏子安的脉门。

紫苏·安的手突然没有力气了,他手指扣住的蓝色皮书再也滑不下去了。

不知道黑人是什么心理。他一只手抓住蓝皮书,似乎故意捏蓝皮书的封线。当然,除了最初指导的北辰影业和一直关注黑衣人的罗素,其他人都没有注意到。

“还给我!!!"苏子安着急了!

里面的东西一定不是北辰影业拍的。否则,不仅仅是他,整个扶苏都会有不好的结局!

黑人沉默了。他静静的站在北辰影后,全身笼罩在阴影里,冷漠的仿佛自己不存在。

紫苏安见对他无效,转头怒视北辰影:“北辰大人!那是我苏的...功夫秘籍!不要泄露秘密!千万不要落入外人之手,所以请一定要把小册子还给老人!否则——”

“还是什么?”北辰影双手放在背后,居高临下的斜了他一眼,神色很不以为然。

“否则……”紫苏·安咬着他的后臼齿,铁青的脸变得坚毅。他只看到他冷冷的一字一句的喊着:“不然我扶苏一定追到最后!”

以前北辰影子那么嚣张没面子,紫苏安忍着,现在为了小册子而战。有件很奇怪的事。

蓝色小册子里写了什么让苏子安很焦虑?

至于苏子安所谓的武功秘籍,罗素并不相信。

此时,罗素很好奇。蓝皮书上写了什么?

北辰英听到这里,哈哈大笑起来,似乎上气不接下气。她终于不笑了:“你先?哈哈哈,我好害怕。”

大家都看得出来,北辰影子在讽刺。

“你错了。其实天使城堡比起炼狱城的练习场地并不是很重要。因为这里的魔兽大部分都在十阶以下,致命身份所以选择在这里体验的人没那么多。进入城市后,致命身份你会发现,郊区到处都是练习和磨练的绝佳场所。”晏子笑了。“至于天使城堡,通常是刚进入炼狱城的人的试练塔。”

炼狱城不是那么好进的。想要进入炼狱城,必须通过天使城堡的考验,而天使城堡的考验不仅仅是修炼,更是精神和毅力。

“没错。”罗素眼里有一丝怀疑。“如果这一切都是城主定下的,那为什么天使的分数最高?”

这不是诱惑大家去杀天使吗?天使不应该代表纯洁善良光明吗?杜克勋爵怎么看?罗素的心中充满了疑惑。

但是显然没有人回答她这个问题。

“这个...恐怕只有你能问出答案。”晏子摊开双手,无奈地说:“师父对你太好了。有机会就问,顺便帮我们解惑。”

罗素吐吐舌头,只能暂时压下这个疑问。

说话间,前方来到一个宽阔的大厅。

罗素微微挑了挑眼睛:“小朋友们,准备战斗吧。”

他们出现的时候,一群魔兽出现在他们身边。

魔兽数量的出现完全靠运气。

有时候只有三两只小猫,有时候甚至有上百只。

现在有几百个。

然后,按照之前设定的战术。

借着蓝影和暗夜,晏子和北辰影防守,罗素统一大局。

上百只魔兽,罗素一个重力过去,然后绕着八十个进入她的重力空。

圈进去后,罗素也没去对付他们,只让他们在里面转转,但就是不让他们出去。

而剩下的20个,则交给了这些人。

蓝影和夜鬼也知道,今年他们两个实力进步不大,把大家都拖了回来,所以这次打了血战,打得很勇敢。

20只魔兽被杀后,两个都挂了。

毕竟这些魔兽每个都至少有八阶,比他们两个的实力差了点,所以魔兽群发攻击的时候还是很难的。

罗素把护肤霜扔给他们俩,轻声问道:“你能继续吗?”

如果你连这点毅力都没有,这趟炼狱之旅就白来了。

将护肤霜涂在身上后,鲜血狂流的伤口很快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非常神奇。

在这瓶护肤霜里,罗素滴了三滴她的血,所以治疗外伤的效果很好。

“这只是一次热身。尝尝晚餐。”蓝血停了下来,他挣扎着擦去额头上的汗水,勾起嘴角走向罗素。

“很好。”罗素满意地笑了笑,然后放出了三十只魔兽。

北辰影和紫闫品先打倒一部分魔兽,而蓝影和夜鬼则冲进魔兽堆。

轻轻一剑。

热血沸腾。

魔兽愤怒的嘶吼嘶吼。

交织在一起。

不到一个小时,致命身份罗素放出的30只魔兽已经全部躺下,致命身份蓝影和夜鬼累得瘫倒在地,喘着气。

身体极度疲惫,但精神极度满足。他们两个相视一笑。

“再来!”两个人互相涂抹皮肤,伤痕累累的身体很快恢复了六七成。

罗素带着一丝欣赏的目光看着他们。

兰轩第一次受了三十多点伤,第二次受了四十多点伤,失血过多。不过他还是很健康,精力充沛,战斗力惊人,夜鬼也是。

对别人狠,对自己却这么狠。那么,实力提升不了有什么原因吗?

“好了,这次放50,可以准备了。”罗素把手一挥,那剩余的五十只魔兽全部脱离了重力空的控制。

刚开始都很茫然,被重力控制空,但很快就清醒过来,然后暴怒!

魔兽也有尊严!

然而,出于对你的重力的敬畏空,他们根本不敢与罗素对抗,所以他们所有的愤怒都转向了另一个方向。

还有晏子,北辰影,受伤累蓝影。

魔兽恶霸咆哮着咆哮着,所有人都愤怒地向蓝色和暗夜鬼冲去。

不仅仅是因为他们弱,更大的原因是他们身上有血腥味。

浓浓的血腥味,浓浓的气场,才是最精致最美味的食物。

面对来势汹汹的魔兽,蓝影和夜鬼下定决心,勇敢地向前冲!

这场战斗可谓惨烈。

战斗结束的时候,《蓝影》和《夜鬼》上几乎没有完整的皮肤,全身血迹斑斑,看起来触目惊心。

罗素几次试图帮忙,但都忍住了。

她不允许自己开枪而不危及自己的生命。

在变强的道路上,每个人都要经历各种磨难。

当初为了强身健体,她那么多天每时每刻都经历着死亡的痛苦。

北辰英和晏子,九个月,失去了精神力量,和老人一样干瘪。如果她迟到了,他们会死的。

和现在相比,《蓝影》《暗夜》还是很开心的。

罗素安慰自己。

当她试图安慰自己时,战斗已经结束了。

晏子默默地去收集点,而罗素很快去帮助他们与药物。

看到罗素关切和痛苦的表情,蓝的血迹斑斑的脸仍然可以微笑:“嫂子,我们可以扛!嘶——”

由于受伤,他疼痛的面部肌肉几乎扭曲了。

“噗。”苏陷入了意识之中,笑了起来,她眼中的雾气也散去了。“还好你没事,不过恭喜你,经过这场战争,你终于达到了八阶巅峰。”

结果,自然是幸福的。

但是,远远不够。

当罗素晏子北辰影随时会突破十阶晋升到领先阶,八阶巅峰远远不够。

《蓝影》和《暗夜》对视了一眼,然后在对方眼中找到了坚定的决心:要变得更强,要变得更强,要变得更强!

在这场战斗中,致命身份罗素决定留下来休息一晚,致命身份然后明天再刷另一个大厅,因为蓝色的阴影和黑暗的夜晚非常糟糕。

不过这次运气不是很好,更别说六翼天使,四翼天使,甚至双翼天使都没见过。罗素暗叹一声。

但幸运的是,她有一个钻石令牌。一百只普通魔兽只能兑换十点,但是因为罗素的钻石令牌可以有五倍的加成,这次有五十点,这与其他队伍相比是一个非常好的收获。

因为罗素手里有御血凝丹,蓝影和夜鬼的身体很快就恢复了。休息一夜后,两个人又恢复了健康和活力。

之后,这支队伍在进入炼狱城之前,在天使城堡呆了一段时间。

经过半个月的战斗,对付魔兽、蓝影、夜鬼已经绰绰有余,两人都顺利晋级九阶。

“现在我们已经有900分了。等我们拿到一千分,我们就进步了。”罗素提议。

她迫不及待地想看看主建造的炼狱之城的真实面目是什么。

自然,我的朋友们同意了罗素的提议,所以他们都决定再呆两天,然后在收集完最后一个积分后就出去了。

其实1000分虽然很多,但是他们队有五个人,平分秋色,每人只有200分。而两百积分,在炼狱城,已经属于温饱线了。

然而,在这一天,每个人似乎都有好运。

“双翼天使?”晏子惊呼道。

这次只有一个双翼天使,其余魔兽都没有。

“你想这么坏吗?”蔚蓝无奈地叹了口气。“就一个,不够我打。”

“那这个就交给你了。加油,小子。”罗素拍拍他的肩膀。

“我在我身上,不就一个双翼天使吗?太简单了。”蓝连这个双翼天使都没当一回事。

但是当他真正开始的时候,他发现这个双翼天使已经够难了。即使拼尽全力,用两败俱伤的方式,最后还是把对方打趴下了。

就在全身大汗淋漓,躺在地上痛苦地爬不起来的时候,他掀翻的双翼天使突然变成了四翼天使!

“我擦!”布鲁突然傻了。谁来告诉他,是什么情况?被杀的双翼天使怎么变成四翼天使?

此时,四翼天使的眼睛赤红了,愤怒地向蓝色冲去,蓝色的……他是怎么打败十步四翼天使的?于是他赶紧朝罗素跑去!

面对这种意想不到的情况,罗素也有些惊讶:“发生了什么事?双翼天使变成四翼天使?要不要这么神秘?”

谁知道,晏子兴奋得差点跳起来:“这是好事!我们遇到了变异天使!”

“变异天使?”他们都很困惑。

此时,蓝色已经被四翼天使拦住,打得落花流水。本着兄弟情深的原则,夜鬼闻讯赶来帮忙。

在漆黑的夜晚,当幽灵和蓝影与四翼天使战斗时,晏子正在向每个人解释天使的变异。

“变异天使,致命身份其实很简单,致命身份也就是说,双翼天使被杀死后,就会变成四翼天使。当四翼天使被杀死,他们将成为六翼天使...诸如此类。最后会变成**oss,就是传说中的十翼天使!”

晏子的眼睛闪烁着兴奋的光芒。

“那么,也就是说,点会叠加?”罗素擅长冰雪。

“对!点数会叠加。”晏子心情很好,开始计算,“双翼天使得2分,四翼天使得4分,六翼天使得6分,八翼天使得8分,十翼天使得10分,加起来就是30分!看在上帝的份上,再拿一次那张训练卡!这个镜头直接150分!”晏子兴奋得跳了起来。

“看来蓝的运气还不错,以后还得给他更多的实际机会。”罗素微笑着看着这个被追到天堂和人间的男孩,嘴角挂着一丝微笑。

十步四翼天使真的很难对付。

然而经过微妙的配合,蓝影和夜鬼还是不停的压制。最后,在杀一千字输八百的双向打法下,蓝影硬生生地干掉了四翼天使!

但是他们还没来得及逃跑,四翼天使就变成了六翼天使!

两人顿时目瞪口呆。

刚才,他们只关心战斗,他们不知道晏子的流行知识。

“哇!怎么又六点了?我受不了了。快点!”两个人连滚带爬的跑回来,尴尬的不行。

晏子和北辰影子的面色也带上了一丝凝重。

六翼天使,相当于十阶巅峰的实力,和暗夜鬼等级相差太多,实在对付不了。

“我去!”北辰影微笑,然后迎了上去。

天使变了,越往后面走越暴力。

这个六翼天使此时双眼猩红,张牙舞爪,看起来很凶。

但是北辰影子也不是吃素的。

经过这一段时间的修炼,他离指挥军衔只有一线之遥,实力比六翼天使略高。

但是,线与线之间的距离还是太小了。

两个人打不了挺久。

“我来帮忙!”晏子看不下去了,留下一句话后迅速冲了上去。

北辰影业和晏子联手,很快制服了六翼天使。

2分,4分,6分,一共12分,加上5的倍数,现在这个死六翼天使值60分!

这是一个相当大的分数!

我只听到一个尖锐的声音。

罗素抬起眼睛,先前倒地的六翼天使变成了一个有八个翅膀的天使。

八翼天使,相当于进入指挥官行列。

跟十阶巅峰,虽然只有一线之差,但是实力上有天然的差距,差距不是一般的大。

八翼狂怒天使,杀人如麻。

北辰影业和晏子从一开始就很难对付。十招过后,胜负已逐渐显现。

他们两个加在一起根本不是八翼天使的对手。

罗素的眉头微微皱起。

八翼天使已经进入领先阶段,那么最厉害的十翼天使呢?会有多强?会达到圣阶吗?

八翼天使已经进入领先阶段,致命身份那么最厉害的十翼天使呢?会有多强?会达到圣阶吗?

如果这是神圣的命令...罗素抚摸着他的额头。

这样一来,致命身份之前所有的努力不仅会白费,他们的团队也会很危险。

“打仗,还是走?”

罗素把决定权交给了大人物。

“战争!”

小伙伴们给出一致的答案。

苏点点头。

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不是说放弃就可以放弃的。多可惜啊,分那么多。

既然你已经下定决心,罗素准备好迎接长着十只翅膀的天使了。

那么为了保持充沛的体力,这个八翼天使只能交给北辰影和晏子了。

不过好在现在两人的实力已经很不错了。经过一番苦战,进入指挥令的八翼天使竟然被他们两个杀死了。

现在,这个天使很值钱,已经拿到了至少100分。如果你杀了十阶天使,那就是一个适当的150分!

罗素总是准备好了。

在八翼天使倒下的一瞬间,北辰影和晏子迅速后撤,而罗素的身影像大鹏一样展开翅膀,半高跃起空,程英剑高举在手中。

“喂!”

砰的一声喝了。

罗素的身体迅速倒下,影子剑划过一道白色的剑芒劈成两半空。

剑芒绚烂夺目,杀气喷薄而出。

八翼天使刚刚变成十翼天使,还没等她回过神来,成英剑的致命一击已经抡向了她的额头!

她是必然的!

我只听到砰的一声。

十翼天使最后两个白色圣翼被罗素直接斩断。

血涌了出来,染红了她的全身。

但显然她只是受了伤,而不是被杀。

罗素的眉头紧紧地皱着。

只是致命的一击,她的目标是十翼天使的头。没想到她躲了过去!

不愧是中期领十翼天使的天使。

是的,这个十翼天使只领导中间阶段,而不是圣阶,所以这让罗素松了口气。

由于处于中期之首,罗素有50%的信心。

在十阶巅峰对抗领袖的中期,如果换成别人,那肯定是一千十万的损失,但是在罗素,有百分之五十的把握,这是非常难得的。

此时。

十翼天使慢慢歪着头,默默地看着自己被直接砍掉的两翼,然后转过头,目光温柔地落在罗素的脸上。

她的眼睛很亮,视线很亮,但那是一种埋藏在骨子里的仇恨。

讨厌到极点,很难从表面看出来。

“你,去死吧。”

两个温柔的字,从她嘴里吐出来。

冰冷的双眼,瞬间布满血丝,紧接着,一道血红色的光芒完全在她的眼中爆发!

风在吹!

空空气中冰冷而狂暴!

十翼天使的圣羽血红色,暴躁无情!

立刻,她的身影就像一道闪电,她向罗素飞去!

统领十阶中期天使,怒不可遏!

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她因为狂怒而进入了巅峰!

罗素眼中浮现出一种冰冷的意味。

现在,她的计算又要降低了。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