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悟空平台(中国)集团有限公司----小侠15妻(1/76)

悟空平台(中国)集团有限公司 !

而每一次追踪,小侠都以失败告终。

阮,小侠知道她每次都在后面。他不理她,照常做他的事。

当他的工作完成后,他会突然出现在她身后,突然袭击地抱住她的身体。

当时,江予菲吓得尖叫起来,他高兴得大笑起来。

他连续伏击了他三次,江予菲疯了。

“你就不怕我会养成习惯吗?以后会有坏人攻击我。我忘了我的反抗了吗?”

阮天玲的神色突然变得很严肃。

“记住,我不会再这样对你了。所以任何一个这样对你的男人都可以杀了你!”

江予菲:“…”

江予菲在阮田零身上下了功夫。

萧则新是南宫月如通过龚家华找到的。

又被抓了。

江予菲郁闷的被阮天玲拉回家。

两个人一路走,一路斗嘴。

当她走进客厅时,安塞尔的小身体突然跳了起来。

“爸爸妈妈,大事不好!”

江予菲的心跳了一下:“怎么了?”

安塞尔的小脸很严肃:“我们家的老人真的比一个都让人担心。”

“老人?你爷爷怎么了?”

“嗯,我说的是爷爷奶奶。”

"...你奶奶怎么了?!"江予菲的心在她的喉咙里。

安塞尔叹了口气,递给她一封信。

“你看。”

江予菲赶紧把它带到这里——

[田零,于飞,我找到了你父亲,我去找他,不要打扰我们,不要看书。】

江予菲攥紧信,冲向他母亲的房间!

卧室里没有人——

她打开衣柜,两套衣服不见了。

她的身份证和银行卡都没了。

江予菲拿出手机,拨通了她母亲的号码。

“你好,于飞?”南宫月如打了个电话,似乎心情很好。

“妈妈,你现在在哪里?怎么能私自离开,你还怀着孩子,有什么差错怎么办?”江予菲一口气问道。

“不用担心我,我身边还有人。”

“有人管不了。你可以告诉我你在哪里,我会找到你的。”

“我找到你父亲了,你不用担心我们。还有,别打扰我们,我挂了。”

“妈,妈!”

电话已经挂了。

江予菲又拨了一次,但我打不通。

阮天玲站在门口,神色平静。

江予菲怀疑地眯起眼睛。“你似乎不担心。你已经知道了吗?”

阮、装无辜:“你今天一整天都在我身边。我知道什么?”

“你一定知道。你妈妈出去的时候,你的员工会通知你的。你知道妈妈要走了,对吧?”

“老婆、公公、婆婆都不是孩子,他们有做自己想做的事的自由。”

这是承认他知道。

他知道,但他没有阻止。

别告诉她...

爸爸走了,他不肯说。

妈妈走的时候,他还是什么都没说。

江予菲心里突然有些不舒服。

“你为什么要瞒着我?我是什么,怪物?让我知道,我会吃吗?”

阮、脸色微变,连忙解释道:“我不是有意瞒着你。

岳父的事情不告诉你,是他的要求,我也答应他不告诉。

陈俊沉默不语,小侠不知道如何回答。

何小姐满怀期待:“我只想抱抱……”

陈俊微微点了一下头。

何小姐露出了幸福的微笑,小侠然后她把头轻轻地靠在他的胸前,把目光从远处移开。

“你——”突然,她听到安森低沉的痛苦的声音。

叶笑言迅速看去,看到了恐怖的一幕。

陈俊坐在地上,手捂着腹部,血不断地从他的手指流出。

刚才还腼腆温柔的何小姐,正拿着消音手枪,冷着脸看着他。

“阮俊臣,你没想到我会杀了你?”何小姐冷笑着问,眼里满是仇恨。

“为什么?”陈俊淡淡地问道。

“因为我父亲死在你父亲手里了!今天我要杀了你,为我父亲报仇!”何小姐双手握着手枪,迅速扣动了扳机。

陈俊打算躲闪,但结果,他看到一个人影扑了进来,站在他面前。

子弹无声地射出,正好射在叶笑言的背上。

她感到身体一阵疼痛,突然全身麻木,身体软软地倒在陈俊身上。

陈俊抓住了她的身体。“小话!”

叶笑言皱起了眉头。“杀了她,别管我!”

陈俊只是用深邃的眼睛看着她,没有采取行动。

叶笑言心里担心,“走吧……”

说完这两个字,她晕倒在他怀里。

很快,阮俊臣被杀的消息传开了。

为了救他,叶笑言替他挡了一颗子弹。现在危在旦夕,这件事已经传开了。

叶笑言被送进了重症监护室,但再也没有出来。

阮俊臣也在抢救。听说他的伤也很严重。

但是医生说如果叶笑言没有给他打一针,他就会死。

所以叶笑言救了他的命...

第二天,阮、夫妇来到了南宫城堡。

阮在研究南宫时大放厥词,几乎与父亲同归于尽。

南宫文祥这次错了。

为了迫使放弃,他为他选择了一个女人,但他没想到那个女人会和阮有仇,所以差点杀了阮俊臣。

如果阮俊臣真的死了,他就杀了他。

再加上阮天灵付出了高昂的代价,想要换取叶笑言的自由。南宫文祥再三权衡,决定不惩罚叶笑言就放她走。

她以后的一切都和南宫家无关。

叶笑言每次出云都有一线希望,如果她能活下来,就能完全脱离南宫世家。但是,很多人都在等着看她能不能活下来。

嫉妒她的人不希望她活下来。

有的人希望她活下来,有的人不在乎。

阮天玲和江予菲很快就带着叶笑言和阮俊臣去了其他地方治疗。

南宫堡的人不知道他们的具体情况,但他们听说过。

他们知道叶笑言暂时脱离了危险,但人们再也没有醒来。

一个星期后,阮俊臣醒了,但叶笑言没有醒。

一个月后,阮俊臣痊愈了,叶笑言没有醒来。

有人说她伤得很重,这辈子大概都不会醒了。

!!

在这样一个传说下,小侠渐渐地,小侠他们的事情被人们遗忘了,没有人会去关注他们。

事实上。

阮俊臣在阮天灵把他们带走回国后醒来。

他身体很好,从未被枪击过。

他睁开眼睛,醒来了。当他看到江予菲坐在床边时,他下意识地问:“妈妈,小燕呢?”

江予菲笑着说:“的确,一个儿媳妇已经忘记了她的母亲,她醒来后会关心一些小事。”

陈俊撑起身体,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妈妈,在我心里没有人能代替你。只是担心曾爷爷没有放下小话。”

“你放心,她没事,就在隔壁房间,还没醒。”

他们都是用麻醉枪打死的,为了行动逼真,一直给他们吃药让他们保持清醒到现在。

陈俊从床上跳了起来。他紧紧地拥抱着江予菲,亲吻她的脸颊。

“妈妈,我现在很开心。”

说完这句话,他迫不及待地跑出去,去隔壁房间。

江予菲忍不住笑了,为她的儿子感到高兴。

陈俊推开隔壁房间的门,看见叶笑言静静地睡在床上。

她的五官已经恢复,但头发又剪短了。

陈俊来到床边坐下,用温柔的眼神看着她。他忍不住伸出手摸摸她的头,感觉她的头发太短了。

但是以后她就不用剪头发了。

后来,她不用隐瞒身份,也不用担心什么。

当陈俊想到他们将来可以永远在一起时,她不禁笑了。

这时,叶笑言慢慢睁开了眼睛。

两个人的目光瞬间交汇,时间似乎突然在这一刻停止了。

他们静静地看着对方。良久,叶笑言打破了沉默。“安森,你没事吧?”

陈俊俯下身,脸贴在脸颊上。“没事的。你我都很好。”

叶笑言叹了口气:“没什么?”

她明明看到他中枪了,她也中枪了。

陈俊笑着解释说:“这是假的,这是表演。目的是欺骗大家,让大家以为你为了救我差点丢了性命。只有这样做,老人才有理由放你走,才会服气。小燕,你从此自由了,我们可以永远在一起。”

叶笑言几乎不能相信我的耳朵。

她眨了眨眼睛,花了很长时间才消化他说的话。

“你是说,我父亲不会追究我的过错?”

“嗯。”

“我不做杀手也能过上公平的生活?”

“嗯。”

“我和南宫家彻底断绝关系了?”

陈俊抬起头,嘴角弯成一个美丽的弧度:“是的。”

消息来得太突然了。

叶笑言兴奋得双眼通红。“你还做了什么让我爸放我走的?”

她不是傻子,所以不能幸免。

知道她无法隐藏自己,陈俊不得不说:“我的父亲失去了很多东西给他的父亲,他得到了很多好处。再说他也知道阻止不了我们,他一直很满意你把你给我当老婆的能力。他还是没有意见。”

叶笑言皱起眉头:“你父亲牺牲了什么?”

!!

小侠15妻

“不是钱,小侠但你放心,小侠钱迟早会散的。”

叶笑言眨眨眼表示不明白。

陈俊简单地解释道:“很多年前,我父亲意外地得到了一笔财富,但很多人都知道这件事,所以有人一直在暗中偷窥这笔财富。过了这么多年,我们赚了很多钱,所以我们不太需要宝藏。我父亲还了很多东西。这是一箭双雕的好办法,不仅是为了换取你的自由,也是为了打消别人的眼光。”

叶笑言明白他的意思。

虽然安森这么说,但她知道,他们一定是因为她才做出这种牺牲的。

为她牺牲了这么多,他和家人对她都很好。

“安森,对不起,是我给你带来了麻烦……”叶笑言非常内疚。

陈俊笑着说:“傻瓜,你迟早会成为我们家的一员。我们是一家人。怎么能算是捣蛋鬼呢?为家人做一点牺牲是值得的。”

家庭的...

叶笑言的眼睛完全红了。

她怎么会遇到这样的家庭?

遇见他们是她的幸运...

叶笑言突然抱住了他的身体。“安森,你希望我这辈子拿什么来回报你?”

陈俊抚摸着她的头,笑了:“很简单。嫁给我,爱我一辈子,给我们阮家多生几个孩子。”

叶笑言脸红了。

“你不觉得值得吗?”没听到她的回应,陈俊问道。

叶笑言摇摇头:“不!你就没有更多的要求吗?”

“好吧,我要你好好活着,陪我活到一百岁,好吗?”

“好!”

“都好?”

“嗯,一切都好!”

陈俊站起来,用深邃的目光微笑着:“不要食言。”

“绝不悔改!”

她的话音刚落,就被他挡住了,饱受着他激烈的窒息之吻。

叶笑言也对他反应激烈。

两个人像火中的干柴,砰的一声燃烧起来。

衣服剥落,身体扭曲,陈俊进入她的身体,用尽全力爱她,感受她…

一次又一次,两个人似乎不知疲倦。

直到天黑,他们仍然互相依附着对方的身体...

楼下的江予菲已经吃过晚饭了,两个人还没有下来。

他们都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晚饭后,在客厅喝茶看电视时,对阮说:“我得准备婚礼了,不然孩子还没结婚,多尴尬啊。”

阮天玲嗯了一声,算是同意了。

江予菲很开心。“我很快就要当奶奶了。想想都兴奋。”

阮天玲看着她,岁月没有在她身上留下太多痕迹。

现在四十多岁了,看起来还是那么年轻漂亮。

他用双臂搂住她的身体。“等安森结婚了,让他负责公司。环游世界怎么样?”

江予菲抬头看着他。她笑了:“好的。”

然后她的目光落在了琦君的身边。"琦君,你得快点,别太晚结婚."

君齐家哦了一声,但没当回事。

见他的感情还是不开窍,江予菲无奈的说道。

但是君齐家还年轻,即使十年后结婚。

第二天早上,陈俊和叶笑言下楼来。

!!

那时,小侠江予菲正在吃早餐。

陈俊的肚子很饿,小侠所以她带她坐下。

坐在叶笑言对面的是江予菲和阮天灵。

“你好,女士,总统。”她不好意思打招呼,感觉像准媳妇遇到公婆。

江予菲亲自给她弄了一盘早餐,笑着说:“先给你叔叔阿姨打电话。等你和安森结婚了,换个口。别叫你妻子总统。听起来太生分了。”

叶笑言的脸颊更红了,“叔叔阿姨……”

阮天玲点了一下头,算是友好的回应。

江予菲催促她,“快吃,你饿了。”

这一次叶笑言的脸完全红了。

想到她和安森昨天在房间里做的事,她迫不及待地想找个地方消失。

这是安森的房子,她只是...

她的手突然被抓住,在她身边看到安森温柔的眼神:“快吃。”

叶笑言平静下来,不再害羞。“好。”

早饭后,江予菲带他们去客厅聊天。

“半年后的婚礼怎么样?”她问他们。

叶笑言停顿了一下,但她没有反对。“任何时候都可以……”

陈俊看着她,笑了。叶笑言认为她刚才太急切了。

江予菲笑着说:“实际上,我希望你马上结婚,但是你现在正处于‘伤愈’阶段,所以你必须扮演好整个角色。”

叶笑言点点头:“我明白,我对任何事情都没有意见。”

结束了,她似乎更渴望了。

叶笑言干脆低头不语。

江予菲笑了:“小燕,你小时候,我没觉得你这么害羞。”

陈俊笑了:“她现在真的很害羞。”

叶笑言尴尬的笑了笑。

就这样,他们讨论了一些婚姻问题,陈俊和叶笑言没有抱怨,事情基本解决了。

最后,阮田零告诉他们俩:“这段时间呆在家里,不要出去。过段时间再说吧。”

“好。”陈俊和叶笑言点点头。

江予菲笑着挥手:“好吧,你们两个找个地方说悄悄话,就不用陪我们了。”

陈俊拉着叶笑言的手说:“去吧,我带你去花园。”

叶笑言不得不跟着他离开。

陈俊的花园非常漂亮。他带她坐在秋千上,拥抱了她。突然,他觉得岁月是美好的。

叶笑言靠在他的肩膀上,觉得现在一切都是如此美丽。

“安森,我真的自由了吗,我可以随心所欲的过自己想要的生活吗?”叶笑言突然不确定的问他。

陈俊点点头。“嗯,你自由了。就算以后有什么事情,我也会站在你这边。”

“有什么吗?”

“可以!”

叶笑言的心里突然感到内疚。安森一家对她那么好,但她有很多事情瞒着他们。

“安森...我有很多话要告诉你。”

陈俊的声音很柔和:“说你想说的,我会听的。”

“我...事实上,我的名字不是叶笑言。这不是我的真名。”

陈俊意外地看着她。

他知道她有事瞒着他,但没想到她的名字是假的。

“你叫什么名字?”他低声问道。

!!

叶笑言坐直了。她严肃地说:“你知道我的名字。我们认识很久了。”

陈俊错了:“什么时候?”

“你不记得了吗?你给了我一个名字,小侠叫小葵……”

某段记忆突然变得生动起来。

陈俊睁开眼睛,小侠奇怪地看着她。

他想起了萧奎,但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过了这么久他才忘记了一切。

他只记得很小的时候带回来一个小女孩,他给她取名叫小葵。

至于她的长相,他早就忘了。

但是在叶子面前,她是小葵...

陈俊感受到了这个世界上的事物,这真是不可思议。

“你说你是小葵。我拿回家的时候,就从小葵身边跑了?”他惊讶地问。

叶笑言点点头:“是的,就是我,我是小葵。这是你给我起的名字,你却不知道,我的真名是萧奎,我的名字是项,我的名字是随机。”

陈俊仔细盯着她。看了很久,他好像真的看到了她童年的影子。

“你是小葵吗?”

“嗯。”

“你什么时候认出我的?”

“在岛上,我不记得你了,我只知道你家住在一个城市,知道你有一个双胞胎哥哥,便想起了你。安森,我不是有意隐瞒你。我...我只想以新的身份生活。”

陈俊很快接受了这些事实。

他握紧她的手,“你为什么要换一个新身份?你怎么敢认我?”

不得不说他真的很上心,一下子就抓住了问题的关键。

项回过神来,说:“这是我的另一个秘密。因为那个秘密,我被卖了,很多人想抓我...安森,我害怕,我真的害怕被带走。为了不被带走,我假装是个男生,换了个新身份。”

陈俊轻声说,“我不问你有什么秘密。你想什么时候告诉我都行,但不管有什么秘密,我都会站在你这边,永远保护你不受任何伤害。”

对着小葵感动得不知道说什么好。

她很想马上告诉他她的秘密,但又怕他不相信。

“给我点时间,等我想好了再告诉你。”

“好。”陈俊点点头。

陈俊找了个时间,把小奎的事告诉了父母。

知道了真相,和阮,对视一眼,眼里都有意外。

陈俊知道他们认识她,江予菲在她离开萧岿后去核实了她的身份。

惊讶过后,江予菲叹了口气:“没想到她真的是萧岿。我很纳闷,为什么看到她总觉得有点像,却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她。”

阮对说,“我也觉得她有点面熟。难怪米砂去了鬼洞,什么也没发现。原来她装的是个男生。”

陈俊很困惑:“米砂去幽灵洞穴找她了?”

阮田零瞥了他一眼。“有些事情恐怕你不知道。看来小奎还没告诉你。”

陈俊正忙着为她辩护。“她说她有一个秘密,但她打算过几天告诉我,她需要一些时间来准备。”

!!

小侠15妻

看到他有多在乎小葵,小侠江予菲笑了起来,小侠“也许她真的打算和你彻底坦白。但如果你想知道,我们现在就可以告诉你她的秘密。”

“爸爸妈妈都知道?”陈俊有点惊讶。

江予菲说:“我们也在猜测,我们必须听她说些什么。”

陈俊沉默了一会儿,但选择了现在知道。

他很想了解项的。

还有,知道了,他还不如早点做点什么,让她的心安全。

“她的秘密是什么?”陈俊问道。

给小葵穿上舒适的家居服,坐在安森书房的沙发上,看着书。

因为她和安森都在恢复中,不能长期外出。

安森的书房里有很多书。

就像她爱看书一样,即使每天呆在书房里也不会觉得无聊。

陈俊走进来,看着萧奎,笑了。“你要上班吗?”

在家养病时,不得不帮阮、打理生意。

“今天不上班。”陈俊走到她身边,靠着她坐下,然后抱起她的身体放在他的腿上。

“你读了什么书?”

“圣经。”给他看萧岿的封面。

陈俊笑了。“你为什么想着读圣经?”

“我觉得这本书充满了哲学,有很多理由成为一个男人。”

陈俊看着萧岿明亮的大眼睛。这时,他才发现,她的眼睛真的很美,很不可思议。

就像戴了一个化妆品隐形眼镜。不,它看起来比戴化妆隐形眼镜更好。

这样一双美丽的眼睛,能看到常人看不到的东西。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

“小奎,你的眼睛真美。”他突然说。

向小葵愣了一下。她昨天向安森表白后,他再也没有叫过她的名字。

今天,他叫她小奎...

这个名字好久没叫了。

陈俊说:“你将来可以恢复你的真实身份。放心,没人会伤害你的。”

“我们不要...我可以继续做赵嵘……”

“你不是,你是项,难道你不想做你自己吗?”

"..."她当然想。

陈俊安慰她说:“你的名字不会被公布,除了你的家人没有人会知道你的名字。你可以取一个英文名,外国人会叫你的英文名。”

这个方法也不错。

即使有人发现了她的名字,她也不必害怕。

她不再是那个可以被践踏的小女孩了。

她有足够的技能保护自己。况且她身边还有安森。

嘲笑萧岿:“好吧,我以后给萧岿打电话。”

陈俊弯了一个美丽的弧度。“说实话,我们彼此很亲近。你发现了吗?”

向小葵点头示意。

陈俊笑着说,“我小时候见过你。我给你起的名字和你的真名重合。长大后遇到了你。所以你很小的时候,就注定将来要嫁给我。”

项也为自己的命运感到高兴。

她搂住他的脖子,把脸靠在他的肩膀上。

“安森,我这辈子最大的幸运就是遇见你。”

陈俊紧紧地抱住她的身体。“我也是。”

“安森,我说过我有一个秘密。你现在想听吗?”她决定现在告诉他。

!!

陈俊笑了:“我想听,小侠你说吧。”

“也许你会震惊。”

“就算你说你是神仙,小侠我也不会震惊。”

抬头看着萧岿,他非常严肃地说:“我不是仙女,我是怪物!”

陈俊的态度也很严肃:“如果你是,我会相信。”

“我没有骗你……”

“我真的相信,我相信你说的一切。”

“你不怕吗?”

“不,不管你是什么,我都不怕。”

为了确定他是认真的,说的是真的,她突然有种想哭的冲动。

“安森,我真的是个怪物。我能看见鬼。人死了,就有了灵魂。我可以看到他们,和他们交流。我说的是真的……”

真的是这样的...

面对她不安的表情,陈俊很苦恼。

他抱住她的后脑勺,亲吻她的眼睛。

“萧奎,你不是怪物。别这么说你自己。”

“但他们都说我是……”

“谁?”

“我叔叔阿姨。”

陈俊的眼中闪过一丝森冷。“他们把你卖了吗?”

她向萧岿点点头,声音很低:“他们知道我的秘密,在爷爷活着的时候,他们不敢对我做任何事。我爷爷去世后,他们怕我,不敢养我。他们只是想卖给我。因为我的特殊能力,我还能卖个好价钱……”

陈俊抱住她的身体。“他们贪得无厌,所以故意说你是怪物,想把所有责任都推到你头上。是他们的错,你没有错。”

令小葵有些惊讶的是。

她从来没听说过这种说法,一直认为自己是个怪物。

有时候,她甚至觉得叔叔阿姨应该把她卖掉。

“但是,我显然不同于普通人……”

陈俊安慰她:“你真的和别人不一样,但不是因为你不好,而是因为你很好。要知道,只有最真实最纯粹的人才能看到人的灵魂。你看到的不是鬼,而是灵魂,因为上帝喜欢你,给了你这种特殊的能力。别人不可能拥有你的特殊能力,只有你拥有,你才是这个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存在。”

向小葵目光闪烁了几下,“真的吗?你真的这么认为吗?”

陈俊点点头。“当然,我说的都是真的。小奎,在我眼里,你就是宝,没有人能比得上你。”

“你不觉得,我有这个能力是个麻烦吗?会有很多人想占我便宜……”

“在你无法保护自己之前,他们对你很随便。现在不一样了,你更强大了,我们会一直保护你,没人敢对你怎么样。况且,相信这种能力的人并不多,就算相信,也不敢对你怎么样。小奎,你要明白,只要你足够强大,再多的财宝也没人能伤害你。”

令小葵的心瞬间安定下来。

她再也不用担心她的秘密会被人知道,有人会占她便宜。

安森是对的,因为她变得坚强了,没人能伤害她。

只有强大的人才无所畏惧。

“安森,我什么都不怕。”她说放松。

!!

小侠15妻

陈俊扬起嘴角说:“虽然我们有足够的能力保护自己,小侠但是苍蝇太多很烦人,小侠所以最好把你的能力保密。这件事只有我们家知道,外人永远不会知道。”

“嗯,我明白。”向小葵点头示意。

“所以没有你不敢说的秘密?”

向小葵正要点头,又想起一件事。

“还有一个秘密...这是关于南宫家的事,我不想说。”

陈俊皱起眉头:“很严重吗?”

“不,只是说出来也许没用。当我得到这个秘密时,我想把它作为谈判的筹码。我希望父亲会让我走。后来想了想也没说最好。”

“什么秘密?”

他对萧岿说:“你应该知道南宫家的祖先是孪生兄弟吧?”

“嗯,这些我都知道。”

“我也知道继承人只能是南宫龙翼的后代?”

陈俊点点头。

萧岿叹了口气,“我得到的秘密是...南宫朗的孩子其实不是他的孩子...他老婆嫁给他的时候有个孩子,那个孩子不是他的。”

陈俊微微有些吃惊。“这个秘密可靠吗?”

“嗯。我有一个朋友。他的名字叫金。他找到一本南宫龙逸和南宫龙逸留下的书,里面记载了这些事情。”

“金子是怎么找到的?”陈俊奇怪地问道。

项不得不解释:“金死得很早,他的年龄一直保持在19岁。”

陈俊明白金子是鬼。

“如果他能找到这个东西,他一定有线索。”

“为了帮助我,不让我受到父亲的惩罚,他一直在观察南宫家的事情。然后他无意中听到他父亲告诉迈克,他的祖先留下了一些东西,他们只知道它的大致位置,但他们从来没有找到它。金子知道了,就去找,被他找到了。”

“你回到伦敦后直接去了别的地方,就为了得到这个东西?”

“嗯。我藏了东西,没带。”

陈俊想了一会儿说:“这件事真的很重要。我想和父母商量一下怎么处理。我可以吗?”

项自然没有意见:“有。”

“来,我们一起聊聊。”

“好。”

于是二人去找、阮、商议。

江予菲听后大吃一惊,说道:“怪不得只有南宫龙翼的后代才能继承这个家族。如果这个秘密早点公之于众,南宫旭也不会不甘心。”

阮,淡淡地说:“他野心很大。就算他知道自己的血统不是南宫世家的,他也会找其他借口控制南宫世家。而且这个秘密不公开也是好事,否则会影响整个南宫世家的稳定。”

江予菲也想一想。

南宫龙一和南宫龙二的后代一直在争夺利益。

如果所有人都知道这个秘密,南宫龙翼的后代就会理直气壮地对付南宫龙翼的后代。

南宫隆的后代一定不愿意失去利益,一定会团结起来反抗...

保密是对的。

!!- 4140+dxiuebqg+4599 ->

小葵心里在想,小侠所以我们没有把这个秘密拿出来。

陈俊问道:“所以我们选择保守秘密?”

阮田零摇了摇头。“这不关我们家的事。让你曾祖父自己做决定。”

“他最关注家庭的利益。我觉得他肯定不会公开的。”江予菲说。

阮田零笑道:“那是他的事。”

最终他们把这个秘密告诉了南宫文祥。

南宫问他们怎么知道的,小侠阮说那年在宝库里找到的。

南宫文祥选择了相信,毕竟他是第一个进入宝库的人。

南宫文祥让他们找个时间把书给他。

阮,的说书人不在他手里,需要过一段时间再给他。南宫文祥说他没有意见。

一个月后,当陈俊和叶笑言之间的风暴过去时,他们两人伪装自己飞往伦敦。

成功地拿回了书,并把它交给了南宫文祥。

“安森,我想在离开伦敦之前去个地方。”对小葵对他说。

“去找黄金?”

“嗯。”

“我和你一起去。”

伦敦郊区有一栋别墅。黄金好的时候就留在别墅里。

推门走进小葵,立刻有了一层灰色。

别墅的主人不知道去了哪里,很多年没回来了。别墅已经覆盖了一层厚厚的灰色。

【小燕。金子突然出现在他们面前。

项看着他笑了笑:“金,我现在不叫它小燕了,我叫项,这是我的真名。”

陈俊朝小葵的方向看去,但什么也没看见。

金子轻笑一声说,“我还是习惯叫你八卦。】

“金,我是来和你告别的。可能以后很少回伦敦了。恐怕我很久都不会来看你了。”

【我明白,我知道你们在一起。小燕,我一开始就骗你了。我知道他们在演戏。为了让你的演技更真实,我没有告诉你真相。】

向萧岿点头表示理解:“我猜到了。金子,非常感谢你这么多年的帮助。我待会去找你父母,给他们留一笔钱。”

【不需要。】金摇摇头。【他们现在过得很好,我不用再给他们钱了。我死了,剩下的只能靠自己了。小燕,我没有帮你回报。我真的把你当朋友了。你是我最好的朋友。】

“你也是,你是我最好的朋友。”

陈俊突然说:“金子,谢谢你照顾小燕这么多年。我会好好照顾她,用生命保护她。”

金瞥了他一眼。他转过头对萧岿说:“小燕,把你交给他,我真的放心了。有他在,你会很开心的。】

令小葵微愣的是,他怎么听着不对劲。

陈俊问她,“他说了什么?”

“他说他知道你会对我好,他就放心了……”

陈俊弯下了嘴。

萧岿有点担心地问金:“金,你要走了吗?”

金笑着说:“对,我真的该走了。我的愿望是你能幸福。既然你开心了,我应该选择离开。】

!!- 4140+dxiuebqg+4600 ->

绅士齐家的力量很轻。

丁实在无法抗拒。她闭上眼睛,小侠掩饰住眼中的痛苦。

她那么MoMo,小侠你为什么不让她走?

不知过了多久,小君齐家放开了她红红的嘴唇。

因为接吻,她苍白的脸涨得通红,嘴唇红润明亮,看起来很美。

他喜欢她脸红红的样子。

君齐家舔了舔嘴唇,低下头,试图再次吻她。

丁赶紧捂住了的嘴。“阮琦君,你吃饱了吗?”

“我现在的身体,很荣幸能吸引你。只是,你能给我最后一点尊严吗?”

君齐家皱起眉头,因为她的话而不高兴。

丁知道她太过分了。她继续说:“我知道你现在不能放我走,因为我身体不好。你要是接触别的女人,就知道我什么都不是。”

“我是你的第一个女人,你很难忘记你应该。但是你要学会忘记外面还有更多更好的女人等着你……”我说不下去,越说越难受。

丁深深吸了口气:“放开我,你走吧。”

琦君拉下她的手掌。“我不会走的。”

“这是我的家。”

“你是我未婚妻。”

“我们已经取消了婚约!”

“我没答应。”

丁对失去了耐心。“你到底打算怎么样?我失去了品味,你不知道吗?没味道。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我不能继续做饭,也不喜欢吃东西。你没看到我现在不是鬼了吗?!"

“是可以治愈的。”君齐家肯定地说。

丁摇摇头。“它无法治愈。这是一种心理疾病。就像失忆一样无法治愈。只能自己恢复。”

“可以挽回。”

“那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过了很久。看看我现在的样子。如果再过几年我康复了,我会成为世界上最丑的女人。”

这是她最害怕的,也是她不得不离开他的原因。

不健康的女人会生气,脾气不好,身体不好,会越来越丑。

她现在瘦得跟骨头一样,以后就更不用说了。

骷髅少女不被欣赏。

与其当时被他拒绝,不如现在离开他。

“可以好好吃饭。”

“我想……”但就算吃不下,吃多了也会吐出来。丁忍住了心中的悲伤。

"琦君,请给我最后一点尊严,让我就这样离开你?"

琦君在她身后拥抱了她,并傲慢地否决了它。“没有!”

“南方的夏天。”他抬起手,抚摸着她的脸颊。“我带你去治病。有人能治好你。”

丁惊呆了。“医生说我对这种病没有法律规定……”

“有人能治好,相信我。”君齐家很有把握。

丁感动了,犹豫了。

“真的?”

“嗯。我请他明天来。”

“如果治不好……”

“没关系,我都喜欢。”

丁的心中惊呆了。这是小君齐家第一次说喜欢她。

她似乎堕落得更深了。

她也想被治愈,想一直和他在一起。

“好吧,我相信你,你让他明天来。”丁打定了主意。

琦君笑了。“好吧,我明天就让他来。”

!!

这一夜,小侠君齐家自然要在这里过夜。

这里有许多房间,小侠所以丁安排他睡在古晓的房间里。

她帮他铺床。“今晚你就睡在这里。”

“我和你睡。”君齐家完全不领情。

“不,你睡这里。”丁对说,这件事没有商量的余地。

君齐家很郁闷。

丁干脆在卫生间洗了个澡,回到自己的房间休息去了。

躺在床上,她期待着明天。

希望有人能治好她...

想着这个,丁就困得晚了。

睡得迷糊,她觉得身边有热源,床好像越来越窄。

有人在移动她的身体...

这种熟悉的感觉...丁突然睁开眼睛,看见在他身边。

“你怎么进来的?”她惊讶地问。

她记得她关了门。

“走出门。”君齐家用双手抱住她的身体,呼吸灼热。

丁靠在胸前。“我锁门了。”

“我可以打开它。”

她不知道他有这个能力。

“你在这里做什么?不要睡好。”

“我睡不着。”没有她,他根本睡不着。

“爱床?”

“恋人。”

丁无言以对。“回去睡觉吧,太晚了。”

“就在这里。”小君·齐家更多的是拥抱她,用行动显示他的决心。

丁夏楠推了几下也没推开,就走了。

“随便你,你想睡在这里就睡在这里。但是你能让我走吗?你这样抱着我我睡不着。”

“睡不着吗?”君齐家答非所问。

“你这样抱着,我当然睡不着。”

他突然翻身压在她身上。“我也睡不着。我们干点别的吧。”

丁低头吻着她的唇时,正处于戒备状态。

他熟练地把手伸进她的睡衣,抚摸着她的身体...

如果她不理解她对幸福的明显渴望,那她就是个傻瓜。

丁夏楠顶住了他,但她的身体却更加老实,反应也很快。

琦君双手按在两边。他盯着她,喘着粗气:“你想。”

丁很恼火。“我没有!”

“骗人!”

“我没有,放开我。”

“不放。你也要。”君很有野心,丁却羞愤交加。

他低下头,再次吻她,不给她说话的机会。

丁的挣扎越来越无力,很快就沉溺于热情之中...

漫漫长夜,很晚了。

丁直到天亮才休息。

第二天太阳升到空的时候,她迷迷糊糊的醒了。

她下意识地侧身看了看床,那里除了她没有别人。

凌乱的床显示了昨晚的疯狂。

丁捂着脸,她怎么能这么不争气,竟然在后面摔倒了?

“起来吃饭。”卧室的门突然被推开了。

君齐家穿着便装端着一碗粥进来了。

丁拿着被子爬不起来。“你先出去,我要穿衣服。”

小君齐家把粥放在屋里的桌子上,然后拿起里面的裤子和睡衣放在地上……

“我不要这些,已经脏了。”丁对说道。

琦君收起衣服,打开衣柜。“你想穿什么?”

“我自己来,你先出去。”

琦君眨了眨眼睛,没有强迫它。“好。”

!!

当他出去的时候,小侠丁正好撑起他那酸痛的身体,小侠结果,他就晕到了一起。

营养不良是她现在的情况。

她花了很长时间才习惯头晕。

她找了一条及膝的裙子,看了看桌上的粥。

粥吃起来有点焦,但是她很感动,他又亲自给她做饭。

丁夏楠正发呆地看着粥,君齐家又进来了。

“先吃点东西。”他对她说。

“吃饭了吗?”

“你吃,我就吃。”

丁夏楠不再废话,习惯坐下来慢慢吃。

她的身体越来越虚弱。她早上起床一定要先吃饭,不然没力气洗。

丁讨厌一边吃一边节食减肥的女生。

她想吃就吃不下,但是他们能吃也不会吃。

要知道,吃的不好,吃的太少,各种身体问题都会出来。

只有健康才是最重要的。

丁夏楠辛辛苦苦吃了半碗,又觉得吃完会吐,于是放下勺子。

“我不吃了,去吃吧。”

君齐家没有强迫她。他拿着她的剩菜转身出去了。

丁把洗了出来,他还在吃饭。

一锅粥,他几乎吃完了。

“你说的医生什么时候来?”她问他。

“一段时间。”小君齐家解决了粥,去洗碗了。

丁在家里翻找着一袋茶叶,打算等有人来了再泡一壶茶。

她来这里买这茶。就是普通绿茶。招呼客人有点寒酸。

但这是她仅有的。

丁刚准备好茶壶,就听到外面有车停下来。

琦君走出来,“我去开门。”

丁跟着。

当门打开时,她看到一位精神矍铄的老人从外面的车上下来。

丁睁大了眼睛:“爷爷?!"

来人是的爷爷,丁也认识他。

她知道爷爷是医生,但是她从来没有听说过他的具体事迹。

没想到小君齐家会找他来治疗她。

萧泽新慈祥地笑了笑:“这里风景不错,南夏在这里疗养也不错。”

丁病愈。“爷爷,请进。吃过早饭了吗?”

“我吃过了。”

萧泽新走进院子,看了看。他在这里很满意。

这个地方闲适。

进入客厅后,丁去烧水泡茶。当她知道来人是爷爷的时候,一大早就出去买点吃的,煮一会儿。

刚沏好茶,小君齐家进来帮她端了出来。

喝完茶,萧泽新笑着跟他们聊了一会儿,才说起丁的病情。

“我现在给你简单检查一下,我对你的情况不是很清楚。”

丁夏楠点点头:“好。”

萧泽新带来了带着简单器械的药箱。

他给她做了检查,看上去有点严肃。

看到他这样,丁和曹军都有点紧张。

“怎么样?”君齐家低声问道。

萧泽欣摇摇头。“情况比我想象的还要严重。”

丁的心一沉,但她什么也没表现出来。“爷爷,治不好也没关系。其他医生也说治不好。”

萧泽新说的是实话:“不容易治愈。你患的是心脏病,心脏病需要心脏病药。等你解开心结,估计就好了。”

!!

“心结?!"丁不明白她在想什么。

萧泽新笑着说:“你不知道你的心是什么,小侠更不知道我。”

“我没有心。”

“也许吧,小侠但你不知道。”

丁无言以对。

琦君看着她,她的眼睛是黑色的。“你最好什么都不要想。”

她知道,却不知道自己心里在乎的是什么。她该如何避免?

萧泽新安慰他们:“不要想太多,顺其自然。也许我很快就会恢复。”

“不行怎么办?”君齐家关切的说道。

萧泽新笑着说:“不行,不行。夏楠的身体很好。身体好就好。”

然后,萧泽新说了一些注意事项,丁一一记下。

总的来说,她需要放松,顺其自然。

即使短时间内无法恢复,也要放松心态,让自己吃得更顺畅。

中午吃过饭后,萧泽欣离开了,但君齐家仍然没有离开的打算。

“你不去吗?”丁夏楠问他。

琦君摇摇头。“我不去。”

“呆在这里没用。你爷爷说我的病可能治不好。”

“我不管你的病。”

丁夏楠眼中微微一闪,她知道小君齐家是个好人。

他越优秀,她越自卑,越觉得自己配不上他。

“不管你在不在,我都会取消和你的婚约,所以你这样做是没有用的。”

琦君皱起了眉头。“如果你准备好了呢?”

“嗯,我不后悔和你解除婚约。”

“你一点都不在乎我?”

丁淡淡的目光垂了下来。“我们认识时间不长,感情也不太深……”

君抿了抿嘴唇,丁说他很不舒服。

但即便如此,他还是会留下来。

他已经认出了她,所以他不会放手。

“我不走。”他突然坚定地说,没有人能阻止他的决定。

丁叹了口气,他为什么要这么执着?

但是她想,他现在有些舍不得。等久了,他大概会厌烦她。

“随便你,反正我的心不会变。”丁淡淡地说道。

说完,她转身去卧室休息。

因为缺乏营养,她不仅虚弱,而且困。如果她睡眠不足,她就没有精神做其他事情。

丁起床前睡了好几个小时。

当她醒来时,已经是下午了。

她从卧室出来,突然发现客厅变了。

旧沙发换了新的,电视机也换了大一点的。

还安装了空键。

六月齐家正在给几个工人钱。当他看到她出来时,他只是看着她。

工人们走后,丁皱着眉头问他,“谁让你在这里换家具的?”

“我没有丢,在那个房间里。”他指着一个房间。

丁无奈。“下次不要这样了。这里的一切都是爷爷的东西。我不想改变它。”

“好。”

这时,一个中年妇女端着食物从厨房走了出来。“二少爷,二主妇,该吃饭了。”

丁大吃一惊。

她认识她。她是阮家的仆人,小时候偶尔会去厨房。

琦君解释道:“她将来会照顾我们的。”

“不,我能照顾好自己。”丁对说道。

琦君坚定地说:“你有责任养好你的身体。”

!!

“君琦君,小侠这是我的家,小侠你要尊重我的意见。”

“我是你未婚夫。”

能照顾她的是她的未婚夫吗?

丁夏楠想说她已经取消了婚约,但他肯定会说“他不同意”。

算了,别在这些事情上浪费口舌了。

“总之,你应该早点离开。你不走,我就走。”她直接说。

“你去哪里,我就去哪里。”君齐家更直接。

丁愣了一下。他是认真的吗?

不会,他肯定会烦的。

看,过几天他就要抛弃她了。

丁不再说什么,而是直接去吃饭了。

仆人做了很多好吃的,都是清淡养胃的。

丁也没有亏待自己。她什么都吃一点,一点就是一口。吃完后,她就没胃口了。

她放下筷子。“慢慢来,我吃饱了。”

六月齐家的眉头皱了起来,他可以捏死一只苍蝇。

他没想到她的胃口会变得这么差。

小猫吃的比她多。

“你多吃点。”他平静地看着她。

丁摇摇头。“我再也吃不下了。”

“可是你吃得太少了!”

“我知道,但是我就是这样,胃口越来越小。你还不明白吗?吃饭对我来说是一件很痛苦的事。”

君齐家不禁生气了,“又疼又想吃!不吃,身体就垮了。”

“我知道。”丁很平静。

“你知道你吃的不多!”琦君说得比平时多得多,“即使味道不好,你也应该多吃点。”

丁叹了口气。“你说的我都知道。我已经尽力吃了。”

“尽力是几个?!"

“我出去一会儿再来。”丁突然起身,拿了钱包就走了。

琦君正忙着跟踪她。“我也去。”

“我刚出去买点东西,你去吃了。”

“我陪你!”他的态度很坚定。

他担心她一出去就不回来了。

他不得不跟着,所以丁不得不让他跟着。

丁没有去过这个小镇,她只在附近的菜市场买过菜。

这个城镇很安静,人很少,车很少,天气也很好。

丁走在路上,寻找两旁的店铺。

她在买食用蜡,在小超市买之前找了很多店。

她买了一点,琼·齐家付了钱。

“你买这个干什么?”君齐家很好奇的问。

“你回去就知道了。”

回到家,给丁倒了杯水放在茶几上,然后拿出她买的食用蜡。

她打开包装,用小刀切下一小块食用蜡,放进嘴里。

“你在干什么?!"君齐家抓住她的手。

“吃这个没问题。”丁夏楠张开手,把食用蜡放进嘴里,吃了两次。

她吃饭时没有皱眉。

她喝了一口水,然后切了一小块递给了他。

“你吃。”

琦君很困惑。“你拿这个干什么?”

“看味道如何。”

君齐家立刻明白了她的意思。

他接过来直接吃了。他嚼的时候,忍不住皱着眉头。太难吃了,一点味道都没有。

丁看着他的反应。“这就是我吃饭时的感受。”

六月齐家的眼睛是黑色的。

“很难吃吧?”

"..."是的,味道很糟糕。一口之后不想再吃第二口。

!!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