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永兴集团官方网(中国)股份有限公司----到三国玩真人秀(1/17)

永兴集团官方网(中国)股份有限公司 !

宁九小姐无辜地点点头:“是啊,国玩大哥不知道?吴姐姐要嫁给南宫绍尔了。最新章节全文阅读。”

然而,国玩宁天浩有一种被闪电击中的感觉。

他用冰冷而锐利的目光盯着吴宁,他的声音不自觉地带着一丝愤怒:“谁散布的谣言?”!"

宁天浩面色一变,所有人都震惊了。

谣言?

吴宁嫁给南宫绍尔是谣言吗?

在场的人很多,所以当他们听到这些话时,他们突然站着不动,然后他们怀疑地看着吴宁和她的母亲。

众所周知,宁天浩就像南宫云的兄弟。既然他这么说了,就一定有事实依据。

吴宁突然有一种被闪电击中的感觉。她很愚蠢,把目光转向了她的母亲。[完整下载]

宁儿太太终于找到了声音,激动地说:“天浩,你在说什么?南宫夫人亲口同意了五儿和南宫绍尔的婚事!”

“什么时候的事?”宁天浩正在用力按压。

“就,就,就在昨天,”宁太太说,“南宫太太自己说的!”

宁天浩的眉头皱得很深,他觉得这件事有点复杂。

“南宫夫人原话怎么说?”宁天浩平静地问道。

宁儿夫人恢复了气势,冷冷一笑:“南宫夫人自然夸她好。南宫家不要她。要不要一个下层世界的野姑娘?”

宁天浩知道南宫夫人不会这么快就认可罗素,但她私下里为宫二的婚事做决定,这是一个小小的诡计。

宁天浩还是给了大妈一个忠告:“这门亲事是绝对不会发生的,愿意准备是大妈自己的事,但不要在外面传播,免得不但给自己带来耻辱,还会丢了宁的脸!”

说完,他扬长而去。

宁阿尔太太花了很长时间才恢复健康。恢复后,她忍不住破口大骂:“宁天浩怎么了!婚姻是什么意思?我不能和我的五个儿子结婚,那个野丫头能结婚吗?五儿是他妹妹,他怎么能这么说!”

宁儿太太气得眼睛都红了:“确实有父母没养。我们第二个房间什么时候对他不好了?他要这样诅咒我!”

宁九老师一听,顿时火了!

什么叫有父母,没有父母?他们的父母为了救二叔而死!

宁九小姐手里的茶碗砸在桌子上,冷冷一笑:“阿姨可敢在我爸妈的魂魄面前说这些!"

宁夫人的第二任妻子突然卡住了。

宁九冷笑道:“哥哥说得对,这段婚姻一定会失败。你就等着到时候自取其辱吧!”

一个气呼呼的丢下一句话,宁玖追着哥哥跑。

宁夫人要疯了!

这个死去的女孩!

别人看到这一幕,都知道留下来会被当炮灰,于是一个个告退,瞬间走干净。

“妈妈……”吴宁哭着拥抱了宁太太。

宁太太拍了拍吴宁的脸。“傻姑娘,没事的。南宫夫人亲口答应的。她还能改吗?”!这南宫云流,我们五个孩子都结婚了!"

吴宁抽泣着:“妈妈,如果我不能嫁给宫二,我宁愿死!”

融云大师冷冷一笑:“你保护吗?你保护了一段时间,真人能保护一辈子吗?”

城主很不高兴:“你没有徒弟,真人但是炼狱城几万个徒弟都能被她送来。”

融云大师冷冷冷笑道:“你以为她会希望自己的女儿被你培养成废物吗?”

一个她,连名字都没提,却让公爵大人悻悻地闭嘴了。

“现在女孩正处于不断提升的阶段。不要只在乎自己的快感,而是耽误她。”融云大师的声音冷厉。

正因为如此,他首先会尽力隐藏罗素。

公爵用嘴唇奚落融云大师:“我待会和你算账!”

说完,公爵大人一步步走了过来。

有了这一步,他的身影就远离了原来的地方。

杜克勋爵回来时,罗素正在练习冥想。

当她睁开眼睛的时候,公爵大人正闭着手站在窗前,目光深远。

罗素睁开眼睛,看到了他冰冷的后背。他心里有种奇怪的感觉。

“训练结束了吗?”公爵大人转过身来。

阳光在他身后投下绚烂的光芒,背光的城主看起来更加柔和了一点。

“城市之主。”罗素迅速起身。

如果是别人,此刻我会直接跪下。

让炼狱城主站着等你,这不就是快死的节奏吗?

城主此时似乎心情不错。他随意挥了挥手,淡淡的笑着看着罗素:“别这么陌生,叫它义父吧。”

当然,如果可以,他希望罗素甜甜地叫他爸爸,唉。

听了劝,笑着请成坐下。“看来义父赢了这场比赛?”

“是要义父赢,还是要你师父赢?”上帝微笑着看着罗素。

罗素觉得好笑。

公爵大人很抠门,之前还很在乎要跟着师父,所以要分开亲戚朋友。

"这是罗素第一次见到这个城市的主人。"罗素傲慢地说。

看到这个女孩如此悠闲,公爵大人心中郁闷,但随即又觉得理所当然。

她女儿再好也不为过。

就在这时,公爵大人的眼中闪过一抹亮色。

罗素不禁纳闷。

怎么回事?她完全感觉不到。

“把东西准备好,明天去炼狱城。”公爵大人站起来准备离开。

"养父"罗素想起北辰英的尴尬,说:“我有几个朋友...我也想去炼狱城体验一下。”

城主转过身来,无奈地拍了拍罗素耷拉着的小脑袋:“这么小的事你都能做主,还需要求个爹?”

随后,他向罗素扔出一枚银色的令牌,笑着说道:“这是炼狱城最高权限的令牌。看到命令就像看到父亲。记住,这个令牌一出来,你就可以指挥炼狱城的人。我已经收集好了。”

罗素拿着这个令牌,看着代表城主大人名字的三个字,觉得很热。

炼狱城是一个怎样的地方?晏子告诉她有些早。这个令牌,代表公爵来访,太高调了。

杜克勋爵似乎知道罗素的顾虑。他哼了两声,国玩然后扔了一个令牌过去,国玩说:“把那个收起来,到时候万不得已再拿出来。至于这个黄金令牌,一般都是用的。”

炼狱城有五个令牌系统。

分别是铜牌、银牌、金牌、玉牌和城主唯一拥有的钻石牌。

罗素认为公爵大人已经心满意足了,不会考虑这种小事,但出乎意料的是,他甚至考虑了细节,她突然感到受宠若惊。

“要不是你那破师父坚持要你从小徒弟开始磨砺,何必呢?”寨主皱了皱眉头,好像他仍然不满意融云大师的决定。

不过,他马上对罗素笑了笑:“没关系,你把钻卡拿给长辈,重大事件他会保护你的。”

“有这个东西,你拿去吧。至于用法,找晏子就知道了。”城主把一艘小金属船交给了罗素。

这只金属船只有拳头大小,看起来像个装饰品。罗素不知道该怎么办。

“谢谢义父。”但罗素真诚地表示感谢。

“好好练,以后找你妈,我给她解释。”城主宽厚的手掌揉了揉罗素的脑袋,笑着说道。

“你要走了?”罗素问道。

“前方有你母亲的消息。”说完,公爵大人的身影渐渐消失在原地。

公爵大人匆匆离开了。

妈妈的消息?希望这个消息是真的。

主人和养父都是一等一的。如果是罗素,她不知道该选哪个。

这时,罗素手里拿着两个令牌,站在那里,轻轻地叹了口气。

因为他第二天就要走了,罗素收完令牌就要去南宫刘芸。

但是当她推开刘芸南宫的门,却没有看到他的时候,罗素突然慌了。

我找遍了也没找到他。最后,晏子读了桌上的信。

南宫刘芸留了一封信就走了。

罗素颤抖着打开信。

只有两个字。

等等我。

罗素抑制住沮丧的情绪,深吸一口气,勉强对晏子笑了笑:“去收拾你的东西,我们明天就去炼狱城。”

知道罗素心情不好,晏子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她,“没有分离的悲伤,怎么会有重逢的喜悦呢?”你们很快就会见面。"

苏罗强微笑着点点头:“是的,我们很快就会见面。”

炼狱城由养父守卫,罗素从小就不觉得辛苦。

但是刺痛...

那个神秘的组织,哪里那么容易进去,更何况他还要获得对方的信任,从而培养核心机密。

罗素揉了揉眉毛,疲倦地闭上了眼睛。

从东晋到炼狱城,路漫漫其修远兮,至少需要一个月的时间才能穿过很多人极其罕见的危险地带,以罗素等人的实力。

如果你在队里加上三个受伤的人,罗素感叹道,他不知道自己能否在两个月内到达那里。

但是当晏子看到罗素摆弄他手中的金船时,这些问题都解决了。

“你从哪里得到这个东西的?”看到罗素来回摆弄着小金船,晏子冲了上来,抓起罗素手里的东西。

到三国玩真人秀

“是养父送的,真人不知道除了玩还有什么用。”罗素笑着说:“师父让我问你。”

“就问我!真人”紫嫣掩饰不住自己的激动。“你刚才不担心。三个受伤的人怎么上路?现在简单了!”

罗素好奇地指着这只拳头大小的模型金船。“要看情况?”

“对,看情况!”晏子非常兴奋。“不要低估它。这不是一艘普通的模型船。来,给我一滴血。”

晏子说着,拉了拉罗素的手。

罗素被晏子的行为弄糊涂了,但她很听话,给了她一滴血。

鲜红的血液在金色的船上翻滚。

然后罗素发现一条信息涌入他的脑海。

“你现在明白了吗?”晏子对罗素笑了笑,显然心情很好。

“嗯。”罗素微笑着点头。

罗素闭上眼睛,她能清楚地感觉到金船蕴含着某种奇怪的力量。

“变大。”罗素轻声下达了命令。

在罗素的指挥下,拳头大小的金船实际上变得越来越大。

罗素在心里感觉到,当金船大到足够五个人居住时,她说停下来。

然后,在金船里面。

罗素惊讶地发现,她可以利用脑海中的图像随意改变金船的内部结构。

只要她能想象,金船就能模拟。

例如,罗素想象有五张舒适的床,所以金船里还有五艘船。

当然,材料是金属的。

养父的礼物太实惠了。

他很难想得这么仔细,尽管他是个高级领主。

“来吧,欢迎来到9527号宇宙飞船。”罗素站在金船外面,做了一个欢迎的手势。

“天啊,这么小的一艘金船真的能变大吗?真的会飞吗?”北辰影好奇的不得了,兴致勃勃的围着飞船,兴奋的伸出手去摸。

金属材质很冷,触手也很冷,但是北辰影感觉这种材质太硬了,就算是超级强者也很难突破防御。

“城主的礼物可以是假的吗?”罗素扬起眉毛,愤怒地笑了。“上去吧。有了它,旅途将变得轻松。”

一群人鱼贯而入,选择了自己的床。

“9527号宇宙飞船,现在出发。”罗素的手指向前方。

一边挥手,金船居然飞了。

其实远远没有必要。

在罗素的血液与金船融合的那一刻,金船已经完全被她控制了。

只要她的想法是明智的,她的心指向它们,金船就会飞向它的目的地。

“太神奇了,我也想玩一玩。”北辰的影子从东到西好奇地看着,极其罕见。

“想都别想这个事情。”晏子没好气地哼道。

“为什么?”北辰影不服气。

“你以前听说过这条金船吗?你见过吗?”紫嫣用土包子的眼神看着北辰影。

“这不是。”北辰影,说实话。

“这条金船存在于炼狱之城,却不是普通弟子可以拥有的东西。”晏子解释道:“除了师父,只有三位长老,但他们的金船不如罗素的好。”

只有公爵大人,他很好地照顾了罗素,在第一手是如此慷慨。

在9527号飞船上,国玩罗素的几个人围坐在一起,国玩听晏子解释关于炼狱城的事情。

罗素用一句话概括:精英云集,竞争激烈。

但是,如果不是,怎么可能是炼狱之城呢?

有了飞船,原本需要一个月才能到达的炼狱城,在不到五天的时间里就已经接近了。

晏子透过一扇透明的窗户向外望去,指着面前的血雾森林,对罗素说:“那里有传说中的血雾森林,是炼狱城与外界交流的唯一出口。血雾常年纠缠,魔兽众多,人迹罕至,非常危险。”

“我们下去吧。”罗素想了想说道。

因为她知道这次来炼狱城不是耀武扬威,主要是体验,所以要低调。

而这艘飞船,连炼狱城的三长老都比不上她,是不是太高调了?罗素觉得有点不对劲。

晏子笑着说:“炼狱城有规定,不管是谁,他都必须穿过血雾森林,才有资格进入炼狱城。而且北辰的伤也差不多,我们的经历是从血雾森林开始的。”

苏失去了移动的心思,飞船慢慢向底部降落,最后稳稳地停在了地上。

人群出来后,罗素和他的心动了,飞船被缩小成拳头大小的模型船,看起来像个装饰品。

远离飞船,罗素将观察周围的环境。

之前从半空往下看,只觉得下面的森林被血雾包围,看起来是红色的。除了红色,我什么也看不见。

现在我们越来越近了,罗素可以仔细看看了。

被古树环绕,天空就像一座尖尖的塔顶,高耸入云。

半空是覆盖天空,覆盖整个丛林的茂盛树叶。

与其他森林不同,老树因为常年挥之不去的血雾,都是深红色的。

树叶、树枝,甚至树干都红得像血,看起来触目惊心。

“我们快走吧,我们不能在这里呆太久。”晏子忙着催促。

罗素闻到了空里淡淡的血腥味,皱着眉头小声说道:“空气体里的血雾有毒。如果呆久了,就会失去意识,失去知觉。难怪这里没什么人的气息。”

“里面有魔兽,大家要小心。”晏子低声说道:“炼狱城有时会有狩猎队,但他们最多只能在里面呆三天。”

三天以上会很危险。

“你们都伤愈了吗?”晏子关切地看着北辰影子。

“当然,我恢复了,没有留下疤痕。这都是因为秋天。”北辰影拍了拍胸口,表示没事。

罗素的目光落在兰萱身上。在罗素问之前,后者灿烂地笑了笑,露出了牙齿。他说:“你放心吧,我没事,晚上也没事。”

“即便如此,你也要格外小心。”罗素指控道。

北辰影业和晏子还好。他们之前一路跟着她和南宫,他们的奇遇还在继续,所以他们两个现在是十阶之首。但《蓝影》和《暗夜》不是。他们一直在家里修炼,所以到现在只有八座山峰,这让罗素很担心。

罗素下定决心,真人在这次炼狱之旅中,真人这两个人的实力一定要培养起来,否则差距太大,以后很难走到一起。

罗素一边想着,一边往前走。

“我听说在血雾森林的深处有一个非常可怕的存在。它一怒之下,整个血雾森林都不会有大地震,马上就有魔兽潮了。”晏子边走边说:“所以我们最好绕过森林中心,不要直走。”

“以前没有人到达森林最深处吗?”罗素好奇地问道。

“主人肯定没问题,三位长老也一定能做到。至于其他的,就不好说了。”晏子手一摊,表示不知道。

在晏子的提醒下,罗素没有走直线。

森林里非常安静,除了脚下秋天的沙沙声,没有任何声音。

罗素几个人没说话,都匆匆忙忙的。

“喂!”突然,罗素发出一声惊呼,两步就冲上去了。“这是紫菱草!”

紫菱草是影响精药师大师的必备草药,平日很少见到。没想到会在这里看到,而且不止一株,而是三株!

罗素顿时眼睛冒精光,嘴角开心的勾了起来,显然心情并不浓。

罗素接受所有三种紫菱草是非常不礼貌的。然后,她的眼睛开始注意路边的花草。

这些都是很好的药材。

罗素现在空有炼药技能,但是身上缺少药材,所以缺少炼药经验。否则,会有一簇不同的火焰变成红莲色。她的炼药技能怎么可能只停留在超?

只有当炼药师达到大师级别才能遇到南宫刘芸,所以罗素决心放弃炼药技能。

这里有这么多最好的药材,看着看着不拿着就太浪费了。

“还有无法获得的好处。你看,这里这么多名贵药材。”罗素像发现宝藏一样,一路去给礼物惊喜。

结果,晏子北辰影城的几个人也很忙,都在忙着帮罗素收集药材。

本来预定的路线,因为药材采集上的偏差。

本来三天就可以完成行程,现在三天过去了,只完成了三分之一的行程。因为罗素一直在兜圈子...

事实上,罗素不是故意的。

罗素觉得采药的效率有点低,突然拍了拍脑袋,想起空里有一种变异金合欢的植物宠物,于是赶紧放出了变异金合欢。

栓皮栎是一种植物宠物,对草本植物有天然的亲和力。

当他知道他可以为他的小主人工作时,他高兴得跳了起来。

然后,四只脚的变异金合欢在前面兴奋地跳着,而罗素的几个人紧跟在后面。

突变相思树寻找药材的能力是毋庸置疑的。

罗素的一些人只能顺着小路走,注意到方圆几百米范围内的药材,但变异相思树不同。即使过了几公里,只要有充足的气场,小东西也能感应到。而植物之间,也有一种人类难以理解的交流方式,所以可以找到突变相思树,但罗素等人却不能。

到三国玩真人秀

有了变异的金合欢为先导,国玩罗素变得更加强大和不可战胜。

然后,国玩尖叫声不断响起。

“哇!七星八叶草!居然有一丛,快挖快挖!”

“擦!红椴树花?花儿开得这么好?快摘!”

“我去!八星紫叶?从来没见过这么茂盛的紫色八星叶!全部,连根拔起!”

罗素兴奋得快要尖叫了。

很多很多药材。

有了这些药材,她可以在炼制的时候获得很多经验,为最终冲击炼药师大师做好准备。

收集药材的时候,时间不知不觉就过去了。

然而,幸运的是,罗素带来了帝王长生不老药。虽然没有专门克制血雾,但也有五种疗效。

休息期间,罗素分发了长生不老药,每人一颗,持续五天。

“我们现在在哪里?”罗素兴奋地数完药材后,看见晏子端着食物走过来,笑着问道。

晏子的脸色有点不好。他在罗素身边坐下,叹了口气:“血雾森林的能见度很低,我们没有地图。我平日很少来血雾森林,更别说这几天我们一直在逛,所以这个问题...我不能回答你。”

罗素突然觉得事情大了:“你是说,我们迷路了?”

“嗯。”晏子耸耸肩。“我们真的迷路了。幸运的是,你收获丰富,这不是损失。不过不用担心,炼狱城经常有弟子出来做血雾森林的任务。如果见面,自然可以出去。”

罗素想到了他带着的药,于是自信地点了点头。

那些药足够大家在血雾森林再逛一个月了。虽然用起来很可惜,但是谁告诉她她有一个能炼制御丹药的高手?只要她一伸手,主人就会给她。

在演讲室。

突然,罗素的眉头微微蹙了起来。

北辰英就把烤火鸡带给了他们两个。看到罗素脸色不对,她问:“咯咯,你脸色不好。怎么回事?”

罗素倏然站起身,朝东南方向望去,但除了一片红色的血雾,什么也看不见。

犹豫了一会儿,罗素说:“我觉得有点不对劲。”

她的第六感一直很敏锐。当她感到危险的时候,它经常来,她从来没有犯过错误。

在这支队伍中,罗素实力最强,精神最强。听她这么一说,大家的眼神也严肃起来,纷纷站起来,都围在罗素身边。

“我们走吧?”晏子低声问道。

当她看到罗素脸色不好时,她心里也有些打鼓。

毕竟雾蒙蒙的森林里到处都是危险,大部分人以前都可以避开,多亏了迷途的金合欢。因为变异金合欢可以和植物交流,而作为土著的植物自然知道强大的魔兽的领地在哪里,所以一路走来都是被迫的。

“盲目练习对我们没有帮助。”苏瞧着眼前的,眼神中带着威严和严肃,却也有着闪光。“别忘了,我们进入血雾森林,前往炼狱城的目的就是修炼。”

晏子闻言,真人虽然同意了,真人但还是有点担心。

北辰荫几个人也做好了准备,等待即将到来的危险。

“萨沙·武贾西奇。”

一个轻微的声音传来。

“来。”罗素神色凝重,低低提醒。

他们都警觉地点点头。

大约过了一炷香的时间,沙沙的声音更近了。

“声音怪怪的,让人毛骨悚然。”晏子揉了揉手臂上的皮肤。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因为它是一个群体...不是一两个。”罗素停顿了一下,对晏子说:“不要盲目的往前冲,然后用重力空练习,简单又快。”

“重力空?”晏子眨了眨眼。她为什么不知道?

“幽龙在秘界的时候,没有什么空提升为重力空,力量翻倍。”罗素笑眯眯地说道。

“那就好,这是对付群殴最好的办法。”晏子突然轻松了许多。

正在这时,前方传来一声尖叫。

女人尖声呼救。

罗素看了一眼晏子,眼里带着一丝兴奋:“有人吗?”

“嗯,女人!”晏子也很兴奋。

“你们两个是女人吗?看到女人的眼睛这样发光?”北辰荫没好气地说。

“不管是女人还是男人,只要是人,那都行。”晏子拍了拍北辰英的肩膀。“孩子,你不知道我们现在迷路了吗?”

说话间,一条紫色的裙子已经出现在面前。

是个十七八岁左右的女孩。她看不到自己的样子,但她很瘦,穿着紫色的连衣裙,就像一只蝴蝶。

她跑得很快,衣服穿得很轻便。

看到她的衣服,晏子低声对罗素说:“炼狱城外的弟子。”

罗素心里很高兴,终于找到了一个向导,这很好。

但是罗素似乎高兴得太早了。

在去紫衣女孩的路上,当她看到罗素的几个人时,原本阴霾的表情顿时容光焕发。

“你们是外面的人吗?”那个穿紫色衣服的女孩很威严。虽然她在逃命,但面对罗素的几个人时,她有种被颐指气使的感觉。

这种态度一出来,

晏子一直都在内门,所以那个穿紫衣的女孩显然没有认出这个门主传下来的弟子。

罗素还没来得及说话,女孩直接命令道:“你在看什么?还不快帮忙?”

她愤怒地尖叫,但她没有停下来,像一阵风一样跑开了。

罗素和其他人面面相觑。

罗素自诩见过很多人,但她从未见过如此泼辣、霸道、自以为是的女孩。

犹豫间,萨沙·武贾西奇的声音越来越近。

罗素真的猜到了。

我看到眼前一片黑黑的东西,向着它们所在的地方冲去。

“蜈蚣!黑铁蝎子!”晏子惊叫一声,神色瞬间变得凝重起来。

黑铁蜈蚣,最差也有八阶实力,更厉害的九阶十阶就更不用说了。

这么黑,至少有几千个!

“没办法,我们撤吧。”晏子的脸变得煞白。

经验归经验,但是保命很重要。如果失去了生命,还能拿什么去体验?

到三国玩真人秀

罗素回头看。

给他们带来灾难的那个穿紫色衣服的女孩现在不知道她去了哪里。

“这个人真有意思,国玩贼跑得快。”罗素冷笑一声。

那个女孩认为她从他们身边跑过就没事了?别看了,国玩她只有八阶的实力。

“蔚蓝,天黑了,你们两个去把姑娘抓回来。如果我们没有那个女孩,我们就无法离开这片血腥的雾林。”

“好。”蓝和暗夜鬼对视一眼,然后迅速离开。

他们虽然担心黑铁蜈蚣,但也知道以他们现在的实力,如果坚持留下来,恐怕会连累到罗素,还不如抓住那个狠毒的紫衣少女问话。

他们离开后,罗素很快就被黑铁蜈蚣包围了。

四周一片漆黑,四周都是密密麻麻的土地,让人触目惊心。

“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晏子边说边退到里面。

黑铁蜈蚣,每一条都和人类差不多大,但是和人类比起来,就恐怖多了。

那双绿色的眼睛,锋利的獠牙,还有上百只利爪,又尖又冷又冷。

“战斗开始了!”

罗素冷冷一笑。

然后重力空发挥自己,把上百条蜈蚣围了起来。

这种群体攻击技巧是罗素最喜欢的。

重力空重如山岳,可以大大削弱这些黑铁蜈蚣的攻击力。

此外,自上次升级以来,罗素的重力空已大幅扩展,达到数百平方米。

“进攻!”

罗素一声令下,这时候,北辰影业和晏子都放出了他们最强大的攻击。

罗素自然也不放松,她把手里的植物宠物魔兽底部的宠物全部给弄了出来。

迷途的相思,九尾狐狸,小貂!

在重力空房间里,只要罗素愿意,她可以让任何人避免重力减弱,所以她自己这边的玩家不受重力影响。

这时候,战斗开始了。

一阵爆裂声过后。

黑铁蜈蚣几百只,只剩50只了。

又一场激烈的对抗。

剩下的50只黑铁蜈蚣被宰杀干净。

“外面至少有900个,大家都准备好了,我就放进去。”罗素看到他身边的队员仍然精神饱满,所以他决定继续努力结束这场战斗。

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认可。

又一百只黑铁蜈蚣。

除了普通的黑铁蜈蚣,还有三只十阶蜈蚣,算是这支队伍的领军人物。

但不幸的是,罗素已经想通了。

当三只黑铁蜈蚣进来的时候,罗素已经告诉了晏子和北辰英。

然后,三个十步巅峰壮汉分别猛扑向十条黑铁蜈蚣。

三只被削弱的黑铁蜈蚣刚刚进入重力空,当它们脑袋里的眩晕还没有过去的时候,就感觉到一个影子来了。

在他们回过神来之前,他们的头和身体已经分裂成了家庭。

三大黑铁武功的首级都被灭了。剩下的蜈蚣能变成什么气候?

罗素和其他人占领了三个角落,真人并分别在里面攻击。

而变异的相思树则四处游荡,真人就像一块革命的砖头,在需要移动的地方,扼死还没死的黑铁武功。

在一些配合下,不到几个回合,数百只黑铁蜈蚣就在这一回合中被彻底消灭。

如此这般。

杀人后在重力空室休息,休息时又开始勒杀。

这个一打开,三个人和三只精神宠物就天衣无缝的合作了。不到半个小时,数千只黑铁蜈蚣被勒死,剩下的黑铁蜈蚣被吓死了。不到一刻钟,他们都散了,干干净净。

地上是一堆黑铁蜈蚣骨。

其实本来可以快一点的,但是堕落红莲此时还是个婴儿,在罗素的空房间里呼呼大睡,睡得正香,所以战局只持续了一小会儿。不然借助倒下的红莲,放出一堆不同的火,多少黑铁蜘蛛倒下。

此时,罗素的一些人已经疲惫到了极点。

“他们还没回来。不知道有没有错。我们跟他们走吧。”经过短暂的休息和恢复,罗素下了命令。

所以,这三个人很快转向蓝色,以显示他们以前消失的地方。

走不了多远,方便出现在他们两人的身影前,此时这两人正带着紫衣少女往回走。

“你没事吧?”蔚蓝看到罗素他们都累得额头冒汗,关切地问道。

罗素等人还没回答,那个穿紫衣的女孩哼了几声:“你要想逃离黑铁蜈蚣,怎么能不尽力呢?”不过,你们几个还是有点本事的,真的让你们摆脱了黑铁蜘蛛。"

穿紫衣的女孩此时很不服气,也很不甘心,她的话也冒着气。

罗素没有说话。

晏子冷冷地走上前去,上下打量着这个女孩。

“看什么看?再看看,把眼珠子挖出来!”穿紫色衣服的女孩受到恶灵的威胁。

这时,罗素实在难以理解,带着淡淡的微笑问道:“你为什么像一个囚犯那样傲慢?能告诉我原因吗?”

紫衣少女听了,哈哈大笑,道:“你们这些外地人,要不要去炼狱城拜神?”

罗素摸了摸鼻子:“虽然没打中,但也不远了。”

更糟糕的是,她有炼狱城之主赐予的令牌,比三长老的权威还要高。

紫衣少女听到这里,越来越得意地扬起下巴,傲慢地哼了一声:“我告诉你,炼狱城不是你想进的东西,但是你想进就能进。你还是早点走吧!”

“你这么确定我们进不去?”罗素双手环抱,笑着问道。

“绝对进不去,所以你也不要麻烦了。快放我走,不然我同伴来了,你们都吃不下!”穿紫色衣服的女孩极其傲慢,牙齿锋利,嘴巴锋利。

“炼狱城出来的人都这么不讲理?姑娘别忘了,刚才要不是我们拦住了黑铁蜈蚣,你的命早就没了。”罗素翘起嘴唇和女孩玩耍。

“冷笑!”穿紫色衣服的女孩粗鲁地抬起下巴。“你们凡人救我一命,是我的荣幸!”

罗素觉得这很有趣:“这个能拉下来吗?”

看到美丽的小徒弟用明亮的眼睛看着自己,国玩黑大师非常满意。他自豪地炫耀:“当然!国玩老子跟他斗了一辈子。他从来没有赢过老子。他为什么要在老子面前?”

罗素也是一种语言。

那两个黑白主,估计从娘胎就开始打架了,而那个黑主,一个弟弟,总是跑在后面,总是不服气。

于是,罗素同情地拍了拍她的黑师父的肩膀:“那么,我不愿意先学黑师父的空奥林匹克运动魔术!”

“来,弟子,告诉我你以前学到了什么。为什么你口袋里的这个宝贝学得这么差空?”

罗素拿出独孤大师的空玄学法则给黑大师看。

但是当她把神秘的法律给黑大师看的时候,黑大师突然瞪了一眼:“你学的这个东西?”

“这东西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罗素很困惑。

黑大师看着自己傻傻的徒弟。“这丫头,这东西基本,基本。以你现在的实力,其实是在学习基本的空情结。怎么能替老师问好呢?”

罗素挠头。

这个东西是罗素从天火城得到的。玄武大陆是十八大洲中的弱大陆,天火城是玄武大陆中的弱理想城市...孤独的成年人在别人眼里可能很伟大,但在中部大陆的强者面前看到真的不够。

看到小徒弟蹙着秀气的眉头,黑老头一下子受不了了,心被揪了起来,好言相劝:“亲爱的徒弟,我们不难过,你现在有师傅了,师傅一定要教你好魔法!”

为了替这位珍贵的弟子感到难过,黑大师向罗素详细解释了这件事。

但是,这样一来,黑大师才真正明白了楚和苏的处境。

要知道,很多时候,罗素都在摸索自己的理解,尤其是在精神世界的尽头,当他升职的时候,那是因为基础不够牢固。

因此,黑老头哄着罗素打好基础。

但是打基础是一件很累的事情。为了不让宝宝累,黑老头会从自己的便携空房间里挖啊挖。

过去,各种滋补洗髓的丹药、药材、贵重物资都是不花钱攒起来,放在他的宝贝徒弟面前,让她选择,怕罗素不要。

这些东西,虽然不知道它们的价格,但从上面的光环知道它们绝对值很多钱。

平日里,为了哄罗素多练练神秘的魔法空少练练魔法,黑老头还能拎好东西给罗素挑。

黑人老人只觉得自己这辈子只是个徒弟,当然想把自己的好东西给她。

平日里,黑老头出门找血雾、鬼藤、旋风仙花,白老头就看着罗素修炼。

当白人老人出去寻找血雾、鬼藤和旋风仙花时,他被黑人老人训练成看着罗素。

这两个老人把罗素照顾得很紧,生怕这个唯一珍贵的学徒犯一点小错误。

在两位大师的照顾下,在这段时间里,罗素使用了大量来自中央大陆的人才和珍宝,不仅打下了坚实的基础,而且一举取得了突破,晋升到了九大行星的实力!!!

...

羽九行星距离神化阶只有一周了!真人

我一直在紧张地练习,真人精神上很累。黑人老人对罗素说:“宝贝徒弟,修行只是一种生活方式,但是我不能一直修行,到时候我会变成一个小书呆子。主人不忍。来,师父带你去玩。”

这几天,血雾鬼藤旋风仙花即将开放,所以白老头一直蹲在血雾鬼藤旋风仙花边上没有离开。

因为血雾、鬼藤、旋风、仙花一开就落地,落地就化成灰,根本不能耽误。

白老头心平气和内敛,能跟得上,黑老头脱喋喋不休,哪里还有能冷静下来的脾气?所以他们分工明确。

但是血雾、鬼藤、旋风、仙花都在约尔山深处的暗夜森林里。

大陆出现的时候,夜林就存在了,所以几亿年来,夜林早就长成更大的森林了。

森林漆黑如夜,视力只有100米。

不可预见,魔兽出没。

祁龙大陆是十八大洲中的第一大洲,若尔达山脉是十八大洲中的第一大山脉,夜森林是十八大洲中可怕的原始森林。

罗素现在是一颗羽毛状的九大行星,她已经能够在乔山行走了。夜森林的外围也可以参观,但是她应付不了森林中的魔兽王。

为了他珍贵弟子的安全,黑大师...扔掉了沿途经过的魔兽国王区中所有被神化的魔兽。

罗素也喝醉了...

“主人,这里很安全。去帮帮白师父。我自己玩。”罗素随意了一下。

但是黑大师不情愿地说:“亲爱的弟子,你真的能做到吗?还是白大师应该陪你玩?”

罗素目前正在寻找草药。黑大师站在路上问问题。很麻烦。

罗素福尔:“这一带被神化的强者都被黑大师掐死了,剩下的魔兽都跑光了。会有什么危险?”血雾鬼藤旋风仙花不可预知,不如师父在那边看着,不然下一个血雾鬼藤旋风仙花还要再过三千年。"

“那你玩得开心,不要到处走,不要到处跑,就在这一带玩,知道吗?”黑人老人像孩子一样哄着罗素,他一点也不担心。

黑人老人在离开前拍了拍罗素的小脑袋。唉,这个小姑娘,看着娇娇的软肋,真是堪忧啊。

黑人老人走后,罗素和自己玩。

因为夜林人迹罕至,野生药材很多,都是大师级药材。如果罗素想晋升为帝国炼药师,他必须不断尝试和摸索,走出自己的帝国炼药师之路。

“哇!达摩宝草!而且不止一个!”

“天啊!安静的宣刘桦!花开得那么好,药也那么丰富!”

“哇!卢光宝油根!这个根系强,好,棒!”

“天啊!这里居然还有一株紫雾龙兰,这次是宝!”

罗素惊讶的声音不断传出。

真的很惊喜,夫人!

这些药材,外面有钱买不到。!!

...

此外,国玩罗素还有一个随身房空和一个浓郁的随身房空,国玩于是她把这些药材的根挖出来,移植到空房间。

这些草药现在都不用了,但她闲着没事的时候,就大有用处。

罗素不知道在不久的将来,这些药材会对她有很大的帮助。

罗素一路打一路挖,挖的都是移植的空。

为了这些药材,罗素还专门开辟了一小块荒地,集中药材。

这些珍贵的药材,在外面很少见,似乎是深夜森林里的普通杂草。

这次旅行,罗素收获良多。

罗素不仅自己挖,而且还让小龙和小黑猫出去,这样他们就可以帮忙,而且效率也高得多。

十天之内,这一带的药材差点被罗素抢走。

正当罗素抱着她酸溜溜的腰准备好好休息的时候,突然,一个穿着白色衣服的杰出青年出现在她面前。

年轻五官清秀,面容严肃冰冷,眼神倨傲居高临下,看上去不太好相处。

男孩看到罗素淡粉色的素裙沾着灰尘,浓密的剑眉紧紧蹙起。

“你是谁?怎么会在这里?”少年深邃的眼睛冷冷地眯了起来。

罗素愤怒地看了他一眼:“你是谁,为什么来这里?”

少年满是骄傲,落寞,冰冷:“我找两位前辈,黑白。可以出没两位前辈的遗址,说明离两位前辈不远。”

苏点点头。

“你虽然漂亮漂亮,但是实力低,所以是两位前辈的丫鬟。”少年斩钉截铁地盯着罗素,冷冷的语气很自然地指示罗素:“你去通知两位前辈,说乔达山天道宗的首席弟子司徒洪钧要见一面!”

嗯?

罗素好奇的上下打量着乔山天道宗的首席弟子司徒洪钧。

她是怎么成为黑白两道高手的丫鬟的?他怎么能想当然的命令她举报呢?是什么让他如此自信?

看到这个脸上沾满泥巴的漂亮小女孩,她清澈如水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自己,司徒宏俊心里感动。这个女孩真的很美,让人感觉真的很激动。当他成为两位前辈的弟子时,他让小女孩亲自来服侍他。和老人比起来,小姑娘应该更喜欢和自己这样的年轻才俊呆在一起。

司徒洪钧觉得向两个老人乞求这样一个小女孩是在帮助她过上幸福的生活,也是在拯救她。

罗素狐疑的目光扫过司徒宏军。小伙子给她的第一印象是孤傲孤傲,可现在为什么突然笑得这么淫荡?。该死。

司徒洪钧没有意识到他可能无法崇拜老师。此刻,他已经把罗素当成了自己的囊中之物。因此,他的语气带着一丝主人的冷淡,看了一眼罗素:“你在干什么?还不带路?”

罗素:“…”

看起来他的实力不错,但是她现在还不能打。因此,罗素说,如果你有敌人,让主人报告他们。反正大师们挖空讨好她练,也不知道什么能让她开心。!!

...

“好的,真人我带你去看看。”罗素微笑,真人笑得像朵花,那致命的诱惑,让司徒宏俊有一个呆滞的瞬间。

最近几天,当血雾、鬼藤、旋风、仙花摇摇欲坠的时候,两个老人盯着他们的眼睛布满血丝。

抬头看到罗素走过来,黑人老人突然跳起来,高兴地跑了。

司徒洪钧看到黑老头时,眼睛亮如星辰,猛地噗通一声用力跪下:“黑前辈在桌上,晚辈司徒洪钧拜见!请收我当徒弟!”

说完,司徒洪军的额头嘭地磕在地上,敲得可狠了。

然而,黑老头视而不见,从他身边擦肩而过。当他走到罗素时,他看到她浑身是泥,突然感到心疼。“亲爱的弟子,这个地方的沼泽很难走。有什么事就叫师傅。你为什么亲自来这里?”累了吧?快来喝红焰龙水润润嗓子。"

司徒洪钧当场就懵了!

红龙水?那不是内地中部昂贵的清泉吗?据说是滴滴算的。每滴价值100紫晶币吗?

结果黑老头把它给小姑娘当清水喝?!!!!

司徒洪钧完全傻了,他傻乎乎地问:“黑前辈,你还记得年轻一代吗?”当初在冲华山,前辈们曾经夸口说,晚上骨头很清楚,空系际元素..."

原地的洪钧说个没完,但黑老头似乎忽略了他的意思,还是罗素提醒他推他:“师傅,那个人还在读什么?”

黑老头不耐烦地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司徒洪钧,厌恶地说:“那一定是个傻瓜。反正我们不认识。对了,宝贝弟子,这里湿气重。我在老师面前给你的紫穆披风呢?你怎么不穿?”如果是冰冻的,宝贝,可爱的徒弟,不心疼他老人家吗?

紫穆你湿披风?司徒洪军的眼睛明显怔住了!

不会是那个在中部大陆造成数万人抢劫,死伤无数,在那件紫穆幽湿斗篷之后被黑老头抢购一空的人吧?此披风融合空元素后,可以开启隐藏功能!你可以过去躲起来,好吗?戴在哪里防潮!!!

这么珍贵的宝贝,黑老头应该就这么送人吧!

司徒洪钧出生在大陆中部。后来因为得罪了不能得罪的人,只好被家人偷偷送出中部大陆。他被安置在祁龙大陆的约山天道宗。

平日里,司徒洪钧在训练、知识等方面都是首屈一指的。所以,在天道宗,司徒洪钧是一个高调的首席弟子!

但是吃了苦头。

而罗素的回答让司徒洪钧绝望了。

她生气地看着她的主人说:“我不喜欢黑色的斗篷。”

司徒宏军气退了下来。黑,不喜欢?是功能性斗篷,是宝藏,是神器,而且在图片上也不好看!!!我受不了!!!

但是面对自己唯一的宝贝徒弟,这个脾气古怪,在别人嘴里阴晴不定的黑老头,就像哄自己可爱的宝贝一样,语气极其柔和。!!

...

老黑挠了挠头发,国玩很为难:“不喜欢黑?我们的小宝贝徒弟喜欢什么颜色?不然师傅找了做紫穆湿披风的人,国玩让他给我们小徒弟定制一件。是的!就这么做!”

黑老头越想越觉得这是个好主意。

“主人知道谁做了子木的湿斗篷吗?”罗素好奇地问道。

“不就是紫云家族那小子吗?在你师父身上!”黑老头是肯定的。

司徒洪钧差点一饮而尽。

紫云家族...那可不是一般的家庭,是继四大超级隐士家族之后的八大巨头之一。

在中部大陆也是有名的存在好吗?大概只有黑老头这样的人才会说“紫云家的小子”。

司徒洪钧决心做那个黑人老人的徒弟。

于是他走到跪着的黑袍前,恭恭敬敬地磕头:“黑长老,请收晚辈为徒!什么都可以吃!学成之后,愿为师父赴汤蹈火!”

黑老头本来想讨好小徒弟,却差点被灵光一现又被这个男生打断!

黑老头不高兴的说:“你小子快给老子上了!”

司徒洪钧一脸帅气,眼神坚定:“师傅不服徒弟,徒弟坚决不起来!”

他想用真心打动师父!

谁知道,黑老头的脸真黑:“你爱跪就跪,不关我的事!”

转过脸,老黑脸软软的,能拧出水来。“好徒弟,空之间的奥林匹克运动中的魔法练习怎么样?有什么不明白的吗?玄体的第一层意思你懂吗?哦,我明白了。二阶呢?你意识到了吗?这都实现了,唉!我的宝贝弟子很聪明……”

原地洪钧喊道!

谁不知道黑老头的玄机一共有108重,现在小女孩才明白了其中的两重性,黑老头被夸到天上去了...

那个老黑人带着他珍贵的徒弟渐行渐远,很快消失在森林深处。

原地的洪钧仍然笔直地跪在那里,像古松一样笔直。

司徒洪钧坚信他是真诚的,总有一天会打动师父的!黑老头会收他当徒弟!为了这一天,他努力了好几年!

至于那个小女孩...司徒宏军有点想哭。

在这个世界上,人比死人更受欢迎。小姑娘看了看力气,也就一般。一个黑人老人怎么能这样宠着她?不会是黑老头的私生女吧?那不如...偷偷勾引年轻人?只要幼仔看中自己,看到师父宠爱幼仔的样子,不就全身而退了吗?

想到这一点,司徒洪钧抖了抖有点皱的袍子,理了理太阳穴和头发,把自己的外貌调整到一个好的状态。

然而,天气并不美丽。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的,开始下雨了空。

这里是夜晚森林的深处,在茂密的枝叶之上,雨水聚成一条条,向下落下。

我也不知道司徒洪钧是不是特别倒霉。他的额头上面刚好有一个,所以瓢泼大雨落在他的额头上。

司徒洪钧可以用他的技巧阻止大雨倾盆而下,他也可以改变他的位置,以免不舒服。!!

...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