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意大利贵宾会|中国有限公司----我与小表姝舐交(1/49)

意大利贵宾会|中国有限公司 !

是的,小表小表这个人很危险。无论谁靠近他,小表小表都是无可救药的。

安若的内心其实很害怕他,但她的眼里没有任何情感。

唐雨晨向她走来,在离她半步远的地方停了下来。

他抬起手托住她的下巴,轻轻抬起头,柔声对她说:“宝贝,我嫁给你的时候,并没有为你准备婚礼。今天特意给你补的。希望你能喜欢。”

“为什么不和我离婚?”安若没有回答这个反问。

“和我离婚有那么重要吗?”

“是的,这很重要。唐雨晨,你知道我最想要的是和你离婚。你为什么骗我,戏弄我,为什么不跟我离婚?!"

安若岳越来越激动。她用力挥了挥手,忍不住冷笑道:“你这样耍我很开心吧?”我告诉你,我今天绝对不会娶你!"

那人脸色一沉,眼睛微微眯了起来。“你不嫁给我,改变不了我们是夫妻的事实。”

"...我一定会想办法和你离婚的!”

“离婚?”唐雨晨冷笑道,“安若,我不同意,你已经死了,我也不会和你离婚!你还是听话,跟我办婚礼。”

“我不抱到死怎么办?”安若的语气很冷,眼神也很冷。“唐禹锡,你认为一切都在你的控制之下,对吗?但你错了,我不会再听你的,也不会让你摆布我!”

说完,她转身要走。突然一只手落在她的肩膀上,抓住她的肩膀,力道很大,几乎要捏碎她的骨头。

安若皱眉,不让他的痛苦呼出。

“宝贝,难道你不想知道你父母怎么了吗?”

她的眼睛微微动了动,唐雨晨淡淡地笑了笑:“和我举行婚礼,我告诉你实话,这是一笔好交易吗?”

他以为她会答应。

毕竟,举行婚礼只是一个仪式。他们都是夫妻,不如和他做交易。

然而,沉默了几秒钟后,安若转过身,淡淡地笑了笑:“对不起,我不想知道真相。所以我不会和你做这笔交易。我想举行一场婚礼。一个人去!”

嗯,真的要从他那里知道吗?

她也可以自己去发现。

总之,她不会让他拥有他想要的一切,也不想傻傻的听他摆布戏弄。

唐雨晨的脸突然变得很冷。他的黑眼睛盯着她,低声威胁:“你知道不服从我的后果吗?”

还是那句话。她能听到耳朵里的茧声。

安若无畏地说:“杀了我?那就杀了我,今天就是死,我也不跟你办婚礼!”

他骗她以为他们离婚了。这种气闷在她心里很难受,她自然不会让他称心如意。

还有,新娘明明应该是飞雪,她突然成了新娘,为了让她出名,想让她成为公众讨论的焦点?

再说,她怎么会嫁给他!

婚礼是神圣的仪式,他不配和她举行!

她没有心情也没有耐心嫁给他!

那人的眼中突然产生森冷的寒意。

尽快看无错小说。请访问我们的收藏网站阅读最新的小说!

令贝贝绝望的是,姝舐南宫乐山也不相信她。

冷心的脸和手被稀硫酸局部烧伤。虽然不是很严重,姝舐但也毁容了。

而且是不可能恢复原貌的。

光是这些伤口就需要很长时间才能愈合。

贝贝做了这样的事,不仅毁了他们的婚礼,也毁了冷欣的生活。

南宫乐山很生气,所以警察把她带走的时候,他没有任何想法去帮助她。

加上冷心父母都从政,贝贝被判刑,并没有得到任何优待。

就这样,她因故意伤害罪被判了两年。

*****

转眼间两年过去了。

但是对于贝贝来说,每一天都像是一年。

监狱生活不容易。

她入狱的时候,才18岁。她像一朵娇艳的花,清新美丽。

她出狱时20岁。

虽然她还是如花般苍老,但内心千疮百孔,眼神也不再稚嫩。

两年的风雨把一个骄傲的公主变成了一个卑微的女孩。

她永远会被贴上罪犯的标签,永远不会被冲走。

这是她冲动任性的代价...

但是价格太重了。

贝贝出狱了。

她穿着简单的白色t恤、牛仔裤和白色鞋子。

她的头发干脆扎成马尾,这是她之前最不屑的。

她喜欢披散头发或者做各种漂亮的公主头像。

她最不喜欢的就是用土气的方式扎个简单的马尾辫。

还有她现在穿的衣服,以前最看不上的。

她的衣柜里总是摆满了漂亮的设计师裙,每天都把自己打扮成公主,高贵而美丽。

但是她没有想到,有一天她会从云端掉进泥里,从公主变成丑小鸭。

走出监狱大门,贝贝被外面刺眼的阳光差点哭出来。

她忙着闭上眼睛,努力抑制住眼泪,不让自己哭出来。

但是当她重生的时候,她真的觉得好难过,好难过,好想哭...

“贝贝。”就在她难过的时候,她突然听到有人在叫她。

贝贝抬头看见妈妈站在一辆车旁边,远远地看着她。

“妈妈——”贝贝冲上去,紧紧地抱住了她的身体。

南宫婉拍了拍身子,没说话。

贝贝很想哭,但是忍住了。

她不能哭,哭只能说明她的可怜和脆弱。

平静了一会儿心情后,贝贝放开了妈妈。“妈,我出来了,我错了。”

不管是谁陷害她的,她都不应该冲动地伤害冷心。

贝贝真的觉得自己错了。

南宫婉叹了口气:“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然后我们就向前看,重新开始生活。”

贝贝用力点头。

南宫婉打开了门。“上车,我们回家吧。”

“好!”

贝贝很快就可以回家了,她仍然很开心。

在监狱呆了两年后,她最想做的就是回家...还有南宫乐山。

想到那个男人,贝贝的心里一阵阵的酸痛,让她不敢再去想他。

贝贝姓贝。听说她出生的时候很可爱。

她父亲在她还是婴儿的时候就溺爱她,小表所以给她取名贝贝。

但是在她很小的时候,小表她的父亲就因病去世了。

然后她就一直和妈妈住在一起。

她妈妈是南宫世家的一员,但她是副业,几乎被边缘化,是局外人。

但作为一个南宫世家的人,只要肯做事,这辈子绝对不会饿死。

她妈妈有些本事,她年轻的时候赚了不少,加上她爸爸的遗产,她一直活的像个公主。

他们的家是一座漂亮的小屋。

回到家,贝贝的品味很复杂。

然而,当她跟着妈妈进屋时,她发现这个家和以前大不一样了。

家具变得简单多了。

当年,她父亲最喜欢的油画不见了,很多古董花瓶和一些值钱的东西也不见了。

贝贝很疑惑,但她什么也没问。

“夫人和小姐回来了。”一个中年女仆从厨房出来,微笑着和他们打招呼。

南宫婉介绍贝贝:“这是我新雇的佣人,姓赵。你可以叫她赵姨娘。”

赵姨娘是美籍华裔女性,身材瘦削,颧骨高,脸上有些皱纹,肤色略黑。

贝贝向她点点头。“你好赵姨娘。”

“贝贝小姐,你好。我想你和你妻子一定饿了。我给你做饭,你很快就可以吃饭了。”赵姨娘说完,回到厨房。

南宫婉对贝贝说:“上楼洗个澡,然后换衣服。”

“嗯。”贝贝也有同感。

她上楼进了卧室,发现卧室里的一切都是一样的。她觉得自己像个陌生人。

她的房间很漂亮,都是公主风格的。

各种各样的娃娃堆在一个大柜子里。

贝贝走过去,目光落在一个可爱的粉红色芭比娃娃上。

芭比的肤色白嫩,脸颊粉红,裙子粉红,头上的蕾丝帽子粉红。

它有大大的黑眼睛,胖乎乎的小脸,可爱的樱桃小嘴,黑色的卷发,让人一看就很喜欢。

这是她最珍爱的娃娃之一。

因为是南宫乐山给她的...

那时候她才十岁。

他说这个娃娃和她很像,两个人像对方一样可爱。

以前她在的时候,娃娃总是干净漂亮,现在,娃娃满是灰尘,粉色的衣服又脏又旧。

贝贝心烦意乱地伸出手,还没等摸到娃娃,就像触电一样缩了回去。

她再也不能怀念南宫乐山和过去了。

因为她不再是她,她不再配得上他...

贝贝转身去卫生间洗澡。

她在浴室洗了很久,然后选了一件比较简单的白色连衣裙穿。

她衣柜里的衣服都是公主的,但她不想再穿了。

贝贝擦干头发,穿着简单的衣服下楼。

看到她下来,南宫婉起身笑道:“走吧,你吃吧。”

贝贝跟着她去餐厅吃饭。

赵姨娘手艺不错。她只会做中国菜。贝贝好久没吃中餐了,每一口都吃的很仔细。

最后一天了哦,妃子在这里替新书《黑帝专属:早安,第8号新娘》跪求月票,求啊求,谢谢大家~

我与小表姝舐交

吃饭的时候,姝舐南宫婉突然接到一个电话。

她拿起手机,姝舐声音有点模糊。“好吧,我很快就回去...我知道,好吗...我挂了。”

贝贝疑惑地看了她一眼。“妈妈,你回哪里去?”

南宫婉没说话,就在她身上放了几个菜:“快吃,吃完我有话跟你说。”

“哦。”贝贝低下头继续吃。

只是她总觉得她妈妈想对她说的话不会很好...

午饭后,母女俩去客厅坐着。

南宫婉不知道怎么开口,一直很沉默。

贝贝莫名其妙地感到紧张。“妈妈,你难道没有话要对我说吗?”

南宫婉狠狠地看了她一眼。“贝贝,在你进去的两年里,我妈妈一直很孤独,后来我遇到了一个叔叔……”

听到这里,贝贝突然明白了她的意思。

她的脑子空,心里莫名地有点乱。

南宫婉接着说:“他人很好。他的前妻几年前去世了。所以我和他……”

“妈妈和他在一起吗?”贝贝突然问。

南宫婉点点头。“我和他...结婚了。”

嘣-

贝贝吓坏了,觉得自己像是晴天霹雳。

她的心里突然觉得很难受,非常非常难受。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感觉不好。她只是觉得她最重要的亲人都不要她了。

连妈妈都不想要她...她还剩下什么?

“是吗...已婚?”她问,脸色变得苍白。

“是的,我们一年前结婚了。我从没告诉过你,只是怕你穿着会不舒服。”

南宫婉看着她,神色忐忑。“贝贝,你不能怪你妈妈吧?”

贝贝茫然摇头。“不,我怎么能怪我妈妈呢?我不怪你,真的。”

南宫婉松了一口气,笑着说:“你别怪我,我心里踏实多了。贝贝,我还有一件事想告诉你。”

“什么?”贝贝痊愈了。

“我们不住在伦敦,我们住在爱丁堡,所以……”

“爱丁堡?”贝贝又卡住了,好远。

南宫婉点点头,“是的。我们住在爱丁堡,过两天我会回去。你愿意和我一起回去吗?”

贝贝惊呆了,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她能和她一起去吗?

她的家在这里。这是她的家。

她和她妈妈一起离开来养活自己?

南宫婉道:“我尊重你的意愿。你可以跟我走,也可以留下来。我会给你一些钱。以后随时可以来找我。”

贝贝盯着眼前的女人,突然觉得有点奇怪。

这是她妈妈吗?

为什么,她感觉有点不一样。

“贝贝,你是在怪我吗?”南宫婉伤心地问,“我知道,我不应该再婚,贝贝,你应该怪我。”

贝贝突然很心疼。她摇摇头说:“妈妈,我不怪你。你单身多年照顾我,应该追求幸福。反而是我不孝,让你伤心两年。”

南宫婉神色复杂。她叹了口气,“忘记过去。以后你要做个好人,不要再做傻事了。”

贝贝想说她是被陷害的。

但是说了有什么用,妈妈还是不相信她。

她不知道是谁在陷害她。毕竟她准备的辣椒水放在别的地方了,小表不知道是谁换的。

贝贝点点头。“妈妈,小表别担心,我不会再犯错了。”

被教训了一顿,她真的很害怕。

南宫婉开心地点点头,问道:“我明天就走。你愿意和我一起去吗?”

“跟我来。”

贝贝想了想,摇摇头。“妈妈,走吧。我刚到家。我想在家呆一会儿。”

“那么好吧……”南宫婉道:“其实我也不想急着回去。你叔叔最近身体不好,需要我的照顾。贝贝,以后想我的时候来找我好不好?”

贝贝勉强扯出一个笑容,“好吧……”

晚上,贝贝蜷缩在公主的床上,睡不着。

她以为出狱后可以开始新的生活。

但她错了。她开始了新的生活,只是为自己的新生活...

她从小就离不开人的关心。

妈妈要走了,真的舍不得。

想到这,贝贝很难过,因为这两年的监狱灾难,也因为母亲的离去。

越想越难受。贝贝再也忍不住在被子上哭了。

她伤心地哭了,受了委屈。

只是哭过之后,她要用力量面对生活,因为今天这一切都是她应得的。

第二天,南宫婉给她留了点现金就走了。

离开后,贝贝才知道,真的只剩下她一个人了。

她最亲近的人,她妈妈,离开了她,她好像是个孤儿。

贝贝伤心的在卧室呆了一整天。

最后她振作起来想下楼吃饭,却发现家里没人。

赵姨娘不知道去了哪里。

“赵姨娘,你在吗?”贝贝打了几次电话,赵姨娘才从房间里出来。

“小姐,你找我有什么事?”赵姨娘问。

贝贝其实是习惯了佣人的照顾。她直接问:“我饿了,请给我拿点吃的。”

赵姨娘道:“家里没东西吃。昨天所有的食物都吃完了。”

“没有?”贝贝很惊讶。

“是的,我老婆只告诉我每天买一顿饭的食材,我每顿饭都要买食材。”

“现在能买吗?”

“现在天黑了。家里还有一些面包。你还是将就一下吧。”赵姨娘直接说道。

贝贝沉默地说:“没事。”

“面包在冰箱里。自己去拿。对了,小姐,明天把伙食费给我,我好去买食材。”

"...多少钱?”

“给500,家里需要更多的食物。”

贝贝对理财一窍不通。她以前从来不觉得花钱不好,也不知道500斤值多少钱,能买多少米多少菜。

“好。”贝贝点点头。“我马上给你。”

她转身上楼拿钱给了赵姨娘。赵姨娘拿了钱,回房睡了。

贝贝站在空荡荡的客厅里,沉默了一会儿,才走向厨房。

她打开冰箱。里面只有一块面包和黄油。

面包又冷又轻。

贝贝接了一杯热水就着面包吃。

然而,姝舐她还是有点饿。她一天没吃东西,姝舐一块面包根本没用。

但是家里没东西吃,她只好饿着肚子睡觉。

因为太饿太担心,贝贝直到天亮才睡着。

结果她一直睡到中午。

她仍然被饥饿惊醒。

贝贝洗完澡下楼,发现赵姨娘不在家。她去了厨房,那里什么也没有。

赵姨娘去哪里了?

贝贝等了她两个小时,她还是没有回来。

她忍不住在房间里查看。

床是空,衣柜是空...

好像没人住过。

赵姨娘走了,带着给的五百斤跑了。

意识到这一点,贝贝又被打了。好在她现在有很强的抗打击能力,很快就接受了现实。

家里没有佣人,贝贝只好带着钱出去吃饭。

在她家不远处,一辆燃烧的跑车突然停在她面前。

贝贝看了看,微微有些发呆。

车里有一个女人。她叫冷清,是冷欣的妹妹。

她和冷清以前是同学,所以认识了冷欣。

贝贝看到她,想到她毁容的冰冷的心……她不禁紧张,内疚,害怕。

冷清冷冷地看着她,冷笑道:“贝贝,听说你出狱了,特地来看你。”

"...谢谢你。如果你没事,我就先走了。”

贝贝转身想走。

“站住!”冷清对她喊:“上来我们聊聊。”

贝贝回头。“你在说什么?”

“你说什么,怎么,有胆子害人,没胆子上车?”冷清挑衅地看着她。

贝贝和冷清曾经都是妩媚任性的女孩子。

她以前以为自己和冷清是一个味道,现在回想起来才知道自己任性无知。

冷清打开门。“上车。如果你不敢上车,说明你不知道怎么忏悔。”

贝贝咬着嘴唇。“你想和我谈什么?”

“我们上车吧。”

"..."贝贝站着不动。

冷清冷笑道:“贝贝,你还不知道我妹妹现在怎么样了?”

说到冷心,贝贝的眼睛直打颤。

这是她的错...

贝贝感到内疚,只好上车。

她只是坐在上面,没有坐着不动。冷清突然发动了汽车。因为惯性,贝贝的头撞到了椅背。

冷清开车很快。贝贝摸索着找安全带,自己系上。

看到她这个样子,冷清不屑的笑了。“贝贝,坐了两年牢,你的胆子越来越小,比老鼠还小。”

是的,贝贝以前很大胆。

因为幼稚无知,所以大胆无畏。

否则,她就不敢向冰冷的心脏泼辣椒水...

只有胡椒水被稀硫酸代替。

贝贝握紧了安全带。“你要告诉我什么?”

“姐姐没有嫁给南宫先生。”冷清突然说道。

贝贝怔了一下,这她不知道。

冷清的语气很冷。“她毁容了,现在还没治好,不能嫁给南宫先生!”

"...为什么?”贝贝忍不住问。

冷清冷冷一笑盯着她:“为什么?你不知道为什么?”

“因为她被毁容,配不上他了!”

我与小表姝舐交

“谁知道他是什么人,小表反正我妹妹不能嫁给他。这都是你的错!小表”

冷清很生气。“你毁了我妹妹的幸福,毁了她的生活。贝贝,你怎么这么恶毒!”

贝贝深吸了一口气。"...对不起。”

她不知道事情会变成那样。

她真的知道自己错了,她不该冲动...她也不想那么做。

那时,她只是太嫉妒,太难过,太生气...她只是想给冷欣一个教训,谁知道这会造成这样的悲剧。

无论如何...她真的错了。

冷清讽刺的笑了笑:“你说对不起能弥补你对我妹妹的伤害吗?”

“那你想干什么?”贝贝问。

冷清又踩了油门。“跟我去个地方。”

她带贝贝去了一家ktv。

这里地势有点偏,贝贝没来过。

冷清让她下车,跟着她进去。

贝贝有点犹豫。“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

“先跟我进来。”冷清拉着她往里面走。

大厅里有几个客人,但都是男性客人。

突然看到两个漂亮的女生走了进来,几个男嘉宾的眼神都变了。

贝贝不喜欢他们的眼神,总让她觉得有点危险。

冷清很大胆,拉着她上了二楼,推开一个包间的门。

包间里光线很暗,真皮沙发很大很宽敞。

寒感关上门,随便坐下。“你也坐下。”

贝贝在另一边坐下。她疑惑地问:“你带我来的时候想干什么?”

冷清拿了一瓶红酒放在桌上,打开瓶塞冷笑道:“你怕什么?我不会再吃你了。”

“那你为什么带我来这里?”

“自然是东西。”

冷清倒了两杯红酒,递给她一杯。“我们喝吧。”

贝贝总觉得自己没什么好意图。

她摇摇头:“谢谢,我不喝酒。”

冷清扬起眉毛。“怎么,你怕我会吸毒?”

“不,我不喝酒……”

“你以前很能喝。”

“我戒了,我现在不喝酒了。”

冷清丢了脸,不悦道:“宝贝,你不喝,不给我面子。我请你喝酒,你不答应?”

贝贝,对不起的是冷欣,不是冷清。

冷心这么说她就喝,冷清这么说她就不能喝。

“我不喝酒。你快说,你为什么带我来这里?你不说,我就走。”

“放心吧。”冷清放下杯子,没有勉强她。“我想给你介绍个人。他还没来。”

贝贝纳闷,“你想给我介绍谁?”

冷清勾着嘴唇。“到时候你就知道了。你先等着,我去洗手间。”

然后她起身离开了。

冷清出去后,关上阳台门。

盒子里漆黑一片,静悄悄的,贝贝一个人坐在里面,突然烦躁起来。

我不知道为什么,她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有事情要发生了。

但她怀疑自己太偏执了。

贝贝等了几分钟,冷清还没回来。

她告诉自己,如果两分钟内不回来,她就会离开。

两分钟很快就到了。

贝贝起身就走,然而她刚走到门口,包厢的门突然被推开——

一个高个子外国男人走了进来。

贝贝忍不住退缩了。“你是谁?”

那人一进来,姝舐眼睛就放肆地看着她。

贝贝很可爱,姝舐眼睛又黑又大,脸上满是胶原蛋白,樱桃小嘴又红又好看。

她的血液里有一点混血,让她的五官看起来有点深邃。

加上她留着一些天然卷发的长发,让她看起来像一个真正的芭比娃娃。

没想到她这么可爱有魅力。

这个人的眼睛里闪过意想不到的惊喜,然后产生了发光。

他走近贝贝,贝贝忍不住后退。

“你到底是谁?”贝贝不安地问。

男人笑了笑,“你是贝贝?”

“是的……”

男人确认了她的身份,更开心了。他轻声说:“别紧张,我们先聊聊。”

“你是冷清的朋友?”贝贝问。

那人点点头。“是的,她把你介绍给我了。”

“冷清介绍我来给你做什么?”

男人的眼睛路过一个意外,难道她什么都不知道吗?

即使她不知道,他也不想让她走。

这是他第一次见到这么可爱的女孩。

“她还没说,但她说这很重要。贝贝,我们坐下来谈谈。冷清估计快来了。”

贝贝犹豫了一下,只好坐下。

男人靠着她坐下,他的身上贴着她的标签。贝贝微微蹙眉,忍不住移开了一点距离。

那人好像没看到。他笑着问她:“你喝酒吗?”

“我不喝酒,谢谢。”

“你可以喝一点,这酒对你的皮肤有好处。”

“我不喝酒。”

“就喝一点,我们边喝边等。”男人把杯子递给她。“试试吧。味道不错。”

贝贝还是摇摇头:“谢谢,我真的不喝酒。”

男人没有放弃,反而笑得更温柔了。“贝贝,我第一眼看到你就很喜欢你。真希望你能陪我喝这杯酒。”

贝贝微微有些发呆。

男人闪着眼睛,“你很可爱,是我见过的最可爱的女孩。像你这样的女孩子,肯定是人人都喜欢的。”

原来他说的就是这种爱,贝贝放心了。

她还是委婉地谢绝了:“不过我真的不喝酒,谢谢你的好意。”

“贝贝,我好喜欢你。请陪我喝一杯,不如半杯。”男人离她很近,他的气息近在咫尺,他的气息很不好。

不管贝贝有多傻,她都知道这个男人有问题。

她赶紧站起来,说:“我还有一步呢。如果冷清回来了,请帮我说声谢谢。”

然后她朝门口走去。

“贝贝,别走!”男人放下酒杯,迅速起身,一把抓住她。

贝贝的手被他抓住,男人粗糙的手掌让她惊讶的下意识的挣扎。“你干什么,放开!”

男人干脆不装了,拉过她的身体一抱。

“贝贝,你开个价,我给你买一晚。你要多少,够给你五千吗?”

贝贝完全糊涂了。

男人以为她在犹豫,就俯下身吻了她一下。

贝贝吓得抱头拼命挣扎。

我与小表姝舐交

“贝贝,小表我真的很喜欢你,小表我们好好相处吧。”男人拉下她的手,疯狂地亲吻她的脖子。

贝贝气得脸色发白。她挣扎得更厉害了,大声呼救。

“救命,救命,救命——”

那个男人突然把她留在沙发上。

贝贝摔倒了,卷曲的头发乱蓬蓬的,裙子被撩起,露出雪白修长的双腿。

她身上的少女气息很有诱惑力,很有欺骗性。

一个男人看到她这个样子,就咽了咽口水。

贝贝还没来得及撑起身子,身体就突然摔倒了。

“救,嗯……”贝贝的嘴突然被捂住了。

男人从后面按住她,用另一只手拉她的裙子。

贝贝的内心极度恐惧,她哀嚎着,挣扎着,却无济于事。

“撕——”衣服突然被撕破。

贝贝的脸更白了。

她的眼睛里突然流露出怨恨。冷清怎么会这样伤害她?!

她怎么能这样做...

就在贝贝绝望地以为自己逃不掉的时候,箱子的门突然被撞开了。

“不许动,警察,举手!”

那人瞬间站了起来,举起双手。

包厢里突然亮了刺眼的灯光,贝贝闭上眼睛,眼角有些湿润。

“你靠边站。”警察责备了那个人。

另一个警察过来骂贝贝。“你还在干嘛,站起来!”

贝贝知道她得救了。她抱着身体站起来,看着几个警察。她哆嗦了一下说:“救救我,他要暴力……”

那人委屈的喊道:“贝贝,你怎么能这样陷害我?我们愿意做你想做的事。你不能把所有的责任都推给我。”

“我没有!你是个坏人,你坚强而暴力!”贝贝愤怒地反驳。

那人表现出悲伤的表情。“贝贝,我没想到你会是这样的女人。刚才你太开心了,还得和我玩更刺激的游戏。你现在这样,太让我失望了。”

“你……”贝贝气得浑身发抖。她看着警察。“他说的都是假的。他们骗我到这里只是为了伤害我。”

“贝贝,你太过分了!”男人也生气。

他很会演戏,警察什么也看不见。

“你别说话,都跟我们回派出所去!”

*******

贝贝到了派出所才知道,ktv其实是一个卖淫的地方。

警方在今天逮捕之前已经调查了很长时间。

贝贝很庆幸今天警察出来了,不然就失去了清白。

拍唱片的时候,贝贝讲了整个故事。

警察联系冷清确认真假,消息真的不一样。

冷清说是贝贝引诱她走的地方。她发现不对劲就跑了。不是贝贝说的,是她带她去的。

冷清的父母都是政府官员,身份不一般,警察自然选择相信她的话。

另外,男方坚持说他和贝贝是你的意愿,贝贝有前科,所以她说的话没人信。

贝贝很生气,很委屈,但也很无奈。

两年前没人相信她,现在。

她说的话有那么难以置信吗?

给贝贝做笔录的是个女警官。

“现在你没有证据证明你的清白。你要走,姝舐只能找人保释,姝舐不然拘留半个月。”

贝贝被卡住了。

她不知道该保释谁。

母亲走了,她没有其他亲人。

她以前有很多朋友,但都是朋友。她出事后,没有人去看望她。

她的一些亲戚不关心她。

在关系不亲密之前,恐怕没有人愿意在她出事之后和她发生关系。

贝贝突然发现找不到想保释她的人了。

“没人能保释你?”女警官怀疑地问。

如果是这样,那她就有问题了,没人愿意保释她。

贝贝的脑海里不禁想起了一个人——南宫乐山。

南宫世家的掌门人。

女警说:“如果没有,就拘留你半个月。”

“不,有……”贝贝脱口而出,她不想被拘留。

“如果有的话,打电话给他,让他保释你。”

女警察把电话推给她。

贝贝拿起话筒,不知道该不该拨那个号码。

她毁了他的婚礼,伤害了他的新娘...他一定恨她。

直到现在,贝贝还记得他看她的样子。

愤怒,冷淡,失望,MoMo。

他当然不想见她,也不想再见到她。

他起初没有帮助她,但现在不可能了...

但是除了找他,她还能找到谁呢?

贝贝犹豫了很久,终于鼓起勇气拨了他的号码。

这时,南宫乐山正在研究这座城堡。

手机突然响了,他很迷茫,接通了。“是谁?”

听到他低沉的声音,贝贝非常紧张,心跳加速。

南宫乐山皱了皱眉。“谁,说话。”

“嘟嘟——”电话直接被挂断了。

贝贝的心跳也断了。

在女警官狐疑的目光下,她再次拨通了他的手机。

南宫乐山看到来电显示,又是号码。

他没有回答。电话响了很久他才接通,但这是最后一次。

“是谁?”他淡淡地问,其实耐心已经用完了。

贝贝张开嘴,沙哑地说:“南宫哥,是我,”

南宫乐山微愣,只是神色冰冷。

贝贝没有听到他的声音。她低声问:“你能帮我吗?”我现在是...在警察局..."

南宫乐山不知道她是从哪里放心地来找他的。

她当年的所作所为真的让他很生气。

犯了这么大的错,她还有脸找他帮忙,可她还是那么任性无耻吗?

“No 空”南宫乐山直接挂断了电话。

贝贝惊呆了,脸色变得苍白。

女警一看到她这个样子就知道被拒绝了。

她摇摇头,怀疑贝贝是个不被爱的女孩。

其实她很可爱。我真的不知道她做了什么,所以没有人愿意保释她。

“如果没有人保释你,你会被拘留的,你知道吗?”女警察提醒她。

贝贝只是点点头,接受了结局。

她被关起来,关在一起,有好几个女生和她一样被抓。

大家都很沉默,贝贝更是蜷缩在角落,把自己抱成一团。

摩西很高兴他的针灸技术没有到位。如果位置更精准,小表力量更重要,小表那就更完美了。

叶笑言的诡计被识破了,他非常恼火。

然而,因为他丢了牌,他在接下来的比赛中失去了位置。

不仅如此,他每次试图用针灸对付摩西,都是避而不谈,化解了。

他的绝活不管用,信心也少了很多。

这场比赛先输了,叶笑言注定要输。

当摩西一拳把他打飞出去时,叶笑言迅速举起手说他要认输。

摩西赢了这场比赛!

观众很愕然,然后愤怒!他们都咒骂叶笑言,有些人甚至朝他砸东西。

叶笑言被护送走了。

陈俊也很绝望,诅咒负责人,说他不应该劝他再玩一局。否则他不会失去一切!

当然,陈俊仍然在赌场里大惊小怪。

赌场里的人不怕他,所以把他和他的一些人赶出去了。

其他闹事者被赶出去了。

这场闹剧花了半个小时才平静下来。

陈俊怒气冲冲地乘公共汽车去利雅得处理他的“生意”。

叶笑言输掉了比赛,所以她没有任何特殊技能。她收拾好东西打算离开,不再竞争。

主办方想留住他,毕竟他真的很好。但他拒绝了,他拿着他赢来的钱,带着行李离开了。

摩西这次赚了1000万,他很开心。

这些年来,他们花了很多钱,有了这些钱,他们会放松一段时间。

但是摩西也很小心。

拿了钱后,他和同伴并不急着回他们的大本营,而是在外面呆了很久,选择了一家酒店住下。

得知没有人跟踪他们,他们松了一口气。

他们不知道的是,有人跟踪他们很久了。不仅如此,还有一个幽灵在跟踪他们。

凌晨四点,天还是黑的。

叶笑言和陈俊换了衣服,聚集在一所废弃的房子里。

叶笑言现在打扮成一个女人。

他穿着黑色长袍,头上戴着黑色头巾,只露出一双化了妆的眼睛。

因为玩游戏,他的脸青肿了。只有这件衣服能让他藏起眼睛和耳朵。

陈俊一看到他,就伸出手掀开他的面纱:“让我看看你的伤势。”

叶笑言摇摇头:“我很好。”

陈俊摘下面纱,露出他仍然伤痕累累的脸。

叶笑言戴着假发,在眼睛上化妆。如果她不掀开他的面纱,从外面看她会很漂亮。

但他摘下面纱后,看起来有点恐怖。

叶笑言也知道自己长什么样,什么也看不见,所以他可以放心让陈俊揭开他的面纱。

不然他也不敢给他看化妆时的样子。

“也脱掉你的衣服。我看看你有多少伤疤。”陈俊皱着眉头说道。

叶笑言淡淡一笑:“我真的很好。这些都是皮肉伤,不伤筋骨。你以为我受不了这个伤?”

"但是摩西没有表现出仁慈."

“但他没有伤害我,我身上的伤,是演戏给大家看的。你放心,我真的没事。”

!!

说完,姝舐叶笑言又裹上了面纱。

陈俊看到他真的很好,姝舐所以他不再不愿意检查他的伤势。

但是,他还是不信任他:“如果你觉得不舒服,一定要告诉我。”

叶笑言点头答应,“是的,我会的。顺便问一下,摩西怎么样了?他是我们要找的人吗?”

“现在还不清楚,但他不是一个人,他有一个同伴。跟着他的那个人打电话来说他们很小心。离开赌场后,他们在街上走了很久,显然害怕有人跟着他们。最后,他们找了一家旅馆住下,没有回到自己的住处。”

因为金子还没回来,叶笑言什么都不知道。

他不安地问:“我们派去跟踪他们的人会被找到吗?”这就是他们没有回到居住地的原因吗?"

陈俊摇摇头。“我不知道。也许是被发现了,也许不是。但可以肯定的是,他们有问题。还有,我把摩西的照片发给我曾祖父,他发消息说找不到这个人。这个人根本没有过去,身份肯定不简单。”

叶笑言理解“没有过去”的含义。

外面的人查不出他的过去。他也是一个对别人没有过去的人。只有南宫家知道他的过去。

摩西,他们和他是一类人吗?

叶笑言想起了与摩西的决斗。

摩西的眼睛,他的动作和风格,绝对不是普通的拳击手。他和他有相似的味道。至少他是个杀手,受过严格训练。

“事情估计和你之前猜测的一样。”他对陈俊说,“他们的身份不简单,他们的目的也不简单。”

陈俊点点头:“目前,这是肯定的。”

他们正在谈话,这时陈俊的手机响了。

他猛地看了看,接通了电话。

听完电话另一端下属的报告,陈俊挂断电话,淡淡地说:“摩西和他的同伴离开了酒店,但他们失去了人。”

“跟丢了?你被注意到了吗?”

“应该是。”

叶笑言的心里并不是很担心:“看来他们真的不简单,他们甚至能察觉到我们的人在跟踪他们。”

“我们得马上去找,不能给他们准备的机会!”陈俊果断地说道。

叶笑言点点头:“我们走!”

他们冲到了可耻的地方。

几个下属气急败坏的说:“他们来这里的时候,加快了速度,很快就消失了。我们到处找,没找到人。”

周围都是住宅区,房子都是小而简陋的平房。

摩西,如果他们随意变成一个房子,他们可以消失。

叶笑言突然提出:“我们分开找吧,找到目标再联系。”

陈俊想了一会儿,点头表示同意:“照做就是了,但是耳机一直开着。如有问题,互相联系。”

“好。”大家都没意见。散开,寻找摩西和他们。

其实这样的搜索有点徒劳。

摩西和他的手下不简单。如果他们失去了人,一定是失去了,不会再找到了。

叶笑言提议去寻找,因为他肯定能找到他们。

他刚刚发现了金子留下的信号。- 5327+47o728 ->

黄金不同于其他鬼魂。它能操纵东西,小表地上有他留下的痕迹。

叶笑言跟着马克快进。

跑了大概十分钟,小表他就离开了小区,去了农村。

叶笑言联系了陈俊和他们:“我找到了目标,并远远地跟着他们。现在你们都过来了……”

与他们联系后,叶笑言继续跟踪他们。

他相信黄金不会带来耻辱。

最后,叶笑言沿着一个住宅区走了十多公里。

这里的房子很少,每栋楼都又高又简单。

金看见他,飘到他身边:【他们在,我查了一下,你的三个同伴在里面。】

“他们被关在哪里?”叶笑言低声问道。

这房子有一个地下室。他们被锁在地下室,但受了重伤。】

“有多少人?”

【五。】

“只有五个?”

【是的,但是他们有武器,所以要小心。】

陈俊来的时候,叶笑言已经勘察了周围的地形。

陈俊找到他,不悦地问:“你之前怎么把耳机关掉的?”

他不是这样和金子说话的。

“不小心,就关了。”叶笑言含糊其辞,“他们住在那里,我在周围见过,有利于逃跑。只是我担心他们身上有武器。看,他们的房子周围没有避难所。如果他们有武器,我们就没地方躲了。”

陈俊心烦意乱。"他们一定在房子周围安装了监视器。"

“是的。”

也许红外线监控,附近有生物,会发出警报。

陈俊环顾四周,突然听到附近有几声喵喵的叫声。

过了一会儿,两只野猫出现在摩西的房子周围。

野猫在争夺食物,摩西等人通过监控看到外面有野猫,很不高兴。

有野猫,监控报警一直响,让人心烦。

一个男人拿着手枪站了起来。“我要杀了他们。”

棕色头发的男人冷冷地说:“别走。枪声会引起周围人的注意。”

他们在这里隐居,通宵不睡,周围的人也不知道他们的情况。

如果现在有枪声,说不定会引来南宫家派来的杀手。

既然已经找到了,那就不麻烦了。

但是外面的两只野猫吸引了很多野猫,到处都是野猫。

野猫的叫声很刺耳,让人很烦躁。

最后我们周围的一户人家实在受不了了,家里的男人拿着棍子出来,走进监控区把野猫赶走。

摩西和那个棕色头发的男人用深邃的眼睛皱起了眉头。

出于某种原因,他们似乎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砰!”突然一声枪响响起。

在这个寂静的夜晚,枪声比野猫的声音更可怕。

开野猫的人愣住了。

他不知道枪声是从哪里来的,但他早就习惯了枪声。他认为攻击又来了...

他的家人听到枪声,以为他出事了,都跑了出去。

很多家庭被惊醒,拿着各种枪冲出家门。

棕发男子一脸冰冷:“带着那三个人,马上撤离!”- 5327+47o754 ->

()摩西大骂:“s~hit,姝舐他们怎么找到这里的?”

明明跟随的人,姝舐都被他们甩了。

“砰——”他们的话音刚落,一声枪响响起。

监视器里砰的一声巨响,一个监视器屏幕瞬间熄灭,监视器坏了。

接下来,子弹如流水般涌来。

周围的居民尖叫着,在混乱中逃离。

叶笑言趁乱赶到摩西家。

门被打破后,叶笑言带头走了进去。

陈俊想告诉他要小心。

叶笑言一路冲到楼上,楼上的一个人用手枪向他开枪。他灵巧地避开并还击。

这个人技术高超,及时避开了。

然而,楼下有人拿着机枪开始疯狂射击。

叶笑言从楼梯上下来,藏在楼梯下面。

陈俊也找到了一个藏身之处。子弹打碎了家具和地板,客厅一片狼藉。

不知道过了多久,机枪停了。

但是叶笑言他们不敢轻举妄动。

然而,很快,叶笑言采取了行动,再次冲上楼。

“小心——”陈俊正忙着提醒他,但叶笑言已经冲了上来。

那个傻逼,就不怕对方引诱他进去吗?

陈俊正忙着跟进。

楼上没人。叶笑言站在窗前,向楼下发动的汽车开枪。

他开了两枪,但车还是开走了。

叶笑言转向其他人说:“留下两个人在这里搜索,其他人会跟着我!”

陈俊的天性是追随他。他们下楼找了两辆车,是这里居民的车。他们的表现并不好,但总是比两条腿快。

前面的车很快。叶笑言是个好司机,总是和他们保持距离。

越来越亮了,看的很清楚。

陈俊探出窗外,朝前轮胎开枪。

对方意识到他的意图,避免开枪,探出窗外开枪。

两边的射击,谁也没得到什么便宜。

“我们逃什么?他们只有几个,下去杀了他们!”摩西突然生气地说。

褐发男子淡淡地说:“这次派来的杀手肯定比那些强,我们的身份不能暴露。”

“杀了他们就不会暴露了!”摩西的眼睛爆发出杀意。

棕发男子透过后视镜看了看,正好看到你的脸。

以前,光线很暗,一切看起来都很模糊。这时,他已经可以看到自己的轮廓了。

这张脸...让人觉得似曾相识!

“看眼镜!”他忙说。

通过望远镜,棕色头发的人看到了陈俊的样子。

他眯起眼睛,眼神冰冷:“原来是他……”

“谁?”摩西不解地问。

棕色头发的男人勾住他冰冷的嘴唇:“不要逃跑,找机会杀了他们,尤其是这次。”

“他是谁?”摩西还是不明白。

“自己看吧。”棕色头发的男人把望远镜递给摩西,但他拿出了他的双管手枪,黑色的枪口悄悄地伸出窗外,面对着陈俊。

开车的叶笑言气呼呼地看着陈俊,把他抓了回来。

两颗子弹刚刚从他身边飞过!

一颗子弹打中了身后一辆车的司机,车突然失控翻车。

陈俊意识到刚才发生了什么,脸色很难看。他拿出了一枚手榴弹。

(l~1`x*>+``+

()“本来想活捉他们,小表现在看来没必要了!小表”

他差点死掉。他咽不下这口气。

叶笑言的头很低:“小心,对方已经存了杀我们的决心!”

尤其是,他们的主要目标是安森...

“我知道。”

陈俊的眼睛很锐利。他抓住机会,向他前面的汽车扔手榴弹。

“轰——”手雷爆炸了,炸飞了一辆汽车。

但是摩西和他的车避开了。

遗憾的是,陈俊觉得他们只有一枚手榴弹,并没有全部杀死。

摩西非常生气:“我一定要杀了他们!”

棕色头发的男人更冷静:“冷静点,杀了他就好。”

摩西嗜血的冷笑道:“放心吧,我们会杀了他的!”

“前面是我们布置的陷阱,我们会先把他们引过去。”棕发男子说。

叶笑言听了金的报告,开车时非常小心。他一直紧跟着摩西,不敢开车到处走。

前面出现了一个废弃的铁厂,摩西的车冲了进来。

叶笑言猛踩刹车,没有进去。

与此同时,摩西和他的车撞上了他们挖的陷阱。

“妈的,怎么会掉进去,你怎么开车的?!"当汽车陷入时,那个棕色头发的男人迅速地滚了出来。

他在地上滚了几下,愤怒地质问掉进陷阱的摩西。

“我也不知道!”摩西也很生气,明明是故意避免被卡,却莫名其妙的开到了这里。

棕发男子没有废话,立即走到墙边,向叶笑言的车开枪。

叶笑言会把陈俊从车里拉出来,藏在车后。

棕发男是个厉害角色。

他可以用双手投篮,他是一个好射手。

他用左手和右手开了第一枪。从左边发射的子弹射向叶笑言,从右边发射的子弹精确地射向他们的轮胎。

太好了,双方都丢了车。

叶笑言和陈俊单独对付他,但仍然不能伤害他。

过了一会,摩西出来了,两边人数相等。

叶笑言藏在汽车后面。他对陈俊说:“我们不能这样打。我们的子弹不多。”

陈俊不在乎:“他们认为子弹已经不多了。”

双方都在不停的射击,其实是在浪费子弹。

叶笑言收起手枪,脱下长袍,扔了出去——

摩西,他们的子弹紧随其后。

当他发现那是一件衣服时,摩西诅咒了。

叶笑言又扔了一个面纱,子弹来了,又掉了下来。

摩西被这样取笑时非常恼火。“别挣扎了,出来死吧!”

回应他的是一颗子弹。

摩西避开子弹,愤怒地向他们开枪。结果,他很快就没子弹了。

他摸了摸钱包,备用子弹不见了...

那个棕色头发的人正在和陈俊打交道,他很快就用完了子弹。

但是陈俊和叶笑言已经不在了。

静静等了一会,双方都发现对方没有动静,怀疑对方没有子弹。

摩西看了一眼棕色头发的男人,然后摩西拔出匕首,冲了出去。

但是叶笑言的子弹用光了,摩西成功地尝试了。

叶笑言也拔出匕首,走上前去和他搏斗。

(l~1`x*>+``+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