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经典诈金花下载(中国)有限公司----贴身战兵(1/99)

经典诈金花下载(中国)有限公司 !

江予菲吓了一跳,贴身战兵急忙举起双手:“好吧,贴身战兵我不碰你,别生气,我没有恶意。”

他对她刻薄了两次,然后又平静了下来。

江予菲发现他只有两种情绪,一种是困惑的,另一种是激烈的。

迷茫的像无害的兔子,凶狠的像野兽。

江予菲的眼睛是红色的。难道他们只把他训练成杀人工具,却从来不教他其他知识?

这样的绅士齐家,几年后长大了,估计真的成了只会服从命令,什么都不懂的傀儡了。

江予菲非常担心,她发誓要把他救出来,她会和他共度一生。

安森将移交给阮。她将对这个孩子负责。

跟着小君齐家进了森林,江予菲边走边翻背包。

背包里有手电筒,匕首,消炎药,止血药,感冒药,绷带等一些东西,其他什么都没有。

从给出的这些东西来看,在里面生存肯定会有伤害。

江予菲顺手拿起一根长棍子,用来探路和自卫。

曹军齐家拿着刀走着,一边扫,江予菲跟着他,行走无阻。

“俊浩。”江予菲用中文喊了他的名字,然后用英文说:“我是你妈妈,你是我的孩子,你知道吗?”

君齐家转身说这是什么意思?

江予菲笑着重复道:“妈妈,我是妈妈,你是我的孩子。”

(⊙o⊙?)

小家伙一副完全听不懂的表情。

江予菲指着自己的肚子:“你从这里出来的。”

(⊙o⊙!)

君齐家终于有点惊恐了。他走上前去,掀开江予菲的衣服。

江予菲:“…”

看着她疑惑的肚子,他拍拍她,没发现什么特别的,失去兴趣,继续往前走。

江予菲感到惭愧。这个孩子缺乏太多的知识。

一路上,江予菲不停地向他解释母亲和孩子意味着什么。

可惜她英语太差,解释简单。

君齐家一直专注于走路,不知道他听没听进去。

走了一个多小时,他们已经深入森林,分不清东南西北。

至少江予菲分不清东南西北。

她一直在跟踪琼·齐家。这不是他第一次穿越森林。他一定知道怎么出去。

突然,他警觉起来,迅速无声地向一片草地跑去。

山城介入,一只灰色的野兔被他刺伤。

他蹲下身子,用山城快速剥挖兔子的内脏,张嘴吃肉。

“等一下!”江予菲冲上去阻止他。“你不能这样吃,你得自己煮。”

(⊙o⊙?)

江予菲不知道如何解释。她试着抚摸:“用火,煮了,再吃。”

“味道更好闻。这样吃,肚子疼。”她用痛苦的表情捂住肚子。

据估计,君齐家看到人们用火烤食物,所以他明白江予菲的意思。

他把兔子递给江予菲,嘴里咕噜咕噜地吐出一句英语。

江予菲惊讶地睁大了眼睛:“琦君,你会说话吗?!"

她认为他的孩子是哑巴。

君齐家不再说话,只有一双倔强的眼睛看着她。

琦君很可爱,可爱~

他起身说:“我休息够了。你知道附近哪里有人吗?我得找个地方打电话,贴身战兵让人来接我。”

金有点犹豫。

叶笑言疑惑地看着他:“怎么了?有话要说。”

金子说:“小燕,贴身战兵没人知道你还活着。】

叶笑言点点头:“我知道,这就是为什么我要给他们打电话。”

安森,他们可能认为他被炸了。

【小燕,你不懂我的意思。我是说,他们都以为你死了,所以你自由了。】

叶笑言阿尔法男性。

【你不是一直渴望自由,不想当杀手吗?你不担心你的秘密会被发现吗?小燕,这是你逃跑的好机会。如果你悄悄地离开,他们不会找到你的。而且,你可以恢复一个女人的身份,他们绝对不会认为你变成了女人。】

叶笑言内心波动很大。

黄金的提议让他动摇了...

当然,如果你想回去,可以。但我真心相信,这是你获得自由的好机会。小燕,你不适合做杀手。你想一辈子做杀手吗?】

“但是...如果发现我没死呢?”

你怎么知道不赌博能不能自由?别担心,我去看了。房子被炸成碎片,隧道被堵住了。他们只会认为你死了。】

叶笑言的心里仍然有些犹豫。

金不解地问他:“你还犹豫什么?】

犹豫的是安森。如果他知道自己死了,他会很难过...

但是他和安森在一起的可能性很小。

也许这也是安森忘记他的好机会。

叶笑言的眼神变得坚定:“金,你说得对,这是我获得自由的好机会!”

金很开心:【你同意吗?】

叶笑言点点头:“是的。”

他真的不想当杀手,也不想杀人,不管是不是杀坏人。

他以前是杀手,现在有机会不做杀手了,要好好利用。

叶笑言做了决定,心情轻松了许多。

从此,他不再是叶笑言,他终于放弃了这个身份,他可以扮演一个不需要努力的人。

从此他就是一个真正的女人,他会有一个全新的身份。

当陈俊醒来时,其他人已经到达伦敦。

布兰奇担心他醒来后会杀死他们,让他昏迷不醒,并迅速把他送回伦敦。

陈俊睁开眼睛,看到了她母亲慈祥的面容。

“安森,你醒了吗?”江予菲笑了。这孩子已经睡了一天,终于醒了。

陈俊的大脑有点白。他微微蹙眉:“妈咪,我在哪里?”

“你在伦敦。”

“我好像做了一个梦……”在梦里,他们去做任务,叶笑言被困在石头房里,然后房子爆炸了,他没能救出叶笑言。

那不是梦,是真的!

陈俊突然坐了起来。“妈咪,爆炸了吗?”

他问没有头,没有尾,但江予菲明白。

江予菲突然说,“我知道你和小燕是好朋友,但是你已经尽力了……”

陈俊突然听到她心中有什么东西破碎了。

他全身的血液似乎都凝固了,五脏六腑都在剧痛。!!

陈俊脸色变得苍白,贴身战兵挥动着她的身体。

江予菲忙抱着他:“怎么了,贴身战兵怎么了?”

陈俊似乎听不见她的声音。

他的心里不断回响着一个事实:叶笑言死了,叶笑言死了...

陈俊不能接受这个事实。他看起来很悲伤,脸色苍白,吓人。

“安森,你怎么了?”江予菲非常渴望看到他这样。

“安森,你怎么了?别吓着你妈妈……”

陈俊仍然听不见她的声音。

江予菲突然起身冲了出去。

过了一会儿,和阮、也进来了。

阮、一见,便皱起了眉头。“他怎么了?”

“我也不知道。”江予菲摇摇头,“医生说他身体不好?为什么...我不能告诉他怎么给他打电话。看他的脸……”

阮、上前一步,重重的拍了一下的肩膀。“阮俊臣,你能听到我吗?”

陈俊终于有了一点反应。他抬头一看,阮田零问他:“你怎么了?怎么了?”

“爸爸,我要去吉达……”陈俊回答了无关的问题。

江予菲明白他为叶笑言的死感到悲伤。

“你的曾祖父已经派人去吉达了。如果有什么消息,他们会通知我们的。”她说。

“我要去吉达。”陈俊仍然说着同样的话,“我现在就走。”

“但是你是怎么做到这样的?”江予菲关切的说道。

琦君突然说:“我和他一起去。”

江予菲和阮天玲对视一眼,选择了默认。

如果不让他去,他会内疚难过一辈子。

他们都听说叶笑言被困住了,陈俊想救他,但为时已晚。

其他人不得不击昏他,把他带走,为了大局牺牲叶笑言。

陈俊一定为没能拯救叶笑言而感到悲伤和内疚...

让他去吧,至少他会安心。

陈俊和琼·齐家很快动身去吉达。

被炸的房子已经被清理了。

陈俊到达现场,看到房子成了一片废墟。整个人僵了很久。

他没想到现场被破坏的这么严重。

一看这个,我就知道爆炸威力很大,彻底摧毁了这里的一切,不留任何线索。

清理现场的工人什么也没清理。

房子爆炸后,发生了一场大火,所有的东西都被烧毁了。

陈俊的头有点晕。琦君对他说:“我们先回去吧。如果我们发现什么,会有人通知我们的。”

陈俊摇摇头。“不,我会留在这里...活着是为了看人,死了是为了看尸体……”

就这样,陈俊在那里守了三天三夜。

房子已经彻底打扫过了,但是没有尸体...

只有一些烧焦的骨头,让人分不清是谁的骨头。

地下室也打扫过了,没有尸体,只有骨头...

堆在白布上的一堆黑骨头让陈俊看起来更晕了。

"看看,哪些是叶笑言."他平静地说。

但是骨头已经烧焦了,怎么检查?

即使能查到,也不一定有叶笑言。

君齐家什么也没说,让人查了一下。

考试结果和他想的一样。有些骨头找不到,但叶笑言找不到。!!

贴身战兵

总之,贴身战兵叶笑言死了,贴身战兵没有骨头...

得到这个结果,陈君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整整一天。

出来的时候眼睛红红的,但是又黑又尖。

从那天起,陈俊专门逮捕了南宫旭的手下,他是因为工作被杀的,抓人的时候也是被杀的。

君齐家怕他出事,就跟着他,帮助他。

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所有逃出南宫旭的人都被抓了。

陈俊要求杀光他们。

这个提议遭到了所有人的反对。

一下子杀了这么多人,这不是罪吗?

安放炸弹的两个人已经死了,其他人没必要被处死。只要确保他们不再和南宫家打交道。

陈俊一意孤行,要求将他们全部处死。

如果他不同意他的要求,他会自己做。

他们一开始不动手的原因是为了活捉,这样南宫文祥就可以问问题,问他们的目的是什么。

因此,他们的目的是可笑的。

有人说是为了替南宫旭报仇,有人说是为了接近南宫乐山,拼了老命想获得更大的繁荣。

他们说的都是真的。

但是给南宫驸马报仇的人都被几个领导骗了。

巴伦欺骗下属,举着为南宫驸马报仇的旗帜,要他们拿出所有的钱,以便购买武器装备。

其实他们是拿着钱准备接近南宫乐山,留下一部分投资资金用于未来的财富。

男爵和他的手下引诱摩西和南宫家闹僵。

目的是考验南宫世家的实力。当然也是作秀。

既然是为南宫旭报仇,自然要做点什么。

更可笑的是,下面的男人都以为南宫旭还活着,可他还没醒。

真正忠诚的摩西选择自杀,是因为怕别人问起南宫旭还活着的事。

他们哪里知道南宫旭已经死了?巴伦他们不想失去这几个人,所以一直隐瞒着南宫旭死了的消息。

十几年来,他们还利用南宫旭的名义,让下面的人付出了很多钱。

男爵,他们都是有野心的人。

一旦在南宫旭手下,他们可能还是老实的。

南宫旭死后,他们失去了束缚,变得肆无忌惮。

南宫旭的钱很快被他们挥霍一空,其他男人交的钱也不够他们用。

他们曾经过着奢侈的生活,所以他们把自己的想法放在了南宫乐山。

南宫乐山未来将继承整个南宫家族。

南宫家很有钱。如果他们早点掌控自己未来的继承人,以后多培养一些自己的势力,就不怕南宫家不落入他们手中。

巴伦,他们这样的人,自然是要解决的。

其他毫无戒心的男人,只要确认不会损害南宫家的任何利益,就会被释放。

然而,陈俊要求将所有人处死...

他的理由很简单。如果不是因为他们,叶笑言不会死。

所以他不会放过任何人。

陈俊的态度非常坚定,无论谁劝说都没有用。!!

如果他们不做,贴身战兵他会自己做。

这些人迟早会被释放,贴身战兵不会放弃陈俊的想法。他们的生命随时都会有危险。

江予菲不想让他的儿子成为杀人犯。

陈俊坐在房间里,擦着他的手枪。

枪被他擦过很多次,枪身光亮如新。

枪里有33发子弹,足够他杀死所有那些人...

江予菲走进他的房间,看见他茫然地盯着手枪,但他全身散发着一股冰冷的味道。

“安森。”江予菲温柔地叫他。

陈俊康复了。“妈咪,有什么事吗?”

江予菲走到他面前坐下:“你一整天都盯着手枪,还没和我好好说话。”

最近他很沉默,有时候一整天和家人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江予菲笑着说:“琦君话够多了,你不说话,你爸爸经常出去,家里明明有三个人,但我觉得只有我一个人。”

阮在伦敦也有生意。他每天都出去。

陈俊压低声音:“对不起,妈妈,我最近心情不好。”

“我知道你的朋友死了,你没能救他。你心里一定很难受。”

陈俊微微垂下眼睛。

那不是真的...

江予菲安慰他:“安森,你应该知道他是个杀手,死亡随时威胁着他。当他成为一名杀手时,他不得不面对这样的命运。你没能救他不是你的错。而是你救不了他。”

陈俊用低沉的声音说,“不,如果我和他一起进去,也许他不会有事,”

有了他,他不会让叶笑言被关在石屋。

“如果你和他一起进去,你们都被困住了怎么办?”江予菲问道。

陈俊淡淡地说:“妈妈,这只是一个假设。”

“但你说的也是假设。安森,这个世界上没有如果。发生的事情是真实的。我们能做的不是后悔,而是接受。当然,你要后悔。妈妈什么也没说。每个人都有后悔的时候。小燕去世了,我理解你为他难过。但我不能理解,你为了替他报仇要杀那么多人。”

陈俊的脸色变得阴沉起来:“他们该死。要不是他们,小燕不会死!”

“那个该死的人死了。”

“不,他们都该死!”

江予菲有点害怕。她没想到安森的想法这么极端。

“安森,你真的认为他们都该死吗?他们就在我们对面。如果他们杀了我们这边的人,他们就会死。然后我们杀了他们这边的人。这个账应该怎么算?”

陈俊看着江予菲说:“妈妈,我知道你的意思。但是我不能原谅他们。只有当他们都死了,我才能驱散我的仇恨。”

“安森,那可是十几二十条人命啊......”

陈俊垂下眼睛,淡淡地说:“他们的生活不如小字。”

江予菲看着他,不知道该说什么。

“安森,仇恨不是这样解决的……”

“妈咪,你什么都不用说。我已经下定决心了。”陈俊坚定地说。

江予菲未能说服。

她离开了陈俊的房间,下楼坐在客厅里发呆。!!

阮、贴身战兵从外面回来,贴身战兵看见了她的样子。她上前疑惑地问:“你在想什么?”

江予菲抬起头来。“安森必须杀死那些人。我该怎么办?虽然他们都不是无辜的,但我们也不是。有那么多生命。如果他把他们都杀了,我儿子会怎么样?我不希望他被贴上杀人冷血的标签。再说了,杀了他们有什么用,小字也活不了。”

阮田零皱了皱眉头:“我去和他谈谈。”

“没用的。我什么都说了,他的态度还是那么坚定。我知道小燕是他的好朋友,但没想到他们感情这么好。”

阮天玲在江予菲身边坐下,他搂住她的肩膀。

“别担心,别担心,我不会让他那么做的。”

江予菲看着他:“如果他必须这么做呢?”

“我是他爸爸,我连他都拦不住吗?”

江予菲无奈地说,“我想你就是阻止不了他。如果你硬来,只会让他更叛逆。别看他平时好说话,其实脾气跟你一样尴尬。”

阮扬起了眉毛。“它跟我们一样固执。”

两个人都是找了也不放过的人。

江予菲忍不住笑了:“那就去和他谈谈,我希望他能打消他的想法。”

“好吧,我会说的。如果他不同意,我就揍他。”阮对说得很认真。

在这一生中,阮·打败过安森一次。

或者很小的时候,打他屁股。

阮、上楼去找,江予菲去帮他们准备晚饭。

当她正在做饭时,六月齐家进来了。

小君齐家走到她身边,主动提出帮她洗碗。这么多年来,小君齐家最喜欢做的事就是在厨房里帮助江予菲。

江予菲一边切胡萝卜一边对他说:“琦君,你和你哥哥关系很好。你能不能帮着说服他,让他放了那些人?”

琦君头都没抬:“没用的。”

江予菲看着他:“你试过了吗?”

“没有。”

“那你怎么知道没用?”

“小字在他心里很不一样。”

江予菲很困惑:“这有什么不同?”

琦君抬起头,组织了一下语言:“很不一样,我能感觉到。”

“他说话的时候是他最好的朋友吗?”

“不是朋友。”

江予菲很惊讶。“不做朋友是什么意思?”

琦君不确定地说:“反正看起来不像朋友。”

江予菲不明白。安森不是叶笑言的朋友。那他为什么这么关心叶笑言?

江予菲想不通,顶多认为你齐家不懂朋友的意思。

母子一起做了一桌饭。

阮、从楼上下来,看他的样子,知道劝不动了。

江予菲忍不住开玩笑地问:“你打了他吗?”

阮对说:“他一直拿着枪,我的英雄不吃亏。”

“他还会开枪打你吗?”江予菲笑了。“来吃吧,我去叫他。”

“估计他不会吃。”阮对说:

江予菲的眼中掠过一丝悲伤,陈俊最近吃了一顿没吃的饭。他特别饿就吃,不饿就不吃。

有时候他两三天只吃一顿饭。

叶笑言死了,他很难过吗?!!

贴身战兵

即使他很难过,贴身战兵叶笑言已经死了一个多月了...

江予菲上楼了,贴身战兵但陈俊的门没关系。

房间里的陈俊靠在床上,手里拿着一个玉坠。

他的目光定格在玉坠上,痴迷而痛苦,更多的是遗憾。

江予菲瞥过去,心里咯噔一下。

陈俊的眼睛似乎错过了心爱的人...

江予菲想起了君齐家说过的话。

【小燕心里很不一样...反正看起来不像朋友...]

什么样的感情会让他这么痛苦?

江予菲很突然,但她不能接受事实。

江予菲没有进去打扰陈俊,但她转身悄悄地离开,下楼去了。

“他还是不吃?”阮天玲看见她问。

江予菲回到上帝身边:“我们先吃饭吧。他中午吃饭。估计这个不会饿。”

阮,瞪着她:“你怎么了?”

她任何细微的神色都瞒不过他的眼睛。

江予菲不想再说什么:“我很好,吃吧。”

阮天玲也不多问,他给她做了饭,江予菲坐在他身边,却没有胃口。

小君齐家把自己埋在两个碗里就离开了,只留下他们两个在餐桌上。

“于飞,你在想什么?”阮天玲问她。

江予菲看着他:“阮田零,我该怎么办?没想到会是这样。”

阮,柔声问:“什么事?你告诉我,我会想出办法的。”

“安森,他...可能是我想多了。”

“他怎么了?”

江予菲有点不安。她放下筷子。“我说你不应该骂我……”

阮、笑道:“你说什么我都不骂。请便。”

江予菲忍不住笑了:“我怀疑安森对叶笑言的感情非同寻常……”

阮天玲微愣。

他收起笑容。“你是说,他爱上了一个男人?”

事实是这样说的,江予菲仍然不能接受。

“怎么会呢,安森,他一直喜欢女孩子,阮天玲,是我想多了吗?你还骂我,我不该乱猜。”

阮,淡淡地说:“也许你没多想,我已经怀疑过了。”

江予菲错了。“你早就怀疑了?”

颜田零点点头。“他那样是有问题的,但我不愿意猜。”

但如果他们都有这种感觉,那就不是他们的错觉。

江予菲不知道该如何反应。“我不是歧视,但安森怎么会突然喜欢上男人?我儿子喜欢男人...我从没想过……”

“我没想过。”阮天玲也是无语。

“那怎么办?”这个事实打击了江予菲。“他能恢复正常吗?”

阮、也头疼:“不知道……”

“你是男人,你能猜到他的心思有多少?”

阮,无言以对:“但我喜欢女人。”

“安森以前喜欢女人。当他走在街上时,他会盯着漂亮的女人。我不明白他为什么会突然爱上男人。如果是你,什么情况下你会突然喜欢上一个男人?”

阮·充满了黑线:“我在任何情况下都不会喜欢男人。”!!

“我是说假设。”

“没有假设,贴身战兵我想不出来!贴身战兵”他是一个不能再正常的正常人。

江予菲着急了:“我是说假设。你就不能做个假设吗?”为了你儿子,你就不能做点假设吗?!"

阮天玲这才郁闷。

他沉默了很久,无奈地说:“我真的不能做任何假设。”

江予菲也从最初的困惑中冷静下来。

“嗯,我明白了。关于感情,谁也说不清楚。据估计,安森自己也没有料到他会喜欢叶笑言。”江予菲说。

阮、忽然道:“其实我们不用担心的是,他喜欢。是时候弄清楚他是喜欢叶笑言还是真的只对同性感兴趣了。”

如果你只喜欢叶笑言,那就更好了。

虽然他不反对别人和同性谈恋爱,但是他非常反对儿子也这样做。

他还在等两个儿子结婚生子,于是有了孙子。

江予菲深思:“你说得对,你必须弄清楚他处于什么样的情况。一直幻想安森结婚生子。如果他不喜欢女人,我怎么会有孙子呢?”

阮::“…”

两个人居然想一起去。

江予菲说:“但是现在什么也别问他,等一会儿。”

“嗯,我知道。”阮天玲点点头。

因为安森的情绪问题,江予菲整晚都在思考。

恐怕父母不能接受孩子喜欢同性。

当然,除了一些特别开明的父母。

和阮、都不是开明的人...他们是普通人。

有一天晚上我没睡好,第二天江予菲的脸色有点阴沉。

阮天玲看到她这个样子,恨不得揍阮俊臣一顿。

他抚摸着江予菲的脸,安慰她说:“不要为此太难过。如果他真的喜欢男人,我就逼他娶个女的。只要我们有几个孙子,他喜欢谁喜欢谁去!”

江予菲笑了:“我不难过。别担心,我很好。安森昨晚没吃饭,我去给他做点吃的。”

阮,更是郁闷:“你还在乎他什么?”

江予菲瞪了他一眼:“他是我儿子,我不管他管谁?”

江予菲去厨房给安森做了一碗清汤面。

她端着面条去了他的房间。“安森,我来了。”

他的门没有上锁,江予菲打开了门,但是房间里没有人。

江予菲很慌张,她担心他会做傻事。

正在这时,浴室的门开了。

穿着运动裤的陈俊走了出来。他刚刚洗过澡,头发还在滴水。

“妈咪,有什么事吗?”

江予菲笑着说:“我做了早餐,请快点吃。你昨天没吃多少。我一夜没睡好。”

陈俊没有注意到江予菲有一个模糊的黑眼圈,他的脸有点呆滞。

陈俊内疚了一会儿:“妈妈,对不起,这次让你担心了。”

“如果你按时吃饭,我就不担心了。”江予菲说。

陈俊笑了:“我以后会按时吃饭的。”

江予菲把面条放在茶几上。“那就来吃吧。”

“好。”!!

贴身战兵

陈俊走过去坐下,贴身战兵拿起筷子开始吃饭。

江予菲在旁边静静地看着他。

陈俊突然抬起头来。“妈咪,贴身战兵你在看什么?”

江予菲笑了:“我发现你已经长大了。”

“你现在发现了吗?”

“是的,现在才发现。我原本以为你一直是个孩子。”

但是现在,他有了一个喜欢的,懂感情的人。

她才意识到孩子快18岁了,已经长大了。

陈俊笑着说:“妈妈,事实上,在你面前我永远是个孩子。”

江予菲笑着说:“你说得对。在我眼里,你永远是那个才几岁的孩子。妈妈生了你,一天都没养你。等我再见到你,你们都四岁了。妈妈还记得你当时对我说的话。你说你恨我,为什么我抛弃了你……”

陈俊放下筷子。他拉着江予菲的手说:“妈妈,那是我的气话。别当真。我从来没有真正恨过你。”

江予菲点点头。“我知道,但我心里的遗憾是真的。我欠你太多,再多的弥补,也弥补不了错过的岁月。所以安森,你喜欢就去做你想做的。妈妈不会再劝你了。只要你喜欢,觉得这是你应该做的,我就支持你。”

陈俊有点惊讶。“妈妈,你不反对我杀了那些人吗?”

江予菲笑着摇摇头:“不反对。我知道你不是冷血的人,你杀他们也有你的理由。如果有什么报应,就让上帝报答我吧。总之,不管你做了什么,你永远是我的孩子。妈妈会永远爱你。”

陈俊喉咙发痛,眼睛红红的。

他握紧江予菲的手,不知道该说什么。

此刻他心里的感觉很复杂,对这段时间的任性很愧疚,导致他忽略了父母的感情。

“妈咪...对不起……”

“不要跟妈妈说对不起。”江予菲咯咯笑道。

陈俊突然抱住她的身体,悲伤地说,“妈妈,事实上,我不想杀他们,但我真的很难过,”

江予菲感觉到了他的痛苦,她点点头,“我明白。你父亲出事的时候,我也很难受。”

陈俊惊讶地放开了她:“妈妈,你在说什么?”

他不明白为什么他妈妈会拿她和爸爸的感情作为例子。

江予菲只说了她自己的事:“当时我以为你父亲死了,我觉得我整个世界都崩塌了。但是后来我想到了你,我不能离开你,我不能被悲伤打败。最后,我振作起来。我知道即使你父亲真的死了,他也希望我好好活着。他给了我生活的希望,我辜负不了他的期望。我只有好好活着,才能对得起他的牺牲。最后,原来我可以一边想他一边好好生活。而上帝也没有那么残忍。在我的等待中,它终于把你父亲还给我们了。”

陈俊摇摇头,痛苦地说,“这不一样,妈妈。他不会回来了...他和爸爸不一样...他不会回来了。”

!!

哪怕小两码,贴身战兵她也能穿。

就是那种贴身的衣服,贴身战兵又是另外一种风格。

赵嵘谢绝了老板娘的好意:“谢谢,我不想试穿。”

这时,蒋媛媛穿着裙子走了出来。她问赵嵘:“怎么做?”

赵嵘点点头:“很合适。”

“你也买一个。”

“我不想买。”

蒋媛媛劝她:“买吧,你的西装真大,看起来不太合身。我这里还有钱,我给你买一套。”

“不……”

“一言为定。我给你买!”蒋媛媛坚持道,“你也别跟我客气。我去年晕倒了,但是你把我送到了医院。我从未感谢过你。你能给我一个机会给你买套衣服吗?”

“那只是小小的努力。”赵嵘说。

蒋媛媛笑着说:“嗯,你力气很大,对你来说很容易。对莉莉和阿娟来说,比举重还难。你几乎和我一样瘦,可以背对着我,说明你当时肯定已经尽力了。我要感谢你的贡献。”

赵嵘:“…”

她真的没有尽力,这真的很容易...

“我自己买。你得感谢我,等你拿到工资了再感谢我。我存了很多钱。既然你比我难,就别给我买了。”赵嵘不得不这么说。

蒋媛媛对她也不礼貌:“好吧,等我拿到钱,我请你吃饭。”

“好。”

“那就去试试吧。”

“这一套就行。”赵嵘指着老板娘刚刚试穿的那套衣服。"这套很合身,我会选这套."

四个女孩买了衣服,去附近的小吃街吃。

现在是初夏,气温不是很高,逛街很爽。

步行街有一个停车场。每次我去购物,路过停车场时,王丽娟都喜欢辨认停放的汽车的品牌。

“你看,那是宝马。”她指着一辆白色的车说。

曾丽翻了翻白眼:“满大街都是宝马。”

王丽娟羡慕道:“要是我有一个就好了。”

突然,她的眼睛亮了,她兴奋地说:“看,法拉利!”

几个女孩看了看,看到了一辆燃烧的跑车。

车的造型很酷,火红的颜色很显眼。

王丽娟仍然很兴奋:“这是我第二次看到它。去年逛街的时候看到的!”

蒋媛媛很惊讶:“你还记得吗?”

“我当然记得!红色法拉利,我只见过两次,就这两次。而且车牌号很好记。你看00000,五个零,多好记。”

曾丽被这个霸气的车牌号码震惊了。

“主人一定是高富帅。”曾丽华说。

王丽娟白了她一眼:“高富帅不会开这种车吗?”

蒋媛媛笑着说:“如果你是个胖子呢?有钱人不一定好看吧?”

王丽娟反驳道:“看看这辆车,你就知道车主品味不错。一个品味不错的人怎么能不注意自己的形象呢?绝对不胖,是高富帅!”

王丽娟非常肯定。

曾丽盯着她:“你见过失主吗?你知道他一定是高富帅吗?”

!!

唐雨晨有东西给她?

安若很困惑。她挂了电话,贴身战兵拿起手提包,贴身战兵走到对面的咖啡馆。

走进咖啡店,热气腾腾,她不禁瑟瑟发抖。

也许是因为天气太冷了。今天,没有人来喝咖啡。角落里,只有一个戴墨镜的男人。

他看到她,起身向她挥手。

安若走过去,拉过他的椅子,坐了下来。他笑着问他,“对不起,唐雨晨想让你给我什么?”

那人不答,问:“安小姐要喝什么?”

安要了一杯热牛奶,举起了热杯子。她喝了一口,觉得暖和,又问。

男人从口袋里拿出一张支票,推给她:“这是唐先生给你的一亿支票。如果你拿了钱,请离开他。”

安若愣住了,不明白他的话是什么意思。

他补充说:“唐雨晨和兰可仁昨天在A国登记结婚。唐先生要你离开他,不要给他添麻烦。”

嘣-

安若感到有什么东西在他脑海中炸开了,一个晴天霹雳。

唐雨晨和蓝可仁结婚了?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她努力表现出冷静,冷笑道:“你是谁,你的目的是什么?如果唐禹锡真的嫁给了蓝可仁,他会亲口告诉我上哪找你!”

“我就知道你不信。”说完,男人拿出一叠照片递给她。

“这是他们两个一个多月前在A国拍的照片。如果还是不信,可以去派出所查询唐先生的档案。在他的婚姻专栏中,他已经结婚了。配偶是蓝可仁小姐。”

安若翻看着手里的照片,照片中有一幕,唐雨晨拿着蓝色,两人在草地上走着。还有他坐在海边,捧着蓝色的场景。

而且她对海边很熟悉,因为她去过。

他们所在的地方,的确是一个国家...

过去一个多月,他不是出差,是和兰可仁在A国吗?

安若怔怔地看着这些照片,双手满是冷汗。她的心脏几乎停止了跳动,内脏一阵撕裂般的疼痛。

这不是真的,这绝对不是真的?

他和兰可仁分手了,一直和她在一起。他说他爱她,他不可能骗她!

安若脸色变得苍白,他的眼睛闪着光,他的身体不禁颤抖起来。

“安小姐,不知道怎么告诉你这些,就送我来告诉你吧。不信可以打电话问问。但此时他们正在休息,你可以明天打电话给他们。”

“不,我现在就打!”安若坚定地说,不管怎样,她都会亲自听他的。

就算他判了她死刑,她也得查清楚。

安若惊慌而颤抖地掏出手机,想找到唐雨晨的号码,但手指颤抖着,总是按错。

对面的男人把拨通的手机递给她:“用我的。”

“是谁?”唐雨晨不高兴的声音从手机里传来,他刚醒来时声音有些急躁和困惑。

“说话!”他半夜被吵醒,脾气变得很不好。

安若接过电话,深吸了一口气。

尽快看无错小说。请访问我们的收藏网站阅读最新的小说!

想问他,贴身战兵张了张嘴,贴身战兵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啊陈,你是哪位?”突然传来一个同样被吵醒的迷茫的声音,属于一个女人。

虽然不是很清楚,但她能听到,那是一个可爱的蓝色声音。

他们两个,果然在一起了!

现在是A国午夜,他们为什么在一起?安若有一种冷血的感觉。

“说话!”唐雨晨的语气变得更加不高兴了。

"...是我。”安若颤抖着嘴,但电话没有回应,而且已经不耐烦地挂断了。

她握紧手机,突然觉得胸口窒息。目前她有点晕。一股深深的悲伤涌上她的心头,泪水毫无征兆地滑落。

“安小姐,我已经把话带来了。希望你拿了钱之后,不要再去打扰他们的生活了。”对面的男人拿走了她手里的手机,头也不回的起身走了。

小腹突然有一种不适的感觉。安若脸色苍白,额头上满是冷汗。

她不知道该怎么办。她茫然地站了起来。她咬紧牙关走出了咖啡馆。

他真的和蓝可仁结婚了吗?你为什么不告诉她他们一直在一起?你为什么对她撒谎,为什么?

我的胃越来越痛,安若喘着气。在她的眼前,她什么也看不见。

有热液体从她体内流出。她低下头,看见透明的液体滴落在地上。

那是什么?

安若的大脑突然反应过来,羊水破了!

宝宝要出来了!

她心里充满了无尽的恐惧,身体一软,人就倒在了地上。

安若走了,没有人知道她去了哪里。唐雨晨从甲国赶回来,派人到处找她,但是找不到她。

她就像一滴水,蒸发成水蒸气,消失得无影无踪。

她为什么消失了,去了哪里?

唐雨晨没日没夜的找她,整个J市几乎都被他挖了,找不到她。她所有的东西都在家里,除了身份证和一张银行卡,她什么也没带。

但是银行里的钱,她一分钱都没动,也没有任何取款交易的记录。

她没有戴他给她的项链,所以他找不到她。

唐雨晨的心非常慌乱和害怕。她有一个大肚子。她能去哪里?

他猜测她可能出事了,但一个月后,没人利用她敲诈他。也许她被杀了,尸体被埋得很好。

一想到这种可能,男人的心就窒息了,好像要死了一样。

不,他从不相信她已经死了。她一定还活着。

然而,她去了哪里,为什么会带着空消失?

唐雨晨在心里发誓,即使他找遍全世界,他也会找到她,再也不会让她离开他!

————

这是L国一个安静美丽的城市。

一大早,安若睁开眼睛,望着白色的天花板。

她以为她还在家里,冷冷才反应过来,她现在已经离开了J市,她在L国,她已经在这里三个月了。

她起床洗漱后,就走出了卧室。女仆玛吉微笑着向她打招呼:“安小姐,你睡得好吗?我做了一个三明治。要不要试试?”

尽快看无错小说。请访问我们的收藏网站阅读最新的小说!

“好的。”她淡淡地笑了笑,贴身战兵但眼神中有一种谁都无法抹去的悲伤。

早餐后,贴身战兵安若习惯打开dvd听音乐。

她静静地蜷缩在沙发上,脑子里空白,眼睛里空洞,仿佛对这个世界失去了一切兴趣。

下午两点,云飞准时回来了。

他走进客厅,看到安若冷酷的样子。他的眼睛闪着暗淡的光。

他脸上带着微笑,走到她面前,弯下腰轻轻叫她:“安若,安若?”

叫了两声,安若才回过神来。

她看到他,立刻对他笑了笑:“杨妃,你回来了。”

“嗯,你吃过午饭了吗?”他坐在她旁边,问她。

“我不饿。”

他知道她没吃东西。

每天她都专心听歌,一个人呆着。不管玛吉怎么叫她,她都没有回应。

只有他给她打电话,她才会回心转意。

“走吧,吃点东西,然后我们去看医生。”云飞拉着她的手,温柔地对她说。

安若的学生是微型的。她不想去看医生。但她知道自己病了,必须治疗。

吃完后,云飞开车送她去看心理医生。

中年女医生躺在舒适柔软的沙发上,微笑着和她打招呼,用聊天的语气问她:“安若,昨晚睡得好吗?”

“嗯。”

“你做过梦吗?”

安若没有回答。医生不再谈这个话题,问了她其他问题:“你上周做了什么?”可以告诉我,分享给我吗?"

云飞坐在外面的休息室里,等了一个小时后,安若从里面走了出来。

他瞟了一眼医生,女医生耸了耸肩,意思是没有进展。

他拍了拍安若的肩膀,对她笑了笑:“我今天有时间。下午不用上班。我们去游乐园好吗?”

Popular在L成立了子公司,最近一直在那里处理事情。

安若摇摇头。“我不想去。”

她不喜欢热闹的地方。人太多,她会不知所措。

“走吧,挺好玩的。”云飞苦苦哀求,她看他一眼,淡淡点头。征得她的同意,男人开心地笑了。

当他来到游乐园时,云飞买了两张旋转木马的票,坐在旋转木马上,而安若则静静地发呆。

到处都是孩子们的笑声,但她什么也听不见。她一直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与外界隔绝一切。

骑上木马后,云飞带她去玩别的。

安若悄悄地跟着他。他让她做什么她就做什么。即使她笑了,眼里也没有笑容。

就这样,她似乎失去了一半的灵魂,失去了快乐的源泉,变得沉默和不快乐,这让云飞很心疼。

玩了一会儿,她累了,云飞就开车送她回去。

晚上睡觉前,她会跟他说晚安。那个男人走到她面前,在她额头上轻轻吻了一下。

这只是一个简单的吻,没有任何* *,这是他对她的爱,珍惜她。

“晚安,希望你今晚睡个好觉,做个好梦。”

“你也是。”安若对他微笑。

尽快看无错小说。请访问我们的收藏网站阅读最新的小说!

“你也是。”安若对他微笑。

回到卧室,贴身战兵躺在床上,贴身战兵她没有伸手关灯。她害怕关灯睡觉,因为黑暗会让她紧张,让她思考。

闭上眼睛,不知过了多久,她睡着了。

她又做了同样的梦。

梦里,到处都是血。一个浑身是血的婴儿走到她面前,拉着她的裤腿,说:“妈妈,我好冷,我好害怕。妈妈,你为什么不要我,为什么要抛弃我?”

安若盯着他,心里一阵绞痛。

对不起,对不起!

她默默地说着,眼泪流了下来,心如千万根钢针扎进心口,心如刀绞,撕心裂肺。

“对不起,对不起!”她不停地说对不起,好像这是唯一能让她好受点的方法。

从噩梦中醒来后,安若感到枕头冰凉。

她又做噩梦,哭了一夜。

这样的生活持续了三个月,她每天晚上都做噩梦。

她觉得太累了,感觉自己快要崩溃了。

“敲,敲……”外面传来敲门声,紧接着是云飞的声音。“安若,你起来了吗?”

“起来。”

“我做了早饭,等你一起吃。”

“嗯。”

安若擦去眼中的泪水,起床,穿衣,洗漱,整理自己的仪容。

云飞一直在照顾她。他是个好人,她在他面前也不能太憔悴。

走出卧室,她突然听到婴儿咯咯的笑声。

玛吉抱着一个婴儿从外面进来,笑着对他们说:“过来看看,这是我表哥的孩子。他才八个月,好可爱。”

是个男婴。他有一双蓝色的大眼睛,金色的毛茸茸的头发,笑起来像个天使。

看到他,安若心里一刺,忙转过头去。

云飞瞥了她一眼,笑着问玛姬:“你怎么把表妹的孩子带来了?”

“她今天要去参加她同学的婚礼,所以让我照顾她两天。”

“两天?”

“是的,她同学住的地方,离这里很远,来回要花一天时间。云先生,我知道我不该带小哈利来这里照顾他,但是……”

“没关系,只是今天和明天是周末,我不上班,我会照顾做饭。”云飞微微笑了笑。

玛吉表现出喜悦。“哦,云先生,你是个好人。”

安若坐在餐桌旁,默默地吃着早餐。她好像在听他们的对话,又好像没在听。

吃完后,云飞问她要不要去逛街。她不想去,但当她听到小哈利的声音时,她又点了点头。

在外面玩了很久,直到下午他们才回来。

她一开门进去,玛吉就冲过去对云飞说:“云先生,后院的水管坏了,但是水管工这个时候下班了。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别急,我去看看。也许我能修好它。”云飞卷起袖子,向后院走去。

玛吉很快跟上:“我来帮你。安小姐,请照顾好小哈利,谢谢你,就一会儿。”

两人快步走到后院,留下她和小哈利在客厅的地毯上爬行。

尽快看无错小说。请访问我们的收藏网站阅读最新的小说!

安若飞快地瞥了他一眼,贴身战兵听着他稚嫩的牙牙学语,贴身战兵她下意识地想逃到卧室去。但是玛吉让她照顾他,她不能走开。

不过没关系,他们很快就会回来。

安若强迫自己坐在沙发上。她平静地打开电视,专注地凝视着。

小哈利好奇地睁大眼睛看了她一会儿,然后朝她爬过来。随着他越来越近,安若变得越来越紧张。

最后,他胖乎乎的手抓住她的裤子,然后爬上她的腿,站了起来。

安若全身僵硬,小哈利在对她唠叨,但她听不懂,也不想听。

云飞,玛姬,你什么时候回来?

难道他们不知道她害怕孩子吗?当她看到他们时,她的心会难过,她会想起那些痛苦的记忆。

快回来,她要崩溃了。

小哈利还在和她说话,安若满脑子都是那天的记忆。

和兰可仁悄悄结婚,羊水破了,肚子很痛,孩子得早点出来。

她被送进了医院,生下了一个痛苦的孩子,但原来孩子死于难产。

当她醒来时,她没有看到一个新鲜的小家伙,而是一个有着蓝色身体、丝丝鲜血和没有呼吸的孩子。

她的孩子,死了,死了...

她紧紧地拥抱着他冰冷的小身体,甚至哭不出来。她的心因疼痛而麻木。那一刻,她希望世界毁灭,这样她就不会那么痛苦。

回忆让安若痛得发抖。

她紧紧地压着疼痛的心,感到胃里一阵绞痛。她想吐,眼睛黑,想晕倒。

她感到呼吸困难,额头上不停地冒汗。她什么也听不见,也看不见。她只知道疼。谁来救她,谁来让她不那么痛苦?

“安若,你怎么了?安若,醒醒,别吓我!”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好像听到了云飞焦急的叫声。

但她又累又惨,张不开嘴。最后,她受不了疼痛,晕倒了。

这一觉,安若睡了很久,她幽幽地睁开眼睛,看着云飞幸福的眼睛。他的眼睛布满血丝,下巴长了蓝色的胡茬。他多久没休息了?

“安若,你终于醒了。你知道你昏迷了两天吗?”云飞握紧她的手,悲伤地说道。

原来她昏迷了两天。

“对不起,让你担心了。”她抱歉地对他说。

云飞摇摇头:“我不想让你说对不起,我只是希望你能快点好起来。”

安若眼神淡淡微,恐怕她会让他失望。

她好不到哪里去,她的世界早已黯淡无光,没有任何希望和色彩。

休息两天后,安若好多了。云飞又带她去看心理医生了。即使受到刺激,她的病情也没有任何进展,这让他很沮丧。

一天,晚饭后,安若说她想去看星星。

在过去的三个月里,这是她的第一个要求。云飞很高兴带她去海边,和她一起看星星。

安若坐在沙滩上,凝视着天空中的星星,微微笑了笑。

尽快看无错小说。请访问我们的收藏网站阅读最新的小说!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