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老品牌黄金城电子(中国)集团有限公司----情之所钟不能所以(1/80)

老品牌黄金城电子(中国)集团有限公司 !

“怎么还没出来?”冷筱皱起了眉头。

按照计划,所钟廖二把罗素和他俩引诱进去之后,所钟应该自己跳出来。他是一个受了很多苦的人。他不禁知道了阿斯纳森林迷宫的恐怖。

廖二的声音带着哭腔:“老板...呜呜呜……”

冷萧突然有了一种很不好的预感。他的背瞬间僵硬,突然坐直了,背挺得笔直,声音冰冷:“又失败了?!"

他的脸,仿佛下一刻就会引爆。

众喽啰停止工作,谁也不敢动,只敢听。

“不不不!”廖儿赶紧否认,但随即又怜惜地哭了。“老板,他们在里面,但是我自己被困住了...救命!”

冷的松了一口气,但他还是迫不及待地踢了廖二义一脚:“傻瓜!”

“是,老板,那个小家伙是个傻瓜,但是那个傻瓜现在想粗暴,我该怎么办……”廖儿的脸上满是泪水,为什么他会觉得自己那么虚弱?

毕竟廖二是帮他做事。冷萧知道,如果他不在乎廖二,兄弟们的心都凉了,只能不耐烦地皱眉:“行了,等着吧,我推导完了再把你捞出来。”

“谢谢老板,谢谢老板!”廖二激动得知道老板绝对不会放过他!老板对他太好了。猫叫声...

“你确定,罗素,他们在迷宫里吗?”冷萧有些不放心的问道。他总是有一种不好的感觉,好像错过了一些重要的信息。

“是,绝对肯定!你要是撒谎,我要我老廖永远出不了阿斯纳森林迷宫!”廖二只需要骂人。

“嗯!”冷萧想不出是怎么回事,哼了一声,挂了廖儿的边,然后命令其他三个方向等你的三个人全部聚集在他的边上。

因为罗素在阿斯纳森林的迷宫中,他们不必待在别处。

冷萧正在迷宫门口看着。

他什么也没做,只是悠闲地翘起二郎腿,骄傲地看着迷宫的门,看了整整一个小时。

突然,冷萧的交流动了。

是赵四。

冷萧是想弥补未来罗素的恐怖、饥饿和心理崩溃。在他想着幸福的时候,被这个交流珏打断了。他很不高兴,脸拉了下来。虽然有联系,但是语气很不好。

“说话!”冷萧的声音带着淡淡的愤怒。

赵四焦急的声音从那里传来:“老板,老板,我在罗素看见那个臭女孩了!”

“偷偷摸摸。”冷萧没有忍住就笑出声来,直接否认:“你是幻觉!”

罗素被困在阿斯纳的森林迷宫中。赵四来自北方。他怎么会遇见她?老四真的很迷茫。

但是赵四坚定而急切地说:“老板!我真的没有骗你!我真的遇到了罗素!她这么漂亮,我老四怎么认错?还有她身边那个比男人还魁梧的傻大姐,会认错!”

易水寒皱了皱眉,张大了嘴巴,突然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就在这个时候,他突然灵光一闪,一条被遗忘在记忆深处的信息瞬间跳入他的脑海!

为了了解罗素的实力,他亲自调查了罗素天才训练营的现场,那里有一个迷宫,他记得罗素很快就出来了...冷萧一想到这,只觉得自己的心怦怦直跳,他知道问题出在哪里了!

Asna森林迷宫根本挡不住她的脚步!

她,也许是她体内的宝藏,有一种穿越迷宫的本能认知,一定是这样的!

冷萧突然站了起来,他全身紧张,愤怒地对赵四喊道:“快!加油!拦住她!必须阻止她!”

罗素拥有他最想要的智慧头骨。这件事绝对不允许他出事!如果罗素去了山顶,他将在哪里争夺参赛资格?

冷萧一边吩咐一边疯狂的向前冲去!坏坏坏,当时他没有注意到,罗素这个臭女孩,对迷宫等器官免疫!

他的手下们看着老板那么着急,都像被雷击中一样站了一秒钟,然后都反应过来,所有的东西都没了,一个个追着老板。

正在这时,冷筱的通讯珏响了,冷筱看到了廖二,顿时发自内心的愤怒起来。

“老板,你推导出来了吗?”廖有气无力地问。他怕老板忙的时候忘了他,就来提醒他。

“举一反三你个麻痹的!罗素已经跑出迷宫了,你这个白痴还在里面转。记住老子,不要死在里面。老子完了,就抽筋你这薄皮!!!"冷萧对着通讯珏吼了一声,放了出去!

他气得溢出的怒火差点把自己烧了!

罗素出去了!已经出去了!但听了廖二的蠢话,他竟然像个傻子一样坐在阿斯纳森林迷宫门口!真是浪费时间!

要不是廖儿这个傻逼,早就追到罗素,把她杀干净了。连身体都有足够的时间去处理!

冷萧一边心里狂怒地咆哮着,一边大步向前。

冷筱因为被阿斯纳森林迷宫挡住,不得不绕道,这让他的距离变长了。此外,罗素比他早一个小时,所以他花了很多时间才赶上罗素。

冷萧也知道这样追上罗素很难,于是把希望寄托在赵四身上:“你们三个,一定要拦住那个臭丫头!就算死了也得拖延时间知道吗?!"

赵四兴奋地点头:“老板,前面不远就是古代遗址。你说,领导那个叫苏的臭丫头那里怎么样?”

“好!”冷萧兴奋地拍板同意!

古遗址看起来很古老,一看就知道会有奇遇,所以很多人去探险,但最后会发现里面的宝藏早就挖出来了空。

如果罗素路过那里,她肯定会有兴趣进去看看。到时候她会控制大门,关上大门。哦,那个臭女孩不是被锁在里面了吗?

李心里默默的发誓。

然后她开始强壮,所钟开始吃饭,所钟开始养生。

可是祸不单行,因为李发现她胡乱地吐了。

作为一个炼药师,她很清楚这意味着什么。

李忐忑不安地给她把脉,然后发现……她怀孕了!

怀孕的...三个字,犹如惊雷一般,直接劈向李。

李摇晃着身体,脸色苍白如金纸,坐在床上几乎忘记了呼吸。

她用双手紧紧抚摸着自己的腹部,来回抚摸着,脸上充满了不确定。

怎么办?怎么办?

这是一颗邪恶的种子,怎么可能存在?

李无数次想到那个肮脏丑陋的乞丐躺在她身上。有一次她想起来,李吐过一次,最后想把自己掐死。

这种痛苦的记忆深深地埋藏在她的心里,但今天的呕吐让她尘封的痛苦记忆几乎在痛苦中死去。

那天晚上,先是大师兄,然后是名字...李不知道孩子是谁,但可以肯定的是,她根本就不想离开孩子。

如果是以前,李会轻易打掉这个孩子,可现在她却被关成了废物,一点自由都没有。她该怎么办?

李的做法很简单。

她用力捶着腹部,却被什么尖锐的东西打中,疼的冷汗一声不吭的滴下来。

这个脏东西,她是绝对不允许留下来的!

不知过了多久,李却感觉到因腹痛而麻木。当她闭上眼睛时,她慢慢地摔倒了...然后陷入黑暗的泥潭。

不知过了多久,李从昏迷中醒了过来。

眼睫毛薄如蝉声微微睁开,李和睁开眼睛,才发现周围的环境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原来,她被关在一个柴房里,四周肮脏而简陋,但现在她睁开眼睛,李却发现自己回到了原来的房间。

一个浓浓的黑影出现在李的面前。

“大师兄……”李虚弱地盯着放大的脸。

董看着李,眼里闪过一丝痛苦。他伸出宽厚的大手,揉了揉李的脑袋。“傻姑娘,这么重要的事你怎么不告诉师兄?”

李眼中闪过痛苦的光芒。

东方玄苦恼地看着她,柔声道:“你有个大哥的孩子,怎么不说出来?”

“我……”李挣扎着张开嘴。

“傻姑娘,大师兄是这样不负责任的人吗?”东方玄的眼神温柔而温柔,他的大手掌抚着李的小腹。“你知道师兄听到这个消息有多开心吗?”

东方玄的语气柔和而水灵,眼神幽幽而沉重,闪烁着复杂而莫名的光芒。

“我……李被噎得别过脸去。她甚至不知道这是谁的孩子,好吗?和乞丐比,孩子是大哥的概率明显小很多。

不过看着李那认真的大师兄的神色,不知道该从何解释。

此时,在门外等候的李瑶媛和李敖琼都睁开了眼睛。

东方玄这个...

难道那天晚上,毁了F的人竟然是东方玄!

然而,所钟尧尧怎么能光着身子出现在大街上,所钟而东方玄似乎对此一无所知呢?这里有什么玄机?也许F已经被东方玄毁了,然后又被别人毁了...

尽管李瑶媛认为这不可思议,但他还是忍不住想了想。

反正尧尧仙子怀了孩子是事实,东方玄碰了尧尧也是事实,现在尧尧的肚子是他的孩子也是他自己承认的,再好不过了。

东方玄虽然比不上南宫云,但仅次于它。现在尧尧是个废物。如果能嫁给东方玄,把他拉拢到瑶池的李家,这笔交易就很划算了。

想到这一点,李瑶媛哪里会让李瑶媛说那些话?

他砰的一声把门打开。

李瑶媛用冰冷的目光盯着东方玄,充满了威慑:“东方玄,你干了什么!”

东方玄嘴角挂着淡淡的微笑,站起来对李瑶媛点了点头:“岳父。”

岳公公?李瑶媛的脸涨成了猪肝色。

他父亲还没发作,东方玄就给他岳父打了电话。他是怎么从袭击中脱身的?他本来想逼东方玄嫁给李。

李瑶媛气呼呼地甩下袖子,用恶毒的目光盯着东方玄。“你知道负责任就好!如果没有,哼。”

东方玄一直保持着微笑:“岳父教我的。”

“尽快结婚。”李瑶媛咄咄逼人。

“这个...得等师父回来。”东方玄笑着看着李。“没有师父我真的不敢结婚。”

李和东方玄是炼狱之主的弟子。如果他不在场,这段婚姻怎么了?

李瑶媛被东方玄噎住了,突然无话可说。

躺在李的床上,是那样的虚弱无力,仿佛她随时都会晕倒。

她什么也没说,是她决定嫁给哥哥的吗?李想起那天晚上哥哥强迫她做那种事,的眼里闪过一丝恐惧和反抗。

“没有...我……”还没等李说出的抵抗之言,便一刀飞了过去。

“闭嘴!”李瑶媛的声音很刺耳。“你是个不要脸的姑娘,你已经丢了瑶池李家的脸。这里没有你说话的地方!”

然后,李瑶媛转身离开了。

李敖琼用复杂的眼神看着李的东方玄,摇了摇头,跟着离开了。

李敖琼不知道父亲的决定是对是错,但至少对于现在的瑶池李氏家族来说,这是最好的选择。

虽然李的孕期很紧,但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

不久,李的怀孕传到了。

由于将此事全权委托给了,从一开始就想到了这种可能,并且更加关注李氏家族在瑶池的一举一动,所以很快得到了消息。

“真的怀孕了?”罗素睁大了眼睛。

“嗯,是真的。李试图打掉孩子,但孩子运气好。李昏了过去,但他还是没有掉下去。最后被东方玄德救起。”晏子笑着摘下一颗葡萄,慢慢地削着,笑得非常得意洋洋。

情之所钟不能所以

“东方甄嬛认为孩子是他的?”罗素捂住嘴唇,所钟笑了。

“别说了,所钟东方玄没有任何怀疑。他当场承认,并答应嫁给李,但这一次,我要等到师父回来。”说到这里,晏子闷闷地笑了笑。“师父,他老人家神龙见首不见尾。天知道他什么时候会回来。”

”接着李的话...难道不是大肚未婚吗?”苏落越想越开心。

因为她想起了她第一次见到李的时候。

那一次,她的冰肌是玉骨,不吃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她完美、纯洁、干净。

但是,有了这样的形象,她就不能大着肚子结婚了...苏真想仰天大笑。

“对了,乞丐……”罗素饶有兴趣地问道。

“你放心,乞丐已经被关起来了。”说到这件事,晏子表示了极大的兴趣。"当李第一次回家时,街上的蟑螂一夜之间全消失了,这很有意义."

“噗。”罗素笑着喷。“这个乞丐先拘留。关键时刻可能大有用处。”

这要看李的运气了。

如果李是这样认命的,跟东方玄过得好,不想要那些不要的人,那么决定一笔勾销过去。

然而,如果李不满意,还得继续跟她做正确的事,那么并不介意让乞丐李和让世界知道。

“对了,乾隆秘境在哪里?”晏子烟空问了一句。

罗素记起师父的话,说:“这事你得问师父。”

所以,为了跑进去,罗素去了融云大师的院子。

融云大师坐在院子里,阳光斜射下来。他的白袍更显神圣,袍角层层叠叠,像转瞬即逝的时光,像蝴蝶一样翩翩起舞,使他如神一般完美。

罗素的到来打破了他周围的平静。

“师傅。”罗素坐在融云大师面前。

融云大师幽幽的目光落在她的脸上,皱起了美丽的眉头:“来问问题?”

“师傅很厉害,猜一猜就赢。”罗素抓住刘芸大师的胳膊,在他的胳膊上擦了擦。“师傅,有龙的秘密所在是哪里?”

看到一群人马上就要走了,融云大师也不再隐瞒。

他用幽幽的目光望向远方,然后说:“幽龙秘境是偶然发现的新地图,但是师父和那些老人都进不去。”

“啊?为什么?”罗素的眼睛闪闪发光。

“因为有龙是有年龄限制的。”融云大师苦笑着摇了摇头。“你只能在三十岁以下进入。”

"和有龙榜是同一个年代."罗素微微皱起眉头。

“嗯。”融云大师似乎在轻声哼唱。

“这有什么关系吗...?"罗素双手托着下巴,眼睛闪闪发光。

“有一张地图从来没有被探索过,但可以肯定的是,里面会有很多机会,尤其是——”融云大师的目光深邃。"八荒墓的地图碎片之一在里面."

这时,罗素的心突然颤抖起来:“师傅,你确定?”

“嗯。”融云大师点点头。“我能感觉到。”

八荒墓地图碎片?罗素手里已经有两件了。如果你再在有龙的秘密之地找到他们,所钟那真是...

“还有十天,所钟师父你不去吗?”罗素急切地看着融云大师。

“我进不去。”不是不去,而是进不去。融云大师很无奈。

八荒墓地图碎片,哪个家族哪个势力不要?偏偏进不去,好担心。

“师傅放心,弟子一定会给你带回来地图碎片的。”罗素答应说。

“这么确定?”融云大师淡淡一哼。

罗素狡猾地勾起嘴角,右手平放。很快,一道晶莹的光闪过,一张破旧的图纸出现在她的手掌上。

“看,主人。”罗素高兴地把地图递给师父看。

融云大师毫无希望地随意拿走了它。匆匆看了一眼,他的脸色瞬间变了。然后他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罗素,眼神非常不可思议。

“这是怎么回事...?"就连绝世强者融云大师也被罗素的大手所震惊。

八荒墓地图碎片。

十大家族,还有那些隐藏在暗处的势力,谁不想得到八荒墓的地图碎片?然而,这些强大的家族都有空手,但罗素手里有两块。

八大野神之墓只有四张地图碎片,罗素小女孩手里有两张。

融云大师深吸一口气,抑制住心中的震惊。

“你这丫头!”融云大师伸出他的大手掌,使劲揉了揉罗素的头。

他真的没想到,罗素这个女孩会给他带来这么大的惊喜。要知道,这么多势力,包括他自己,都没有找到一个八荒墓的小地图碎片。

“只是运气。”罗素夸口说他不好意思搔后脑勺。“第一个地图片段,我去腐乳偷天水的时候,地图片段藏在盒子里,所以一起回来了。”

一起回来?融云大师弹了弹额头上的青筋。

你想这么粗心吗?也随便给退了。

“至于第二张地图,藏在瑶池李家的田零杯里。杯子打碎后,地图碎片自动飞到我手里。”说到第二张地图,罗素就更加尴尬了。这显然是白来的。她什么都没做,拿到了各大势力梦寐以求的八荒墓地图碎片。

“你是个幸运的女孩。”融云大师非常相信罗素的运气。

这样的运气,你看世界,很难再找到另一个。

“不知道,运气好是真的。”苏点头表示同意。有几次当她濒临死亡时,她的命运改变了,罗素不相信她的厄运。

“但是光靠运气是不够的。走在大陆上,最重要的是靠实力。”融云大师把联合地图碎片还给罗素。

“弟子知晓。”罗素眨了眨眼。“师傅,要不你先拿着这张地图碎片?”

“可以留着。”融云大师毫不犹豫地把地图碎片推了回来。“你很幸运拥有龙环创造的空空间。否则,所钟当这两个地图碎片合并时,所钟它们很早就被感知到了。”

“会被感应到吗?”罗素急切地问道。

“通常情况下,不会。不然这个地图片段放在腐乳里,早就知道了。”融云大师伸出援手。起初,他去过扶苏,但他一点也没感觉到。

融云大师继续道:“但是,当两个地图合并时,就会溢出天地之力,造成灵力波动,地面附近的强者就会感受到。”

融云大师口中的所谓强者,至少是老祖的水平。

罗素闻言,心中暗暗庆幸,幸好这两张地图合并时,它们是在空之间进行的,否则她不可能保留这两张。

“比如收集四张地图碎片……”融云大神的神色闪过一抹悲伤,但一闪而过,罗素没有注意到。

罗素用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看着融云大师,眼里闪过好奇:“大师,收集四张地图会发生什么?”

“当时...也许你能见到你的母亲。”融云大师想了一会儿,一个微弱的声音传来。

“真的?”罗素的眼睛突然兴奋起来。

终于可以看到她被无数无比坚强的人迷住的无敌妈妈了。

在我听到大家对严华女神的描述之前,罗素已经很好奇了。现在我知道我有机会见到她,罗素自然很激动。

“我妈没死?”罗素想到了这个问题。

事实上,她一直认为她妈妈...

“不知道。”融云大师的情绪有些低落,眼神幽幽而沉重,思绪复杂。

见主人情绪不高,罗素也不好再问。

因为她知道母亲是师父的软肋,是师父心中最甜蜜最痛苦的悲哀,每次都想伤害,所以……苏落在嘴边就咽了下去。

融云大师真的不想谈这个话题。他换了个话题:“有龙秘境从来没有被老师探索过,但是如果你感受到了里面的气息,如果你没有强大的力量,你就会死。”

“呃……”罗素抿着下唇。在师傅眼里她也属于实力弱的情况吧?

“虽然你有莫老祖的侄子,他能保护你一时,却保护不了你一辈子。只有自己的实力变强了,才是真正的强者。”融云大师语重心长地教导我。

“是的。”罗素顺从地应了下来。

“不到三年就九单了,速度真的不慢,但是你忽略了一点。”融云大师的时间到了。

“哪一点?”罗素的眼睛闪闪发光。

融云大师眉头微皱。他没有直接和罗素说话,而是用手打印出来。

复杂的手印就像一个闪了一半的金球空。后来,罗素只觉得眼前一花。当她再看的时候,周围的场景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虽然还是师父的院子,但她觉得自己进入了空寂空。

这种空虚感如此之大,以至于罗素根本看不到尽头。

各个方向空之间都有褶皱。罗素想自己出去,但他找不到出路。

突然,罗素只觉得眼前一花,一个人影静静地站在罗素面前。

情之所钟不能所以

“罗?”罗素眉毛端正。

经过多次模拟战斗,所钟才明白,所钟眼前的罗并不是真正的罗,而是在师父的帮助下变形的虚影。

但是这个罗的实力跟真正的一模一样。

“这就是老师的虚无空”罗素想起了融云大师微弱的声音。

果然。罗素心里暗暗点头。

“在这里,你不能唤出精神宠物,也没有莫老祖帮你。一切看你自己。”融云大师的声音冷漠而冷酷。

罗素闻言,无奈地叹了口气。

让她用真正的实力对抗罗?这不是要她死吗?

“这里不像模拟战争站。就算里面受伤了,出来后也没事。”罗素脑海里闪过融云大师微弱的声音。“在这空虚空,罗郝明是假的,你却是真的。”

罗素心里咯噔一下,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果然,融云大师的声音再次在她耳边响起。

“也就是说,你死在里面,它就真的死了。”

融云大师的最后一句话是决定性的。

“师傅?”罗素纠结的看着四周。

十阶巅峰的壮汉罗,是十年前拿走有龙榜冠军的真正实力的人吗?在不允许召唤莫老祖或凌冲的情况下,她是如何徒手空战斗的?而她还是真实的,死了也是真的,这真是要命。

还没等说完腹诽,对面的罗对发起了猛烈的攻击。

这一次,罗没有使用元素攻击,直接挥舞着拳头就要冲上去。

罗素看着这糟糕的势头,给脚底抹了油,表演了他的精神舞步就跑了。

罗也不慢。

他飞出斜刺里,直接朝着罗素的后背就是一脚踹去。

“噗!”罗素觉得她整个骨架都要掉下来了,一声闷哼,一丝血迹从她嘴里挂了出来。

罗对还真是狠心,那一脚完全是不留情面的,一脚把踢得差点当场晕倒。

毕竟是十阶巅峰的强者,罗素不是他的对手。

就在头晕目眩的时候,罗飞身而起,一脚踢中了的胸口。

“噗——”罗素的身体飞了个底朝天,一股浓浓的鲜血喷在罗的脸上,把他的脸染成猪肝色。但是罗素本人呢?

这时,她被踢得很高,然后像抛物线一样摔倒了。

“啪——”罗素的身体重重地摔倒在地上。她头晕目眩,疼得龇牙咧嘴。她恨不得把师傅打死。

正在这时,罗又快步赶到了。

然后他擦去脸上温热的血迹,露出一个清晰的五指指纹,然后扭曲地冷笑道:“罗素,去死吧!”

想到这句话,罗抬起脚来,重重地踩了下去!

可怜的,在十阶巅峰的罗面前,根本没有攻击,只有招架,招架不住。毕竟一个是九阶初阶,一个是十阶巅峰。

在这个关键时刻,罗素的眼中闪过一抹狠色。如果她被罗踩了,她的五脏六腑肯定会碎成渣。

主人当然不会救她。现在她只能靠自己了。

随着罗的双脚被踩落,所钟凝聚了全身的精神力量,所钟一股虚空空直接笼罩了罗。同时她控制着自己虚空的速度空!

罗被这突如其来的虚无空惊呆了。趁着这个稍纵即逝的机会,手里拿着一把匕首,蹿到了罗的背上。

的速度飙升至最快,但令沮丧的是,她虽然割断了罗的脖子,却根本无法破开他的防线。

此时,罗的脖子上连一丝细小的痕迹都没有。

罗很快就回过神来。他冷酷地笑了笑,抓住他的胳膊。罗素无法逃脱被抓在手里的命运。

罗的胳膊像铁钳一样有力,疼得差点叫出声来。

她的腕骨几乎断了。

就在这时,更悲惨的事情发生在罗素身上。

只见罗双手抓住,猛地把向前一甩!

“喂!”

一阵剧烈的响声,被砸在了罗的面前,就像丢沙袋到地上一样。

但是罗到底有多厉害呢?虽然罗素的虚无空略微减缓了他的速度,但并不能减缓他的力量。

这时,罗素被重重地摔在地上,内脏几乎移位,全身几乎碎成渣。

罗素疼得头晕目眩,眼睛模糊不清,疼得半睁着眼睛。这时,罗的身影在她眼里模糊不清,她看不清楚。

“好痛……”罗素呻吟着。

罗慢慢地、一步一步地向走去。

感觉到危险来了,苏倒了下去,有意识的试图往后退,但是当她沮丧到要哭的时候,她似乎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

虽然她下意识地想到了躲避,但她的身体在疼痛中几乎移位。

罗狞笑着,就像一个嗜血的疯子,像一把雪剑一样盯着,最后尖叫道:“婊子养的,去死吧!”

后来,罗毫不怜惜地把脚高高抬起——

* *,你不开枪,你徒弟就被踩死!罗素在心里哭,没有眼泪。

不是她不想隐藏,而是她失去了对自己身体的控制。

这时,突然,罗素只觉得眼前的那朵花差点踢到她腹部的脚,然后随着空消失了。

罗素半开,发现场景变了。

"* * ....."罗素带着淡淡的仇恨喊了一声。

好狠的* *啊,居然就这么坐在那里,悠闲的喝茶,看着她被人胖揍。

融云大师无奈地看着罗素,痛苦地叹了口气,然后扔给她一颗伤药:“吃。”

“哦。”罗素接过看起来和麦丽苏差不多的丹药,看了看,发现他并不知道,想都没想就吞了下去。

丹药进入丹田,一股温热的气息从丹田缓缓升起,然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体内奇经八脉中游走,就像游蛇一样,速度惊人。

但半个小时后,奄奄一息、差点打嗝的罗素突然跳起来,恢复了龙肌虎猛的状态。

情之所钟不能所以

罗素摸了摸腹部的丹药,所钟眼睛闪闪发光。“这是什么丹药?”愈合的速度是不是太快了?"

融云大师看着罗素衣服上清晰的脚印,所钟嘴里微微抽着烟:“皇家疗伤药。”

“御药和御疗药?”罗素嘴角肌肉一抽一抽。

“有问题吗?”融云大师温和地问道,看上去和往常一样。

“怎么,为什么,可以,可以,可以,可以,不要,问,问!”罗素兴奋地咬牙切齿。“* *,御阶是不是在宗师阶之上?”

“嗯。”融云大师不以为意,轻轻点了点头。

“这个御疗仙丹是* *?”罗素跟进问道。

“有问题吗?”融云大师似乎勾起了他的唇角。

"**!换句话说,你现在是帝国炼药师吗?”罗素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噎住。

他还被困在大师级,而这个世界的大师级只有* *,而且* *已经是一名帝国的炼药师了。这能让她一个小徒弟不激动吗?你能不为自己骄傲吗?

“老罗马上要升职了。”融云大师眼睛半眯,缓缓说道。

“可惜他再怎么提升,也赶不上XX的速度。”罗素眼睛高兴地眯了起来,像只老鼠,“对了,* *不是这几年才提升到大师级别吗?皇帝级别这么快?”

帝国炼药师晋升这么好吗?

融云大师摇摇头:“我升任大师级已经很多年了,但我就是没说出来。”

好吧。苏点点头,表示她明白了。* *向来低调淡泊,世人不知也是事实。

“这次升到帝王级别还是拜你所赐。”融云大师似笑非笑地看着罗素。

“我?”罗素伸出手指,指着自己的鼻子。

“当时你受了重伤,死了。”融云大师只说了这些话,但罗素完全明白他没有说什么。

* *担心自己受伤,一边叫自己冲进九冲寺,一边加紧升职,走了两条路,谁知道这两条路都走过去了。

她的伤在九重寺治好了,融云大师被提升为神医。

"* * ....."罗素抓住融云大师的胳膊,揉了揉,心里感到一阵温暖。

“傻姑娘。”融云大师拍了拍罗素的头。“伤好了吗?”

“嗯,没事,多亏了XX的御丹药。”罗素笑起来像朵花。

融云大师捏了捏罗素的小胳膊和腿,一边捏一边露出厌恶的表情。

罗素虚弱地伸出舌头。

“* *,真的好……”不该脉动?* *捏着她的小手做?

谁知道,融云大师带着冰冷的眼神和刀子飞到了罗素:“我只是让你去战斗,你能理解吗?”

“嗯?”不合理的问题,让罗素愣住了。

“你想想。”融云大师拍拍她的头。

在融云大师冰冷的目光下,罗素很快在脑海中思索起这件事的关键。

打架之前,* *说她的做法偏...

现在我捏她的筋骨,和这个有关。

突然,罗素的眼睛里闪现出:“这是我的基础吗...没玩好?”

“不傻。”融云大师毫不客气地评论道:“元素法则的基础很好。你的身体基础很乱,所钟一推就倒。”

“呃……”罗素艰难地咬着下唇。

* *这个真有道理。

在修炼的过程中,所钟她的重心一直放在元素法则的修炼上,一路上提升很快。她三年跳到九阶,看着整个* *。自古以来,很少有人有她现在的速度。但是,她的身体素质真的很差,比上辈子还要差。

融云大师无奈地看着罗素:“你知道怎么修炼你的身体吗?”

“看来要培养筋、骨、血、皮……”罗素的眉毛纠结在一起。“练起来好麻烦。”

而且不是一天两天的练习。很难一直练习。

肌腱、骨骼、血液、皮肤...每一种都要培养。修炼到巅峰需要多少时间和经验,有痛苦和疲劳?

我上辈子在罗素练过。这时,它只是一件皮毛。但是她用了十几年。练物理基础真的是一件很烦的事情。

“我还不够笨。我也知道我要练筋,要练骨,要练血,要练皮,你却一点都没练过,是不是?”融云大师盯着罗素,眼神不瞬。

罗素心虚地低下了头。

她刚出道的时候,就是传说中的废物。她想过走前世的路线,好好练练身体,也能穿越世界。但后来南宫云帮她激活了元素属性。从此,她全心全意地沉浸在元素法则的修炼中,几乎放下了身体素质的修炼。

“你个姑娘,路走错了,你却一点都不知道。”融云少爷没好气地戳了一下这个女孩的头。

“* *,怎么办?”罗素虚弱地问道。

你希望她现在从最基础的跑步开始吗?

“怎么办?容易处理。”如果融云大师与此有关,他会唤起他的嘴唇。他看起来像是来求我的。

“* *,求求你,加油。”罗素摇了摇融云大师的手臂,他的语气有点宠坏了。

她知道玩什么女人,* *最有用。

果然,融云大师似乎不耐烦地挥挥手:“好,跟着老师。”

融云大师站起来径直走了进去,而罗素则屁颠屁颠地跟着他。

既然* *说容易,那肯定能做到。也许不费吹灰之力,* *就会突然提高她的身体素质。

融云大师边走边说:“体能有十个层次。你现在已经升到9级了,但是你的身体素质...哎,只有两级。”

“噗。”罗素几乎是满嘴鲜血冲了出来。

两级!她的身体素质只有两级?

“* *,是不是?你怎么知道?”身体素质似乎没有衡量标准。罗素以前从未听说过它。

“第一眼看不出来。”融云少爷看起来很虚弱。

好了,罗素马上闭嘴。像* *这样的存在哪里需要什么检验?眼睛是最好的测试神器?

然而,只要一想到他的身体素质只有两个等级,罗素就有一种想哭的冲动。

——

今天还有两章~ ~ ~小暖会加油!

王心里很不忿。

于是他不顾一切地切割这块粗糙的石头,所钟试图切出一颗超级晶石。

然而,所钟他的好运今天似乎已经用完了。

他一口气砍下了所有粗糙的石头,但令他绝望的是,他的运气急转直下,要么砍下了废石,要么砍下了红晶石。

连绿色晶石的一角都没碰。

这简直难以置信。

李敖琼的脸色越来越难看,越来越僵硬。最终,暴风雨来临前,它显得阴郁而宁静。

他对传说中的石头赌徒的印象突然一落千丈。

这次让他丢这么大的脸,李敖琼绝对不会放过他!

看着王,忙得额头冒汗,只是笑而不语。

其实,王不是草包,而是有一定实力的。

起初,当罗素借用小龙的眼睛时,他给了他一个机会,所以他得到了一些好的粗糙的石头。

但是后来罗素疯狂地掠夺,只要看到原石就拿走,这样所有好的原石都在罗素手里。王只能挑出丢弃的原石,他能挑出好的。

所以越到后来,的原石就越差,因为好的原石已经被他砍了。

于是,直到最后,他连续剪下十五块,废除了。

结果让人无语。

堂堂新晶石王,竟然连续砍出十五块废物,这要是传出去,还不让人笑掉大牙?

这时,王整个人都傻了,他就那么站在那里,坐在那里。

李敖琼的眼睛危险地眯了起来,盯着那堆罗素从未解决过的粗糙的石头。

这个女生行为怪异,真假难辨,高深莫测,真的让人怀疑。她那堆粗糙的石头里真的有高级的桅杆,还是所有好的桅杆都是王力可·终葵凿出来的?

但是,王已经输了,姑娘已经明确表示不想再砍了。这个问题恐怕没有解决办法。

只是,李敖琼实在不明白,为什么这个臭丫头捡的石头比王还粗糙。真的只是运气吗?

他用深邃的眼睛危险地盯着罗素,像一条藏在草丛中的毒蛇,又深又黑,又尖又恶毒。

看着新来的晶石王把粗糙的石头都砍了,苏洛才拍了拍屁股站了起来。

她什么也没说,只是幽幽地瞟了李敖琼一眼,神色似乎漫不经心。

这种轻描淡写的眼神让李敖琼满脸通红,红的几乎可以流血。

“臭丫头,别太嚣张了!”拳头黑,心里又恨又骂。

“李大功子,你对这个结局满意吗?”罗素笑着问道。

她得意地笑着,看起来像欠了一套房子。

“哼!”李敖穹冷哼一声,拂袖就要离开。

“嘿,李士雄,你舍得赌输。你输不起吧?”北辰影大吼一声,一副唯恐天下不乱的架势。

兰轩也有讲究的人:“李士雄,不要急着走,快来欣赏我们家的晶石。”

北辰影和蓝影无疑是在打李敖琼的脸。

李敖奇突然盯着得意洋洋的北辰影和蓝影。最后,他盯着罗素,恨恨地留了句:“臭丫头,你要是有时间讽刺说话,不如想想怎么享受这最后一年。”

罗素笑了:“谢谢你的关心,所钟但是你好像忘记了一件事。”

“什么?”李敖琼声音粗糙,所钟态度很不耐烦。

“千年青晶石,堂堂李家的大公子,难道你就不能赔进去,不认你的帐吗?”罗素似笑非笑的勾起嘴角,眼角带着一丝不经意的笑意。

李敖琼的身体在那一刻完全僵住了!

在他和南宫刘芸打赌之前,输的人必须拿出1000颗绿色晶石...他被那个臭女孩弄得晕头转向,都忘了。

不是十颗,一百颗,而是整整一千颗绿色晶石。想想就觉得很肉痛。

李敖琼的面色忽明忽暗,阴晴不定,绝对难看。

李瑟娥敖琼面色难看,北辰的影子毫不客气。

“喂,李世雄,打开瑶池李家,你连这晶石都拿不到吧?”

李敖琼看到北辰的笑脸,恨不得一拳砸过去。这个北辰影子喜欢在关键时刻跳出来,摔在他身上!

李敖琼知道,如果他敢不给这些绿晶石,说不定下一刻北辰影都要宣传整个帝都了。不要怀疑北辰影有这样的能力!

深呼吸,稳定情绪。李敖起淡然的盯着南宫云,语气很稳:“我暂时没带那么多晶石,然后我就送给金,走人!”

但当时南宫云面色阴沉,根本没注意他,就不理他了。

李敖琼以为南宫云瞧不起他,松了一口气,把自己噎在喉咙里。

但是赢家和输家,谁叫他是输家呢?最后,李敖琼恨得咬牙切齿,握紧拳头,带着一大群人狼狈而逃,就像黎耀祥以前的样子。

但其实他误解了南宫云。

此时脑海中的南宫云哪里还和李敖琼的存在有关?那一千颗绿色晶石现在对他已经没有吸引力了。

他那双黑黑的丹凤眼一眨不眨地盯着罗素,脸色阴沉,使人面临深渊。

周围,似乎正刮着一股强烈的冯刚风。

南宫云的眼睛,漆黑如墨,让人胆战心惊,让人心生寒意。

“咳咳——”北辰三人见情况不对,转身溜了。

他们对南宫云的情感已经很有经验了。如果他们此刻不跑,还能留下来当炮灰吗?

“停下。”罗素冲着他们喊道。

“嫂子,你有什么吩咐吗?小的马上就做,请不要阻止我们?”北辰影干笑两声。

罗素没有生气地看着他,大姐像摇头一样豪迈地挥挥手:“我也不占你便宜。你可以把这些未解决的粗糙的石头。”

“真的吗?!"北辰影的眼睛瞬间亮了起来,仿佛天上地下散落着云彩,豁然开朗。空空气清新,花儿芬芳。

“当然,不然我为什么要打电话给你?”罗素愤怒地看了他们一眼,然后指了指那个大盒子的原石。“我们把这些搬走吧,反正我也不需要。”

“可是你呢,嫂子?”说实话,这三个人早就对这个盒子的原石垂涎三尺了,但是因为是自己的嫂子,所以不敢去攻击这些原石。

如果这是李敖琼的,所钟北辰影业早就组织人在路上伏击黑手,所钟抢劫了。

“我把这些剪了出来,这是一项艰苦的工作,你有什么意见吗?”罗素看着他们,笑着说道。

“没有,完全没有意见。”作为代表,北辰影连连摇头。“就算里面的原石是废物,也完全没有问题。”

北辰英认为,罗素很可能已经把所有含有晶石的粗石都砍光了,剩下的粗石都是废物。她懒得动,就离开了他们?

罗素的罗素知道“北辰阴影”的想法,肯定会扇他一巴掌。

兰轩觉得惊喜来得太快,有些不真实。他的想法和北辰影一样,但比起北辰影,他更张大嘴,于是有气无力地问:“嫂子,这个,这个不会和王一样吧。最后什么都解决不了?”

你能说话吗?

罗素还没转过脸,北辰影和夜鬼就已经汗流浃背了,一个人把蓝影夹在腋下,被抬了出去。

此时,其他人都出去了,只有南宫刘芸和罗素留在室内。

没人会再拖住罗素了。

我们应该永远面对我们应该面对的。

“一切都结束了,走吧。”苏咳嗽了一声,假装平静,转身离开。

她想翻过这一页,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然而,当他经过南宫云时,他纤细的手腕被他抓住了。

他的呼吸冰冷而有力,眼神如刀锋般锐利,似乎要把她切成碎片。

“还想去吗?”南宫云的声音冰冷,嗜血,残忍。

强烈的压迫感,沉重的气息,不可抗拒的力量,无与伦比的骄傲。

这是晋王殿下的浓浓气息。

不知怎么的,罗素的心很脆弱,她不敢看南宫刘芸的眼睛。

罗素发现自己手里微微出汗。

“抬头看我。”南宫云就像一只愤怒的野兽。一双眼睛刺着她,让她感到心慌。

罗素深吸了一口气。

他真的是小题大做吗?她刚才真的走了那么远吗?

罗素抬头看着他说:“你为什么这么生气?我没有输。”

南宫望深邃的眼睛越来越黑,丝绸暗示的愤怒让他看起来嗜血而残忍。

用罗素的话说,他的眼睛就像酝酿着最强烈的飓风...

而之前的冷嘲热讽嬉皮笑脸,完全是两种样子。

罗素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但他的眼神中更多的是愤怒,他不禁感到紧张。

“你到底在生什么气?我不会真的失去你。”罗素觉得自己的愤怒莫名其妙,这让人感到无助。

南宫刘芸梅峰捡起来的时候,眼睛像火烧一样,咬牙切齿,缓缓吐出了一句话:“赌博从来都是有风险的。你怎么敢说你会赢?”

“我……”罗素这时发现她忘了告诉他小龙的事。

于是,她试图用好听的声音向他解释:“我不会输,只是因为我知道我不会输,所以……”

南宫云烟不给她解释的机会,冷冷地打断了她的话。

他一字一句地咬牙切齿,所钟恨不得掐住她的脖子。他的声音冷酷无情:“你敢打赌你的国王,所钟你这个女人,敢这样做...该死的!”

他的手伤了她的手腕,但她不敢出声。

她无法想象激怒他的后果。

“你讲点道理,好吗?形势所迫,我就确定不会输,所以这就是原因...我告诉过你,我一定会赢的。”

罗素试图解释。

但南宫云突然把她按在了桌案上,罗素娇小的身躯躺在了长长的桌案上,而他的身体猛地压在了她身上。

南宫轮廓分明的手指托着下巴贴近嘴唇,脸上狰狞残忍。每一句话都是一种威胁:“赌博总是有风险的,所以你就那么肯定会赢回来?”罗素,其实在你心里,你在烦我吗?我真的想出口我,然后善意的离开?"

他虽然强壮霸道,但浑身散发着致命的危险。

但是罗素看得出来,他的声音充满了自嘲,眼里充满了悲伤和遗弃。

“就算是死,我也不会拿你当赌注,但是你!你!”南宫刘云森冷冷的盯着她,恨不得把她拆了吃进肚子里。

一个声音在他心里不断重复:那是你的女孩,所以不要伤害她,不要。

理智一再提醒他。

但是,只要一想起她对他的冷漠,聚集在我胸口的怒火就让他指尖发颤,难以控制自己。

蜕变中,南宫云烟压向她,抬起头,紧紧抓住她柔软的嘴唇。

他似乎疯了,在她嘴里肆意蹂躏,没有任何温柔、粗暴和凶狠。

“痛,”罗素的嘴被咬得出血了。

罗素的声音终于让疯狂的南宫云烟住了。他轻轻放开她,用手指抬起她精致的下巴,强迫她看着他的眼睛。

他的脸冰冷嗜血,眼神里不含一丝温度,脸上毫无表情,脸上整条线都是冰冷的。

“拿国王当赌注?想出口本王?你这么恨我?我的做法让你这么烦吗?”南宫很生气,很狰狞,抓着下巴的手加了三分力气。

“咳咳咳——”罗素觉得自己的下巴要被捏碎了,忍不住大声咳嗽起来。

罗素动了动嘴唇。

他的指控不合理。当她知道自己会赢时,她把他当作赌注。对不对?

罗素悄悄回头看了看他凶狠的眼神,声音冰冷:“现在你需要安静,那么冲动根本解决不了问题。”

“安静点?你说国王需要安静?”南宫刘芸非常滑稽可笑。

在她对他做了这些之后,她告诉他要安静?

南宫云怒极反笑。

突然,他觉得自己好难过好愚蠢。

他为了她倾尽全力,为了她翻脸瑶池里的李家,甚至放弃了自己长久以来的原则和坚持,却没想到,她彻底无情了!

他突然笑了起来,眼里闪烁着深深的自嘲。

在空的寂静中,南宫刘芸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温柔:“罗罗,你太残忍了……”

这微弱的低语,所钟却有一种无法控制的悲伤。

这一次,所钟他被明确告知,他在她心里微不足道。

他的努力是荒唐可笑的。

南宫刘芸的市中心和暴风雨前一样安静。

南宫云烟陌陌看着罗素精致美丽的脸庞,下一刻,他转身就走。

节奏又快又快。

后面果断果断。

望着南宫云的背影,罗素怔了怔,然后傻乎乎地看着他。

他真的走了?把她留在这里?

罗素突然感到一种说不出的委屈。

而且心里隐隐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南宫刘芸,你站住。”

她冲着他的背影喊道。罗素有一种想告诉他一切的冲动。

罗素自言自语道,只要他停下来,她就会告诉他。

然而南宫云并没有停下来,脚步越来越快。

你怎么能停下来,你怎么敢停下来?

他很清楚自己的脾气。如果他此刻不离开,他不知道他会对她做什么。

南宫云的影子瞬间消失了,只留下罗素一个人站在宽阔的大厅里。

寒冷的夜风瞬间涌进来,罗素只觉得后背和全身冰凉。

罗素不知道他最后是如何回到扶苏的。

她只记得昨晚下了大雨。

暴雨倾盆而下,雨点打在地上的声音让她彻夜未眠。

也让她心烦了一晚上。

罗素长着两只黑色的大眼睛,无精打采地坐在餐桌上。

自从打败苏青,鹤立鸡群,南宫在瑶池不惜与李家反目,在的日子就好过了。

我不知道紫苏安是有罪还是有罪。简而言之,罗素可以被认为是苏联政府的第一宠儿。

只要有好东西,肯定是第一个送到她紫藤巷的。而且,没有一个目光短浅的仆人敢再欺负他们了。

“小姐,尝尝这个雪莲果。它是三百年前从北方运来的。很新鲜。”

绿萝卜把悉尼大小的雪莲果切成方形,每块上面插上小竹签,方便罗素人食用。

雪莲味美爽口,最重要的是强身健体,提高栽培效果。每一个雪莲果值一千块钱,却无法满足。

这次是皇帝给的,紫苏安手里只有两个,他把其中的一个英勇地给了罗素,显示了罗素现在作为宠儿的地位。

“小姐,快试试。我们以前甚至闻不到。”现在,她对生活条件非常满意。

但是罗素坐在餐桌旁,双手托着腮帮子,眼神茫然,整个人无精打采,一副颓废颓然的样子。

她经常失去理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小姐……”绿萝卜从昨晚回来就觉得整个人都错了。

本来她虽然不是很开心,但总是兴高采烈,精神饱满,可昨晚就像被霜打的茄子,整个人都萎了。

罗素挥挥手:“你吃吧,别管我。”

罗素睁着眼睛,盯着窗外的雨和水。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