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恒大彩|中国有限公司----肝疼的游戏异界之旅(1/06)

恒大彩|中国有限公司 !

齐瑞刚不情愿地走过去扶住艾凡的身体,肝疼对他吼道:“你安静地坐着,肝疼别动,好吗?”

埃文茫然地看着他,你在说什么?

莫兰想翻白眼。“他听不懂你说的话。”

“我儿子能理解。”祁瑞刚理直气壮地松手,然后去洗手间倒水。

埃文一离开就又开始动了。

“齐瑞刚,快出来。”莫兰急着给他打电话。

“怎么了?”瑞奇很快出来,发现埃文又在动了。他给了埃文一个不愉快的教训,“我不是告诉过你不要动吗?”

埃文仔细看着他。

齐瑞刚继续教育他:“坐下,如果是我儿子,坐下别动。”

埃文猛地一拍脑袋,没理他,继续走近马妈...

莫兰气愤地说:“得了吧,他不是你儿子。不要管他。找别人照顾他!”

祁瑞刚刷地黑着脸。

他大步走过去把埃文带出去,拍了拍他的屁股:“不想做我的儿子吗?”

埃文突然扇了他一耳光,得意地笑了。

齐瑞刚:“…”

齐瑞刚低估了自己的能力。

他认为他可以同时照顾莫兰和埃文,但显然他不能。

其实他是不会照顾人的,一次照顾两个人,又忙又急。

最后,他别无选择,只能让埃文回来。别在这里给他添麻烦。

病房里只有莫兰和祁瑞刚。

偶尔护士做完工作后,很快就进来又出去了。

莫兰让祁瑞刚找仆人照顾,祁瑞刚死活不肯。

在她再三要求之后,齐瑞刚直接无视她的话,每次都无视。

莫兰受不了。“你能让仆人进来吗?我有事!”

齐瑞刚不解的看着她:“有什么事吗?怎么了?”

“不……”

“那你有什么不能告诉我的?”

莫兰决定放弃:“我背痒,好吧。”

齐瑞刚错了。“多久了?”

“很久了。”

齐瑞刚无言以对:“莫兰,你打算什么时候挽回面子?!"

瑞奇走过来,把手伸进她的后背:“哪里?”

莫兰说不出哪里痒,反正就是觉得痒。

“我不知道……”她说。

“你不知道哪里痒吗?没有比你更愚蠢的人了。”祁瑞刚鄙视她。

他伸手去拿热水。莫兰莫名其妙地问:“你是做什么的?”

“擦擦背。”

“不……”

“你昨天没洗澡,身体好痒。”祁瑞刚故意说道。

莫兰突然感到羞愧。

她全身都脏吗?昨天她在土里躺了很久,淋了一会儿雨。

她的头发也脏吗?

莫兰侧身看着她的头发。它看起来并不脏...

瑞奇只是笑笑。“算了,我只是开玩笑。我昨天给你洗澡了。”

“真的?”

“真的。”

“那为什么我感觉后背痒痒的?”

“应该是睡眠太久,血液循环不畅。我用热毛巾给你擦。”

祁瑞刚终于帮她擦背了。

!!-作者:**327|4940661 ->

如果是另一个女人,戏异他会毫不犹豫的让对方打掉孩子,戏异然后把一切处理干净。

但颜悦不同。她不是普通的女人。他不能像对待其他女人一样对待她。

阮天玲累得揉揉眉毛,现在不是考虑这些事情的时候。

现在最重要的是让江予菲保持健康,其他的就慢慢说吧。

*************

江予菲在医院住了两天,然后被批准回家休养。

阮天玲带她回别墅,自然不同意她回自己家的决定。

在他看来,江予菲现在不属于任何人,甚至不属于她的母亲。

她只属于他,她唯一能去的地方就是他住的地方,所以她一定是他在的地方。

霹雳还在别墅里。阮、不说,谁也不敢碰。

阮把它锁在一个铁笼子里,笼子外面盖着黑布。

阮天玲抱着江予菲走进花园。江予菲下意识地看着它,只能看到一个盖着黑布的铁笼子,却看不到雷电。

霹雳感觉到阮、回来了,打了几个电话。它在呼唤主人,阮田零却完全不理它。

阮回到卧室,把放在床上,给她掖好被子,在床边坐下。

“你想拿霹雳怎么办?”他问她。

江予菲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她应付不了雷电。霹雳对他,对他的家人,对他的伴侣都很重要。

如果她真的要惩罚霹雳,估计他会记下仇恨,改天再和她算账。

阮,认真地想:“霹雳跟了我好多年,我不打算对它太狠。”

"..."听着,她知道他不会真的对霹雳做任何事。

江予菲觉得很冷。

她的孩子,竟然在他心里也比不上狗的地位。

那也是他的孩子。即使他们没有感情,孩子也是无辜的。

他不是也很喜欢那个孩子吗?现在为什么要把孩子的位置放在霹雳后面?

丢了不在乎吗?

江予菲的心情非常糟糕。她暴躁而愤怒地说:“随你便,那是你的狗。你爱干嘛干嘛!”

阮、看穿了她的心思,笑着说:“你放心,先听我说。我在想霹雳到底死哪条路。是一枪打死它,还是让它安乐死。”

江予菲惊讶地抬起眼睛。他在说什么?

“其实一开始我很生气,恨不得一枪打死它。后来我以为只是一只狗,什么都不懂。而且我跟着我很多年,决定安乐死。这个方法还不够残忍,你说呢?”

“你要杀了它吗?”她顶多以为他会打得过霹雳,没想到他会打死它。

阮田零冷冷地点了点头:“对,它必须死!”

“不是你的伴侣,不是你的家人?它陪伴你多年,对你忠诚。怎么忍心杀了它?”

阮,闷闷不乐的说:“能和我孩子一样重要吗?它杀了我的孩子,差点杀了你。我怎么能容忍它继续活下去!”

阮天玲此刻,肝疼语气中充满了暴戾的杀意。

但是江予菲并不感到害怕。她心里的怨恨稍微淡了一点,肝疼人也没那么生气了。

“随你便,言出必行。”

江予菲不喜欢雷电。在她眼里,霹雳就是野兽。她怎么会在乎一只野兽的生死?

阮想杀它,就杀了它,为死去的孩子报仇。

“好吧,我现在就安排,让它安乐死。”阮天玲起身要离开,江予菲突然拦住了他。

“明天处理。”

“为什么?”

"...在它死去之前,给它一顿美餐,就当今天是它生命的最后一天。”

阮天玲沉默,同意了她的提议。

霹雳好像知道自己要死了。他没有吃给他的大餐。他整晚都在笼子里悲伤地哭,让每个人都感受到了他的悲伤。

其实只是一只狗。它不知道江予菲怀孕了,也不知道他的行为会造成严重后果。

它只是在保护它的女主人。它没做错什么。错在不该攻击女主关心的女人。

哪怕是为了保护女主,男主也不会放过。

因为它杀死了男主的孩子,伤害了男主关心的女人...

一天晚上,听着霹雳,很多人都没有睡着。

江予菲和阮天灵也没有睡着。阮天灵担心江予菲的身体,后悔没有在白天处理掉雷电。

第二天一早,就起床了。

江予菲困惑地睁开眼睛,发现天才只是聪明而已。

“现在要不要对付霹雳?”她问他。

阮,缓缓扣上衬衫的银扣:“等大夫来了再动手。你继续休息,昨晚没睡好。”

江予菲坐起来对他说:“在你处理掉雷电之前,让我知道。”

阮、以为她要去观看。他点点头:“好的。”

江予菲又躺下了,男人走过来亲了亲她的额头,然后走出了卧室。

江予菲的手擦了擦他接吻的地方,他的眼睛闪着暗淡的光。

对付霹雳是一件大事。

大家都知道霹雳在少爷心目中的重要性。

记得很多年前,霹雳不小心打碎了师傅最喜欢的古董,师傅也没骂。

还有一次,霹雳咬了一个行人,少爷用钱解决了问题,却没有治疗霹雳。

在少爷眼里,霹雳的生命比人的生命更重要。

他给霹雳最好的食物,请最好的医生,找最好的训狗师训练他。

霹雳一年能花几十万,各种高级享受都比人贵。

但是现在,主人亲自下令执行霹雳。这怎么能不让人震惊呢?

但霹雳打死了少爷的孩子,所以少爷处死是合理的。

江予菲拉开地板窗帘,淡金色的阳光洒了进来,温暖地打在她白皙的脸上。

楼下围着很多仆人,吵吵闹闹,夹杂着霹雳般嘶哑的哭声。

她推开玻璃门,走到阳台。当她往下看的时候,她看到阮正在和一个陌生的男人交流。

肝疼的游戏异界之旅

那人点点头,戏异从小盒子里拿出一个注射器和一个药瓶,戏异然后把药瓶里的药稀释后抽入注射器。

“先麻醉,再注射。”陌生人说。

阮天玲伸手走向旁边的仆人,仆人递给他一支麻醉枪。

他一手拎着一把长长的麻醉枪,抬头看了朝阳台一眼,又看了上江于飞一眼。

阮,挥手让仆人们退下。前院原本围满了人,此刻正在荡来荡去空空,只剩下阮和被请来给迅雷注射毒品的兽医。

阮天玲收回视线,举起和狙击枪一样形状的麻醉枪。

枪托在他的肩上。他面色冰冷,歪着头,眯着眼睛找射击点,正准备射击——

“等一下。”忽然叫了一声,阮、不敢出来。

男人抬起头,不解地看着她。

江予菲转身下楼。她对兽医说:“你能原谅我吗?我有事要告诉他。”

“好的。”兽医微笑着离开了。

“你要告诉我什么?”阮天玲问她。

江予菲走近他,小声说:“事实上,那个孩子不是你的。”

阮天玲突然睁大了眼睛,江予菲突然勾住他的一条腿,用双手推了推他的胸口,一下子把他推倒在地。

这个人陷入了混乱,看起来很震惊,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他一只手撑在地上,屁股坐在泥泞的草地上,看起来有点别扭。

“你——”阮愤怒地抬起头来,却发现正盯着笼子里的霹雳。

他顿了顿,侧身看去,见霹雳紧了,低声敌视她。

阮天玲怔了怔,然后目瞪口呆的睁大了眼睛,眼里闪过冰冷凌厉的锋芒。

颜悦赶到庄上,只见阮、、站在笼前,笼中霹雳一声。

她看见阮,手里拿着长枪,以为是猎枪。

“凌,听说你要杀霹雳?!"她快步上前,后面跟着紧张的孙嫂。

“慢点,小姐,小心肚子里的宝宝。”小姑孙扯开嗓子喊,怕别人不知道严月怀孕。

颜悦色的跑上来紧紧的拉着阮田零的胳膊,眼里满是泪水。

“凌,你不要杀霹雳,我求你了?霹雳跟了你九年。和我们的孩子一样,是我们一起带大的。你怎么忍心杀了它?凌,做了错事,就惩罚它,请你不要对它太残忍!”

阮,转过头来,面无表情地看着她。“我也不想杀它,但是它杀了我的孩子,我不能丢下它。”

“它攻击江予菲只是为了保护我。它不认识她。它不知道她怀了你的孩子。它什么都不懂。这样杀了它不公平。”

“那我的孩子白死了?走开,我今天一定要杀了它!”他举起麻醉枪,对准霹雳。

“不要!”严月张开双臂站在霹雳面前。“凌,霹雳是我们一起带大的。你不能杀它!我求求你,为了我和我的孩子,请放过它吧!”

“阮师傅,肝疼你别开枪!肝疼小姐现在怀了你的孩子,不能有错。”孙嫂紧张地上前护着颜悦,生怕颜悦的胃不知怎的受到伤害。

“走开!”阮天玲厉喝一声,仍然举着枪,没有放下的打算。

颜悦的眼泪流了下来。“凌,你怎么能像以前一样对我残忍?想杀霹雳就从来不在乎我的感受?你这一枪打死的不是霹雳,而是我们这十年的感情。你能做到吗?!"

阮天玲的眼睛越来越黑,紧抿着薄唇,握紧了枪。

颜悦上前微微一笑:“凌,你忘了?我给你霹雳的时候,那么小,一瞬间,那么大。是我们两个一起带大的。它不仅是我们共同的‘孩子’,也是我们爱情的见证。凌,放开霹雳,让我把它带走,好吗?”

“它只是一只狗。你为什么要为它辩护?”江予菲突然淡淡道。

严月看了她一眼,冷冷地说:“在你眼里是狗,但在我眼里是我的孩子,是我的家人!你根本不知道霹雳对我们的重要性。不懂就别瞎说。”

“我不明白,但我知道它杀了我的孩子,所以它应该死了!”

“你好,江予菲,心怀不轨!你什么都不懂,就不能放下吗?”

“没有!”江予菲斩钉截铁地回答说:“阮、,它害死了我们的孩子。你还在等什么?干掉它!”

“江予菲!”严月紧张地冲她喊:“真的不能让霹雳活了吗?”

江予菲淡淡一笑:“其实阮田零并不是想杀它的人。你问他愿不愿意放手。”

“凌……”

阮,看了一眼,板着脸说:“我听你的,你说杀。”

严岳暗暗握紧了手,他把生死的霹雳交给了江予菲。

他们一起养霹雳。他根本没有放弃吗?

严月的内心痛恨阮、的冷酷和的外表,她破坏了他们之间的感情。

江予菲微微一笑:“严月,你现在已经听到了。霹雳的生死由我来掌控。想挽回就来问我。你问我,我就放过。”

孙嫂睁大了眼睛,怒叫道:“你这是要我家小姐求你?夫人是阮大师的未婚妻,还怀着阮大师的孩子。能和我家小姐比吗?”

江予菲不理这个霸道的仆人,眼睛盯着严月:“你不想死于雷劈,来问我。”

严月的手握得越来越紧,她伤心地看着阮田零,他很冷,不想替她说话。

她的心瞬间跌到谷底,让她觉得很难受,很讨厌。

要是以前没出现过,阮还是她,他爱的人还是她。

“严月,我给你三秒钟的时间。你不求我,我就杀了霹雳!”

组词诗歌网

“严月,戏异我给你三秒钟的时间。你不求我,戏异我就杀了霹雳!”

江予菲发出冷冷的声音。与优雅的委屈相比,她似乎是一个“恶毒”的女人。

颜悦向她走了两步,悲痛欲绝:“好吧,我求你了,我求你放过霹雳,好吗?”

“你给我跪下,我就放手。”

“你——别太过分!”颜悦气得脸都红了,眼睛里不由自主的产生森冷的光芒。

江予菲温和地笑了笑:“我一点都不过分,让你跪下换来霹雳的生命,你不觉得值得吗?”

“凌,你就这么眼睁睁看着她欺负我?”颜悦色的向阮田零求助。

阮、动情地说:“这件事你不该插手。你不必跪求霹雳。你只需要站着看,没有人会羞辱你。”

“不,我不能,免于毁灭!”严月坚定地摇摇头,说道。

这时候,她已经骑虎难下了。如果她现在停下来,不救霹雳,阮田零会怎么看她,她的好会被视为伪装。

此外,江予菲越欺负她,江予菲就越恶毒,她就越善良。今天的事情也会传开。江予菲做得越多,人们就越讨厌她。

颜悦变心了,心里顿时得意起来。

她的脸上依旧是楚楚可怜的样子。“好,我会为你跪下。别忘了你答应过我的。等我跪下后,你就放开霹雳。”

江予菲有点吃惊,阮田零也很吃惊。

后者用深邃的目光看着她,突然发现自己并不认识眼前的这个女人。

在他的印象中,颜悦像公主一样骄傲。

以前她虽然总是很容易受委屈,但是很少流泪。

有时候,即使别人欺负她,她也可以对自己的理论有信心,永远不要把自己放在一个卑微的角度。

但是自从她回来后,他发现她变了很多。

动不动就哭,总是表现出受了很大委屈的样子。

现在江予菲让她跪下,她会同意的!

阮天玲恍惚想起在金帝酒店发生的事情。

当时,严月和徐曼坚持说江予菲欺负他们,坚持要她跪下道歉。即使拿出录像,在证据确凿的情况下,江予菲也不跪下。

只好两个壮汉和她跪下。

江予菲当时态度坚决。现在,变得卑微是如此容易。

如果她是一个普通家庭的女孩,他仍然可以认为她的卑微是可以理解的。

但颜悦不同。她从小就被当作公主一样呵护,爱护,尊敬。她的情绪比任何人都高。她怎么能为了一只狗向江予菲下跪呢?

阮田零忽然觉得颜悦的眼泪是假的,她装可怜,装假。

有时候演多了会适得其反。

颜悦属于这种人。

“没问题,只要你跪下,我就放手。”江予菲淡淡的说道。

她不骄傲自大。她总是那么淡然淡定,眼神里没有轻蔑和冷淡,只有MoMo。

肝疼的游戏异界之旅

她眼里除了MoMo什么都没有。

颜悦色又看了阮田零一眼,肝疼见他并不在意。她咬着牙齿,肝疼微微弯下腰。她真的很想为江予菲下跪。

这时,江予菲突然推了她一把。

严月身体不稳,踉跄后退几步。

“汪汪汪——”笼子里的霹雳突然发疯,猛地冲进笼子里来,一口将江予菲咬死。

“小姐,你没事吧!”孙嫂忙抱着严月,紧张不安地问她。

严月看了一眼霹雳,挥手安抚:“霹雳,我没事,别紧张。”

霹雳渐渐平静下来,但她的眼睛一直盯着江予菲,仿佛她是它的猎物,只要有机会,它就会毫不犹豫地冲向她。

“江予菲,你刚才是什么意思?摔倒在地上打胎怎么办?我知道你反感我的间接流产,但你不能这样对我。我肚子里的孩子是无辜的。你伤害他还有良心吗?”

江予菲突然冷笑道:“你告诉我你的良心!你图谋杀我的良心在哪里?!颜悦,没想到你的心思这么恶毒!你杀了我的孩子。晚上睡觉不做噩梦吗?”

颜悦脸色微变,身体微微颤抖。

她一把抓住孙嫂的手,好不容易才平静下来。“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我什么时候杀了你?霹雳所有的过错都不要怪我。”

“事情的真相是什么,你心里清楚!”江予菲恨他的牙齿。“你没做过,心里有数!”

“凌,你看她是故意让我难堪,我什么都没做过!”颜悦的眼睛又红了,眼里有泪。成语“楚楚可怜”就是专门为她创造的。

“够了!”阮,两眼一阴,向她走近了一步。他阴沉而尖锐地问:“燕月,你训练霹雳,故意让它攻击江予菲,对不对?”

轻轻白了脸,心里一慌。

“我没有!即使江予菲怀疑我,你这样怀疑我吗?”

阮田零冷冷一笑:“你很清楚我是否怀疑你。颜悦,我真的错怪你了。没想到你心思这么恶毒!”

“我没有,我什么都没做!阮,,你不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吗?我认识你十几年了,你却选择相信她而不是我。睁开眼睛看看。很明显,她是冤枉我了。和我的孩子一样,我被欺负了,它自然会攻击欺负我的人。这是我的错,我的阴谋吗?”

虚弱地靠在孙嫂身上,双手捂着脸,放声大哭。

“凌,总有一天你会发现恶毒的思想,然后你就会知道我受了委屈。”

“我现在发现了你恶毒的心!颜悦,你出去几天一个霹雳,就是带它去训练,教它怎么攻击推你的人。那天,你特意等着江予菲回来,然后抓住她的手假装和她吵架,以至于江予菲不得不生气地把你推开。”

“霹雳看到你被推开,戏异它得到指示,戏异然后挣脱锁链攻击江予菲,打算杀了她!霹雳是最好的猎狗。稍微训练一下,它就能牢牢记住训练内容。你就利用这一点,把霹雳训练成了你最好的杀人武器!”

“不,我没有,你在怪我!”

颜悦的情绪化反驳让她的身体崩溃了,仿佛她无法忍受阮、的指责。

“我根本没训练过霹雳。你不能凭猜测就认为我做了这些事。我带霹雳出去玩是因为我想等你回来,就为了见你,让你带我回家。我是那么爱你,那么卑微地爱你,你却说我是故意训练来攻和凌的霹雳。你真的太过分了!”

阮,面对她那张悲伤的脸并没有感到任何心软。

他只是觉得愉快,恶心,自命不凡。

以前,他怎么会为了这种女人伤害江予菲!

阮田零扯出一句冷冷的调侃,笑道:“你说霹雳袭击江予菲是为了保护你,那它为什么不疯狂地袭击江予菲是为了保护我呢?”

严月大吃一惊。

她明白他们做了实验证明霹雳没有疯狂攻击江予菲,所以他们会怀疑她。

“你是霹雳高手,如果你被欺负了,它绝对会保护你……”严月坚定地说。

“真的,要不我给你试试。”一个声音响起,突然伸手推了她一下。

“汪汪,汪汪,”霹雳一声,对着阮田零大叫。看到是男主后,它不确定地停止了烦躁,疑惑地看着他们。不知道该不该进攻。

严月的脸又变白了。

她靠在嫂子身上,长长的头发遮住了她困惑的神色。

“阮大师,江予菲欺负小姐就算了,你怎么也跟着欺负小姐。小姐是你未婚妻,肚子里还怀着你的孩子。你不能在外人面前欺负小姐!”孙嫂抱着严月,大胆地对阮田零喊。

阮天玲冰冷的嘴唇,眼底全是尹稚。

“你现在还有什么要说的?”他冷冷地问道。

颜悦抬起头,站直了面对他。

她把长发别在耳朵后面,眼里没有一丝迷茫。

“我没做过,就是没做过。没有任何证据你不能陷害我。霹雳在保护我,就算你欺负我,它也会保护我。至于它为什么不保护你,我不知道。与我无关。但正因为如此,你不能认为我在指示你伤害江予菲。”

“严岳,徐曼收买了一个杀人犯,打算杀了我。你也点了吗?”江予菲突然问她。

严月冷笑道:“这罪又落在我头上了?江予菲,如果你不能拿出证据,你应该把所有的指控都推到我头上!不然小心我告你诬告我!”

“你故意向透露我给颜下药,又故意让去调查我的病情。然后,徐曼有意无意地恨我,利用她冲动的性格让她来对付我。”

肝疼的游戏异界之旅

“最后透露我们住在D市,肝疼对了,肝疼给她一个杀我的方法,你可以等她把我解决掉。你说我是对的?”

颜悦并没有惊慌,反而很平静。“嘴巴长在身上,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我也可以说,你故意把所有罪名加在我头上,就是为了陷害我。江予菲,谈谈证据。如果你有证据,我欢迎你到派出所起诉我。”

江予菲冷笑了一下。她没有证据。这些都是她的猜测。

但是空分不带风,每次出事都是颜悦参加。虽然她已经清理干净了,但总有线索可循。

尤其是这次,她用霹雳杀了她,更暴露了她丑陋的心态。因此,她变得越来越多疑,徐曼杀她的意图也是由她挑起的。

颜悦的心思真的很可怕。

她没有主动和她打交道,全在背后,把自己撇得干干净净。她利用了身边所有可以利用的资源,脑子真的很可怕。

而她之所以几次想杀她,都是因为阮。

只要她继续和阮在一起,严月就不会停止想杀她的念头。她是不是要在恐惧中活一辈子,一次又一次的防备她?

徐曼事件后,她一直睁大眼睛。

结果她利用霹雳对付她。她没想到,差点死在霹雳口。

这一次她揭穿了她的阴谋,下一次她会做得滴水不漏,她甚至无法防范。

江予菲微微垂下眼睛,淡淡地说:“燕月,他经常在河边散步,总是有湿脚。这次我没有证据对付你,但只要你继续对付我,我总有机会找到证据。我告诉你,等我找到证据,我会毫不犹豫的毁掉你!”

说完,她转身走开了,不想再见到她。

严月垂下眼睛,掩饰住眼中的冷漠,然后抬起眼睛,面对着阮·冰冷的目光。

“凌,我知道你不会相信我的任何解释。我只想说我以前没做过。我没必要为了一个江予菲做这些事。如果你不相信我,你什么也做不了。”

“相信你吗?颜悦,我过去最大的错误就是选择相信你!”阮、走近她,冷冷地眯起眼睛。“你不能让我将来信任你。如果我找到你犯罪的证据,我会毫不犹豫地毁掉你!”

颜悦色的脸色微微变了变,她看着阮田零,总在想为什么这个最爱她的男人突然变了,不再爱她了。

现在看她的眼神就像看着一个敌人。

明明是最相爱的两个人。

“凌,你现在只是被迷惑了,但我不会怪你,我会一直等你回心转意的。我相信,总有一天,你一定会回到我身边的。”颜悦色的轻声说,阮田零却觉得她这样很恶心。

为什么这个女人越看越恶心?

阮天玲连多说一句话的心思都没有。他眼神阴寒,突然举起麻醉枪对准霹雳!

颜悦突然睁开眼睛,戏异听到砰的一声。阮被的霹雳击中身体。

“王——”惨叫着从天而降,戏异痛苦地在笼子里翻滚着,然后渐渐失去了力气,只留下轻微的挣扎,最后直接躺在笼子里一动不动。

严月不敢回头,孙嫂也很紧张,身体里的每一根神经都绷得笔直。

众人都以为阮、杀了霹雳,是他射的。

但是枪声很小,好像不是子弹。颜悦玩的是散弹枪,发射的时候知道是什么样子,所以阮、的散弹枪有问题。

颜悦很快就康复了。她转头看去,没有看到任何血腥的场面。

原来是麻醉枪,不是猎枪。

她松了一口气,觉得他对她并不无情。毕竟他不是真的杀了霹雳。

颜悦的心情刚刚放松,很快就沉了下去。

“来,把狗送走,越远越好。还有,把狗的主人送出去,别让她再踏足这里!”阮天玲大声冷冷地吩咐仆人。

他如此不光彩,她感到很尴尬。

颜悦转过头,却看到他的背影转身离去。

“凌,你不能这样对我!我是你的未婚妻,肚子里还有你的孩子。你不能对我无情!”

阮天玲停下脚步,带着嘲讽的冷笑回过头来。

他的目光落在她的肚子上,眼里闪着不屑。

“我的孩子?颜悦,我的孩子被你害死了。而你肚子里的孩子不一定是我的。”

严月气得脸都红了:“你可以欺负我,不爱我,也可以怀疑我。但你不能怀疑这个孩子,他是你的孩子!”

阮天玲笑得越来越阴沉冰冷。

“即使是我的,我也不会认出来!什么样的母亲,什么样的孩子。颜悦,现在我没有证据碰你。聪明的话就去把这个孩子处理掉,然后过正常人的生活,不要再出现在我面前。不然我怕你下场不太好。”

这是他对她最大的善意,如果是别的女人。

不管有没有真凭实据,他都不会放过对方。证据在他眼里什么都不是,他只相信自己。

他知道自己是第一个让她做这么多事情的人。

但他发誓这是最后一次对她宽容。如果她再敢乱来,就算她跟副市长干了,他也彻底毁了风度。

当年他可以当着她的面支持她父亲当副市长,现在为了对付她可以毁掉他父亲的前程。

即使事情很棘手,并且需要付出很高的代价,他也一样!

严月惊呆了,退后一步。她从未想过他会要求她打掉孩子。

当江予菲怀孕的时候,他不仅带着江予菲来这里抚养孩子,还打算和她断绝婚姻关系,嫁给江予菲。

现在她怀孕了,得到的只是让她打掉孩子的无情话语。

前不久,阮还是最爱的人,可是一眨眼的功夫,他的态度就突然天翻地覆了。他最关心的人立刻变成了江予菲,他的冷酷又给了她。

“我好吗?”

“厉害!肝疼”

安塞尔双手抱胸,肝疼冷冷地说:“既然我很厉害,我可以做哥哥吗?”

“啊?”

安森的孩子一本正经地说:“我觉得我可以演哥哥的角色。”

江予菲笑了。原来他在纠结这个。

“安森,哥哥是哥哥,哥哥是哥哥。想当兄弟就当不了兄弟。你的曾祖父可能知道谁是哥哥,谁是弟弟。到时候我们会问他的。”

“嗯,我一定是哥哥!”安森童自信地说。

江予菲笑着揉了揉脑袋,眼里满是宠溺。

祁瑞森透过车内的后视镜看着他们,嘴角带着微笑。

事实上,他也想要一个孩子...

江予菲,他们不能把安塞尔送到他学习的地方。

汽车在城里停了下来,安塞尔上了另一辆车,被一群保镖护送走了。

此刻已经很晚了。南宫城堡离城市很远。回去要两个多小时。

加上白天的很多事情,江予菲很累。即使睁着眼睛,她看起来也很困。

看到她这个样子,祁瑞森提出去他那里睡一晚,明天再回去。

江予菲仍然对他有些防备:“我们回去吧……”

主要是和他一个人住,谁知道会怎么样。

齐瑞森笑了:“你不用担心,我不会对你怎么样的。”

"..."这个想法被看穿了,江予菲很尴尬。

齐瑞森直接递给她一份协议:“这是给你的,你不用怕什么。”

江予菲拿走了。

他们结婚前是很好的约定,内容很简单,就是如果她不愿意,他绝对不会碰她。

齐瑞森在下面签了名。

没想到他会主动得到这个东西,江予菲有些惊讶。

齐瑞森说:“这些保镖会服从你的。如果我对你有什么意见,你可以让他们来对付我。”

其实他看起来真的很体面。

江予菲的直觉告诉她,祁瑞森不是一个坏人。

“好吧。”犹豫了一下,她点头同意。

***********************

齐瑞森在市中心有一栋别墅。到了那里,他安排了两个丫鬟照顾她休息。

白天真的很累。

江予菲洗了个澡,迫不及待地躺在床上,想好好睡一觉。

但是当她真正躺下的时候,她又睡不着了。

今天在教堂里她满脑子都是阮。

江予菲拿着手机想给他打电话,但他不敢。

我不给他打电话,我很想他...

然而,此时他一定不想接到她的电话。

江予菲翻来覆去,终于没有叫他,选择了睡觉。

她睡得很香,但不稳定。

梦里有很多零星的画面,都是关于白天的...

阮,阴沉而愤怒的声音在她心头盘旋。

【江予菲,你听我说,我不会让你走的!】

【就算你结婚了,我也带你回去!】

她心痛地皱眉,他难过,所以这对她来说并不难...

她心痛地皱眉,戏异他难过,戏异所以这对她来说并不难...

“对不起……”在噩梦中,江予菲发出含糊不清的呻吟声。

原本关闭的窗户突然被打开了。

风吹进来,温暖的黄色窗帘在风中飘动…

江予菲感到一阵寒意,她情不自禁地被裹在一条紧身被子里。

然而,在黑暗的房间里,有一个高大的影子向她走来。

江予菲在睡梦中越来越不安,她似乎感觉到了阮田零的呼吸。

“阮·……”

她皱起眉头,困惑地睁开眼睛-

一个巨大的影子站在她的床前,江予菲睁大了眼睛,嘴里发出一声尖叫!

“啊——”她的声音不是很大,但却惊动了外面的保镖。

“小姐,你没事吧?!"外面传来砰砰的敲门声。

"啪嗒--"

房间里的灯被阴影打开了,江予菲惊恐地看着,只看到熟悉他骨头的脸。

“阮天灵?!"江予菲坐起来,没有惊慌。

“你怎么来了?”

阮天玲的眼睛一片漆黑,他一言不发地盯着她。

“小姐,你没事吧?!"保镖更大声地敲门。

江予菲害怕他们会冲进来。她大声回应:“我没事!我刚刚做了个噩梦!”

“小姐,我们在外面。有什么需要就打电话给我们。”

“我知道!”

外面没有声音,急忙下床,站在阮面前。

“你怎么进来的?”

她看向敞开的窗户。这是二楼,他爬上去。

江予菲走过去关上窗户,紧紧地拉上窗帘。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她回来继续问他。

阮天玲仍然阴沉的盯着她,抿唇没说话。

江予菲的眼睛闪了一下,她知道他还在生气。

“对不起……”

“我不需要!”阮天玲冷冷的打断了她的话。

"...我别无选择。”江予菲垂下眼睛,带着认错的态度。

“阮天玲,这次你有耐心吗?只要我找到另一个孩子,我就可以……”

他的下巴突然被他捏住了,她的话突然被打断了。

抬头看着他冰冷的眼睛,江予菲抬起手,轻轻地抚摸着他的脸颊:“别生气,好吗?”

“江予菲,你不信任我!”

“我没有……”

“我说,我会想办法救孩子的!”阮天玲愤怒的低吼。

“我知道你会想办法的,但是……”但是安森也有危险。

她必须和安森在一起,时刻保护他。

还有,她爷爷说的那些意味深长的话,让她不得不怀疑,有一个坏人,连她爷爷都在防备他。

南宫老人应付不了人,更别说阮。

目前她只能做爷爷想做的事情。她小心翼翼,如履薄冰,生怕自己爱的人有危险。

她只是想保护她爱的人。

但是这些不能告诉他...

因为阮,无所畏惧,她担心他会做出什么冲动的事来吓她一跳。

“可是什么?”男人眯眼。

江予菲的眼睛闪着光:“但我担心你会有危险。”

“我这么弱?”阮天玲越发生气了。

江予菲摇摇头。“不怕一万,就怕。”

“你终究还是觉得我没有能力救你!肝疼”阮天玲就是一声低吼。

“不,肝疼我不这么认为……”江予菲焦急地反驳道。

“好吧,不管你怎么想,现在跟我走!”

阮天玲抓住她的手腕,把她拖到窗前。

和他一起去?!

和他走了之后还能回来吗?跟他走吧,她没有白嫁给祁瑞森!

江予菲用双手抓住他的胳膊:“我不能去……”

阮天灵嗖嗖的回头,黑眼睛冷冷的看着尹稚。

“你说什么?!"

江予菲鼓起勇气重复:“我不能和你一起去。”

阮天玲的下巴一下子绷紧了;“再说一遍。”

"...这次,我真的不能和你一起去了。我现在嫁给了祁瑞森,我没有……”回去。

“江予菲,我要你现在就跟我走!”阮天玲冷冷地咆哮着,眼神中充满了威胁。

江予菲抿了抿嘴,柔声道:“阮田零,我真的不能陪你去了。我跟你走,他们不让你走,事情就更糟了。”

“这个我不管,总之你得跟我走!”

阮天玲强行把她拖到窗前,他推开窗户,风从外面涌了进来。

他伸出一只手,及时在屋顶上挂了一个篮子。

这个篮子足够大,可以装一个人。

阮,扯起篮子,挽住的胳膊:“你进去——”

江予菲抓住窗户边,摇摇头:“我不能去!”

阮,用力一拉:“我叫你进去的!”

“,阮不要这样,你自己去吧,不然会被人发现的……”

“江予菲,我数到三,如果你不进去,别怪我对你无礼!”

“一个!”

“两个!”

“反正我不能跟你走!”

“三!”

与此同时,阮放开了篮子,双手撑着窗沿挣开了她的手,然后用有力的双手抓住她的腰,把她的身子举起来——

江予菲的身体突然腾空而起,她低低地叫了一声,双腿迅速圈住了他的腰。

阮、气的满脸通红,说道:“把你的腿放进去!”

“不要放手!”她紧紧抱住他,用手抱住他的脖子,整个人像八爪鱼一样纠缠着他。

篮子只能承受一个人的重量,阮田零不能和她一起进去。

“江予菲,别让我生气。”何突然淡淡道。

江予菲掐着他的脖子,闷闷地说:“我也不想惹你生气,但我真的不能走。”

“你不跟我走,你打算留下来继续跟那个男人做夫妻吗?”

“没有...我说,我别无选择。阮,,这次你受得了吗?”

男人冷冷的看着外面的夜色:“我说我受不了怎么办?”

江予菲把脸埋在他的脖子里,陷入沉默。

她的沉默不言自明。

阮天玲也不再说话,两人之间的气氛变得窒息。

江予菲可以清楚地感觉到他身上传来的冰冷气息。

她的心脏越来越差...

“阮,,你去吧,别被他们发现了。”

她抬头看着他冰冷的黑眼睛。

他看她的方式很冷,没有一丝温度。

江予菲的心像针一样刺痛。她微微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妥协。

阮天玲突然后退一步,戏异关上窗户——

江予菲有点奇怪,戏异不知道他要做什么。

男人拽着她的臀部邪恶地扬了扬嘴唇:“别跟我来,对吧?”

"...你打算怎么办?”江予菲不安地问道。

阮,笑得更邪了,但也是冷酷无情:“今天是你和那个人的新婚之夜。你说你我在这里做,他会听你的吗?”

吃惊地睁大了眼睛:“阮田零,你不要乱来!”

外面有保镖。如果他们不小心听到了什么,那就不好了。

“鬼混?是你乱搞的!我算什么?”

那个生气的男人一边说一边把她扔在床上。

江予菲头晕目眩地撑起身体,看见他解开衬衫的扣子...

他看着她的眼睛,深邃而冰冷,仿佛要吃掉她。

江予菲站起来,按住他的手:“阮田零,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走吧,别让他们发现你!”

“我不是跟你开玩笑!”男人拉下腰带,下一秒,他迅速压倒了她的身体-

江予菲几乎尖叫起来,但幸运的是她咬着嘴唇,没有出声。

阮、按着她的肩,裸露的上身在灯光下,线条完美,每一块肌肉都蕴藏着无穷的爆发力。

他强烈的男性气息充满了她的鼻子,江予菲微微脸红了。

“我说的是真的,不要乱来!”

阮,懒洋洋地勾勾嘴唇,口气还是那么冷:“你使劲喊一会儿,别憋着,听见了吗?!"

“你...嗯……”

江予菲的嘴唇被他狠狠地堵住了。他咬着她的嘴唇,拉下她的吊带睡裙,用柔软的手捂住她的胸口...

江予菲稍稍挣扎了一下,他收紧了手指,她的眉毛因疼痛而微微皱起。

他的手力道太重,在她白嫩的皮肤上留下一个红色的捏痕。

江予菲推了推他的肩膀。她的力气不大。每一次推都像是拒绝见面...

“嗯……”他的嘴唇被他严重打碎,很快变得红肿。

阮,继续伸舌头,打嘴巴,舌头缠着他,使劲吸~吸!

江予菲的舌头麻木了,会被打断的...

他身上的裙子被他不自觉的撩起,裤子被扯掉...

一直在扭动,这进一步激发了阮、的欲望和希望。

男人的衣服往后退去,他瘦削的身体紧紧地压着她。

激烈的亲吻突然结束,他薄薄的嘴唇迅速落在她的脖子上。

那是她的敏感点...

江予菲绷紧了身体,头向后仰到了极点,伸长了他美丽的脖子...

一条腿被抬起...阮瞄准了她,准备走...

他是认真的!

江予菲更加扭曲了。“阮天玲...不能……”

发现了就完了!

男人的头从她胸前抬了起来:“为什么不呢?要不要给他留着?”

他的语气冰冷而危险。

江予菲摇摇头,喘息着低声说道:“不...我怕你会被发现……”

“被发现不是更好吗?”他邪恶地笑了。“正好,我给他戴绿帽子,你们就不能做夫妻了!”

话音一落,他艰难地进入了她的身体...

江予菲痛苦地抱住他的脖子,牙齿紧紧地咬着嘴唇。

这个身体三年没有被他碰过,肝疼所以突然的进入让她觉得很痛苦,肝疼有些不适应...

阮天玲也三年没干了。这种熟悉的感觉使他心神荡漾。

他没有继续,而是停顿了几秒钟。

江予菲的身体变软了,她拥抱了他,停止了挣扎。

阮的眼睛是漆黑的,就像一个深不见底的黑洞,里面蕴藏着恐怖的力量。

他突然动了,江予菲溢出来,低声呻吟着...

然后,他慢慢移动了几下...江予菲抓住他的肩膀,咬着嘴唇,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阮天玲邪恶的老板看着她,力道突然加大,速度也加快了!

“嗯……”江予菲咬着嘴唇,尽量不让自己叫出声来。

但是阮越来越快,一切都失控了...

他的强大攻击使江予菲连反抗的力量都没有,很快他就被歼灭了...

我的思绪渐渐模糊,是空白色。

天地仿佛都消失了,只剩下他和她。

江予菲抓起床单,无助地摇了摇头

她的嘴唇被她咬了,有一点血渗出来。

阮天玲低下头,轻轻地吻着她的嘴唇...

这个男人是她最喜欢的男人,现在她在和他做她最喜欢的事。

江予菲控制不住自己。她抬起手勾住他的脖子,回应他的吻。

阮肌肉紧绷,动作失控!

不知道过了多久,阮、并不打算结束。

她被他抱起,下了床...

然后她被压在梳妆台上,手放在左边,抬起头,她能看到半个男人高的镜子里他和她的形象!

她的脸潮红,眼睛蒙着水雾,妩媚动人。

阮,从后面掐着她的腰。他盯着镜子里的她,邪恶地笑了笑。“宝贝,这只是一道开胃菜。现在要认真了。”

江予菲突然醒了。他打算怎么办?!

“啊——”身体再次被他穿透,力道很重。

江予菲终于明白了他话中的意思。

如果他以前很温柔,那么他现在很粗暴...

真的很粗糙!

江予菲的手无法支撑桌面,他很快就失去了力量。

她摔倒了,桌子摇晃着,各种各样的化妆品掉在地上——

一瓶玻璃化妆水被打碎了。

细微的声音动作引起了门外保镖的注意。

一个保镖听着门,里面不断有奇怪的声音。

“小姐,你没事吧?”

保镖不敢大意,敲了敲门。

江予菲感到震惊并发现?

阮天玲更激动,更失控...

“啊——”

江予菲突然发出一声尖叫,声音很大。

“阮,,你!”她又羞又怒地回头,又羞又恼地盯着他。

他刚才是故意的...

“宝贝,你是说他们猜到我们在做什么了吗?”阮天玲靠近她,咬着嘴唇恶魔般地问道。

“小姐,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保镖再次敲门。

江予菲抓住他的手,以极大的自制力发出了一个稍微正常的声音。

米砂的妃子错了,但江予菲被带回去了,不是安森~被修改了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