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MC环球官网|中国有限公司----说唐全传(1/29)

MC环球官网|中国有限公司 !

当罗素问及此事时,说唐全传说唐全传海鲜爷爷痛苦地抱怨道:“如果你当时没有靠近海鲜三叉戟,说唐全传说唐全传你就不能咬你和‘刺激’海鲜三叉戟,否则,你现在就完了。。访问更多最新章节:щ.超快稳定更新。。开始。”

罗素吐了吐舌头:“我不知道烤肉叉是用云海之王密封的……”

黄海爷爷哼了两声:“爷爷,我当时那么虚弱,难道我没有挤出精神力量给你下云海的权利吗?结果你这个小破孩子,找到海鲜三叉戟后,没掉几滴血,直接扔进了空房间,简直没把我老人家气死!”

说到这里,海鲜爷爷气得留了胡子!

只是他之前咬的那一点点血,就像是开了一个指甲盖一样的小‘洞’,他怎么可能飞出来?

如果罗素之前在那棵树上找到海鲜三叉戟后滚了几滴血,他为什么要费心去打破海鲜三叉戟的封印防御呢?但是这个小顽童居然把海鲜三叉戟扔在空之间。

罗素不好意思吐出舌头。

一开始事情太多,后来一件接一件。她真的忘了...

于是,罗素赶紧转移话题:“海鲜爷爷,刚才鲸鲨和海兽怎么了?现在还能点吗?”

祖父黄海生气地说:“自从我被封侯后,所有的英雄都参加了比赛,每个人都是国王。真正的新黄海还没有被选中,这些古老的海洋动物仍然记得这个黄海的巨大力量,自然可以命令它们。”

“要不要回去争取新的海鲜?”罗素好奇地问道。

祖父黄海愤怒地瞪着罗素:“保护你几千年的契约没有履行,你怎么能回去战斗?”

罗素嘿嘿笑着‘摸了’‘摸了’后脑勺。当初我不知道我妈是怎么让海鲜爷爷输掉这场赌局的。聊点别的也没问题。我说到这个的时候,他老人家的怒气挺重的。

罗素很快又换了个话题:“那么,黄海爷爷,我们现在要回去吗?”

罗素就这样掉进了云海,但不知道小熊和唐雅兰是怎么担心的。

黄海爷爷点点头:“你现在太虚弱了。自己去的话会消耗太多体力。等等。”

不知道海鲜爷爷是怎么召唤我的。下一刻,鲸鲨和海洋动物跑了过来,姿势很低。

“海鲜大人,嘿嘿,海鲜大人~ ~”鲸鲨和海洋动物对着海鲜大人傻笑。

黄海爷爷对罗素非常好。他冰冷的眼睛盯着鲸鲨和海洋动物,然后他对罗素的声音很和蔼:“这个鲸鲨和海洋动物是这个地区的国王,在这个地区开车是你的事。随便用。坏了也没关系。”

罗素嘴角微微“抽”了一下,看到了鲸鲨这种海洋动物。

多么残忍、凶残、暴虐的鲸鲨和海兽,此刻它既听话又聪明。它对着罗素傻笑,它锋利的尖牙一点也不可怕。

罗素默默地扶了扶额头,命令道:“回去。”

然后,罗素爬上了鲸鲨和海洋动物的宽阔背部。

鲸鲨和海洋动物受伤了,但速度惊人,而且速度一路都很快,这让罗素飞得很快。

“等等!”!!1160 ->

楚三麻烦龚二帮他收拾残局,说唐全传所以龚二很少任性一次,说唐全传楚三只好站出来失陪。

宁天浩和林若雨也都无语了嘴角抽了抽。

“这个罗素真的很重要。”宁天浩发现,他曾经把罗素的重要性估计得很高,但现在看来,它仍然被低估了。

楚三气愤地说:“你可以看下一场。”

有宫二在,不知道下一局会有多偏。

如果有人敢伤害罗素,宫二暗中下手废掉此人,楚三都不会有丝毫怀疑。

因为现在的宫二,在罗素面前,简直就是任性而骄傲,没有心。

南宫云烟跟着罗素。

他不远也不近,只是静静的走在她身后十米。

谁也感觉不到那灼热的景象,但罗素假装不知道,只是冷着脸向前走着。

唐雅兰好奇的回头一看,这一眼,顿时惊得她捂住了嘴。

唐雅兰兴奋地拉着罗素的袖子,她也知道压低声音:“是南宫二号还是南宫二号?”

费俊平心想,怎么可能?南宫二初的主裁判坐在高处俯视小比赛。为什么这里会有空?

费俊平根本不信。她回头,但下一秒,头嗖的一声向后转,双手捂着胸口。

天啊,除了南宫二少,还有第二个人,长得那副帅气独特的样子。

唐雅兰和费俊平一想到身后有南宫二少,吓得面无人色,束手无策。他们不知道把手和脚放在哪里。

那就是南宫两位小神仙。

然而,罗素似乎无事可做,悠闲地散步。

唐雅兰和费俊平对视一眼,都看出了对方眼中的焦虑。

他们俩慢慢加快了步伐

差距慢慢拉大。最后,两个人逃之夭夭,跑得飞快。最后,数字消失了。

罗素只能无奈地叹息。

去别墅的路上,一片寂静。

阳光下,两个人影一前一后保持着十米的距离。

眼前的身影浑身散发着冰冷,自顾自。

身后的人影一双美丽的眼睛望着前方的背影,静静地跟在后面。

两个人一路没说话,连一句话都没交流。

完全像两个素不相识的陌生人。

时光流逝。

前面已经出现了别墅的影子。

直到罗素踏进别墅,两人才说了一句话。

看着罗素冷然走进别墅,强行关上门,南宫曜那双流动的漆黑眸子,如同流星一般,眼中闪烁着醉人的柔波。

三天后,二十进十。

费俊平弃权了。

东华大学的人们满心以为唐雅兰会再接再厉,创造出更辉煌的成就,但她也选择了弃权。

罗素呢

罗素从来没有想到她遇到的人竟然是

周二飞

周二,费遇见时并没有想到要扮演他自己,突然他在那里变傻了。

罗素清楚地记得,当她在西南边境时,南宫刘芸只带她回来过。当时她是周二飞的,辛一浩和冷留在了西南边陲。

自从他周二飞回来,说唐全传天就凉了。不管他是否安全回来,说唐全传罗素的心里充满了疑虑。

但是最让她困惑的是

“你的脸”回忆道,周二她给费和辛一昊做了一个造型。没有她独特的技巧,要去除他们脸上的化妆是绝对困难的。

但是现在,周二飞出去之后,那张脸已经恢复了原来的样子。

然而,在罗素说话之前,他像一只兔子一样在周二飞到舞台上说:“我弃权。”

他去西南边境怕苏联。

更重要的是,从罗素表现出来的实力来看,他很容易受到罗素的攻击,所以放弃是最好的办法。

但是在他逃跑之前,罗素已经把他抱在手里了。

“放开我,放开我,”周二飞挣扎着喊。

但是罗素没有放弃他的意思,所以他带着他飞到了一个安静的地方。

“救命!无礼!”周二飞不知道他在喊什么。

罗素的整张脸都是黑的。

就算你想不雅,也是他利用了周二的航班。罗素用手刀直接砍倒了周二的航班,带着人走了。

所有人: ""

见过彪悍的土匪,却见过如此彪悍的女土匪

"罗素打算星期二坐飞机去做什么?"

“周二飞,喊非礼是真的吗?”

“为什么被带走的不是我?”

他们心里难过。

宁天浩笑着看了看南宫云,开玩笑道:“为什么不阻止呢?”

南宫刘芸冷冷地看了他一眼:“你太小看她了,也太小看我了。”

宁天浩嘴角的笑容僵硬了。

楚三拍了拍宁天浩的肩膀,知道他明白南宫云的意思,特意翻译给他听:“你瞧不起罗素,连宫二都不要的罗素,会看上这样的人。”

看到宁天浩的尴尬,楚三笑着说:“你也瞧不起宫二。他嫉妒如此明显的事情。那他还是我们佩服的宫二里的宁大。怎么才能发现你最近智商不够?”

“咳咳。”宁天浩假装咳嗽,化解他的尴尬。"开个玩笑,顺便说一句,罗素背着那个正在做这件事的人."

“被迫问。”南宫二的小手叠在脑后,靠在软椅上,嘴角勾勒出一缕邪魅的弧度。

至于用什么力量,南宫二似乎知道的很少。

宁天浩深深叹了口气。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东西能骗过他的眼睛

想到这,宁天浩的心中一凛。

他对罗素的印象不好,宫二也很了解,所以之前故意让自己当评委,就是想让自己亲眼看看自己渴望的罗素有多神奇

直到这一刻,宁天浩才突然意识到,葡萄架下的对话,宫二无意中为现在埋下了伏笔。

他可以算自己,也必须算龙凤会的人,所以这个新联盟不仅仅是一个普通的新联盟。他想向每个人展示罗素的潜力。

果然是又黑又狡猾的宫二。

为了罗素,他可以被看作是按部就班的。

我只希望罗素能支持他,不要让所有人失望。

说唐全传

对新联盟感到幼稚的宁天浩,说唐全传在搞清楚里面的关键点后,说唐全传把罗素带到了更高的层次。

然而,罗素并不知道这里的曲折。她带着星期二飞到角落,用手刀把他叫醒。

当我星期二醒来时,我看到了罗素。我吓得开始跑。

但是罗素已经把他按在了地上。

“如果你不想成为真正的女人,就回答我的问题。”罗素冷冷一笑。

真正的女人周二坐飞机,吓得差点哭出来。

去西南旅行是他无法摆脱的噩梦。罗素一上来,就控制住了自己最大的弱点,所以周二他流着泪飞过去点头。

“你们三个都回来了。”真正想问的是冷邵琪回来了没有。

周二,费飞猛点头:“冷邵琪带我们回来了。”

罗素的眉毛跳了跳。冷带回来的,说明冷手里有个破空定位珠,他不是说空定位珠不能用吗?为什么

“他会受伤的,”罗素冷着脸说。

“我受伤了,但很严重。当我们被发现的时候,鲜血流了一地,神武家族的主人凶猛地追了上来。若不是冷杀了,抢了头领的破空定位珠,我们三个都死了。”周二,我痛苦地看着罗素。“冷是那么适合你,而你是那么适合他?”

他说的话,罗素并不明白,他在弱吐南宫云烟的时候只带走了她,却把所有人都留在了后面。

然而,南宫绍尔的身份不是他可以抱怨的,所以他不能怨恨。

当罗素听到血在冷云流了一地时,她的眼睛微微皱起。她周二走了,转身要走。

“你去哪里找冷?”星期二飞到罗素的后面,大声喊道。

但回答他的是罗素冰冷的背。

就在这时,一个黑色的影子闪过星期二。

周二飞来飞去看看,嘿,没人,一定是他的幻觉。

其实并不是周二飞的错觉,因为刚才两个人说话的时候,两个人正埋伏着。

罗素走后,一个黑影跟着罗素,而另一个黑影迅速向龙凤门冲去。

南宫二澄清车马一定是罗素,所以此刻,所有龙凤会的人都擦亮了眼睛,观察罗素的一举一动,言行举止。

费和周二的谈话很暧昧

影子飞进龙凤门的一个院子里。

那件白色锦袍,负手长背,散发着冰冷的气息。

影子会呈现刚刚录制的对话。

年轻人看了一眼后,两簇火焰在他眼中点燃,他手中的纸片瞬间变成了灰烬

“继续盯着。”年轻人满嘴都是笑,眼神明明是在笑,却又觉得冷漠,残忍,残忍。

另一个黑衣人跟着罗素。

罗素正走向冰冷的房子。

因为冷是被人扶伤的,她不能坐视不管。

但是走到半路,罗素的通讯爵微微动了动。

当罗素的目光扫过通讯珏时,她的后背微微有些僵硬。

唐雅兰腹痛

罗素亲自把唐雅兰吊过去,说唐全传传来哎哟哎哟的惨叫声。看来他真的病了。

罗素想了想,说唐全传往回走了一半,向她的别墅走去。

在战斗站的另一边,南宫绍尔的嘴角勾起了一丝轻微的弧度。

楚三看到南宫的流云,笑得像只狐狸,好奇地问:“笑什么?”

南宫绍尔的笑容像三月的樱花一样醉人。“我大嫂最近身体不太好,请多去看看。”

南宫的漂亮老婆是褚三少的表妹。

褚三少听了这话,眼睛微微蹙眉:“没听人说起。什么时候起的差?”

南宫二的小眼底是邪魅的深笑,但在楚三的小眼里,却有一种冰冷而逼人的感觉。

从楚三少的角度来看,南宫刘芸此刻仰望着远方的天空空,他深邃的侧脸把众生颠倒了过来。过了许久,他淡淡地说了两个字:“今晚。”

“啊”楚三少一开始没明白。

现在还是下午。他怎么知道水今晚会不舒服,但很快,三少的身体颤抖了。他盯着那个看上去热情、慵懒、漫不经心的漂亮男孩:“你应该好好对她。”

为什么?

在闪电和燧石之间,楚三少想明白了关键:“你大哥应该从罗素开始。”

于是,他先开始变强,拿着水雪薇去捣鼓,威慑南宫不流出来

楚三小脸瞬间白了,冷汗滴滴滚了下来。

因为罗素,这两兄弟想要一堵墙吗

“你丫的”楚三少指着南宫云烟,无话可说。

但是此刻,周围的宁天浩和林若愚,都站在了当场。

南宫云没想到

原来,不管怎么高估,他们还是低估了罗素在南宫刘芸眼中的地位。

宁天浩的脸色有些苍白,林若愚白皙的额角滚落一滴冷汗。

南宫云烟像是没人在看似的跟楚三的这段对话与其说是为了警告楚三他们俩。

《龚

“南宫云烟你”

看在罗素的份上,这太疯狂了

但两人除了默默擦汗,什么也说不出来。

刚刚听到的消息太令人震惊了,他们花了很长时间才消化。

所以10投20中的比赛过后,宁天浩和林若愚还是有些无反应的。

一局又一局,十个考生出来了。

慕容方的冷云逸无疑进入了前十。

罗素、阎崇衫也进入了前十。

新一号十大。

其余的人,罗素并不知道。

在五分之十的比赛中,罗素很幸运,在叶楠学院获得了第三名。毫无疑问,罗素赢了

罗素一直想见到慕容芳,但她一直没能见到她。相反,她身边的人,一个个,不小心伤害了慕容方。

费俊平以前见过慕容方,但现在阎崇衫也已经见过慕容方了。

费俊平直接认输了,但是阎崇衫居然不顾战斗的选择,这让罗素的眼睛紧紧地皱了起来,因为她清楚地看到了慕容方眼底的恶意犯罪

一开始很接近,大家真的很惊讶

因为颜冲衫在东华学院一直默默无闻,或者说整个东华学院,在罗素的辉煌绽放下,是暗淡无光的。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与此无关的暗淡无光的人,说唐全传站出来和种子选手慕容方打起来。,

甚至,说唐全传言重衫,让评委那几个人,都微微侧目。

颜衫,颜嫔妃的七个儿子,一直没有存在感,但现在,这位年轻的明星正在冉冉升起。

然而,喜悦并没有持续很久。

因为慕容方开始反击了。

慕容方的反击狠绝而猛烈

他盯着颜冲的衬衫,冷冷一笑:“小子,表演结束了,现在是你的结局了。”

“嘭”慕容方重重的一击打在了燕崇衫上。

言重衫没有被砸碎,他的血全部冲到脸上,脸红得像血一样。

“啪”慕容方一脚踢向燕崇衫。

言重衫重重的砸在地上,一口鲜血疯狂的吐了出来。

然而,还没等他反应过来,慕容方一脚就打在了他的背上。

“啊,”言重衫痛得瞬间仰头,满嘴鲜血。

罗素的眼睛爆发出巨大的愤怒

言重衫,赶紧认输。罗素的拳头紧紧地捏在他的身边。

他根本打不过慕容方

不过,就算阎崇衫想认输,慕容方也不会给他机会。

我看见他抬起脚,踢了下去。

“我”言重衫闷哼一声,后面一句话哼都哼不出来。

罗素的眼里充满了愤怒

慕容方,这是要当众虐杀颜冲的战袍吗

“慕容方你太卑鄙了,言重衫已经放弃了你给我住手”罗素冰冷的目光盯着慕容方,咄咄逼人。

如果可以,罗素会冲到战场,但是这里的战场不一样。为了防止干扰,一旦交战双方进入战场,除非分出胜负,否则战场将被封锁。

慕容方听到这里,他转过头来,带着嗜血的冷笑看着罗素,他还是毫不犹豫地朝燕崇衫扔了一脚

言重衫又是一声闷哼,他连痛都叫不出来。

此刻,他的背部血肉模糊,几乎腐烂成一团泥,令人震惊

罗素心里有一口怒火

她和颜冲衫接触不多。这个年轻人从傲慢到顺从,默默为她做了很多事。她怎么能让言重衫在众目睽睽之下受尽屈辱然后被虐而死

“慕容方,你给我站住”罗素双眼赤红,一片猩红

面对的愤怒,慕容方逗着嘴幸灾乐祸道:“放心吧,下一局就轮到你了。现在先解决这个爱管闲事的小兔子,哈哈哈。”

在罗素不在的时候,言重衫帮罗素做了很多事情,所以他得罪了慕容方。

战场被封,燕崇衫半昏迷,无法喊败。现在只有评委席上的人才能喊停。

苏冰冷而凌厉的目光射向南宫云的眼睛像点燃了两簇火焰,疯狂的暴怒

南宫刘芸没有想到,有一天,罗素会用这样的眼神看着他的其他男人。

这时候,南宫二小帅的样子,如千万年的冰雪。

一瞬间,整个球场仿佛被冰霜笼罩。

说唐全传

第四局,说唐全传

这个人简直是无敌的幸运星

总之,说唐全传他太诡异了,进了前五。

如果大家都认同前面四个人的话,那么对于这款新宠亮童鞋来说就是一个很大的不认同。

因为进了前五,所以靠运气。运气不是力量。如果你说不,你就会失去它。

但是,无论他们怎么抗议,都阻止不了辛崇亮进入前五。

进入前五后,比赛规则由原来的淘汰制改为循环制。

评委根据前一场比赛的实力,对五个人的实力进行排名。

从强到弱依次是慕容方、、、冷,然后是辛崇亮。

在循环赛中,为了照顾参赛者,每轮将抽取一个名额回合空。

比如第一轮慕容方赢了一轮空,然后对阵,冷对阵辛崇亮。

至于如何评定胜负,比赛方规定,选手赢一局得十分,输一局得十分,平局为零。

在作战平台上,罗素和陈雪娇面对面站着。

风吹着他们的衣角,寻找风。

“你说过,在这场比赛中,罗素会赢,陈雪娇会赢。”

“开什么玩笑?”

“陈雪娇是第二号种子选手,可以和慕容方相比。罗素怎么能打败她?”

结论是陈雪娇无论如何都会赢。

"猜猜罗素能阻挡陈雪娇多少诡计."

“总有一百招。”

“我买了五十招。”

“十招胜算高。我花了很多钱买了罗素的十笔画,输了。”

观众中的嗡嗡声逃不过舞台上几个人警惕的目光。

宁天浩摸了摸下巴,看着美丽的罗素,微微摇头。

以他的实力,自然一眼就看出陈雪娇的实力元在罗素之后,他不指望罗素。

楚三愤怒的看了他一眼:“宁老板,你怎么叹气?罗素是想在新的联赛中赢得第一名的人。”

林若愚摇摇头说:“新联赛第一不是,她拿不到。”

楚三很着急:“你们俩都不太喜欢罗素。”

宁天浩用眼角的余光看了南宫刘芸一眼,见他脸色平静。他才说:“不是我们不看好她,是事实。”

林若愚说:“她赢不了陈雪娇,更别说慕容芳了。”

宁天浩:“这个陈家的姑娘这次是豁出去了,已经把自己贬谪到背后了。啧啧,不知我们南宫兄是不是有点感动。”

“无论如何,我认为罗素不会输。”楚三对罗素盲目自信。

“为什么?”宁天浩好奇地看着楚三。“楚三,我特别惊讶。你为什么相信罗素不会输?”

“因为”楚三答不上来:“你相信我,她反正不会输。”

楚三几人谈的兴起,但南宫云烟的样子依旧深刻,眼神深邃,所有人都无数双眼睛盯着他,却没有人猜到他心里在想什么。

在战场上。

陈雪娇的装束是飘飘的,说唐全传在她美丽的脸上,说唐全传一双眼睛像冰川一样毫无感情地盯着罗素,长长的黑发在风中飘扬。

“缠着南宫兄的是你。”陈雪娇明亮的脸上充满了骄傲。

罗素眼神微微沉重,没有回答她的话。

陈雪娇高昂着头鄙视罗素:“为了在无数人面前打败你,我在课堂上失败了。我是最爱南宫哥哥的人。你算什么?”

罗素眼睛危险地眯了起来。

因为她发现随着陈雪娇的怒火上升,她散发出一种可怕的黑色气味。

就连罗素自己也有转身逃跑的冲动。

“罗素,我原本想让你跪下来饶你一命,但现在我决定要在所有人面前杀了你。”陈雪娇散发出咄咄逼人的力量

黑色的气息笼罩着罗素,即使罗素牺牲了重力空,黑色的气息依然无处不在。

罗素的心渐渐沉了下去。

因为她发现,在黑色的气息下,她其实有一种被湮灭的绝望。

“罗素,去死吧。”陈雪娇酝酿了她最大的牌和最强有力的杀戮

干掉一个。

一个红人向罗素开枪

速度惊人

在所有人震惊的目光中,罗素用手捧着云剑:“女神剑术”

这两次袭击是一起被轰炸的

“轰”

多么可怕的攻击力

就连台上的楚三也忍不住站了起来,一双冰冷的眼睛正盯着台上的人

在红芒爆发的那一刻,

一个曼妙的身体倒飞,一口鲜血喷出一半空,最后狠狠的砸在战斗站的后墙上。

巨大的暴击声过后,战斗平台的防护屏障被炸得像蜘蛛网一样扩散开来,坠毁了。

每个人都张大嘴巴,盯着那个飞出来的人。

这是

许吹着,少女裙角飘动。

她的身体动了动,挣扎着站起来。

“罗素”

怎么可能是罗素

她受不了陈雪娇的诡计

她吓了一跳,没有反抗就飞了出去

进入东华学院后,罗素一路拼搏,一路胜利。即使面对云云的艰难战役,她还是笑到了最后。然而,现在,她连陈雪娇的一招都学不会。

这是二年级的实力吗

罗素捂着胸口,剧烈的咳嗽着,手掌紧紧地捂着嘴,掌心渗透出一种鲜红的颜色。

陈雪娇采取行动后,罗素输了,受了重伤。

这个事实震惊得大家说不出话来。

现场一片寂静。

是陈雪娇的实力强大到逆天,还是罗素最近的实力大打折扣

“我不信”

“罗素怎么变得这么虚弱”

“这个人真的是罗素吗?”

“难道以前那些名利都是假的”

"罗素傲慢了这么久,但我没想到会有今天。"

"靠老子押罗素一百招."

“我很痛苦,好吗?我在她十招上花了不少钱。没想到她这么不争气,一招就输了。”

在战斗阶段,有很多讨论,几乎每个人都对罗素表示失望和不屑,因为罗素让他们损失了很多钱

说唐全传

陈雪娇自然非常自豪。她低头看着罗素:“我以为你很棒。我想了十天关于你对付你的计划。结果你就这么不堪一击。果然,说唐全传有名有姓的副手很难当。”

罗素捂着胸口,说唐全传剧烈地咳嗽着。

从西南方来看,精神力只恢复了30%。我没想到一开始就要面对来自陈雪娇的最强烈的精神攻击。就像鸡蛋打石头一样。不输才怪。

陈雪娇美丽的眼睛扫过评委席。当她以为自己在南宫哥哥面前打败了罗素时,她骄傲的尾巴突然翘了起来。她轻蔑地看着罗素:“你认为我应该杀了你还是饶了你?”

罗素的眼睛冷漠而沉默。她冷冷地说了三个字:“我输了。”

说完,捂着胸口走了下去。

陈雪娇盯着罗素,冷冷地哼了一声:“如果你很快承认失败,你就得杀了你。”

说完这句话,她开心地转身看着自己的南宫哥哥。

这一次降级花了不少钱,光是这一次就大大赢回了全部资本。

就在这时,一条冰一样的视线落在她身上。

陈雪娇只觉得后背冰凉,身体僵硬。

她下意识地沿着视线回头看。

然而,那条视线已经消失了。

是谁呀?

陈雪娇看着法官桌上几个漂亮的年轻人,眼神中流露出一丝怀疑。

但此刻,随着罗素一路离开,无数双眼睛看着她。

每个人的眼里都包含着失望和叹息,但更多的是轻蔑。

在五强赛中,五个人的实力应该差不多,结果罗素居然输了一招。

很多人关注罗素,其中有龙凤人。

因此,宁天浩皱了皱眉头,默默地看了看南宫刘芸,问楚三:“这下麻烦大了。”

楚三元还在震惊中。当宁天浩问起时,他突然回过头来:“南宫家正在罗素关注这个考核。对其他人来说,这是一个新的联盟,但对罗素来说。”

这是南宫刘芸为她赢得的让龙凤会的人认识她的机会。

不仅有南宫流云,还有龙凤氏族的长老。

然而,罗素被陈雪娇打败了。

楚三深深叹了口气,苦恼地揉了揉眉毛:这麻烦大了。

三人同时看着南宫的流云,南宫的流云起身道:“随你便。”

说完,主法官又飘然离去。

三个人面面相觑。南宫绍尔很任性,但他们根本帮不了他。

南宫云像以前一样一直跟着罗素。

苏落强走出战场,一口鲜血立刻涌出,她的身体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南宫飘逸高大的身躯走到她身边,抱住她。

罗素抬起水汪汪的眼睛,看着面前的深潭。

南宫云烟弯下腰,用华丽的白袍敲打着地面,打横抱起罗素。

“让我走”罗素的眼睛露出了怒色。

但此刻,她的精神透支了,头都快疼了。她在哪里反抗

此刻,唐雅兰和费俊平正在不远处的路上,但当他们看到公主抱着罗素的南宫绍尔时,他们立即停下来,愣在了当场。

“我不想去靖远让我去。”罗素雪白的手推了推南宫二号的窄胸

“我送你回去。”南宫云手指擦了擦罗素唇角的血迹,说唐全传眼神深邃而杀气腾腾。

风轻轻吹来,说唐全传腰间的玉带自由的飘扬。

两人离得很近,罗素能闻到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青草的香味。

在新鲜的味道中,罗素默默地闭上眼睛,陷入了黑暗的泥潭。

连她自己都没发现。她总是叫南宫放下云,但她的手紧紧抓住他的裙子。

看着南宫刘芸紧紧抱着罗素走了,费俊平抓住唐雅兰说:“我们不要走。”

唐雅兰急了:“苏姐姐伤势严重,需要我们照顾。”

费俊平用白痴一样的眼神看着唐雅兰:“什么是创伤,心里的愈合才是最重要的。别告诉我你不知道南宫绍尔是治愈罗素心灵创伤的唯一解药。”

“你确定?”唐雅兰踏足。南宫二号看起来斗志昂扬,咄咄逼人。你真的打不过苏的妹妹吗

费俊平没好气翻了个白眼,拉着唐雅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下一场比赛,罗素不在这里,所以他们会帮助罗素观察他的对手。

因为是循环赛,是积分制,下一局还会这样。

在别墅里。

南宫云烟把罗素抱到白色的大床上,正要把她放下,却发现她的小手紧紧抓住了他胸前的裙子,而且好像还长在上面。

这个女孩

南宫云靠在床上,黑色的青苔倾泻而下。他小心地抱着罗素,让她半靠在他的胸前。

南宫云般纤细的手指轻轻摩挲着她的墨发。在人前疏远MoMo的美丽脸庞此刻充满了怜惜。

他的手掌,那么温暖,动作那么小心,生怕吵醒她。

他的另一只手和她的手指握手,他的气场不断被输入。

两个人十指相扣相互依偎。

窗户开着。

在蓝天上空,出现了一个深红色的夕阳,夕阳西下,夜幕降临。

南宫云优雅而慵懒地靠在床垫上,一手拍着罗素的背,一双水汪汪的星眸看着夜色空。在宁静的夜晚,莫莫的嘴角绽放出温暖如玉的笑容,比樱花还热。

这样抱着她比拥有全世界更可取。

南宫云走后,就消失在原地了。所以当观众反应过来的时候,他们都惊呆了,因为主评委居然又消失了

没有主裁判比赛还会继续吗

各医院的副院长也很头疼,因为作为南宫云,他们很难骂,也无能为力,只能让他来去自如。

好在楚三勇敢地站了起来,接过了主裁判的职责,宣布比赛继续。

接下来是辛崇亮和冷的比赛。

今天的比赛,似乎很喜欢得罪人。

大家都认为运气是纸老虎面对绝对实力,所以都把宝押在冷身上赢。

但是,现在的竞争有些出乎意料。

罗素毫不示弱地向他打招呼,说唐全传他的嘴角慢慢勾起一抹讽刺的微笑。

怪她?我不能怪她。

黎耀祥握紧拳头,说唐全传噼啪作响。

“融云大师只想保护那个小龙?”黎耀祥咬着他的后臼齿,慢慢问道。

他不能让云少爷,但他不能做个小女孩吗?

看,在融云大师说话之前,小龙从罗素的怀里飞出来,像一把舰炮一样冲向黎耀祥。

说实话,小龙已经不是吴夏梦了。

小龙之前上升到了一阶,吸收李敖琼的光环上升到了一阶。现在已经是七阶了!

另外,魔兽一般都比人类强,所以就算是对于八阶的黎耀祥来说,它也不至于落在下风!

小龙的速度极快,他闪电般地出手。他立即咬了黎耀祥的裤腿,嗖的一声直接钻进去!

“噗——”看到这搞笑的一幕,北辰影忍不住笑出声来。

蓝等人站成一团,一个个傻笑。

罗素也满脸兴趣地看着眼前的场景。

她认为,小龙在连续两次上升后现在已经回到了本体状态,这绝对不是黎耀祥所能抓住的。

正如罗素所料,小龙极其灵活。

小龙是个小球,碰到裤腿还是不慢,沿着空缝隙到处钻。

黎耀祥哪里会想到,在他眼中脆弱的小龙,转眼间变得如此严厉?

小龙钻了一个空一段时间没有检查,很难再抓住它。

看到小龙在裤腿里到处钻,但他抓不住,黎耀祥气得脸都红了。

在众目睽睽之下,他是一个被人调侃的开放的瑶池宫二宫高手,让他觉得很尴尬。

“去死吧!”他拍了拍小龙的大腿!

然而,他毕竟低估了小龙的速度,以至于这个小东西已经消失在他的手掌之下,而黎耀祥的手掌,蕴含着强大的精神力量,重重地打在了他的大腿上。

“嘶——”就算是八阶壮汉,也忍不住在上面画。

因为太痛了,我差点把腿骨都弄裂了。

黎耀祥眼中的怒火即将爆发!

此时的小龙,在哪里?

在离大腿不远的根部。

小龙很生气黎耀祥欺负他的小主人,于是他瞄准黎耀祥全身最柔软的地方,直接咬了一口!

然而,在这一口之后,小龙歪着他的小脑袋,但是他的眼睛很困惑。

咦,怎么是空?

小龙这一愣神,如果黎耀祥狠狠的扇自己* * * *,他绝对可以击中目标。

但是教训刚刚过去,黎耀祥害怕了,所以他不敢。

这时,从外面看,小龙站在他的位置上,看起来很滑稽。

黎耀祥又急又怒,不敢用力开枪,只能伸手去抓。

但是就在他的手差点碰到这个小东西的时候,一个令人惊讶的场景发生了。

意识到危险来了,小龙不顾一切地直接撕开李敖琼的布,他的小身体被弹出来,直接跳到了自己的头上。

“嘘——”有人在那个地方喘着气。

北辰影业对小龙竖起大拇指!说唐全传

没想到这个小东西这么好。我直接撕了瑶池宫二宫主的裤子!说唐全传

在公共场合,黎耀祥的裤子在其他地方还好,只是少了一小块布。

黎耀祥下意识地用手捂住了那个地方,眼神中带着一丝惊慌和尴尬。

这样,他的行动就更可笑了。

众人见此,都哈哈大笑起来。

黎耀祥本来想激怒他,但上帝没有帮助他,因为小龙又开始玩了,一次又一次地践踏他的头。

刚开始,他还是迈着步子走。后来他觉得难度太低,就一个人把跳高摔高的游戏弯了起来。

每次我击中它,黎耀祥都觉得他的前额起伏很大。

黎耀祥厉声斥责罗素:“臭丫头!把这条小龙带走!不然老头对它没礼貌!”

黎耀祥严厉而严厉,但他很谦卑。因为他不能带走小龙,他怎么能威胁罗素?

他只希望罗素不会这么聪明,但他的希望注定要落空。

罗素朝他笑了笑:“不客气吧?那就别提了。”

小龙的实力已经今非昔比。说到真正的战斗,它赢不了黎耀祥,但它比速度更快。黎耀祥彻底失败了。

因此,罗素非常肯定黎耀祥根本不能帮助小龙。如果他和小龙打过交道,他就不会对自己大喊大叫,而是直接动手。

黎耀祥的脸涨红了,他气得头晕目眩。

这个臭东西必须被杀死!

就在小龙再次高高在上的时候,他酝酿了精神力量,夺取了小龙的位置。他充满了这样的想法,即使这次他抓不到小龙,他也会把它拉下来!

然而,他的运气太差了。

有什么不好?他把手直接递到小龙的嘴边。

你知道,小龙的爪子和牙齿比任何玄铁武器都要锋利!

“啊!!!"不幸的黎耀祥被小龙直接咬了。

小龙不喜欢他的口气,闻起来很难闻。

“呸——”一声,手指吐在他身上。

黎耀祥快疯了!

不知不觉中,当他的理智被愤怒蒙蔽时,他用另一只手抓住了小龙。

所以,就在他放松胯部的时候——

在场的许多人大声尖叫。

其中北辰影的反应最可爱。

在他看到真相的那一瞬间,他用双手捂住嘴,提高了声音,把声音弄得很大,大吼一声:“啊!太监!瑶池宫二宫主是太监!!!"

“噗——”蔚蓝看不到,笑得一身雪。他拉了拉北辰影的衣袖。“程度轻,表现太过。”

“那你来。”北辰影不屑把这个重任交给兰轩。

蔚蓝抬起下巴,一副你很好看的样子。

我看到蓝色的手在口部呈喇叭状。他非常担心地对黎耀祥喊道:“李叔叔,你的第二个孩子被一只小狗咬了,摔倒在地上!”

于是,人们的视线唰的齐琦看着被小龙咬掉的血淋淋的手指。

“多小啊……”夜鬼嘀咕道。

虽然是耳语,说唐全传但音量大得足以让黎耀祥听到。

小龙像鸡笼一样坐在黎耀祥的头顶上,说唐全传两只小爪子像杂草一样抓着他混乱的脑袋。

两只水汪汪、清澈的眼睛看着那些拍着大腿,天真无邪地狂笑的人。

它完全不了解自己的目标。

人类世界是如此复杂...它不懂。小龙抿了抿小嘴,那沮丧的小表情简直可爱极了。

此时,黎耀祥已经疯了!

在这些年轻球员面前被小龙戏弄已经使他处于崩溃的边缘。此外,被小龙欺骗使他隐藏秘密无数年,并将其公之于众。

为了隐藏这个秘密,他还带了个老婆来掩盖,可是现在,一切都毁了!

这让他陷入了疯狂的境地。

“啊啊啊啊!!!!"黎耀祥非常生气,挠了挠头。

现在他已经暴露了,他会放手,离开那个什么都没有的* * * *!

黎耀祥疯了。双手挠头有什么用?小龙不是一座雕塑。站起来,让他抓住他。

早在他开始之前,这个敏捷的小东西就已经飘到了他的背上。

但是处于疯狂状态的黎耀祥一点也不知道,只看到他一直在挠头。

抓痕就是一把头发。

连皮带都被扯掉了,一团团的肉和黑发看起来又黑又恐怖。

罗素等人眼中的笑容逐渐凝固,神色间有些凝重。

“啊——”黎耀祥的嘴里爆发出一声怒吼,整个天地剧烈地震动起来。

黎耀祥突然平静了下来。

他低垂的眼睛突然发出红光,愤怒地向罗素开枪。

看见他一步一步慢慢走向罗素。

他浑身杀气腾腾,让人心寒。

就在这时,小龙锋利的爪子握着拳头,狠狠地砸在黎耀祥的头上。

黎耀祥眼中的红芒渐渐消失...他的眼睛是蚊香,慢慢落地。

罗素用一只坚硬的手擦去额头上的汗水。

处于疯狂状态的黎耀祥简直糟透了。幸运的是,小龙在最后一分钟奋力一击。

黎耀祥惊呆了之后,小龙兴高采烈地飞向苏,骄傲地扬起小脸。

“嗷嗷嗷~ ~”小龙拍了拍胸口,说自己做的很好,让小师傅表扬一下。

“我的小龙是最好的!”罗素笑着揉了揉脑袋。

小龙最喜欢罗素的破坏动作。

它的两只小爪子抓着罗素的裙子,害羞地把她的头埋在怀里。

罗素不禁笑了。

实力堪比黎耀祥的小龙非常害羞。他说了谁会信?

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长大。

北辰英离罗素很近,阳光帅气的脸上满是笑容,两颗虎牙闪闪:“嫂子,真对你好,小狗都能长小龙!”

蓝也近了,眼睛亮亮的:“你从哪里抓到的?还有吗?带我们去抓一个~ ~ ~”

夜鬼虽然没有说话,但眼神中也流露出热切的期待。

没等罗素回答,北辰英忧郁地看了一眼:“这是龙,不是狗。可以随便捡吗?”

之后,说唐全传北辰英对罗素笑了笑:“嫂子,说唐全传抱抱我?”那萌萌的大眼睛水汪汪的,可爱极了。

然而,在北辰英的手靠近小龙之前,小龙用屁股转向他,把他的小脑袋搂进了罗素的怀里。

为了表达对北辰影业的鄙视。

蓝大声笑了起来:“性格太自卑的人来来往往,你看我!”

然而,在蓝影的尸体靠近之前,它被小龙的尾巴卷走了。

推推推推-

完全不知情的蔚蓝一个接一个退后几步,一屁股坐在地上。

“哎,这小东西脾气好大。”蔚蓝一出口拍拍屁股站起来,指着小龙不服气地喊。

罗素愤怒地看了他们一眼。“小龙胆小。等它跟你熟了,就好了。”

平日里,我好害羞,但一打起来就往前走。当宠物看,当宠物打,真是一举两得。没有比这更合适的了。

“嘿,融云少爷走了?”北辰影最早发现这种情况。

黑夜苦笑着摸了摸他的鼻子,指着黎耀祥:“他昏过去的时候,融云大师走了。”

罗素心里暗忖。

云长自始至终看得如此不雅,黎耀祥失陷时却离开了...

那是因为我看到黎耀祥倒下了,知道它不会对小龙构成威胁,所以我放心地离开了。

看来融云大师真的很关心小龙。

然而,幸运的是,他没有把小龙从她身边带走。

如果他想抢劫,应该很容易,而罗素根本无法反抗。

罗素摸了摸小龙的头。“你的主人,我上辈子一定拯救了地球。要不然我这么幸运,却发现你这么个小宝贝。”

小龙在业余时间可以做一只观赏性的宠物,可爱又可爱。

战斗的时候可以当战斗宠物,战斗力巨大。

而小龙有着如此强大的背景,一次次给罗素带来便利。

小龙困惑而天真地看着罗素:它无法理解…

罗素等人很悠闲,但李敖琼眼中的怒火却在上升。

但是在敌强我弱的情况下,他只能忍气吞声,尽量缩小自己的存在感。

于是他一句话也没说,连呼吸都故意放慢了,让自己瘦得像空,希望罗素能无视他的存在。

北辰长老站的很远。这时,他捋了捋几根山羊胡子,眼里带着笑,显然心情很好。

没错。我是多年的老对手了,现在看到他这么丑我可高兴不起来。

刚才北辰影没看清卷子,但是看清了。

虽然小龙的小拳头很有力,但它不会让处于疯狂状态的黎耀祥感到震惊。

当小龙举起拳头时,融云大师的袖子微微动了一下,然后黎耀祥晕倒了。

此外,当融云大师离开时,冷漠的目光显然是在警告他保持沉默。

北辰长老不免喟叹。

这片大陆上有多少强者试图接近融云大师,但现在,这条小龙让融云大师保护了他。

这是什么原因呢?

那天,罗素和其他人独自离开了。

众人走后,说唐全传鸵鸟李敖琼背着黎耀祥回到皇城李家别院。

回国后,说唐全传李敖琼守口如瓶,一言不发。

黎耀祥很想把那天的事情当做垃圾抹掉,自然他不会再提了。

但是,他们不想提,却帮不了别人。

北辰影城里这些活泼的孩子哪里能耐得住寂寞,保守秘密?

他们回来后,不仅传播了这个消息,还帮助李家宣传了这个消息!

最重要的是宣传黎耀祥空的摇摆部分。

当时几乎整个帝都都沸腾了。

黎耀祥,那是瑶池李家的二当家,谁知道是…

“天啊,你知道吗?瑶池李佳第二宫的主人实际上是...哎,我就单独跟你说,别跟别人说。”

“对了,你知道吗?瑶池李佳第二高手...哎,我就单独跟你说,别跟别人说。”

“在尧池李佳的那个人原来是个太监。我听说这个地方很糟糕...哎,我一个人告诉你,别传了。”

“你听说过吗?据说瑶池李家的下一代不是别人生的,而是要养的,因为宫主是太监,不会生。哎,我一个人告诉你,别传了。”

“哎,我就单独告诉你,别传了……”

每个人都警告别人不要说出去,但他们有自己的亲人和朋友。这样惊天动地的八卦怎么生存?不说出来会觉得整个人都不好。

所以大家都说不要警告别人,偷偷告诉别人。

这种八卦就像滚雪球一样,越来越大。没有一个上午的功夫,帝都里的每个人都是尽人皆知的,甚至菜市场的大神,衣衫褴褛的乞丐,码头的苦力...

从70岁的老太太到3岁的小宝宝,大家都知道,瑶池李家二宫的主人黎耀祥是个死太监!!!

当瑶池那个李家回过神来的时候,他们是无能为力的。

他们气得差点晕倒。

瑶池的李家气急败坏的去找了京地,让京地去处理那些造谣的人。

而高高在上的瑶池李家,显然一直被威严所震慑,处理这样的八卦事件似乎公关很不好,只知道被武力压制。

然而,流言越是被压制,越是反弹。毕竟嘴长在别人身上。

景帝也想帮忙,但是他自己帮不了。

因为中国人天生爱八卦的坏习惯,会因为一道圣旨而改变吗?

先贤说过,谣言止于智者,强硬的措施无法阻止。

所以,法院越是制止,这些人私下谈的就越疯狂。

先是传黎耀祥是死太监,后又传黎耀祥和他嫂子有来往。强奸,所以被瑶池宫主阉了。后来得出结论,李敖奇、李等人不是瑶池宫的主人所生...

人们对八卦的渴望正在燃烧。

当然,自然少不了北辰荫等人。

看到仆人传来的最新传闻,北辰影捂着肚子在床上打滚。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