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竟彩张信哲(中国)股份有限公司----娇妻如云冷雨(1/55)

竟彩张信哲(中国)股份有限公司 !

于是,娇妻他一冲进去,娇妻就痛苦地抱住了修罗的大腿。

二王子内心的激动难以言表!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也有今天,大王子!影子大师,你今天有空吗?!

二皇子虽心幸灾乐祸,但仍作出痛苦的表情,恭恭敬敬地向修罗皇帝行礼:“我和儿子拜见父亲。”

修罗帝看到二皇子眼底闪过的喜悦,顿时愤怒不打一处来!

他把大王子推到一边,站起来,开始向二王子走去!

“砰!”

修罗皇帝一抬手,直接扇了二王子一巴掌。

二王子被打傻了!

“父亲?!"

大王子傻!

嗯?他现在不是在犯错吗?他不是和影子大人很亲近吗?刺刀军不是出事了吗?神父,这是被愤怒迷惑了吗?

二王子也觉得极其委屈:“父亲!你被愤怒搞糊涂了吗?影子大人可以和我无关。他一直和儿子疏远,和儿子……”

“呵呵,异化?!"修罗皇帝怒不可遏。“我打的是你们这些瞎子!”

十三王公从背后冲上来,对着修罗皇帝大叫:“父皇!你疯了吗?!二哥怎么了,你竟然玩这么重的手?!"

看到十三皇子,修罗帝气得脸都扭曲了!

“你你你!”修罗帝恨恨的指着十三皇子,“你是白痴!眼神呆滞!脑残!”

十三王子被骂傻了:“!!!"

然而十三王子冷笑道:“父皇,这话我不得不说。为什么我是个眼睛一瘸一拐脑残的傻逼?你是怎么决定的?!"

修罗帝冷笑道:“你不是傻逼?不瘸?没有脑损伤?那你怎么带领你最大的敌人回家呢?还要好吃又好吃的招待?据说二十五亿血修罗币也是双手奉上?二十五亿!我没有你那么多钱!”

十三王公被修罗皇帝气得面红耳赤,但他还是站起来自豪地说:“父皇,您说的是罗小姐吧?罗老师很好。她真本事赢了我?嘿,爸爸,你听说过罗小姐吗?我本来想等机会介绍你,但是她……”

修罗帝很是直接愤怒的笑了笑,旁边的几名超神强者也一个个面色怪异。

矿王直接吼了十三王子一句:“闭嘴!”

然而,为时已晚。

然而他看到修罗皇帝冷笑了几声:“介绍?你把她介绍给我了?哈哈哈,你以为我不能死吗?并介绍她?!"

十三王子一脸迷惑:“父亲,你怎么了?罗小姐得罪你了吗?她可以呆在家里,不用离开第二扇门。神父,你不能随意虐待好人。还有,如果有不对的地方,大皇子就是不对的,对吗?他一直很接近影子大人。昨晚听说影子大人在刺刀军中闹事,杀了几百万士兵!”

大王子吓坏了,浑身发抖,头发乱蓬蓬的。

“闭嘴!”地雷王对着十三个王子咆哮!

修罗皇帝连连冷笑道:“影大人闹事?哈哈!影大人大乱,又不是你罗姑娘害的!”

“洛姑娘受伤了吗?洛姑娘伤了百万刺刀军?哦哈哈哈哈——”十三皇子仰天长啸,“谁会相信这话出来?父亲,为了维护大哥,你真的要竭尽所能!”

“摔?”南宫云的声音响起,冷雨“你想见我?有什么不对吗?”

需要什么东西来找你吗?我没事就不能给你打电话吗?那个女孩到底是谁?要亲密到什么程度,冷雨才会把通讯珏这种私人物品交给她保管?

罗素的心里充满了各种各样的想法,但她的嘴是张开的,她最后说的是——

“你什么时候回来?”罗素脸上带着微笑,看起来她并没有被刚刚发生的事情所影响。

南宫刘芸愣了一下,说:“最近有很多事情,至少要两个月才能处理好。你在家闷着,我就让楚三带你去逛帝都。”

“宫二,帝都,我是主人,我带她去玩好吗?”南宫云背后传来一阵清脆的笑声,笑得肆无忌惮。

罗素的心微微一沉,她深吸了一口气。就在她骄傲地选择先挂断通讯的时候,南宫刘芸的声音已经传来了。

“我最近会很忙,照顾好自己,好吧,我很忙。”

哔哔声——

通讯珏里传来忙音。

罗素:“…”

她看着手中的通讯珏,一时间有些反应不过来。

(就是那样)突如其来...被挂机?

罗素突然有种笼罩在悲观情绪中的幻觉。她觉得身边的世界变得灰暗,心里的世界也黯淡了。

这时候,她皱了皱眉头,咬着下唇,只觉得胸口闷闷的,堵得慌。

就好像她一直在她手里受宠,突然在他心里变得无足轻重,可有可无。

这种感觉让罗素恐慌,同时,还有一种难以形容的愤怒。

当罗素回来时,他骑着有蹄有血的独角兽。

在迦南的秘密之地与罗素同生共死之后,这个东西看到了罗素的智慧和力量,对罗素的态度好了很多,也不像以前那样鄙视她了。

独角兽感觉到了罗素的坏心情,转过头舔了舔罗素的小手。

失神的罗素突然从心悸中回神。

她发现日月中带蹄带血的独角兽兽已经把她带到了龙凤门。

龙凤门门口的守卫对罗素已经很熟悉了,这支守卫队伍更是鹤立鸡群,为罗素做准备。

因为南宫夫人说,苏小姐的迎客规格和家里少爷的一样。

也就是说,需要二十个人排队来欢迎仪式。

这里龙凤氏族刚刚上市,那里罗素已经回过神来。她坐在日月带蹄带血的独角兽兽的背上,盯着恭恭敬敬向她敬礼的龙凤族守卫,突然心里有一种异样的感觉。

她怎么会受到罗素这些人的欢迎呢?

这一切都是基于南宫刘芸喜欢她这个事实。

但是如果南宫刘芸突然不喜欢她了呢?

如果有一天,南宫刘芸喜欢上了别人?

然后,是另一个女人享受这些欢迎仪式。

通讯结束时,那个女人突然出现在罗素的脑海中...她的声音很温柔,笑容很明朗,性格好像很好...

因此,当罗素看着眼前整齐的仪式时,一个自嘲的微笑突然出现在她的心里。

在龙凤门外,罗素让那只带着日月血蹄的独角兽兽转身离去。

啧啧!娇妻

看着罗素没有犹豫,娇妻他转身离开了,原本准备好的仪仗队,他们都傻了...

“怎么回事?”

“苏小姐怎么样了?”

“你是不是突然觉得有事情没做完,就转身离开了?”

"你注意到苏小姐转身离开时的最后一个眼神了吗?"

“那眼神怎么了?”

“你不觉得那个笑容看起来很可笑吗?还是自嘲?简而言之,我的眼睛在颤抖,我总觉得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你想多了?为什么我不觉得那个眼神有问题?”

“对,我也没看见。”

“啊?只有我一个人看到吗?要不要告诉老婆?”

“你要告诉你老婆吗?”

“那,那不是……”

仪仗队不知道如果不及时告诉南宫夫人会怎么样。

至少现在,他们还没有生气。

哭日月血的独角兽兽不愧是神族。它有敏锐的感觉。当它感觉到罗素心情不好时,它很好,夹着尾巴,一句话也没说。

这是一只擅长自卫的神族魔兽。

罗素没有说去哪里。日月有蹄有血的独角兽兽对帝都并不熟悉,所以只向龙凤家族相反的方向移动。

它一直走,一直走...

罗素骑着它,一直沉浸在他悲伤的世界里,再也没有出来。

罗素的悲伤情绪感染了日月中带蹄带血的独角兽兽,它看上去那么沮丧。

一人一兽沉默地出现在大街上。

这样一个奇怪的组合是引人注目的,更何况罗素有着令人惊艳的外貌,而日月星辰中带蹄带血的独角兽兽是神族血统的魔兽,这一点就更加引人注目了。

在吸引人的目光中,有一个人是冷家人。

我以前和冷琦在一起,所以我认识罗素。

当他看到罗素没精打采的样子时,他的心里突然充满了惊讶。然而,他反应很快,思绪万千。他立刻拿出通信珏,告诉了他的七个小家伙。

七少总算走出了祖居之地,越来越精致,但似乎心情不好,大概和眼前的姑娘有关。

“罗素?你确定?”

“是的,七个小家伙。真的是苏小姐。她看起来有点糟糕。”冷奇的警卫说,他抬头看了罗素一眼,还添油加醋了一番。“不!苏小姐,她在哭!眼睛红红的!师傅,苏小姐不会自杀吧?!"

今天冷家正在进行高层对话。

冷七作为冷家晚辈中最优秀的小男孩,第一次被允许参加长老团组成的高层会议。

这代表了冷琦在冷家顶上的话语权。

相反,会议还将确立冷琦作为冷佳接班人的地位。

为了这一天,冷琦的父亲,冷琦的母亲,冷琦的人,都不知道自己偷偷的经历了多少努力和求爱。

现在,这个会议即将召开。

“小琪,你在和谁说话?马上就要关门了,马上就要开长老大会了。”冷七爹板着脸不悦,催促道。

即将到来的见面对冷七来说会非常非常重要,重要到足以改变他的一生。

娇妻如云冷雨

冷奇做了个停止和父亲说话的手势。

他根本没听清楚父亲在说什么,冷雨现在满脑子都是警卫传达的话。

罗素...哭?

姑娘,冷雨她哭了?

是什么让这样一个骄傲、坚强、精明、可爱的女孩哭了?

哪个混蛋敢让这么漂亮的女人哭?怎么舍得!

“你在哪里?!"冷奇,这么冷静的人,此刻应该冲着那边的警卫喊!

表情焦急,声音咆哮!

对方说了一句话。

“给我看好她!我马上过去!”冷七按下通讯键就冲出去了!

然而,在他冲出去之前,他的父亲抓住了他的胳膊。

冷奇爸爸很生气:“你去哪儿?!"

“对不起,爸爸,我得出去一下。”冷奇把父亲的手从胳膊上拿开。

冷七爹全身都不好,他愤怒的眼睛死死盯着冷七,恨不得一巴掌拍死这个目中无人的儿子!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你知道接下来将举行什么会议吗?你知道这对你意味着什么吗?!冷,不要以为你有好的天赋,好的潜力,好的实力。你是冷家唯一的选择!”冷老爹对冷云的一幕怒吼。

因为冷老爹很清楚冷的性子说一不二,就是孩子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正因为如此,爸爸冷才害怕!

冷老爹的吼声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

冷太太听到声音,赶紧走了进来。她没有好好看一眼冷爸爸:“你喊什么?在这样美好的一天,你的快乐消失了。你以为我们的小七是傻逼吗?他能不知道今天的事情的重要性吗?”

冷太太白了她父亲一眼,笑着转向她儿子,说,“,怎么了?我们先放下,好吗?只需要一个小时,一个小时会议就结束了。爸爸妈妈不会在你想做什么的时候阻止你,嗯?”

冷夫人期待的看着冷七,冷爸爸充满愤怒的看着冷七。

外面,是冷宫的元老团。

大家看着冷奇,等他进入会场。

他们很自信,因为这个选择不难做出,就算是傻逼也会选择在离开前完成高层会议。

但是...

冷奇推开父亲的手,远离母亲的期待。

他说:“爸爸,妈妈,对不起,我现在要出去……”

冷琦一开始只是觉得他对罗素的爱只是一般,因为她是南宫刘芸喜欢的人,所以他才会想把她带走,就像小孩子抢玩具一样。

但是,在他回到祖地的这段时间里,冷奇冷静地回忆说,他一闭上眼睛,脑海里就出现了那个女孩的脸。

生气,可爱,骄傲,骄傲……一次又一次浮现。

冷奇一开始好气,他觉得这个女生讨厌,不仅练的时候出现在脑子里,晚上睡觉的时候还在梦里跑来跑去,真是烦死了!

但是渐渐的,他发现这种感觉挺好的。

渐渐地,他发现自己越来越想见到她。

但是在祖狄,娇妻不可能见到她。

所以冷七拼命修炼,娇妻拼命将祖传土地的传承炼制成自己的修炼,炼制完成后才得以离开祖传土地。

正是因为这种信念,他的进步是前所未有的。

他迫不及待地跑过去见她。

因此,当他听到罗素哭的消息时,他的头爆炸了!

这样一个冷静的人从来不关心别人的喜怒哀乐,但是当他听到罗素哭的时候,他突然意识到他不只是喜欢罗素。

不只是喜欢...

“对不起,我有比生活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冷七深深的向爸爸妈妈鞠了一躬,然后转过头向外冲去!

“站住!你给我站住!”冷老爹怒吼!

“什么比你的生命更重要?小七,回来!”冷夫人眼里含着泪水。

冷奇的脚步顿了一下,却头也不回的走了!

“拦住他!快拦住他!”冷老爹怒吼!

然而冷老子的声音冷冷的传来:“既然是他自己的选择,那就让他去吧。”

“爸爸!”冷老爹大吼一声,声音中带着一丝绝望。

现在,在街上。

苏在日月里骑着有蹄有血的独角兽兽。

一人一兽漫无目的的行进。

突然,我面前传来一声凄厉的叫声:“哎哟,疼死我了!疼死我了!”

尖叫声终于把罗素从缺席中拉了回来。

罗素空洞的视线落在前面的人身上。

原本不知道什么时候,月蹄血麒麟兽出现在了一个男人的面前,这个男人正抱着右腿,在地上不停的打滚哭泣,此时哭泣已经不在这里了。

“杀了人!魔兽杀人!”不知道谁喊的。

接着,很多人冲上来,把罗素和那只在日月中带着蹄和血的独角兽兽团团围住!

围观的人本来是要看热闹的,但看到气势磅礴的宫廷侍卫,都匆匆跑开了。

开玩笑!这些守卫都是胖子威武,一看就知道不能等闲视之。留下来看热闹不死吗?

于是,围观的人都跑了,不见了。

但此刻,冷琦的警卫冷剑看到这一幕,顿时冷汗就出来了。

他扇了自己一巴掌。我真是乌鸦嘴。现在苏小姐真的要哭了。

因为包围的不是别人,正是大名鼎鼎的皇城万和皇族!

这不是别人,正是当今国王陛下兄弟的真儿子!

赵,于,费!

帝国理工的名誉院长,其实就是今天的皇帝。

所以所有国子监毕业的学生,名义上是陛下的学生,都应该称呼他为老师。

赵院长,曾向讨仙茶,也是国子监的总副院长。他今天是陛下的兄弟!

赵院长不错,儿子就不怎么样。他斗鸡遛狗,欺负村子,欺负弱者,抢劫平民...不管怎么说,这个赵雨菲同学做了所有地痞流氓能做的事,但是地痞流氓不能。作为皇帝的侄子,他做了所有的事情。

今天对苏来说也是糟糕的一天。

但说起来,冷雨真的是罗素和日月中带蹄带血的独角兽兽太优秀了,冷雨但谁能不去想呢?

有些人想了想,但大多是居心叵测,没有勇气。

目前记得的人是这个同学赵,所以他果断出手。

这时,冷家的守卫冷健躲在屋角,拿出书信,又打开了冷七:“师父!有人欺负苏姑娘!”

“谁?”

“赵王之子。”

赵王的儿子不是著名的万。

“看好我!”冷七少语气很差!

可以清楚地感觉到他的速度又在加快,因为他能听到冷风。

因为冷很清楚,很笨!自以为聪明的傻瓜!

他敢做能做不能做的事!

但此刻,赵雨菲正站在罗素面前,双手抱胸,得意洋洋地看着罗素。

漂亮!真的很漂亮!

不仅漂亮,还有气质...有一种悬崖绝壁的高冷之花的纯洁和高贵!

它是如此美丽和令人激动,人们迫不及待地想把她囚禁起来。

帝都的时候有这么漂亮的女孩,他今天是怎么认识的?

由于对罗素的吸引力,赵雨菲的一名警卫赵志虎主动跑了出去,假装被罗素打了,并用碰瓷的方法纠正了罗素。

“啊,疼,腿疼!”赵志虎双腿不停地在地上打滚,哼哼唧唧。

他表现得非常现实。

别人碰瓷是假摔,他是真摔,摔的时候只是摔断了腿。

但这是值得的,因为等我回去,主人会给他更多的好处。

赵雨菲摸着下巴,看着罗素。他很认真的说:“姑娘,你打人了。你说,我能怎么办?”

罗素冷漠的眼神瞥了赵雨菲一眼,眼神很平静。

很好!好冷啊!好冷艳!我就喜欢这样!赵雨菲心里激动的鼓掌!

他在虞照飞行,他的地位和权力在那里。他想要什么样的女人?通常女人都会投怀送抱,很少有女人看他不顺眼的。

现在,女孩的清高冷漠让赵雨菲充满了征服* *。

“姑娘。”赵雨菲向罗素走近了一步,微笑着看着她:“你打了我的男人,我该怎么办?”

罗素皱起了眉头。

她现在心情不好,这群人其实误会她了。你真的想这样死吗?

罗素没有说话,但她已经皱起了眉头,每个熟悉她的人都知道罗素即将爆发。

但是赵雨菲是个陌生人,所以他继续骚扰罗素。

“姑娘,看来你不要赔偿了?”赵雨菲驱使身体坐下,但也靠近罗素一步。

此刻,两个人很亲密。

不到一米远。

赵雨菲仍在慢慢接近罗素,慢慢接近。

罗素的眉头终于深深皱了起来。她说:“滚!”

赵雨菲心里一动!

多好听的声音啊!

再加上微微蹙眉的柳眉,简直就是!

“姑娘,我很喜欢你。你为什么不来我家……”

娇妻如云冷雨

“轰!娇妻”赵雨菲的话音未落,娇妻罗素的拳头已经挥了过来!

一声重响传来!

完全不知情的赵雨菲被罗素的拳头狠狠砸在鼻子上,差点从坐骑上摔下来!

赵雨菲整个人都傻了!

多亏了他那个恶霸的名字,帝都里几乎所有人都认识他。

所以,从来没有人敢开枪打他。

他养尊处优了这么多年,从来不知道什么是痛苦,但是现在,赵雨菲的鼻子上挂着两泡血,他的鼻子几乎破了——

赵雨菲下意识地用手摸了摸自己的鼻子,血...

他震惊了。

他身边的那些高手也震惊了!

主人被人打了...

“嘿嘿。”赵雨菲看着他手里的血,笑了,而不是生气。

他笑着看着罗素:“好,辣,浓,好吃!好,非常好!这位少爷今天要当恶霸,使劲鞠躬!来,给我抓住她,把她带回来!”

赵雨菲不知道什么是礼貌,他也不知道什么是礼貌。他一直在他的世界里,他一定要得到他想要的!

赵雨菲的卫兵不是普通的卫兵。它们是皇帝亲自给的。他们从大内出来。他们的实力真的非同一般。

随着赵雨菲的一声令下,两个卫兵如狼似虎地冲了上来,他们想从左到右握住罗素的手,把她从日月神兽的蹄血独角兽上拖下来!

罗素冷冷一笑。

今天她心情不好,想发泄。既然有人送她来发泄,如果她不发泄,罗素觉得她辜负了上帝的恩赐!

罗素的手颤抖着,手中出现了一条鞭子!

此鞭是罗素收割的魔兽尸骨之一,黄鬃尾兽的尾巴,是她前几天在桓大师指导下亲自炼制的。

平时,罗素没有机会用鞭子,她的练习方法也是五级用鞭子。

但这一次,罗素觉得鞭子很好用!

啪啪啪!

罗素猛抽鞭子!

赵雨菲的两个卫兵此刻没有被检查,他们被罗素狠狠地拉了一把,他们的尸体被倒着拉!

他们的身体对半交叉了一个弧度空,最后倒在了地上。

当他们倒在地上时,那恰巧是赵雨菲的尸体。

然而,这种袭击对赵雨菲没有威胁。

因为赵飞宇没有带警卫出来,但是不止一两个,那就是二十个!

他的仪仗队从来都是最嚣张的!

“轰!”

两名袭击赵雨菲的人被两名警卫赶了出去,摔倒在地。他们痛得昏过去了。

赵雨菲看着罗素的眼睛突然亮了起来。

“小贱人,刚刚好!我喜欢!”当赵雨菲看到罗素发威时,他的眼睛没有退缩,而是闪烁着炽热的光芒,充满了疯狂的征服。

罗素看着眼底带着微笑的赵雨菲,眼睛眯了起来。

“看来两个人不行,四个人可能不够。少给这八个人!”赵雨菲下令。

八名警卫从赵雨菲身后出来,向苏开枪。

这就是著名的中央大街。街很宽,围观的人和其他人早就跑了,所以有足够的空房间供人展示。

罗素仍然稳稳地坐在独角兽兽的背上,冷雨用蹄子和鲜血在太阳和月亮上打转,冷雨一条黄色的鬃毛和尾鞭在风中摇晃。

赵雨菲的卫兵起初来了四个,后来来了八个。

要知道,这些都是大内高手,每一个的实力都不容小觑。因此,随着人口慢慢增加,罗素的压力也越来越大。

当人数增加到12人时,赵雨菲的脸色已经很难看了。

要知道,平时出来欺负人的时候,一般都会派一两个警卫,这已经很不错了,但是现在你已经连续派了十二个了,还是得不到这个真正的姑娘!

“都是傻逼吗?这么多人,连个女生都搞不定?你做什么食物?!"赵雨菲对卫兵大喊大叫!

其余的守卫面面相觑,最后全都加入了战圈!

罗素的压力突然加倍了!

此刻,罗素再也不能随意使用鞭子了。她收起了自己的黄鬃和尾鞭,同时拿出了自己的凤舞剑!

凤舞剑被罗素举起了第一枚印章。这一刻,它就像一股清泉,散发出耀眼的光辉!

凤舞剑出!

女神剑法辉煌而有力!

处于不利地位的罗素,一瞬间变得强大起来!

刷刷!

一个又一个守卫倒下了。

赵雨菲的脸色瞬间变得难看起来!

因为罗素冷酷无情!

躺在地上的五个守卫都被她的剑封住了,不能再死了!

这些卫兵是皇帝的叔叔选出来给的,所以被杀了?

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的守卫倒在了地上。

五,十,十五...

看到警卫都快走了,离赵雨菲最近的警卫队长脸色已经很难看了。他说:“师父,现在我们必须马上离开!”

赵雨菲却冷冷一笑:“离开?你觉得她敢杀我?!"

警卫长眼中闪过一丝凝重。真的别说,以这个女孩的狠辣程度,真的有可能杀了赵雨菲!

一旦赵雨菲有任何闪失,他将不会有好下场。

于是门卫队长再次劝道:“师傅,我们走吧!”

就在这时,罗素解决了19名警卫,只有赵雨菲和警卫留在他面前。

地上滴着血,像一条血河一样流淌。

每具尸体都用剑封住了。

此时此刻,罗素似乎陷入了这场嗜血的杀戮。

她雪白的脸上是几滴血。

但此刻,鲜血顺着她的额头和脸颊滚落下来,在她雪白的肌肤上留下了鲜红的印记,触目惊心。

罗素手里拿着一把凤舞剑。

鸡舞刀剑,一滴滴鲜血翻滚。

当她向前移动时,一条鲜红的血丝划过地面。

原本神色淡然的赵雨菲,当看到罗素那张冷漠而冰冷的脸时,心中打了一个寒颤。

那冷漠的眼神中仿佛没有一丝清新的气息,只见他的喉咙收紧了,一股寒意从背后升起。

“主人……”警卫队长在赵雨菲面前停下,他拔出腰间的剑向罗素刺去!

警卫队长从来没想过整天玩鸟会被鸟啄。现在他们处于被动和危险的境地!

罗素终于站到了赵雨菲面前,手里拿着带血的凤舞剑指着他的喉咙。

娇妻如云冷雨

第二步,娇妻罗素得到了一只手!娇妻

第三招,罗素赢了两只手!

第四步...

雪!一道剑光闪过。虽然罗素强行避过,他的肩膀还是被刺穿了。

黑衣人很有经验。当他拔出他冰冷的剑时,他在罗素的肩膀上使劲地拨了一下!

“嗯……”

罗素疼得满头大汗。

但是接下来,第二把剑,第三把剑,第四把剑...

噗嗤噗嗤噗嗤!

罗素的身体瞬间被剑击中!

疼痛让罗素瞬间脸色苍白!

赵雨菲看到了罗素的痛苦,但他的脸上露出了狰狞的冷笑!

此刻,罗素的内心是绝望的。

就在刚才,当杀死那十九名警卫时,罗素陷入了疯狂的杀戮。

她根本就是在泄愤,根本不考虑保存体力和精神力量!

现在,随着她的体力几乎耗尽,五名黑衣强力杀手爆发出最强攻击。

他们没有为每一个动作留一只手!

嗤!

五个黑衣人,五把剑刺入罗素的身体,然后整齐划一地把他们切开!

可怜的罗素,他的身体里有五层血雾,就像另一边的五朵S曲线花,颜色火红。

这把剑严重刺伤了罗素!

她的身体和精神都在崩溃,她差点摔倒。

这一刻,罗素极其沉默,这是一种前所未有的心痛。

她为什么会陷入这种境地?

怎么突然变成这样了?

身受重伤的她,将被眼前的万抱起。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罗素可以用脚趾头想出来。

南宫刘芸,你知道我此刻正在经历什么吗?

罗素的右手一直握着通讯珏,但她没有按出来。

过去,罗素会第一个毫不犹豫地向他求助,但现在,罗素不知道她在害怕什么。

也许,是那个笑容灿烂,声音温暖的女孩害怕接通。

赵雨菲看着摇摇欲坠的罗素,冷雨嘴角勾勒出一丝胜利的微笑。

“跟我打架?哈哈!冷雨来人啊,帮我把她绑起来!把赵带回来!”赵雨菲微笑着看着罗素!

两名黑衣男子快步走上前去,扭着罗素的手,把她的手放在身后。

罗素的心绝望了...

不远处,躲在角落里的冷剑同学忍不住捏了把冷汗。

为什么邵琪还没来?他为什么还没来?这个人一旦进入赵,就很难将他彻底救出来!

这个时候!

“嗬!”

突然,一声惊天动地的吼声响起!

当时整个中心街的房间似乎都在摇摇欲坠。

听到这一喊,罗素嘴角扬起一丝淡淡的微笑。

有蹄有血的麒麟兽,感谢你这一刻的爆发。

没错,就是日月有蹄有血的独角兽兽发出了这种咆哮的声音。

在看到罗素杀死那些守卫之前,那个在日月中带着蹄子和鲜血的独角兽兽没有反应,而是迷迷糊糊的看着墙壁。

直到罗素被五个黑衣人包围,直到罗素拿到五把剑,他才终于意识到他的主人这次真的很绝望。

日月蹄血独角兽兽的力量被封印了。起初,罗素帮助它解开了第一个封印。现在,当罗素身体里的血溅到它身上的时候,当它看到罗素陷入痛苦和愤怒的时候!

已经摇摇欲坠的第二封印终于打开了!

孙蹄血麒麟兽怒吼,吼得脸色苍白,吓得他立刻一屁股坐在地上。

而就在这时,月蹄血麒麟兽动了!

我看到它正常的身体在不断的变大膨胀,最后变成了100平米房子大小的魔兽!

“嗬!”月蹄血麒麟兽大吼一声,庞大的身躯瞬间向着五名黑衣男子扑去。

人类在日月有蹄有血的独角兽兽面前是那么渺小。

五个黑衣人意识到日月有蹄有血的独角兽兽威力强大,下意识的左右逃窜。

爸!

月亮,蹄子,血,独角兽兽一巴掌就跑了!

其中一个黑衣人瞬间被做成肉末!

另外四个黑衣人顿时脸色苍白!

要知道,他们五个的实力是一样的。如果是他们,肯定会瞬间被做成肉末!

所以,你扛不住!

剩下的四个黑衣人下意识的逃跑!

因为生命只有一次,死了真的就没了。

月、蹄、血麒麟兽又是一阵怒吼!

它踩了一脚,另一个黑人被踩成肉末。

赵雨菲看到太阳和月亮的蹄血麒麟兽把一个人打死,然后用一只脚踩它。突然,整个人都不舒服了,脸都吓白了。

而此刻,月蹄血麒麟兽已经盯上了他。

一步一步,带着太阳和月亮的血和蹄的独角兽朝着赵雨菲移动。

“没有!”被日月血蹄麒麟兽凶狠的目光盯上,赵雨菲觉得世界末日到了,他真正体会到了死亡的阴影。

赵雨菲拼命向前跑,带着他一生中最快的罗素!

他边跑边回头,因为他看到日月中带蹄带血的独角兽兽离他越来越近。

快跑快跑。!!

“有两个叔叔!娇妻可以告诉二叔!娇妻”

“别忘了还有三叔!三叔的院子离这里最近,姑娘一定要先告诉三叔!”

罗素:“…”

三叔九弟都是前呼后拥。谁敢欺负她?她不是不想活了...

此刻,苏妈妈一直拉着罗素的袖子,两眼怔怔地盯着她,眼泪流了出来。

苏大师道:“罗罗,苏沐这些年一直镇守华远,哪里也不去,也不嫁。你要好好对她。”

罗素能理解苏嬷嬷的心情,也不能不被她的忠诚所感动。

她的贱妈妈该有多好。她离开了这么久,甚至抹去了大部分记忆。她对她妈妈还是那么好。

苏看着罗素,脸色有些苍白,突然间,她不再难过了。你看她身后这群黑压压的少年,冲上前去,想靠近她姐姐。

苏寒江有些无奈的按在额角上。

“咯咯咯,你的伤还没完全好。你奶奶不急着看。最好先把伤治好,不然你奶奶看到你受伤会哭的。”

苏师傅说完,转身盯着身后的小兔子。“你妹妹还没痊愈。她刚刚失血过多。她不会累也不会被打扰。你明白吗?”!"

罗素:“…”失去太多?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是吗.....就在验血的时候?那只是一滴血,大叔!这叫失血过多?!

谁知道,她这群兄弟一个个亲胸前:“我懂了!”

“这么说,你有事没事就不要打扰我妹妹了,知不知道?姐姐受不了累。”苏大老爷嫌弃的看着一排九只兔子站在家里,第一次觉得家里孩子太多会累到宝宝。

罗素:“…”

“但是,爸爸,我们……”苏二少想给兄弟们弄点好处,结果被父亲虎着脸一瞪眼,顿时什么话都不敢说了。

苏师傅转过头来,拍了拍的小脑袋:“好吧,那我叔叔们就不打扰你了。你必须好好休息。如果你好了,你可以早点见到你的祖母。你知道吗?你不能治疗你的身体,记得吗?还有……”

苏唠叨了差不多一刻钟...

“我上次练的时候,差点走火入魔。我爸只告诉我...好古怪~”苏儿嘴巴有点扁。

“你说什么?”苏怕乱。

“兔子!下次再敢练,想一想,我就拧断你的脑袋!”苏二少像苏大老爷一样暴跳如雷。

兄弟俩轻声说话,但是——

“噗——”一直在偷听的苏,笑着喷。

罗素听到了,但苏大师听不见。他转身盯着苏::“小混蛋!你还不服?!"

苏的脸色变了。他迅速立正,双手放在身后,昂着头,一脸严肃:“小兔子拿走了!”

“哈哈哈哈哈哈——”

罗素被这个二哥逗乐了。太有趣了,哈哈哈-

“爸爸,不要惩罚我。你看我妹妹被我逗乐了。姐姐笑我容易吗?”苏向他父亲眨了眨眼睛求饶。!!本站重要通知:本站免费APP无广告、无错误、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文字大小调整、阅读亮度调整、阅读体验更佳。请注意()下载免费阅读器!

苏老爷黑着脸!冷雨

拉着苏大师的袖子,冷雨声音软糯:“大姑父,二哥也很难对付,这次饶了他吧,好不好?”

苏米的脑海里不禁浮现当年,那个不到自己腰的高姐姐,抖着袖子,扭动着身体,哥哥哥哥哭了。

真的很怀旧...

罗素只求,苏老爷哪里不应该?虽然心中已经决定放手,但脸却依然是笔直的,盯着苏::“下次不行!我姐姐的伤口还没有愈合。笑裂了怎么办?!"

“是……”苏二少没想到这次这么容易逃脱,顿时高兴起来!

其他兄弟也有亮晶晶的眼睛。

有个姐姐真好!

这要是放在以前,苏就算不处罚也会送去拘留。谁也劝不动他,越劝越重!

结果妹妹只是一个软语,别扭的词,苏大师就举得高,放得低...

我姐太棒了!

感觉像妹子真好!

嗖嗖!

九兄弟的眼睛瞬间亮了起来,明亮而灼热!

苏,我其实不愿意离开。花了这么多年才看到这个小侄女。他仍然想看到更多,但他也知道罗素现在最需要的是休息。

但他不走,别人也不会走。

因此,苏灿师傅只有双手背在背上离开,边走边哼道:“大家都走,平时有事不要打扰姐姐。”

可怜的兄弟们...苏大师要把他们带回来,他们才能对妹妹说几句话。

前三位长辈走了。

后面的九兄弟一路跟着。

在路口,苏向使了一个眼色,于是大家便开始朝着苏的院子走去。

“二哥,我真羡慕你。”苏叹了口气。

“为什么?”苏看了一眼他。

“姐姐亲口向你求爱,别说恳求,我还听见她叫你二哥。”

“二哥怎么了?她以前不是叫你九歌吗?”

“那不一样!”苏羡慕地说,“这是单独打来的。可见姐姐还记得你,过了今天我会对你印象深刻的...但是回去的路上遇到你,姐姐可能不知道我是九歌还是八哥还是八哥……”

听苏这么一说,感到骄傲!

是的,我妹妹亲自向他求爱,还叫了二哥...至于其他兄弟,嘿嘿,真的有可能我的小妹妹连人都认不出来。

想想都觉得好骄傲!

苏二少越想越得意,双手背在身后,摇头晃脑地走了过来。

然而,还没等苏得意起来,就被身后冲上来的兄弟们给围住了!

嘭嘭嘭,一群人围着打架!

“嘿!你们.....你知道什么是亲爱的兄弟吗?!"

“让你骄傲!”

“嘿!你们...不要打人!”

“让你骄傲!”

“嘿!你……”

可怜的二哥苏,只得意了三秒钟,就立刻遍体鳞伤。

最后,苏大少出来绕场:“别打了,现在来商量个正事。”++本站重要通知:本站免费APP无广告,无错误,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文字大小调整,阅读亮度调整,阅读体验更佳。请注意()下载免费阅读器!

“大哥,娇妻你说。”大家还是很尊重苏华艳的。

苏华艳说:“姑娘现在真的很受伤,娇妻不应该被打扰。所以,给她一个安静祥和的环境很重要。如果我们每个人都跑去打扰,她的时间只会用来应付我们,伤养不好。”

其余八兄弟依次点头,没错。

“可是,每个人都很稀罕自己的姐妹,都更想和自己的姐妹在一起,不是吗?”苏少在哥哥们面前环顾四周,看到齐琦都点头。

“你想见你妹妹吗?举手。”苏少说。

没人举手!

这有什么不好?怎么会有人不想见自己的妹妹呢?那不是傻瓜吗?天知道他们有多么渴望自己的妹妹!

“我们有几个兄弟和三个长辈。一个人见姐姐一个小时,姐姐还有时间休息吗?”苏少严肃地说道。

“没有”每个人都有开始。

“前辈那里我们没有怀疑的余地,但是我们必须想办法出去。你现在有什么想法吗?”苏华艳问得很民主。

“大哥,我们为什么不排队?这是公平的。”

“按照老一点的?”

“不是说你想爱你哥哥吗?前面一定是我哥。”苏大到苏思都同意这种观点。

“不是说兄弟和兄弟准备好了吗?弟弟要恭敬,但哥哥也要爱弟弟。我建议先安排小一点的。”苏正忙着为他的阵营作战。

“是的!可以!”

最后,苏少少站起来说:“这一切都要争。你到底年轻不年轻?”!"

他们都看了苏少一眼,大哥,你却成了亲人,还和我们争着看你妹妹。你还不成熟!

苏少有点不好意思了!哼!这不是怪姑娘吗?如果这个妹子不是那么漂亮,可爱,讨喜,他们会表现得那么恶魔。

“咳咳——”苏大少把拳头压在嘴唇上,轻轻咳嗽了一声,才说,“肯定要排队,还是要组队。最好我们有九个兄弟,可以分三组。三班倒照顾妹妹怎么样?”

苏二少点点头:“对,对!为了公平起见,我们三室每组一个,也就是说大哥,四哥,七哥是一组。然后,我,五弟八弟一组,三弟六弟九弟一组。”

结果兄弟俩都表示不反对。

会后,大家纷纷对大哥吼道:“大哥,你可要一直对嫂子好,不能让她嫌弃姐姐!”

这些人真的...古怪。苏华艳心里叹了口气。

我父亲告诉我的是,我不能让肖欺负我妹妹。结果这几个弟弟直接给了我更大的问题,不能让肖嫌弃我妹妹...

而此刻,苏姆也和他的兄弟们分开了,他背着手,哼着小曲,踱步回他的院子。

路上的人看到,都吓坏了。

m平时可以认真紧绷,一直闷闷不乐。现在他在哼着小曲?有什么问题吗?

“今天家里出大事了吗?”

“刚才我看到家里的大老爷们都浩浩荡荡去华远了。”作者为你推荐一款免费的手机客户端。线下阅读有很多好看的下载,有很多免费的供你看,字体切换,夜间模式全功能!下载方法请注意()安装客户端!

“华远?那不是思小姐的闺房吗?”

“思小姐回来了吗?”

“什么四小姐?府里有四位小姐吗?”

“哦,冷雨你一看就知道不是公馆里的老人。只有我们这些老人知道,冷雨我们苏族人曾经有过四个女人。”

“思小姐...怎么说呢?”

“什么怎么说?那是不能说的忌讳好吗?”

“听说来的不是思小姐,是思小姐在外面留下的血。我们应该叫它表小姐。”

“表小姐?看前后师傅和少爷们围在一起的样子,却没有表小姐那么远。”

“算了,这些事情不是我们能谈的。赶紧闭嘴。上面肯定会有话要说。”

现在的苏族人很活泼,但这种兴奋却是偷偷出现的。

很多人都躲在暗处窃窃私语,好奇华远那个神秘的女孩。

但此刻,苏叔叔正回到他的院子里。

苏太太正忙着迎接她出去。看到苏大师这个样子,她忍不住笑了:“我师父今天这么高兴?我一直在哼小曲。我不知道我是不是以为你在捡钱。”

苏大师得意洋洋地举着:“捡钱是什么乐趣?俗!”

“对,我俗气,我是大俗人。”苏大太太无奈苦笑,“对我们苏族人来说,钱多钱少有什么关系?反正我们都是隐居。”

换句话说,你不能花钱。

我一提到这个,苏大师就忍不住歪嘴。“不会很快就到了。”

“什么?!"苏太太激动地站起来,差点打翻了手里的茶壶。“先生,你这是什么意思?”

“就是你想的那样。”

“先生!是真的吗?/你不说。我们真的不用再隐居了吗?我们真的能出去吗?”苏大太太不激动。“这并不是说家庭中需要神圣的血统……”

苏米漆黑的眼睛直直地看着苏的妻子。

苏大太太喘着气:“你能说...那个罗素女孩...她真的...她的血?”

苏我骄傲。

别看是谁生的女孩,是他妹妹生的。不会是诸神之血吧?

苏大太太当然兴奋了!

隐居这么久的人,都迫不及待的想出去和外界交流。

然而,想了想这个传说,苏大夫人又皱起了眉头:“她真的能融化表兄妹们的血吗?”

“什么表哥?那是我弟弟!”苏大老爷瞪了苏夫人一眼,说道,“他说的时候,我们兄弟可以送出去当门女婿,但是我妹妹是必须呆在家里的!所以姑娘和华妍是兄妹,不是表兄妹,懂吗?!"

苏老爷板着脸,苏太太不敢吭声。

苏大太太又开始挣扎:“一个女孩子真的能融化哥哥们的血吗?”

说到这里,苏大师又得意起来:“那是!那你为什么不能?九兄弟的血都被她融化了,融合的速度比她妈还快!它真的照耀着你,而且比蓝色更好,而且出生的女孩是惊人的。"

苏太太心里绝望地告诉自己,不能生气,不能嫉妒。如果她生这样一个耀眼的女孩的气,她会和自己过不去。——本网站免费APP阅读器正式上线!流行的都免费给你看!支持离线下载功能,让读者在没有网络的情况下更容易阅读!下载时请注意()安装手机阅读器!

苏家不仅是个耀眼的妹子,娇妻还是三个!娇妻也一个比一个厉害!

想到这,苏大太太心里平衡了一些。

可是,苏夫人想起来,如果能融化你哥哥的血,那就是诸神的血,而诸神的血就是苏家的主人...

当严华离家出走时,苏老爷成了家主。现在呢?当罗素回来时,上帝会怎么做?

苏太太不自觉地将这句话说了出来。

苏大师瞪着眼,用白痴一样的眼神看着苏夫人:“这有什么难的?我一直在这个居士面前帮姐姐。现在姐姐家的姑娘回来了,自然把家主的房子给了她。”

对此有异议吗?苏姆简直觉得不可思议。

苏大太太只觉得胸口压抑,张嘴想说话,却发现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我气得她垂头丧气的坐在那里,拧着手绢想出去!

苏大师看到她这个样子,忍不住丢了脸:“你生那姑娘的气!”

苏大太太生气了,克制住了!

如果你生罗素的气呢?不应该生气吗?多少年的妻子,他对他第一次见到的侄女都有一颗红心!

苏老爷很不高兴,瞪着苏太太警告:“姑娘刚回家,身体不好。你要好好照顾她,不能给她生气,更不能让她生气,知道吗?!"

苏太太觉得委屈!

原来,她想好好对待罗素。反正等姑娘大了,就要带着嫁妆结婚了...可是没想到,这丫头回来争主了!

更让她郁闷的是,她家的m不仅没有收手,还准备用欢快的手献上主的殿。只是...岂有此理!

主人没了家主,她儿子将来的继承人位置自然就没了!真的是.....真是一败涂地!

“先生!”苏大太太咬牙,“你怎么可以这样?你怎么能……”

苏大师原本的笑容完全没了,变得严厉起来。他鹰一样的眼睛盯着苏太太:“你嫁给我之前,就知道苏家是的!当初娶我了吗?”

“是啊,我知道严华是外宅主子,在外宅主子嫁给你也不自然……”

“就这样?”苏老爷严厉地瞪着苏太太:“你做了这么多年的家主,就贪了,还想永远为自己留着?”

苏太太的心好气!也就是说,苏族是一个奇妙的家族统治。谁不遗传大儿子?苏族人必须把他们的女儿传下去!

苏太太真的很贪婪,但她把自己的贪婪当成理所当然!

想到这,苏博士站了起来,怒视着苏大师。“如果你放弃房子主人的职位,我不能控制你,但是我们儿子的继承人的职位已经没有了!你就不能想想Ayan吗?!"

苏大师怒道:“苏华艳的觉悟比你女人高多了!”

苏大太太心烦意乱,愤怒地握着拳头:“他不同意放弃怎么办?”

“那我就打断他的狗腿!”苏我是最终的!+官方手机最新的阅读器APP上架了!每天更新海量的新产品内容,体积小,流量低,没有广告,搜索更方便。快来关注()下载手机客户端]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