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乐彩彩票官方网站(中国)股份有限公司----我的占有欲少年(1/79)

乐彩彩票官方网站(中国)股份有限公司 !

古代的黎明更加痛苦。“你说的我都知道……”

“你知道你必须为她辩护吗?”

“我不想,欲少但是……”

丁更是焦急。“但是什么?她对你做了什么?!"

顾晨曦张开嘴,欲少用阴沉的声音说:“她怀孕了。”

"..."丁愣住了。

“孩子是我的,已经四个月了……”

丁不可置信地看着他,觉得这个世界疯了。

徐梦瑶怀孕了?!

孩子天亮了!

谁会告诉她这不是真的-

琦君皱起了眉头。“你确定是你的?”

古晓点点头,“是我的。所以我不能把她送进监狱……”

丁的胸口不停地起伏着,胸口有股戾气。

敌人就在眼前,但她无法报复,却也看到了敌人的嚣张。

她觉得她要抑制自己的疯狂——

丁突然冲进屋内,古天明和曹军都没反应过来。

徐梦瑶站在客厅门口,偷听他们说话。

丁一冲进来就撞上了她。

她抓着头发,打了她一耳光。

“徐梦瑶,你为我而死!”

“啊——”徐梦瑶发出痛苦的声音。

丁夏楠的手被狠狠扇了一下,吓得往后躲闪,摔倒在地。

“南夏,你在干什么?!"古天早上看到她的行为,吓了一跳。

丁没有理会他,突然抬起腿——

古晓及时抱住她,不让她踹下去。

丁踢了空“放开我,我要杀了她,放开我——”

“南侠,别这样,冷静点。”

“我要杀了她!”丁似乎已经失去了理智。

古晓不能阻止她,还是你齐家上前抱住她。

丁在怀里艰难地挣扎着,而君一言不发,就这样紧紧地抱住了她。

丁折腾了一会儿,人慢慢静了下来。

琦君轻轻地抚摸着她的头。“不值得。杀了她会弄脏你的手。”

丁喘息着,渐渐平静下来。

是的,杀了她会弄脏她的手。

但是实在是不甘心...

古晓上前扶起泪流满面、痛哭流涕的徐梦瑶。“南夏,我知道我对不起你,你杀了我,我已经知道我犯了错误,我每天都后悔死了,你杀了我……”

丁冷怨地盯着她。“既然如此,那就自杀吧!”

徐梦瑶愣了一下,她带着深深的感觉和痛苦转头看着古老的黎明。

古代的黎明面无表情,从来没有以前那么温柔。

徐梦瑶哭着笑着。“天明,对不起,我真的很抱歉。如果有下辈子,我绝对不会再做坏事了!”

她一说完,就挣脱了他的手,向厨房跑去。

古晓停顿了一下,然后追了上来。

在厨房里,徐梦瑶抓起一把刀,绑在他的肚子上

“你在干什么?!"古晓及时抓住她的手,抓起刀扔在地上。

“让我死,让我走,让我死!”徐梦瑶艰难地挣扎着,“黎明,你让我见鬼去吧,我有罪,我不希望婴儿有这样的母亲。我会带着孩子离开,我会好好照顾他……”

李牧笑着点点头:“妈妈,欲少我知道了。”

李明熙从来没有在任何一刻如此喜欢过奶奶。

奶奶救了她的命...

只要她妈现在不催她,欲少就能想办法推掉。

没有任何顾虑,李明熙在吃饭上更加自信和大胆。

吃完饭,两个仆人端着几碗汤上来了。

李牧说:“这是我的骨头汤。味道很好。全部喝完。对身体有好处。”

仆人把一个碗放在每个人面前。

李明熙一闻香味就知道这汤好喝。

李牧对李明熙说:“都喝了。你的伤不太好。多喝点这个就好。”

“谢谢妈妈。”李明熙今天嘴巴特别甜。她拿起碗,不一会儿就喝光了。

萧郎自然也想一饮而尽。

只是他抿了一口,就觉得不对劲。好像不是一般的骨头汤。

萧郎看着李福碗里的汤不着痕迹地——

我发现和他和李明熙喝的有点不一样。

萧郎的眼睛闪了一下,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他把所有的汤都喝光了。

李妈妈开心地笑了笑,然后挥挥手说:“好吧,明溪和去洗碗,这是对你的惩罚。”

“没问题,我最喜欢洗碗。”李明熙笑着说道。

萧郎没有任何意见。他非常勤快地收拾碗筷,和李明熙一起去厨房洗碗。

当他们在洗碗的时候,李木正在检查李明熙的包。

没找到避孕套和避孕药,她就放心了。

在厨房里,李明希小声对萧郎说:“你认为妈妈决定让我们走了吗?”

他不这么认为...

“我不知道,但妈妈不应该让我们难堪。”萧郎说。

“但我总觉得有点不可思议……”李明熙嘀咕道。

萧郎不再说话,只是静静地洗碗。

洗碗后,李木让他们吃水果,一家人坐在一起聊天。

李明熙今天穿得有点厚,裙子和外套。过了一会儿,她觉得热。

她脱下外套,伸手扇风。

李牧突然笑了:“今晚不回去了,在这里住一晚,明天吃完早饭就走。”

李明熙没有拒绝,只要妈妈不逼她生孩子,她什么都答应。

“好,那我先上去洗个澡。”李明熙接过包,打算上楼。萧郎也站了起来。“奶奶,爸妈,我也上去了。”

李牧笑着说:“去吧,早点休息,我们要休息了。”

“奶奶,父母,晚安。”

“晚安……”

萧郎和李明熙去了李明熙以前的卧室。

在李明熙的卧室里,有她以前穿过的衣服。

她拿出一件睡衣,打算洗个澡。

所有的衣服都脱了,结果没有水从花里涌出来。停水了吗?

李明熙走到浴室门口,把门打开一条缝,冲正在脱衣服的萧郎说:“问问有没有水。”

萧郎惊呆了,立刻又穿上了衬衫:“好。”

萧郎打开门走了出去。没多久他就回卧室了。他告诉李明熙,水已经停了。

李明熙暗暗叹息,倒霉。如果不洗澡不睡觉,她会很不舒服。

希望明天早上有水,她早上洗。

李明熙穿上睡衣走出浴室。

“没有水怎么洗?”她还很热,欲少所以她更想洗澡。

萧郎安慰她:“妈妈说估计晚点来,欲少我们先忍着吧。”

“只能这样。”

李明熙坐在床上,试着打开空键,却发现空键坏了。

“是不是我不在家,所以什么都坏了?”李明熙说好笑。

萧郎换了衣服,说道:“如果你觉得热,就打开窗户。”

“算了,太冷了,打不开窗户。”现在是冬天,但是外面很冷。

李明熙只好躺在床上不盖被子。

家里有暖气,暖气是暖气管,不是空。

其实加热温度刚刚好,一点都不热,也不会让人觉得冷。

而李明熙只是感觉很热,或者说是那种由内而外散发出来的热量,和夏天的燥热不一样。

好像是...每次我和萧郎做爱时散发的热量...

李明熙找了把扇子使劲扇:“怎么这么热?”

萧郎换了衣服,躺在她身边。

李明熙把目光转向他,发现萧郎的两颊通红,身体有点发烫。

她想感受一下他的体温,但不知怎么的伸手摸了摸他的胸口...

萧郎穿着长袍,露出一个巨大坚实的胸膛。

于是李明熙的手毫无阻碍的摸了一下...

当她的手接触到他的皮肤时,他们都感到被电流击中了。

“什么?!"萧郎一把握住她的手。

李明熙觉得又热又渴。

不管她有多慢,她都知道怎么了...

“妈妈给我们的汤有问题。”她低声说。

萧不说话,只是目光炙热的看着她。

李明熙试图转移她的注意力:“她想干什么,让我们造人?”

“也许……”萧郎心不在焉的回答。

李明熙无言以对:“怪不得她不怪我们,她本来打算这么做的……”

“你生气了?”萧突然问道。

李明熙眨了眨眼睛才意识到自己是在问她是不是生妈妈的气。

李明熙摇摇头:“我没生气,没什么好生气的。”

母亲做对自己最好的事。

萧郎弯下嘴唇笑了笑:“那我们就不要辜负婆婆的好意了——”

说着,他一翻身压在她身上。

李明熙想起他们没有避孕套。

她推开萧郎的身体,说出了这个问题。

萧郎按住她的手,弯下腰咬着她的耳垂说,“没关系,我不会把它弄进去的。”

听完他的话,李明熙的脸变得更红了。

体内的欲望~希望越来越大,这让她有些无法忍受。

萧帖更是控制不住。他对李明熙没有抵抗力。

现在喝着让人热血沸腾的汤,他已经没有了阻止的力量。

萧郎吻了吻李明熙的嘴唇,动作非常紧急。李明熙暗暗忍着,后来也忍不住了,只知道本能的回应。

不知道李妈妈给他们喝了什么,后劲很大。

两人毫无节制的纠缠了两次,才清醒了许多。

萧郎不想再要她了,虽然他的欲望~希望还没有完全打消,他没有继续。

李明熙太累了,没有别的想法。

我的占有欲少年

李牧盯着她问:“你同意还是不同意?”

李明熙其实是想生孩子的。

但不是现在...

“你还是不同意吧?”李的妈妈失望地问。

李明熙点点头:“妈妈,欲少我答应你,欲少我会有孩子的。我答应你。”

她要生孩子了,但不是现在。

有了她的承诺,李妈妈开心地笑了。

“那个妈妈等着尽快当奶奶。”

李明熙挽着她的胳膊笑了笑:“放心吧,总有一天的。”

李妈妈的笑容越来越灿烂,眼睛周围的皱纹越来越深。

李明熙看到妈妈的皱纹和白发,心里很难过。

要不是龙九天,她也不会让妈妈一直操心她的事。

她可以放心,她会大胆地和萧郎结婚,并且愉快地怀孕生子...

虽然他恨龙九天,但李明熙再也没想过要杀他。

伤害他一次,他们就扯平了。

为了以后能过上安稳的生活,她不会做违背良心的事。

早餐后,李明熙和萧郎离开了。

李妈妈正好出去见朋友,就让李明熙和她们先去,后来就走了。

开了一会儿车,李明熙看到一家药店,就叫萧郎停下来。

“我要去买些药。请等我。”李明熙解开安全带。

萧猜到她事后要去买药,他的眼神黯淡下来。

“我和你一起去。”

李明熙还没有到没心没肺的地步。

虽然萧郎同意不要孩子,但他心里绝对想要一个孩子。

她不能不小心在他面前买那种药,否则会更伤他的心。

李明熙笑着说:“不,在这里等我,我马上回来。”

推门下车,李明熙快步走向药房。

他们走后李的妈妈也走了。

于是李木坐在车里,一眼就看到了走进药房的李明熙。

“停车——”李妈妈发出焦急的声音。

当车停下时,李妈妈下了车,匆匆向药店走去。

李明熙顺便买了事后药和一瓶矿泉水。

她走出药房,飞快地吃了一颗,刚喝了一口水,眼睛一转,就看到愤怒的母亲走过来。

李明胜xi怔住,一口水堵在喉咙里,狠狠掐了她一下。

李妈妈直接来了,抓起她手里的药箱。是后来的药!

她已经拿了一个...

李的母亲顿时有些眼前发黑。

李明熙内疚又担心的开口:“妈,你怎么来了?”

“你,你……”李妈妈愤怒地举起手,一巴掌拍了下去!

“啪——”李明-xi忘了躲闪,一巴掌狠狠打在她脸上。

李明熙傻,李牧也傻。

这是她第一次打李明熙。

她太生气了。李明熙明明答应她生孩子,然后就来买药了。

她很难过,很难过。

但是打了她之后,她的心里更难过了...

“妈妈……”李明熙低声说:“对不起。”

李妈妈握着手掌,脸红了。“算了,我不在乎你。做你喜欢的事,我管不了你。”

李明熙气急败坏。“妈妈,不是那样的,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

她吃了药,欲少但不是她想的那样。

母亲李很失望,欲少很沮丧,很伤心。她什么也没说,转身离开了。

“妈妈——”李明熙拉着她的手。“妈妈,别生气。都是我的错。别生气。”

李妈妈张开手叹了口气说:“我没生气,是妈妈多管闲事!”

说完,李的母亲大步走了。

李明熙的手空空,他心里很不舒服...

萧郎迅速冲向李明熙。他看到了刚才李木打她的那一幕。

萧郎看到她红红的脸颊很难过。

他抬起手,抚摸着她的脸。他问:“疼吗?”

李明熙摇摇头。“我没事。”

“你为什么不回避一下?”萧郎责备地问,“妈妈生气了,你应该躲起来。”

李明熙扯出一个笑容:“反正我犯了错,让我妈一巴掌,冷静一下。”

“你这个笨蛋!”萧郎拉过她的身体,拥抱了她。

他后悔没有和她一起去,这样他就可以替她挡巴掌了。

他宁愿婆婆打他脸,也不愿意李明熙。

同时,萧郎也非常后悔和自责...

李明熙推开他,内疚地说:“萧郎,你怪我吗?”

怪她没给他生孩子?

萧郎摇摇头。“我不怪你,真的!”

他说的是心里话,李明熙听了,心里更难受。

“谢谢你……”千言万语只变成了这句话。

萧郎捏了捏她的手。“我要嫁给李明熙,不是一个能给我生孩子的女人。所以,以后不要对我说谢谢,你不欠我什么。”

李明熙的眼睛瞬间聚集起了雾气。

她怕哭,就笑着说:“我们回去吧。”

萧郎的眼睛是黑色的:“好。”

他领着李明熙走向汽车,李明熙跟在他后面,仿佛失去了一半灵魂。

萧郎帮她打开门,她不知道要上去,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

萧郎捏了捏她的手:“上车。”

“哦,好。”李明熙刚刚缓过来,上了车。

萧郎关上门,从另一边上车,然后系好安全带,发动汽车回家。

今天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萧郎没有心情去上班。

李明熙不忍心给龙治疗九天。

回到村里,萧郎带着李明熙上楼进了屋。

他按着她坐下,然后去厨房,用毛巾把冰块包好,敷在她脸上。

李妈妈的巴掌打得不是很有力,但是李明熙的脸又红又肿。

萧郎脱下衬衫袖子,蹲在她面前,轻轻地敷着她的脸。

李明熙被冰嘘了。她笑着说:“我没事。我不需要冰。”

萧郎皱起眉头,苦恼地说:“我的脸肿了,怎么会没事呢?”

李明熙自嘲的笑着说:“不是妈妈打我狠,是我脸太嫩了。看,是不是和少女差不多?轻轻一碰,会有问题,但会很精致。”

萧郎愤怒地瞪着她:“没时间了,还开玩笑!”

她不是为了缓和气氛,让他不要那么担心。

“我自己来。”李明熙接过毛巾。

萧郎给了她,然后去找了一些消肿药膏。

萧郎也在另一间浴室洗了个澡,欲少然后走进卧室。

“你关水了吗?”

“你关水了吗?”

两人异口同声地问道。

“哈哈......”然后他们都笑了起来,欲少李明熙笑得最大声最开怀。

萧郎看到她的心情正在好转,他的心情也很好。

虽然今天浪费了很多水,但李明熙不再悲伤,这可以看作是每朵云都有一线希望。

萧郎过去常常躺在她身边拥抱她。“我们在外面吃饭吧。我今天太累了,不想做饭。”

“好!”李明熙完全没有意见。

吃饭时,他们去吃火锅。冬天吃火锅很享受。

这一天,李明熙整整九天没有去给龙治病。

但第二天,她不得不走了。

一大早醒来,李明熙和萧郎一起吃了早饭,出去了。

萧郎开车去了酒店,而李明熙去了外面的别墅。

来到别墅,李明熙走进去,径直上楼。

龙九哥在楼上病房打电话。

李明熙进病房前听到了他的声音。

“阿姨,你放心吧,我会继续追查这里的线索。既然大哥那样走了,说明这里真的有重要人物。我会一个个检查,尽快找到线索……”

李明熙的脚步突然停下,脸色苍白。

龙九天有没有留下关于A城的线索?

他留下了什么线索?

李明熙心跳有点快。她担心他们会找到她的头。

李明博喜进去之前在外面冷静了一下。

龙九哥看着她进来,眼睛一闪:“李小姐什么时候来的?”

“刚来。”李明熙看起来很正常。“龙先生今天怎么来了?”

平时龙九歌很少来,几天才来一次。

“今天正好有空。李小姐昨天没来?”龙九歌问道。

“我昨天有事要做。”

李明熙只淡淡地回应了他一句,就去见了九天龙。

其实龙九天的情况几乎每天都是一样的,只要保持他的生命特征,让他的指标正常平衡。

龙九哥沉默了一会,低声问:“刚才我打电话的时候,李小姐有没有听到什么?”

李明熙睫毛动了动。

她抬起头笑了笑:“其实你不用隐瞒。他和你长得很像。你不说我也能猜出几分。”

龙九天的身份是已知的,龙九歌也不足为奇。

毕竟长相是改变不了的,只要大家装傻。

"我希望李灿小姐保守秘密。"

“别担心,我对你的生意不感兴趣。”说完,她继续低头检查。

龙九歌看着李明熙,突然想到了什么。

李明熙的名字以l开头。

十年前,龙九天在R国一座山顶的岩石上写了一句话。

【今天征服这座山,等以后征服A城,l-九天,留在xx,X月,X日。】

上面只剩下一个字母“l”。

当年他们发现了这条线索,以为龙九天要征服的是一个叫L的企业,或者说是一座山。

但是找了这么多年,还是没有头绪。

前段时间龙九哥遇到一个刚认识龙九天的人。

我的占有欲少年

从那个人的口中,欲少我得知龙爱上了一个人九天,欲少他叫她l。

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他们就知道L代表的是一个人,不出意外的是一个女人。

然而,这个人除了这个一无所知。

但有了这个,就够了。

所以他们回到一个城市寻找一个叫l的女人。

因此,自然什么都不是...

l,可以是姓氏的首字母,也可以是英文名的首字母。

更有可能只是个代号,和名字无关。

但不管它代表什么,他们永远不会放过任何可能性。

因为他们有一种预感,如果他们找到那个人,他们可能知道为什么龙在九天前被杀了。

龙九歌回头随便问了一句:“李老师有英文名吗?”

“是的,但是已经用了很多年了。”李明熙随口回答。

“李小姐的英文名是什么?”

李明熙抬头想了想。“我不记得了。好像叫安奇。反正我是跟风给自己起了个天使的名字。还没来得及用就不想要了。”

龙九哥笑笑:“怎么没用?”

“因为我后来发现安吉满大街都是。”

龙九哥笑了笑,然后问道:“李小姐去过R国吗?”

李明熙点点头:“是的,我跑遍了全世界。为什么问这个?”

“没什么,随便问问。”

李明熙垂下眼睛。真的只是问问吗?

龙九天留下了什么线索?

李明熙真的很担心他们会找到她的头。

这一天,李明熙有点心烦意乱。

但是龙家到现在还没找到她的头,说明他们的线索少的可怜。

不然以龙家的本事,不可能找这么久。

李明熙现在想做的就是什么都不做。

只要龙九天不醒,就没人知道她。

因为没有人知道龙九天认识她,所以李明熙很庆幸自己没有遇到龙九天的朋友。

好在龙九天太变态,不会让别人知道她的名字。

所以如果龙九天不醒来说实话,那她应该没事...

但她还是担心龙在九天之内会不经意间留下其他线索,但龙家还没发现。

这是她多年来最担心的。

虽然李明熙很担心被发现,但她从来没想过自己是个罪犯。

她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自保,只是对方的身份太强了。

李明熙下班后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开车去了阮家。

自从生了孩子,几乎每天都在家。

李明希提前打电话确定他在家,她才开车去找他。

我来到阮的家,那里和往常一样热闹。

安塞尔每天和阮争夺小公主,总是时不时地批评他们。

君·齐家喜欢看动画片,每天都在电视上看。

你一走进【菲尔城堡】,就会觉得被一种深深的幸福感包围着。

李明熙以为是时候让她去争取这样的幸福了。

李明扬来到阮田零,欲少就想请他帮我查一下,欲少龙家人最近在A市找东西。

阮天玲不明白她为什么要调查龙家。

李明熙笑着说:“别问为什么,给我查一下这个就行了,别的不用管。最好不要让龙族注意到。”

阮、勾唇:“放心,这是A市,不是B市,不然我说了算。”

委托阮、,李明熙开车回家没有太长的延迟。

只过了一天,就发现了阮的消息。

听说龙族,最近在找一个叫‘l’的女人。

李明熙听了之后什么都明白了。

龙一定是留下了“L”的线索九天了,幸好“L”不能代表什么。

还有很多姓氏的字母都是单独以L开头的,比如连、凌、冷、陆……连龙族的拼音都是以L开头的。

不仅仅是“李”这个姓氏以l开头。

原来,龙家只有这条线索。

李明扬更放心,总之,龙家不会找到她的头。

就算你怀疑她,也没有证据吧?

天气越来越冷,又到了冬至。

冬至那天,李家会聚在一起吃饺子,喝羊肉汤。

今年也不例外。

但这一年有点不同,因为在李母亲打了李明熙一巴掌之后,这对母女再也没有见过面。

母亲李担心李明熙生她的气,不原谅作为母亲的她。

但是当妈妈的时候,她无法挽回面子去道歉...

冬至那天早上,李妈妈有点心烦意乱。

李老太爷看着她徘徊了几下,疑惑地问:“你怎么了?”

李妈妈回过神来,淡淡地笑了笑。“没事的。不知道明溪会不会回来。”

“今天是假期,他们肯定会回来的。虽然明溪已经结婚了,但萧郎没有父母,所以他们不在这里来往。你也想多了。”

妈妈李只是笑笑,没说话。

不久,李明熙和萧郎带着礼物回来了。

得知他们要来,李妈妈欣喜若狂。

李明熙一进门就笑着和她打招呼:“妈妈,我们买了很多礼物,你看看。”

见她没有记仇,李母亲的眼睛都红了。

她笑着说:“来就来,买什么礼物,回你家这么客气。”

李爸爸笑着骂她:“这是孩子送的小礼物,不要抱怨。”

“爸,我妈在给我存钱。”李明熙笑道:

李的妈妈也开心地笑了。她女儿没有生她的气,这很好。她也想明白,她的儿孙有自己的儿孙。

以后不要逼她生孩子...

“你坐着休息,我去包饺子。”李的母亲跟他们打招呼后,就去了厨房。

“妈妈,我也来。”李明熙连忙挽起袖子。

“你愿意吗?”李母亲疑惑地问道。

萧郎也卷起袖子走了。“妈,明溪在家练过几次,长得还不错。”

李明熙白了他一眼;“什么不坏,很好。”

李牧高兴地说:“好,你们都来。”

今天是冬至,所有的仆人都回家度假了。

所以他们要为饺子做。

三个人被包在厨房里,李明臣回来了。

我的占有欲少年

他走进厨房,欲少扬起眉毛。“姐姐,欲少我没想到你也会这样。这饺子没有被你包在包子里,真是奇迹。”

李明熙非常自豪地说:“你姐姐和我都很有独创性。包饺子没什么。是你,你愿意吗?”

李明臣不甘示弱地说:“为什么我不能?”

“好吧,你试试。”

“别让他试了,”李木笑着说。“他只知道吃饭,什么都不会。你让他包饺子,那不是丢人吗?”

“妈妈,你太小看我了。我可以为你儿子做任何事。只是个饺子。就是这么简单。看着我。”

李明臣卷起袖子,拿起一块面团,先看看他们是如何包装的。

他发现姐夫包的最好,其次是妈妈,最后是李明熙的。

李明臣决定向萧郎学习。

他学了萧郎的样子,做了一个笨拙的包裹。很遗憾,很容易就能看到萧郎的包裹。然而,当饺子皮到了他手里时,他们无法包装萧郎的形状。

萧郎看起来像扇贝和元宝,看起来不错。

还有他的...

李明熙看了一眼包里的饺子,笑道:“你是在装饺子还是丸子?”

李明臣听到这里,立刻想到了一个主意:“每年吃饺子太有创意了。我喜欢吃肉丸。今年还是吃丸子吧。”

他把手在饺子上搓了搓,还真成了一团。

李明臣突然骄傲起来:“看,肉丸比饺子好吃多了。”

李明熙他们都忍不住笑了。

李明臣开始感兴趣,并继续包装肉丸。李妈妈也不在乎他。今天是快乐的一天。他爱怎么玩就怎么玩。

包很多饺子,然后在锅里煮。

后来,李明臣得到了一盘肉丸,但他吃得很好吃,因为他是自己打包的。

一家人吃了一顿开心的饭,还有时间,没事干。李明臣建议打麻将。

但是,李明熙不想过来让他们打。

李明臣很不高兴:“姐姐,你一定要来,你终于可以回家和我们一起玩了。”

李牧好笑地看了他一眼:“整天欺负你妹妹,你小子怎么这么坏?”

李明臣笑着说:“妈妈,这不是因为你没有给我一个弟弟或妹妹。有弟弟妹妹,我还欺负她做什么?妹子,你快来,就剩你一个人了。”

李明熙见大家都开心,不想让他们失望,就去坐下了。

桌子上有四个人,李奶奶、李明臣、李明熙和萧郎。

起初并不了解李明熙的母亲,也不知道李明臣是怎么欺负李明熙的。

打了几圈,他才知道李明熙有多坏。

李明臣一边打牌一边说话。他说的话总是干扰李明熙的决定。

比如李明臣让李明熙不要出第二缸,出了第二缸就被吃了。

李明熙大概是被李明臣骗够了,怀疑他是故意吓唬她,而她恰好是在作弊。

结果被李明臣烧了。

然后下一个,李明臣说,不要做三个,否则你会被吃掉。

凭借着之前的经验,李明熙很快就把没放下的三个拿了回来,拿出了五个。

然后,它又被烧掉了...

李明熙气得跺脚,李明臣得意地笑了:“怪你太笨了!”

尽管萧郎不忍心看到妻子输得这么惨,欲少但他也觉得很好笑。

然而,欲少李明臣竟敢欺负他的妻子,连他的姐夫都不饶人!

原谅自己去厕所,并要求李的母亲为他玩。

从卫生间出来,坐在李明熙旁边,充当她的军师。

当李明臣再次干涉李明熙的时候。

萧郎果断地让她出场。

李明熙当然是听老公的。那个男孩李明臣只会骗她的钱。

李明熙打完了,没糊。她松了一口气。

李明臣知道他遇到了一位大师,所以他不能再耍花招了,必须振作精神来对付它。

但是萧郎的对手在哪里?几圈下来,李明熙赢了。

李明臣赢得的所有钱都出口了。

这次轮到李明熙仰天大笑了,但李明臣坚持说纯粹是他们的运气,他一定会翻本。

可惜最后他没有翻原著,输的很惨。

李明熙数了一沓钞票,很开心。李明臣也不沮丧。毕竟一家人打麻将是为了开心,不是为了赢钱。

他们玩了一会儿,一起吃了晚饭。萧郎和李明熙打算回家。

外面很冷。进屋后,我觉得家里很温暖。

一进门,萧郎就拥抱了李明熙,并热切地吻了她。

在他看来,所有的节日都是情人节。情人节做什么,当然是和老婆做他喜欢的事。

李明熙无法抗拒他的热情,无奈地脱下衣服,打算在客厅的沙发上当场讨回公道。

偏偏就在这个时候,李明熙的手机响了。

"电话..."

“不要紧!”

今晚的手机铃声听起来极其刺耳。

李明熙不能无视。她总觉得这个称呼不简单。

“不行,我得接电话。”李明熙把他推开。

萧郎很不满意,但他没有再胡闹,让李明熙去接电话。

李明熙不想衣冠不整地打电话。她拿着电话去了卧室。

来电显示上的名字是龙九歌。李明熙不知道这个时候为什么给她打电话。

不过,肯定和龙九天有关。

李明熙稳住心神,接通电话:“你好,龙先生,怎么了?”

最后,龙九歌的声音急切而激动。

"李小姐,请你马上来好吗?"

“怎么回事?”

“是好事,你知道了。李小姐,你一定要来,我等你!”说完,龙九歌就挂了电话。

李明熙皱起眉头,看他有多兴奋。多好的事情?

可能...

李明熙把脸刷白了。

成龙九天醒来难吗?!

不,他不会。他不会就这么醒来。

他显然没有醒来的迹象...

但是这种事情谁能说呢?这个世界上从来不缺奇迹。

万一万一龙真的九天就醒了呢?

李明熙感觉后背发凉,浑身打了个寒颤。

萧郎推门进来,从后面抱住了她。“怎么了?这是谁的电话,你的脸色怎么这么差?”

李明熙回过神来,笑了笑:“应该是病人出事了。龙九哥现在让我去看看。”

“这么晚?”萧郎皱眉。

艾君挂上手机,欲少双手捂着脸,欲少掩饰自己的不适和悔恨。

唐恩在她身后站了很久,她没有注意到。

艾君和唐恩都很好,所以他们都选择留在医院等待消息。

刘易斯的情况仍然不稳定,他们不敢完全放心。

小泽新来的很快,第二天晚上就到了。

在他检查了刘易斯之后,他安慰了他不安的爱情。“你放心,他的命是可以救的,但是需要一段时间才能醒过来。”

“你能醒过来吗?”君爱很开心。

萧泽新点点头。“我当然可以醒过来给我一个月。”

这个消息让每个人都很开心。

艾君几乎盲目崇拜他的祖父。

不管他说什么,她都相信。

刘易斯很好,他很快就会醒来。艾君完全松了口气。

她一放松,就生病了。

这是君爱第一次得这么大的病。她几乎几年只有一次轻微感冒,所以这次她突然生病了,吓坏了所有人。

萧泽欣说她病得像座山。

虽然他的医术不错,要治好她,不能吃猛药,只能慢慢调理,需要几天才能恢复。

小泽新想留在医院治疗刘易斯,照顾你爱情的责任落在多恩身上。

艾君有轻微的肺炎,并不严重。她必须在家好好休息几天。

她很听话,很合作。

然而,她没有让家人知道她的情况,因为她不想让他们担心。

邓恩亲自给她煮小米粥。

他端着碗走进她的房间,迷迷糊糊睡着的艾君睁开了眼睛。她还醒着,看起来很困惑,很可爱。

“起来吃点东西,你没吃早饭。”邓恩过来帮她,在她背上放了个枕头。

君爱发现她睡了很久。

“刘易斯怎么样了?”她忍不住问。

“我打电话问,他今天情况比昨天好,慢慢好起来了。”

艾君笑了:“很好。”

邓恩接过碗,给了她一勺粥。“去吧,看看味道如何。我怕你嘴里没味道,我特意加了点糖。”

“我自己来。”

“不,我只是喂你。”邓恩坚持。

你的爱微微脸红,垂下眼睛咬了一口。

“味道怎么样?”

“真好吃。”艾君笑了。

唐笑笑:“好吃就多吃。我煮了一锅。”

“吃饭了吗?”你喜欢问他。

“你吃的时候,我就去吃。我吃了早饭,就不会饿了。”

艾君什么也没说。她慢慢吃了一碗,不想吃。

“要不要再吃一碗?”邓恩劝她。

你爱摇头咳嗽几声。“不吃了,我不饿。天天这样躺着不消化,真的不饿。”

“要多吃,可以增强抵抗力。”

艾君笑了:“放心吧,我抵抗力很好,过几天就好了。”

邓恩知道她说的是实话。

其实这次她生病,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她想多了。

她如此关心刘易斯的安全,以至于她难过得生病了。

不然她身体比他好,也不可能轻易生病。

唐恩放下碗,给她倒了一杯温水喝。

当她喝水时,他没有离开。他坐在床边,静静地看着她

艾君对他感到不舒服。“你不去吃饭吗?”

“我不饿。”

“哦,欲少去休息吧,欲少这几天你累坏了。”

唐恩伸手去整理她凌乱的头发,你慈爱的脸又红了。

“君爱。”邓恩低声叫她。

“是什么?”

“那天你出去的时候去了哪里?”

幽爱愣了一下,突然没反应过来。

但她很快就明白了他的意思。

如果那天刘易斯没有出事,她会直接去游乐园。

多恩现在问这个,是因为她想表白什么吗?

你爱的眼神闪烁,没有答案。

唐没有让她走。“你要去哪里?”

“我没出去……”

“我给你打过电话。你妈说你刚出去。你要去哪里?”

谎言被揭穿的时候,你的爱多少有些愧疚。

“你要去操场找我吗?”邓恩低声问道。

艾君微微点头。“是的,我要去操场……”

邓恩的眼睛瞬间一亮,仿佛星星在他眼中闪烁。

他握着她的手。“我说,如果你去了操场,就说明你选择了我。你的选择是我吧?”

艾君看着他的眼睛。“是的,我的选择是你。”

我没想到她会这么爽快地承认。唐恩有种突然赢得大奖的感觉。他心里很激动,也很开心。

但没等他高兴几秒钟,就被泼了冷水。

“唐,虽然我的选择是你,但我不会和你在一起。”

邓恩的笑容突然僵住了。“你说什么?”

艾君内疚地说,“路易斯因为我出了事故。我曾经给他很多希望和暗示...所以我不想在刘易斯恢复之前伤害他。等他恢复了,我会找机会跟他说清楚。到时候,我可以和你在一起,你明白吗?”

唐恩皱眉,“有什么区别?反正你没和他在一起。”

“是的……”“虽然我没有正式和他在一起,但我和他是默认了彼此,事实上,在他看来和我,我已经和他在一起了。如果我现在和你在一起,我会背叛他的。”

“那根本不算在一起……”

“但我和他认为是。这个时候不想谈感情。刘易斯还没醒。如果我只关心自己,那就太残忍了。”

唐恩抑制住了自己的心痛。“你对我不残忍吗?我爱你,你也爱我,可是现在你却因为他不想和我在一起。你知道我心里有多难受吗?”

“对不起……”你的爱更有罪。“我知道我的所作所为会伤害你,但刘易斯差点因为我而死。我欠他的只能这样偿还……”

唐不明白,“为什么是因为你,你欠他什么?”

艾君低声说,“路易斯急着取消合同,因为他和我达成了协议,取消后去了A市发展。要不是我,他不会出事……”

邓恩明白她的意思。

艾君悲伤地说:“他因为我出了车祸。他昏迷的时候不告诉他我怎么和别的男人在一起?所以,我想放下和他的感情,谈点别的。”

“你是说,欲少你要先向他表白,欲少拒绝他,才能接受我?”邓恩问。

艾君点点头:“是的……”

邓恩沉默了很久,艾君低着头不敢看他。

良久,邓恩拉着她的手,轻声说道,“我明白你的意思。嗯,我尊重你的决定。我们一起面对。反正刘易斯也是我的好朋友。”

艾君抬起头,激动地看着他。“谢谢。”

多恩笑了。“傻瓜,我说过我会一直等你的。只要能和你在一起,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

艾君忍不住笑了:“你这么喜欢我吗?”

唐恩深深地看着她的眼睛。“是的,我只是太喜欢你了。你爱,其实你不知道我有多喜欢你……”

你爱的心被震撼了。

她真的不知道他有多喜欢她。

也许这辈子,她的感情比不上他的感情。

但她真的被他感动了,因为他让她知道心跳加速是什么感觉。

那种感觉,真的让人有种触电的感觉。

君爱只在家里呆了一天,然后赶到医院了解刘易斯的情况。

刘易斯仍然没有醒来。

但是,他的心跳正在慢慢稳定,脱离了危险。

再加上小泽新对刘易斯会完全康复的肯定,你的爱情就更放心了。

在拜访了刘易斯之后,唐恩让她回去休息。

君爱也想早日康复,就跟着他回去了。

多恩每天都很照顾她,你爱自己,配合治疗。几天后,她的病完全康复了。

病好之后,君爱对邓恩说:“回A市吧,你在这里已经耽误了很多时间了。”

最近,邓恩接到了很多电话,都是公司员工打来的。

他的公司刚刚起步,很多事情都要他亲自去做,不能一直在这里浪费时间。

在她病愈之前,她就知道他回去了就不回去了。

既然她好了,他就可以放心回去了。

多恩理解她的好意。他笑着说:“没关系。公司有些事情可以缓一缓。刘易斯还没醒。我等他和你一起醒来。”

艾君摇摇头。“你知道他什么时候会醒来吗?另外,留在这里也没用。回去。如果他醒了,我马上通知你。”

邓恩知道她说的是对的。

但他不想去。

他不知道离开后会发生什么。

他很难追求她。他害怕转身,她又离他很远。

“我会呆一会儿。如果他还没醒,我就回去。”他不得不说。

你喜欢皱眉。“可是你不是很忙吗?你好几天没回去了,能不回去吗?”

多恩轻松一笑:“当然。放心,我有分寸。”

刘易斯出事后,俊爱很害怕。

“唐,不要因为我而耽误你的工作。我不想再有负罪感了。”

邓恩理解她的话的意思。

他笑着说:“君哀,你不能这样想。我愿意为你付出。这是我的事。不要把一切都怪在自己身上。"

“如果是你,你会无动于衷吗?”你爱问。

"..."邓恩无法回答。

“明白了,欲少你不能无动于衷,欲少是吗?如果你不想让我感到内疚,那就回去,不要让我出任何事。”

唐恩舔舔嘴唇,“公司不会出什么事的。过两天我就回去,好不好?”

君爱看他坚持,只好点头,“好。”

邓恩笑了。“我给你做饭。晚饭后,我们去医院看望刘易斯。”

“就让仆人去做吧。去做你的工作吧。”

“不,你的身体会恢复的。你得吃营养。我不相信别人做的事。”邓恩说的很认真。

在过去的几天里,当艾君生病时,她吃的所有食物都是他自己做的。

其实仆人也可以。

但他担心佣人不够重视,生产的营养不够好,只好自己动手。

现在她已经康复了,他还是不放心。

你的爱能感受到。他的心和对她的关心让她觉得很甜蜜。

邓恩做了一顿营养丰富的午餐,吃完后,他们两个去医院看望刘易斯。

刘易斯的情况好多了。

他一天天好起来,艾君期待着他醒来的那一天。

但是,刘易斯伤得很重,醒过来不是时间问题。

邓恩连续两天照顾君爱,一天的饭都是他一个人做的。

他很细心的照顾她,你真的有被人狠狠爱过的感觉。

她的家人都很爱她,她从出生就习惯了,所以感觉没有那么强烈。

但是邓恩对她的爱给了她一种强烈的感觉。

每次他看着她,亲自给她做饭,温柔地和她说话,她的心跳都加快了。

这和她和刘易斯在一起时的感觉完全不同。

和刘易斯在一起的时候,她的表现很平静,不用担心出丑。

但是现在和唐恩在一起,她总是害怕自己做得不够好,有点紧张和谨慎。

甚至,她想讨好他,这是她从来没有想过的。

她不想讨好任何人,她只是想当然的对别人好。

只有面对唐恩的时候,她才会想出取悦他,让他更喜欢她的想法。

你喜欢知道她真的喜欢他...

虽然这段爱情来得太晚,但好在还不算太晚,一想到她抛弃了她和刘易斯之间的感情,她就觉得很难受。

但她什么也没表现出来。她不想让邓恩多想。

两天很快就过去了。

邓恩预订了第二天早上的航班。

晚上收拾好行李,唐恩走出房间,敲了敲你爱的门。

门很快被打开了。

君爱还没打算休息,穿的很整齐。

多恩把胳膊肘靠在门框上,用深邃的目光看着她。“怎么还不休息?”

你充满爱意的眼神闪过,“很快。有什么事吗?”

“明天我走后,记得按时吃饭,不要吃太辣,清淡一点,身体需要调理一段时间。”

“好的,我记得。”你喜欢点头。

“不用太担心刘易斯。他现在状态很好,一定会醒过来的。”

“嗯。”

“有事记得给我打电话,别一个人。”

艾君继续点头,欲少“好的。”

邓恩想了想说:“总之你要好好照顾自己,欲少千万不要再生病了。”

“我会的。还有别的吗?”

唐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摇摇头。“不,早点睡。”

“好的。”

唐恩深深地看了她一眼,但转过身,没有迈出一步。

你爱看他宽阔的背影,觉得气氛怪怪的。

突然,多恩回头,一口气说:“记得想我,我会很想你,我会每天都想你。”

"..."你爱都望着他,说不出话来。

邓恩拉着她的身体,紧紧地拥抱着她。

“别忘了我,我很快就回来。”

"..."你的眼睛突然变红了。

她抬起手,抱住他的身体,邓恩的身体僵硬了。然后他更用力地抱住她,好像要把她揉进自己的身体。

两人紧紧拥抱,一言不发,却胜过千言万语。

不知道过了多久,唐恩才勉强放开她。

他抬起手,轻轻地抚摸着她的脸颊。“你必须按照我刚才说的去做,不要忘记任何事情,你知道吗?”

艾君脸红了,点点头,“是的。”

唐忍不住笑了,她答应了,说明她会每天都想他,永远不会忘记他。

突然,唐恩很想吻她,不想和她分开。他真的不想和她分开一秒钟。

“我过两天就走……”他忍不住说:“反正公司没什么问题,我可以通过网络工作。”

不管你有多蠢,你都知道他不可信。

这两天他的电话会响个不停。没什么!

她立即恢复了理智。“不,你最好早点回家。现在时间不早了。去休息吧,小心赶不上明天的飞机。”

邓恩有些郁闷。“错过了两天就回去。”

“不行,你必须马上回去!”艾君不想和他废话。她推了推他的身体。“去休息吧,我也想休息。”

邓恩站着但没动,一双深邃的眼睛盯着她,给你一种他好像在勾搭她的错觉。

她一定是错了,他怎么会勾搭她呢?

艾君不敢看他。“去休息,我去睡觉!”

说完,她迅速关上门。

她不知道怎么了,但总觉得不关门就会出事。

但是门是关着的,她有点失落,因为看不见他。

邓恩站在门口,没有马上离开。

他抬起手,抚摸着门,然后嘴角弯起一个好看的弧度。

我的女孩,等等我,我很快就会回来。

在心里默默念着这句话,唐恩才转身回自己的房间。

回到卧室,他没有看到自己的手机在震动。

他的助手给他打了几次电话。

“你好。”邓恩打电话来,看上去很冷。

“老板,你再不回来,我就自杀了!”电话那头的助理憋屈地哭了。

没有老板,他作为助理压力很大。

大家都威胁他赶紧召回老板,老板却不急着回去。这就是传说中的不慌不忙的皇帝!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