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365asia手机|中国有限公司----豪门契约恶魔总裁饶了我(1/75)

365asia手机|中国有限公司 !

如果是别的,豪门豪门她也不会吝啬,豪门豪门不过这粥是南宫刘芸做的。里面全是他的想法。怎么才能和别人分享?

更何况对方还是李的情敌?

司徒明看了看李,又看了看南宫云,浅浅地笑了笑。他穿着袍子在李身边坐下。

“在风雪中旅行了一天,我真的累了。现在三个弟弟都吃了,这些凝物对我们来说更便宜。出去喝热粥真的是一种享受。”

司徒明淡淡地笑了笑,却带着一丝责备:“三弟,这些应该是姑娘家的活儿。如果你这样做,你将失去你的身份。”

说着,他的眼睛慢慢瞟了罗素一眼。

罗素是女神的身份,这使他恐惧并有一种说不出的厌恶。

这种斯图尔特风格,这是在说话吗?

罗素眉头微蹙,但还没等她回应,南宫云烟已经出手了。

“喂!”

一个清晰的声音响起。

李手里盛着米粥的瓷碗居然裂开了。

米粥溅了一点水渍在她粉红色的连衣裙上,看起来一塌糊涂。

李的眼睛居然睁得大大的!

实际上是三哥...甚至没有给她一口粥...哎哟...

李的眼睛瞬间就红了,晶莹的泪珠在眼眶里打转,看起来可怜兮兮的。

司徒明倏然站起,眼神深邃而冰冷,怒视着南宫云。

他浑身都是愤怒的火焰。

“南宫云,你太过分了!”司徒一向是个温和的好人,这是第一次用如此严肃的语气指责南宫刘芸。

“两位兄弟,这个不用担心。”南宫云烟不悦地扬起眉毛。

二师兄没有坏心,只是被是非蒙蔽了双眼。南宫刘芸懒得跟他解释。

“二师兄,呜...不要担心它...这是我自己的事……”李在梨花带雨的哭了,这让人觉得可惜。

她哭了,但她激起了斯图亚特对激情的激情。

司徒明拉着李几步来到南宫的行云流水,眼里闪着苦涩的寒光:“南宫,你看清楚她是,她是和你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她可以把她还给她的亲人!现在你为了一个莫名其妙的女人对尧尧做了这些,你简直是...仅仅...不合理!”

南宫云凤眼睛微微眯起,嘴角勾起一抹无情的冷笑。

他虽然在笑,但笑容没有到眼睛,冷漠的瞳眸反射着冰冷的寒光。

南宫刘芸慢慢地把罗素放在地上,温和地笑了笑,并帮罗素系紧了衣领。他带着邪气扬起眉毛:“站到位,嗯?”

罗素的眼神很复杂。

以她对南宫云的了解,这厮现在是真的生气了。

往往他越懒越温柔,一爆发就越可怕。

“南宫......”罗素握住他的手。

司徒的实力一看就是不凡,而且都是一样的货色,搁谁身上都不是好事。

罗素有些郁闷。她真的是红颜祸水吗?

“哎,相信你男人天下无敌,没人伤害他。”南宫刘芸的笑容温和而醉人,就像三月的樱花。

罗素有些烦恼地揉了揉太阳穴,契约终于振作起来:“我不相信我的运气会越来越差!契约来,剥这一块!”

罗素这次别无选择。她直接捡起最近的一块西瓜大小的石头,气势磅礴地递给了小萌龙。

既然是运气,那就不用选了。运气来了,就算闭上眼睛也能挑到好的。没有运气,就算手里有紫晶也会被别人骗。

罗素想,恶魔如果她选择另一个作品,恶魔里面会不会直接什么都没有?

罗素扶了扶额头,沮丧地坐在原地,看着他的爪子,运气不好。

小萌龙困惑地看着他萎靡不振的主人,歪着小脑袋想了一会儿。他觉得没办法,就在原来的石堆上坐下,剥了石头玩。

那种乖巧的样子,就像小孩子玩泥巴一样,让人感觉很柔软。

苏正郁闷的时候,突然,一块泛着绿光的东西出现在她面前,她下意识的抬起眼睛,竟然看到了一块绿色的晶石,而且那晶石有拳头那么大!

罗素有些呆呆地看着绿色的晶石,然后顺着视线抬头,看到了一双毛茸茸的小爪子,后面跟着小萌龙可爱的小脸。

好吧,罗素嫉妒了。

为什么她摘了半天没摘下一颗绿晶石,然后小萌龙就摘了一颗?而且还是那么大。

真的令人羡慕吗?

但是找到就好!罗素兴奋地揉着小萌龙的头,雨后他的心情突然明朗了。“来,帮车主多找一些。”

罗素觉得运气不好,所以她干脆不自己动手,让小萌·龙出去选。

让她高兴和沮丧的是,小萌龙的运气实在是太好了。

不能用运气好来形容。应该说运气爆棚!

第一个,剥下来,绿晶石!

第二,剥下来,绿晶石!

第三个,剥离了,还是绿晶石!

这个,这个,这个...这算什么运气?罗素非常激动,突然大哭起来,眼睛红红的。

突然,一道光闪过罗素的脑海,她突然意识到她以前错过了什么!

刚才小萌龙明亮迷茫又难以忍受的眼神明明带着同情!它在同情自己。

这是什么意思?这说明它捡起原石的时候,就知道里面有没有晶石,是什么颜色的晶石。所以,它会用迷惑和同情的眼光看自己。

出于对这个小家伙的同情,罗素又想哭了。

不管是真是假,都有证明,但要证明这一点,其实很简单。

罗素笑着把小萌龙抱到原石堆前,试探地说:“乖,让我给主人找一块蓝色的原石,好吗?”

青色?小萌龙用一些困难的方式皱了皱他的小鼻子,但它仍然严格遵守它的主人发出的命令。一双细细的爪子仿佛蕴藏着一千磅的力量,把上层的原石一片一片的扔开,直接往下挖。

最后,它准确地抓起一块不到拳头大小的粗糙石头,递给了罗素。

“这里装的是青色晶石?”罗素半信半疑地称了称原石。

豪门契约恶魔总裁饶了我

“啊!总裁”小萌龙说不清楚,总裁但坚定地点了点头。它还不会说话,只能这样交流。

“好,那就剥下来看看。”罗素又把原石递了回来。

小萌龙很听话地接上,迅速剥下原石,然后炫耀一下里面的晶石,递给罗素。

它看起来很可爱,需要表扬,它的小尾巴高高地立着,不停地绕着罗素打转。

蓝色!居然真的是蓝色!罗素看着这些朦胧的蓝色石头,既高兴又惊讶,然后兴奋!

令人高兴的是,冷药师说,只要有十颗蓝石,南宫刘芸的伤就可以救了。

令人惊讶的是,小萌龙可以透过表面看到里面。

激动之下,她以后可以去赌石,把好晶石全部低价赌上!

不过,目前最重要的是救南宫云烟。

所以,因为她的手有点黑,苏连原石都不敢碰。她让小萌龙把所有的原石都剥了。

毕竟它的速度比刀具好得多,不使用就是浪费。

我不知道小萌龙爪的材质,大概和它的牙齿是一个类型。所以龙天生就有优势,就算变成小狗,牙齿和爪子也很有可比性。

当罗素思考的时候,小萌龙已经解决了所有的原石。

因为这批是用紫火从老头的山洞里拉出来的,晶石脱离原石的概率很高。

30块左右的石头,除了最初被小萌龙当零食吃,被罗素黑手摸过的几块,其余的其实都拿出来了,最惨的是黄晶石。

其中,黄色晶石十枚,绿色晶石五枚,甚至蓝色晶石三枚。最后,一颗蓝晶石被剥离了出来。这个概率,是要逆天的。

按五倍的价值。

一颗蓝色晶石相当于二十五颗绿色晶石。

一块青色晶石相当于五块绿色晶石。

所以,罗素有二十五颗,加上十五颗,再加上五颗,一共是四十五颗绿色晶石!

凌风以前拔的那些粗石,据说是矿区里表现最好的,但是有那么多粗石,连一块绿晶石都没出来,这几十块粗石却出去了那么多!

罗素强烈怀疑那个带着紫火的老人是否能一眼看穿原石的内部,就像小萌龙一样。

否则无法从原石上解释高级晶石的大概率。

然而幸运的是,她从一开始就把这些石头扔进了空房间。否则,南宫刘芸的伤还不知道怎么办。

罗素安抚了小萌龙之后,便走出了空。

她来到了训练区。以前是训练区,现在变成了切割粗石的地方。

现场气氛很热烈,大家都沉浸在切石头的热情中。

徐宝良管家亲自切断。但他的运气显然不够好。罗素看到他连续砍了三四块,全是空空,连晶石的毛都没看到。

徐冠佳见罗素来了,不禁叹了口气:“今天下午,解了几根篙,却不见绿篙的生棱,凌风急疯了。”

“没有人?”罗素惊讶地瞪着眼睛。

今天下午金币像流水一样洒了一地,却没有发现绿色晶石?

凌风的运气是不是太差了,还是绿晶石在世界上真的很难找到?

原石并没有切出绿色晶石,豪门但是有佣兵工会的消息。林峰花了二十万金币买下了那两块绿色晶石。

他看着手里仅有的五块绿色晶石,豪门气得几乎发狂,不耐烦地在房间里走来走去。

花光了所有的人力物力,这才五块...冷药师的要求是五十块!这怎么够?哪怕是零头都不够。

罗素看着凌风崩溃的欲望。他握紧拳头,试图上前一步,但最终还是停下了。

通过这一带破碎的废物,她深深体会到晶石所代表的价值。虽然只有很少的稀疏,但完全比得上金山银山的存在。

但是,她会用什么方式取出晶石,但她能干净利落地把自己取出来吗?这是个难题。

罗素脑子里突然灵光一闪。

凌风不是在佣兵工会下达了任务吗?她能把晶石放进佣兵工会?到时候,她会得到很多金币。

但仔细一查,不行。

不管佣兵工会把她泄露出去会怎么样,她都不能运输那几百万金币。

虽然有空,空不是万能的。现在里面很挤,一点空间都没有。

如何把SPAR送到凌风?罗素抱着小萌萌在院子里闲逛。

别人找不到晶石而烦恼,她太多晶石而烦恼。

如果让人知道了,别人真的会气她吐血。

想了想,罗素没有想出完美的解决办法。她只是打破罐子,把晶石放进一个棉布袋里,递给凌风,后者急得眼睛都红了:“来,拿着。”

“什么?”凌风眉头紧蹙,神色不快,“为什么给我包?苏大小姐,我现在不跟你玩空!”

凌风说着,粗鲁地把包扔了回去。

害怕!他放出了只买十万金币的任务,现在却把整个袋子都扔了出去?

罗素目瞪口呆。她上下左右看着驴,一本正经地问:“真的吗?”

“别闹了!如果你有空,去佣兵工会。也许你可以抓一只死老鼠,买绿色晶石。”凌风不耐烦地挥挥手,好像他想让她走开。

凌风,凌风,为什么你认为你的主人养了一个像你这样的傻瓜?不送到你家门口,你要花巨资买?

姑娘,我真的不是故意要赚殿下的钱。真是不识抬举你的孩子。罗素心道安。

“佣兵工会?对了,你宣布的获取绿晶石的任务还算吗?十万金币和一颗绿色晶石的任务。”罗素再次证实。

有个王八蛋不占便宜。南宫是一朵云。养了一个傻下属可以怪你。

“自然,绝对算数!只要你能拿出绿色晶石,同样数量的金币就会双手奉上。”凌风轻蔑地扫了罗素一眼,“如果你能拿出一个呢?如果可以,我,凌风,将成为你的奴隶!”

因为迟迟找不到绿色晶石,格莱德冰冷的性格现在变得非常暴躁。

六阶实力凌风做奴隶?好主意!

“君子一言难尽。”罗素淡淡地笑了。

“对,契约谁忏悔谁就是小狗!契约”

罗素眼中闪过一丝奸诈的微笑。她兴高采烈地打开棉包,慢慢掏出一块绿色晶石,得意地在凌风面前晃了晃:“看,多漂亮的绿色晶石,居然有人说没有。”

那一抹绿色,绿得几乎让人眼花缭乱。

凌风惊愕地盯着罗素手中晶莹的绿色晶石。下一刻,他眼中闪过狂喜。他抓起绿色晶石,忍不住了。“真的!真是绿晶石!”

“呃,你自己承认了?我说凌风奴隶,我现在应该给我的主人端茶倒水吗?”罗素坐在院子里的石凳上,笑得像个骗子。

凌风一直在治疗她的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现在,她被自己的话困住了。

凌风冰冷的脸上闪过一丝尴尬,但冷清的人脸皮厚。他自动过滤掉罗素的话,冲她喊道:“就一个?还有吗?你在哪里找到的?”

罗素只玩着棉花包,不说话,只笑。

凌风是个聪明人。他抓起棉包,打开它直直地看里面。

乍一看,他真的很傻!

怎么,怎么可能!这个普通的棉布包怎么能装满无价晶石?

不仅是绿色晶石,还有青色晶石?不不不它是蓝色的...不是蓝晶石吧?

凌风觉得他的整个大脑都要崩溃了。他呆呆地站着,盯着那些罕见的晶石,然后抬起头,呆呆地盯着罗素。

所以又冷又冷的人连话都说不好。“这个,这个,从哪里来的?”

结果,足以看出它有多兴奋。

罗素漫不经心地挥挥手,平静地看了他一眼,好像他不在乎似的:“不是只有几块破石头吗?看看你,激动什么?”

“破碎,破碎的石头?!"凌风的第一反应是把苏佳思小姐的脑袋剖开,看看她脑子是什么结构,说这些晶石是碎石头!

“不是吗?”罗素笑得很厉害,典型的优点是讲得很便宜。

“要知道,这里的晶石加起来就是买理想的城市!”凌风兴奋地冲她喊道,“要知道,殿下花了大量的人力物力才找到一颗蓝晶石,但这还是不可能的。你说是碎石头!你知道吗,仅仅一颗蓝晶石就足以引起很多门派争斗?你知道……”

“停——”罗素做了个暂停的手势。“我什么都不知道,但我唯一知道的是,如果你再这么大声喊,这些晶石可能就没有保障了。”

突然,凌风的兴奋戛然而止。

他深吸了一口气,平息了自己过度的激动,然后握了握手,一个个数着棉包里的晶石。

数了十下,他终于确认:“一颗蓝晶石相当于二十五颗绿晶石;三颗青色晶石,相当于十五颗绿色晶石;还有五颗绿色晶石……”

豪门契约恶魔总裁饶了我

真巧?再加上他手里花了巨资购买的五颗,恶魔竟然仅仅是五十颗绿色晶石?

正在这时,恶魔徐冠佳匆匆赶来。他脸上带着难得的微笑,兴奋地对凌风说:“好消息!好消息!佣兵工会听说一个客户手里有很多绿晶石,但是价格是你之前给的两倍。”

“这是好消息吗?”罗素摸了摸小萌萌柔软的白色皮毛,笑了。

“只要能救殿下,金币不是问题!”徐管家下午也被切割晶石逼得着急却一无所获,于是迫不及待的用金山银山换绿晶石。

凌峰眼中闪过一丝厌恶:“以前没卖过,现在还坐在地上开价。”徐冠佳,去撤任务吧!"

“这个......”徐管家急了。

“放心吧,绿色晶石已经找到了。”罗素笑着说道。至于她从哪里得来的,凌风不敢勉强她,最多是等南宫云烟醒过来跟他解释。

在房间里。

冷药师看到那一大袋晶石,已经心惊不已,当他看到蓝色晶石散发出蓝色光芒的时候,一双眼睛差点被吸进去,久久不能拔出。

一个冷静自持的冷药师,一个高级冷药师,竟然看着凌风结结巴巴的说:“真的是蓝晶吗?”

他这辈子只从别人身上见过一次!

但是连碰一下的资格都没有!

一瞬间,他激动了,激动了,他觉得自己的拜访值得!

蓝晶石散发出浓郁的天地灵气,纯净透明,仿佛灵魂被洗得干干净净。

蓝晶石...

这怎么可能?一天之内能够收集到这么多晶石,真是不可思议,而且还有全世界都很难找到的蓝晶石。

这一刻,冷药师对晋王殿下的实力有了一个高深莫测的猜测。

看到冷药师的目光几乎被蓝晶石吸引,罗素好奇地问道:“冷药师,蓝晶石能代替绿晶石吗?”会不会有什么问题?"

“有问题,当然有问题!”思维被打乱了,如果在平时,冷药师早就尖叫了,但现在他害怕气氛,害怕亵渎那颗纯蓝色的晶石。

“有什么问题?”罗素和格莱德很焦虑。

“当然有问题!这么好的蓝晶石放进去,炼化丹的功效几乎会翻倍!”冷药师笑着摸了几下山羊胡子,沾沾自喜地笑了。“这位老人一生中从未得到过如此好的材料。这一次,他必须铸造一个世界上无与伦比的融丹。”

这个老家伙的演讲真的很吓人。

但与此同时,罗素和格莱德松了一口气。

所以,南宫云得救了吧?

“那你为什么不去炼制?”罗素连忙催促。早将南宫云烟救星,她的罪恶感就早消除了。

“好了好了,老该走了,该走了!”冷药师的心情不是一个好词可以形容的。

这种炼丹不仅可以帮助晋王殿下,而且对自己也有很大的好处。

他被困在高级炼药师这么多年,总裁唯一缺少的就是机会。现在,总裁机会就在他面前,他会放弃吗?

即使罗素现在不让他提炼,他也会哭着喊着要他提炼。

因此,当罗素看着冰冷的药剂师无法控制的兴奋时,她突然说:“等等。”

虽然冷药师回过身,他还是抱着那袋稀有晶石,以防罗素跑去抢他。

罗素心里暗忖好笑。

我怕你稀罕,但我怕你不稀罕。

如果你家不稀罕,我拿什么资本跟你谈判?

罗素假意伸手想夺回那个棉包,但是冷药师的速度极快,他不知道自己踩的是什么妙步。他在斜刺里溜了出去,罗素甚至没碰他的裙子。

“冷药师,那是我的晶石!”罗素·feign愤怒的喊道。脸上的表情应该是比较肉痛的。

“你想要什么?”冷药师下意识的脱口而出,却不知道这个问题暴露了他的不自信。

罗素的对手在哪里,一个常年默默炼药的冷药师?

我看见罗素慢慢地瞟着他,手里抱着小萌萌,慢慢地抚摸着他的皮毛,慢慢地说,“我现在突然改变主意了。我想把那个蓝晶石留给我自己。”

“没有!”冷药师断然拒绝,“蓝晶石不能还给你!”

“凭什么?那是我的,而且,我有用。”罗素说她很难过。“这颗蓝晶石会帮助我日后提升修养。”

有一个便宜的混蛋,她不会错过这个难得的机会。对方可是冷焰冷药师,整个帝国只有三名高级炼药师。她不敲诈点真货,也不能说见过冷药师。

“提升用丹药也可以!想换什么丹药都可以。不,你不必改变它。老人会直接给你。说,你要什么丹药?”冷药师不愧是一根筋,直接跳进了罗素的陷阱。

白手起家的罗素一点也不软弱。她艰难地看了冷药师好一会儿,才缓缓说道:“你觉得哪种丹药能配得上地上这颗蓝晶石?”你认为你应该为这个蓝晶石付出什么代价?你大方的高级炼药师不应该占晚辈便宜哦?"

一边的嘴里抽泣着,不愧是晋王殿下的女人,就和他一样。

他想提醒冷药师,蓝晶是给晋王殿下的,他的冷药师已经没收了加工费。

但是凌风仍然不像罗素那样了解冷药师。在直截了当的冷药师世界里,这种蓝晶石决定了他能否晋升到超级炼药师的存在,对于他的吸毒者来说,这是无法与金钱或者丹药相比的。

更何况对于一个感冒药师来说,他可能没有别的,但丹药是最多的。

冷药师想了想,很不好意思的说:“为什么不把老人炼制的丹药全部给你一半?”

从冷药师的角度来看,他利用了罗素。

毕竟,当蓝晶石的时候他只有资格做远光灯,而现在,蓝晶石被踢到了他的怀里。

豪门契约恶魔总裁饶了我

一半都是丹药?即使在罗素,豪门一些人也感到震惊。

不愧是冷药师,豪门果然是大人物,果然是败家子!

“一半......”罗素知道如何讨价还价。她若有所思地许了半个承诺,既不答应也不拒绝,给了对方足够的想象力空。

常年埋头研究的人,比如冷药师,最大的缺点就是笨手笨脚,一根筋,冷药师就是其中最典型的一种。

他见罗素犹豫了,不由急了,忙不迭道,“一半没有,三分之二没有!这些年长期炼制出来的丹药,三分之二给你,如何?!"

好一个财大气粗的冷药师!这种气势磅礴的气势差点让罗素窒息。

但是罗素是谁呢?她是一个典型的会说会说的坏女孩。

我看到她的脸上露出尴尬。她犹豫着看着凌风和冰冷的药剂师。似乎还是很难下结论。

凌风直接转过脸,他不忍心看着受人尊敬的冷药师被一个小女孩玩弄。

冷药师脸色凝重,一本正经的盯着罗素,双手捧着装着晶石的袋子,一副你敢抢就着急的样子。

“那么...好吧,既然是冷药师说话,怎么给你面子,那就这么定了。”罗素犹豫了很久才同意。

她不会告诉冷药师的。其实她想勒索一些迷药,毒药,像* * * *之类的药丸,可是谁让冷药师这么真诚呢?如果她不趁机敲门,她会觉得天赐良机。

还有便宜的不占天便宜的。

这时,冷药师明显松了口气。他感到额头上不存在的冷汗。有那么一瞬间,他觉得这个女孩比最深刻的方丹还要难对付。

目前,冷药师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后开始炼制和融化丹。

经过三天的炼制,冷药师亲自带着精致的小锦盒来了。

同时,他的车厢里有一个十厘米见方的木箱。

他把木盒子递给罗素:“这位老人这么多年的财宝几乎都在这里,快拿走!”

很多年的宝物当时都送人了,冷药师很不情愿,但是看到他的表情还是很愉快的。老人真的成为超级炼药师了吗?

当罗素问时,冷药师骄傲地摸了摸下巴上的几根山羊胡子,开心地笑了。

罗素知道这位老人一定是被提升了,否则他不会如此慷慨,但当她看着盒子时...

“这就是你所说的三分之二?这么少?”罗素目瞪口呆。

为什么和她想象的不一样?三分之二啊,怎么着也要谈箱子?就一个小盒子?

冷药师像个白痴似的盯着罗素,吹了吹胡子瞪眼,生气地说:“姑娘,你看这老头在炼制什么?难道是迷药,毒药,* * *”

罗素突然有想哭的冲动...

谁知道,冷药师还是幸灾乐祸的说:“老头炼的是绝世秘方。看到那些跪在老宅院门口的人了吗?这里的每一个人都可以让他们希望给你他们的心!你不知道怎么做一个好姑娘,却敢嫌弃。”

“但是……”她为什么想要那些心脏!

她家东西很多,契约人也很多。她想用迷药和春药来防身。

“你不想要这些药丸吗?那你想要什么?”冷药师不解。世界上不是所有的人都渴望这些药丸吗?

罗素非常诚实地说出了真相。

结果冷药师生气了,契约眼睛睁得大大的,差点想吃人。他怒叫道:“那老头会不会炼制下三种初级炼药师会炼制的药物?你也太小看老人了!你知道这里的每一颗丹药都可以换成一车你想要的药丸!”

面对冷药师不知道货物的眼神,罗素深感自卑。

原来这里每颗药丸都能装迷药,她还真不知道货。

药剂师冷哼一声,甩袖进入内室。

罗素找到了一个无人的角落,小心翼翼地把小盒药丸放进空。

冷药师的产品一定是不平凡的产品。在她升任高级炼药师之前,这盒丹药对她非常有用。

内室,南宫云静静地躺在床上。

因为疼痛,即使昏迷,他的脸色依然阴沉,双手被捏成拳头,用力紧握,血管鼓鼓的,脸上充满了嗜血的杀气。

"把这瓶药喂给他。"冷药师检查了南宫刘芸的伤势,并对罗素说了一会儿话。

在冷药师的示意下,罗素举起南宫云,让他冰冷僵硬的身体靠在自己身上,挣扎着将那碗黑药喂入口中。

药剂刚进的时候,南宫云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

大约半小时后,药水开始在南宫刘芸身上发挥功效。

“解开他的衣服。”冷药师大声命令道。

罗素解开了他的紫色腰带。这时候他气急了,胸前白如瓷玉,显得野性性感。看着罗素,他痛苦地咽了口唾沫。

罗素莫名其妙地看着冰冷的药剂师。冷药师点了点头,说道:“不愧是资质极佳的晋王。即使昏迷不醒,他依然可以通过自己的经脉进阶到七阶。”

这就提升到七阶了?罗素一双美丽的眼睛,眼底闪过一抹不可思议的神色。

冷药师忽然低声道:“不好!”

—=

可怜的小北辰知道只有一只小翅膀穿过罗素,恶魔未央宫和轩辕皇族现在完全纠缠在一起了。

然后,恶魔当北辰影挂着这个玉佩,大摇大摆地穿过特权通道的时候,守城首领看到了,傻眼了,然后用异样的眼光上下打量着北辰影。

北辰英傲慢地瞪着眼:“你在看什么?不知道未央宫的人?即使你不知道,你也应该永远知道这个玉佩?”

领导点点头,几乎咬牙切齿:“是的,当然。”

“既然知道了,不开道吗?”北辰影想,反正是从未央宫借来的,自然是有多嚣张了。

领导见傻子现在都不知道怎么办了,暗自嘲讽自己,脸上却变得更加恭敬。“请走这条路。既然是未央宫的人,自然不能怠慢。我们会通知法院的。”

北辰英傲慢地挥挥手:“没必要通知朝廷。你忙你的,你儿子有他自己的地方去!”

“好吧,请自便,孩子。”局长咧着嘴笑,带着一丝怪异。为了不打草惊蛇,他当然不能阻止这两个人。

入宫后,北辰影离开头领,和晏子大摇大摆地走了。

“让人暗中跟踪这两个人,马上通知长老们,未央宫核心子弟已经来到帝都了!”领导眼里闪过一道恶毒的光芒!

昨天的事情之后,这位长者在未央宫咬牙切齿。这一次,他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进入城门后,晏子皱了皱眉头:“我以前去过这个北方沙漠帝都一次,但是这次,你为什么感觉这么奇怪?”

“你也有同感吗?”北辰的影子有厚有薄。刚才和领导说话的时候,我其实注意到了一些事情。

“嗯,领导笑得太假,渗透人了。”晏子看着挂在玉佩腰间的北辰影子,“你说,你这个玉佩会不会有什么问题?还是标有墨云峰?所以我被认出来了,知道是我们杀了莫云峰?”

如果是这样,那就弄巧成拙了。北辰看了玉佩一眼,皱着眉头仔细上下打量了一番。“未央宫核心弟子的玉佩也是如此。我已经感觉到了上面的标记,没什么特别的。”

“真奇怪。”晏子眉头皱得更紧了。突然,她的眼睛闪了一下。“不,我们是被盯上了。”

北辰英脸上也有点怪异:“会不会是老二和罗罗在这里出事了?”

两人相视一眼,眼中闪过一丝惊恐。

北辰英想不下去了,拉着一个路过的年轻人,一脸焦急:“这位兄弟,借我一步。”

小伙子手腕被夹住了,想骂他。然而,当他看到北辰英和晏子的宽容时,他突然变矮了,喊道:“你想问什么?”

“帝都发生了什么事?我看你们每个人都很着急,有些人已经和家人一起搬出去了?”北辰影好奇地问道。

“你们是陌生人吗?”年轻人上下打量着北辰影。

到了这种地步,北辰叔吐槽道:“城门口很拥堵。一个个背着包裹,像一家人迁移逃难。你的北方沙漠到底是怎么回事?”

年轻人用白痴的眼神看着北辰影:“昨天晚上整座宫殿都被夷为平地。你以为是怎么回事?”

北辰影的嘴巴突然变成了O型,总裁晏子也愣住了。两人相视一眼,总裁眼中有着不可思议的神色。

原本以为是南宫奇和罗素被捕,却没想到,轩辕皇族被灭了。

“这个...你知道是谁毁了它吗?”北辰影心里有不好的预感。

年轻人放低声音,走近北辰英的耳朵:“听说是个老疯子。”

“老疯子?”北辰影业和晏子在脑海里搜寻着那个有实力在大陆上把北魔宫摧毁成渣的老疯子,可是他们想走的时候却想不起来这样一个人。因为跑的比较早,不知道墨家祖上疯了。

“这不可能吗?”北辰影质疑。

被质问后,小伙子突然不高兴了:“喂,我告诉过你,你还是不信。昨晚整个帝都人都看到了!老疯子像巨人一样站着空一拳一拳砸向宫殿。不久,宫殿被夷为平地。问问这条街上的人。大家都看到了!”

昨晚这么大的动静,帝都里几乎没人睡得安稳。另外莫祖飞了一半空,所以很多人真的是亲眼所见。

路过的老人也附和:“老人活了这么多年,却从来没有经历过像昨晚这样恐怖的事。真是吓人。”

这时有人插了一句:“对了,不是有人说老疯子是传说中未央宫的吗?”

“未央宫不是和我们北大荒最强的联盟吗?怎么可能?”

“谁知道,还有传言说老疯子是未央宫的祖宗!”

一听这话,北辰荫和晏子就算再傻也回过神来。那天,罗素第一次从藏宝阁回来后,又被邀请了。我记得罗素当时说她给未央宫的祖先输血。当时,未央宫的祖先已经有了问题...

北辰压低声音对晏子说:“这绝对是摔来摔去的风格。”

晏子同意了:“这是值得下降的。我们已经累到可以和莫云峰一起放风筝了。罗罗居然敢和莫老祖一起放风筝,毁了北摩宫。”

当时,两人对罗素是佩服得五体投地。

但是后来,两人反应很快。

北大荒皇室怒不可遏,恨不得将未央宫夷为平地。在这样的关键时刻,他们带着未央宫的核心弟子玉佩进城了!难怪领导只是诡异地笑了笑。原来他的两只是自动送你的大肥羊!

“快跑!”北辰影来不及多想,带着晏子飞上楼顶,迅速向南边跑去。

“进了帝都,还想跑出去吗?做梦!”此时无数隐藏的黑影飞空,飞快的朝两人跑去,口中喊着“前面是未央宫的残部!大家都在追!”

前面,北辰影和晏子欲哭无泪。

“上帝怎么能这样耍我!”北辰影抑郁得差点哭出来。他怎么了?他刚刚干掉了未央宫的核心弟子玉佩。现在他想大声说自己是北辰宫二少爷,没人会信。

晏子也郁闷到了极点:“不要屈尊于上帝,豪门免得它不开心,豪门再犯错误,那就惨了。”

“你也是对的。”北辰英学乖了,看着身后,被身后汹涌的追兵惊呆了。“我们要去哪里?”

“北摩军营!”晏子咬牙切齿,眼里闪过一道精芒:“你要是敢追我们,哼,别把他们的军营弄得天翻地覆,我就不是晏子了!”

不得不说,紫嫣和罗素这对姐妹,真的很想一起去,所以女人不能招惹。

这两个人跑得很快,但令人遗憾的是,领导已经把这件事报告给了老人。

昨天晚上,老人被老疯子冻着了,他侥幸逃脱了。经过一夜的努力,老者终于破冰从里面走了出来。

眼看着眼前满目疮痍、声名狼藉的一幕,老者再也忍不住了,吐了一口鲜血。

正在这时,外面有人急报说未央宫核心弟子来帝都了。领导补充说,未央宫核心弟子傲慢自大,瞧不起北大荒皇室。

长老一听,怒了,当场把这里的事情交给了三长老,而他自己则亲自去追那两个混蛋!

北辰荫这个宝贝太惨了,晏子跟着他,也沾了他的坏体质。

两人边跑边跑,这才被一大堆黑暗杀手甩开,还没喘粗气,那边就传来了老者的声音。

“妈蛋,那不是北方沙漠皇室的大长老吗?你怎么亲自来的?”北辰的影子带着长长的。

“你知道吗?”晏子好奇地问道。

“我认识他,他不认识我!快跑快跑!”被抓了就惨了。

然而,当长者外出时,北辰影业并没有好运气去对抗罗素。自然是三两下就被长辈抓住了,老鹰手里拎着鸡。

“未央宫核心弟子?”老者的嘴角勾起一抹冰冷而狡黠的笑意,抓着北辰的影子,一掌拍了下去。

北辰英突然灵机一动,喊道:“前辈,委屈了!你找错人了!我爷爷是北辰林!”

现在是拼爷爷的时候了,为什么不拼一些呢?

北辰林?大长老目光冷然,凌厉的目光向北辰影一扫,这一眼,只见北辰影直打鼓。

虽然北辰林不认识这位长老,但他一定听说过北辰宫的始祖。听北辰影这么一说,落下的手掌顿了一下。

“有什么方法可以证明你是北辰影?”老者的声音在莫莫身上覆盖着冰霜。轩辕家族和未央宫都已经这样了。如果真的杀了北辰宫嫡系,那就更麻烦了。

北辰影在心里叫了一声。如果他有办法证明自己是北辰宫的北辰影,那么之前入城的时候,他会冒充未央宫的核心弟子吗?

看到北辰的影子突然哑了,老者的嘴角勾起一抹冷笑,笑容残忍如鬼:“你们两个敢冒充北辰宫就活腻了!现在,让老人送你去西方!”

“住手!契约你不能杀他!契约”看到这糟糕的情况,晏子忍不住大声喊叫起来。“我来自炼狱城。如果你敢杀他,炼狱城和北辰宫都不会放过你。你就等着轩辕家全军覆没吧!”

长辈从昨晚开始就受到了挫折,脸色阴沉:“臭丫头,好大的口气。你说你是炼狱城的,呵呵,但是你证明不了!”

晏子立即留了下来。九重寺一行人能活着跑出来就很好了。那些东西早就碎了,我连碎片都找不到了。

“未央宫残部,去死吧!”大长老面露残忍之色,掌风汹涌在手中,杀气腾腾,想要在瞬间将北辰暮和晏子射死!

北辰荫和晏子对视一眼,眼中除了焦急,还有一丝哭笑不得,这叫什么?这是个意外。

突然,北辰英灵光一闪:“住手!你赵赵信大帅可以证明我的身份!”

北辰影喊道。北辰影虽然看不上赵大帅,但可以证明他是北辰宫二少爷。

大长老手顿了顿。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一个身影飞快的飞了过来。

三长老手里拿着一份紧急报告,还没来得及说什么,他的声音很快传来:“大哥!大事不好!”

大长老心里咯噔一下,突然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果然,当三长老把自己的军事情报紧急上报给大长老的时候,大长老看了一眼,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

“噗——”大长老还没来得及喘气,却直接一口鲜血狂喷。

“它要死在我的北方沙漠了!我轩辕家要完蛋了!”老者的身体挥了挥手。如果不是三长老反应快,他们会抱着他,但也许他的身体会很软。

“大哥!虽然皇宫被毁,百万兵士阵亡,但家族核心弟子还在,可以重新崛起。”三位长老心中也有气,但见长老被打得这么重,便出声安慰。

老者擦了擦嘴角的血迹,冷冷的低声道:“去!去边境!”

“这两个人?”三位长老看到两位被大长老扔到地上,就低声问道。

“你赵大帅能证明我的身份!”北辰影不失时机的大叫,心里却没底。因为刚才大长老和三长老之间的对话似乎是...伟大的事情发生在边境。那不是守边境的赵大帅吗?

“赵信被活埋了。”大长老刻薄的眼神盯着北辰影,冷若毒蛇。

被活埋了?唯一能证明自己身份的人被活埋了?

北辰影一听,忍不住哭了。罗罗,你在前面玩得很开心。我和晏子怎么能遇到所有的坏事呢?这没有正义可言。起初作为未央宫的核心弟子,差点被长老活活掐死。现在他终于找到了可以证明自己身份的人,却被告知赵大帅被活埋了。

老人的脸恢复了镇静。他用冰冷的声音告诉三位长辈:“你们暂时负责家里。”

“可以!”三长老觉得肩上责任重大。

大长老冰冷的目光盯着北辰暮和晏子,眼中寒光闪闪。他总觉得这两个人显得很奇怪,很奇怪。北部沙漠宫殿被摧毁,数百万士兵被埋葬。真的和这两个人无关吗?大长老自然不信。

但他没有时间审问这两个人。

“哼,恶魔你是致命的。你还是在心里祈祷赵信的臭小子没事吧!恶魔”老者长臂一伸,一手拎着一个,快步向边境走去。

很快,前辈来到了北漠军营。

看到眼前这幅惨烈的画面,老者一口鲜血疯狂喷涌。如果不是被强烈压制,说不定他老人家又要吐血了。

就连北辰影子和晏子都傻眼了。

“这不是军营驻扎的地方吗?”北辰影吐吐舌头,眼里满是疑惑。

原来的军营是驻扎的,但此时变成了一个巨大的深坑。这个深坑距离方圆不到20英里,深度大约几十米!在现场,当时驻扎的时候连一件皮毛都没有,但是长老们肯定是埋在下面很深的。

整整一百万士兵!

北大荒都是精英!

本来我是希望用他们的铁蹄到达东晋的,但是我从来没有把东晋列为北大荒领地,但是现在却是他还没来得及征服,他就死了!

大长老怔怔地站着,一双拳头紧握成拳,因为愤怒而不断颤抖。脸上青筋毕露,脸扭成一团,气得脸色难看。

北辰荫拉着晏子后退一步。

这么大的长辈谁敢惹?谁让谁死。

突然,在扫了一圈之后,老者突然直视前方!

那是以前南宫刘芸和莫老祖战斗留下的痕迹。长老们原本想亲手杀死北辰影,但最终还是忍住了。然后他抱起两个人,朝着战斗轨迹的方向迅速飞走了。

在这里,曾经有两个极其厉害的人打过仗。其中一个无疑是莫老祖。另一个呢?谁输了,谁后来赢了?这些问题萦绕在长辈们的脑海里。

因为想不通,他一路跟着战斗轨迹走。

不得不说,在这两个人打得忒狠之前,沿途的森林地盘或者山脉,全都被破坏了。长者很容易找到过去。

很快,一个小木屋出现在我们面前。

此时,船舱里,南宫云还在躺着,他的全身闪着精芒,萦绕着血液循环,他的身体正在逐渐被修复。

在他旁边,罗素静静地守护着他。

罗素搬回了凌轩树,所以房间里有六个凌轩水果。以前她喂南宫刘芸两个,小龙一个,现在她最多只有三个。

突然,罗素看到南宫刘芸丹田里的气场显示出湮灭的迹象,她的心被吓了一跳。罗素想了想,一个凌轩水果出现在她的手中。当她把它递到南宫刘芸的嘴里,挤出一点果汁时,南宫刘芸的深红色薄被自动打开了。

罗素的眼睛亮了,他的心里很高兴。幸运的是,在她变聪明之前,她挖出了整棵凌轩树。否则,凌轩水果是不够的。

喂食这款凌轩果汁后,南宫刘芸丹田的光环慢慢散发出温暖的光芒,并逐渐移向四肢的骨骼,修复他几乎破碎的身体。

“南宫,你一定要好起来。”罗素的脸贴在他的大手掌上,他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温柔。“无论付出什么代价,我都会救你。”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