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888BY官网|中国有限公司----倒凤颠鸾痴娘(1/83)

888BY官网|中国有限公司 !

砰的一声。

罗素以为她会撞得鼻青脸肿,倒凤颠鸾倒凤颠鸾但发现自己倒在了一个倾斜的胸膛上。南宫的手牢牢地抓住了她的下背部,倒凤颠鸾倒凤颠鸾这样她就不会撞得太重。

还有比向我投怀送抱更正当的事吗?罗素苦着脸,捶不住胸口。

“南宫刘芸,放手!”罗素愤怒地瞪着眼睛,愤怒地说。

“你确定?”南宫云烟看着小男人鼓鼓的样子,越看越觉得可爱,忍不住伸出手,捏了捏鼓鼓的粉红色脸颊,“好漂亮的女孩,为什么要去玩脏页?真可惜。”

提起这个罗素心里就生气。

“你已经知道了是不是?你刚才一直在取笑我,是吗?你跟我说实话!”罗素卡着脖子,脸上的表情显然是恼羞成怒。

南宫云烟从容一笑,扶住了英英一把揽到自己面前的纤腰,毫无防备的罗素整个人坐在了自己的大腿上。

“我能说什么?”南宫刘芸美丽而无与伦比的脸充满了邪恶的微笑。“我的傻儿子,你真可爱,就是会演戏...嗯,有点笨拙。”

罗素的血在她喉咙里,她上不去也下不去,这让她感觉很糟糕。

她知道的!

南宫刘芸,优步,认识她很久了,自从她被龙麟马套住后,他就知道了!

是的,龙马林最讨厌和陌生人亲近。她可以钻到汽车底下而不被赶走。那不直接暴露她的身份吗?龙林马能认出多少人?

在失去她之前,她一直以为自己玩的很好,甚至欺骗了南宫。现在想想...罗素悲伤地捂住了脸...真可惜!

南宫刘芸拍了拍她的小脑袋,嘴角勾起。她苦笑:“好吧,好吧,我王不介意。你介意吗?放心吧,我的国王不会抛弃你的,嗯?”

“请停止说话。”罗素想哭,转身捂住脸,想逃跑。

丢人,丢人!

南宫刘芸笑着搂住她:“我不害怕,如果我再感到羞耻,那是我国王的人。”

“逗我开心吗?”罗素站了起来,居高临下地看着那张英俊的充满恶鬼的脸,他的心突然变得愤怒起来。“如果你早点认出我,你会死吗?”

“可是你不觉得很好玩吗?”南宫云烟也跟着从池边站了起来,白玉般纤细的身体完全暴露在罗素面前。

凌乱的墨发,一滴一滴的水滴下来,樱花丰盈的胸部闪耀着诱人的天空光泽,精瘦的腰线完美无缺,两条长腿修长而笔直...这个身体简直就是上帝最完美的杰作,没有一个。

这个男人,他妈的性感,他妈的妖媚!

罗素不好意思把脸转开,但他的嘴很强硬:“有趣,你这个人渣!你好玩吗?”她才是被耍的人,好吗?

“好,好。”南宫刘芸微笑着求饶,她修长有力的双腿一步一步向罗素靠近。终于,她站在了自己面前,深邃如星辰的双眼牢牢锁住了她,纤细的肩膀被双手托住。嘴角的邪魅勾起:“乖儿子,你说,你怎么惩罚这个国王才能解脱?”

“孩子们,痴娘祝贺你们来到第七关。这是最后一关,痴娘所以题目难度增加了一点。你要好好干。”

这调皮的语气有点像古代神兽白泽。

但事实上,这个白泽大人已经用这种语气调戏他们很久了。

但听到是最后一关,心情又是一阵激动。

非常好。过了这一关,应该就能拿到白泽大人的传承了吧?

然而,题目刚出来,大家就迅速傻眼了。

题目是什么?

我看到了十米长的门板,上面写着鲜红的线条。

很多话。

大家一个个上前,一个个往下读。

“三个人去客栈住下,一晚上要三十两。三个人各付了10两,凑够了30两给掌柜。后来店主说,今天的报价不需要那么多。总共给25块就够了。然后店主让哥们拿出5,还给他们。”

他们面面相觑...这是什么题目?

画风是不是太诡异了?

在确定所有人都读完之后,门板上鲜红的文字自动开始换页。

第二页内容如下:

“伙计完全没听掌柜的话。他偷偷藏了2两银子,然后把剩下的3两银子分别给了三个人,每人给了1两银子。那么这里就有问题了。”

“当初每人交10两,现在他回去交1两。也就是说每人只花了9两,3个人每人花了9两,也就是27两。另外,哥们儿藏的那2两永远是29两。”

“那么,有一两银子去哪里了?它到底去哪儿了?如果你回答了问题,你可以把门推开。”

看了这个问题,大家额头都傻了。

这是什么,是什么?

这不是闯进了白泽的废墟吗?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话题?

这群没接受过数理逻辑的人都傻眼了。

他们一遍又一遍地念着这句话,脸变成了苦瓜。

对,明明大家只出9两,加上哥们只藏了2两。这个怎么加,才29,不到30 ~ ~ ~ ~

大家绞尽脑汁,倒凤颠鸾不断思考。

王璋兄弟头发全掉了,倒凤颠鸾眼睛成了蚊香,还是一点头绪都没有。他只是不想。

他拍了拍罗素的肩膀:“姑娘,你来。”

罗素喜Xi对他笑了笑,没有说话。

此刻,李彻底傻眼了。他擅长提炼药物。他真的不擅长这个逻辑问题。

欧阳Xi的手指在门板上点来点去,眼睛盯着那几个字,眼里布满血丝,但依然迷茫。

就连号称不食人间烟火的冰仙,此刻也是一个头两个大。柳眉紧紧地皱着,一动不动地靠在墙上,显然在思考。

四周一片寂静。

忽然,李对喊道:“那是什么?”

所有人的视线都向李看去,却见门上不时有一炷香的气味,香上袅袅白烟。

所有人都下意识的看着门板!

果然底部有一条线,小如蚊子腿,颜色和门板几乎一模一样:答不上来就再也进不去了!

只有一炷甜蜜时光???

原本还慢吞吞的,此刻都打了一个激灵!

白泽大人太蛮横了,故意用和门板一样的字体让他们看不见,差点耽误了机会。

但是...

大家又郁闷了。

即使给他们更多的时间,意外的,还是意外的!

这不是药炼修炼的考验吗?你是如何检查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的?百姓如此居高临下,谴责白泽大人。

香味不长,只有宝宝的小胳膊那么长那么粗,而且烧的快。

没多久香就烧了三分之二。

大家都急了!

“你真的想出来了吗?银子两个去哪里?”李急得跳了起来。

要知道,如果不能在规定的时间内回答,那么之前的所有努力都是白费,功亏一篑。

而且,被驱逐出境后,就再也不会进来了。这个处罚不严重。

“香都烧完了,你想想!”李急得当场走来走去,急得眉毛都烧起来了。

其实大家都很着急。

师兄对着李射了一刀:“此乃炼药师之术。你想都别想,就在这里走来走去等死?”

李玉明觉得很尴尬:“这哪里是炼药的话题?”

王璋师兄看着对面,自信满满的说:“你们炼药师不就是在逻辑、计算、推理上下功夫吗?在这种情况下,这个配方是专门为炼药师准备的。你不回答,谁来回答?如果回答不出来,那都是你的责任!”

谁叫这个吵吵嚷嚷的李罗明一路抹黑罗罗小?王璋兄弟故意为自己的弟弟报仇。

李玉明目瞪口呆,差点被噎到,但他反应很快:“不过,罗素也是炼药师,她的炼药水平比我高!”

“嘿,现在承认我们小师妹的炼药技能比你高了吧?队里唯一一个进来当炼药师的最后承认罗素的炼药实力比你强?”王璋兄弟冷笑道。

李似乎被狠狠拍了一下。

倒凤颠鸾痴娘

他没想到,痴娘平日里安静的四处看看,痴娘来了就教他嘴巴怎么这么毒,呛的无话可说。

欧阳Xi见大家闹起来,忙跑出来围场:“好,好……”

他是想说大家都是队友,为什么要伤害自己...

但他还没来得及说话,王璋兄弟瞥了他一眼,说:“闭嘴!”

三个字,简单,但有力。

罗素会为王璋兄弟鼓掌。

眼看香要烧完了,大家都急得嗓子冒烟,罗素走出来清了清嗓子:“咳咳。”

他们都莫名其妙地看着罗素。

“我想我能回答。”罗素就像一只带着微笑的狡猾的狐狸。

李挥了挥手:“我们走的时候想不起来,搞砸了。怎么能想起来呢?”

看着李,非常认真地说:“我真的可以回答。”

“呵呵。”李罗明报以两个阴险的冷笑。

罗素淡淡地笑了笑:“那好吧,继续冥想。”

罗素耸了耸肩。

欧阳Xi叹了口气:“你答一下,可以多带一份内容,可以吗?”

白泽的遗址怎么会失去宝藏?如果你多拿一份,你会失去一些分数。

这时候,所有人都不满地眯眼看着欧阳Xi。

“没有!”李玉明第一个站出来反对。他指着罗素。“她一路上没有贡献任何东西。她给了她足够的。我为什么要给她更多?”

冰仙子冷笑道:“她不配!”

欧阳Xi一向不善言辞。当他反对时,他立刻无辜地看着罗素。

罗素此刻正对着冰仙子微笑。她似笑非笑地回忆起自己薄薄的嘴唇:“说起贡献,至少我推开了一扇门,但似乎我们的冰仙子从来没有做过什么?那不如这个。让我们冰仙来解决这最后一关?”

罗素说这是一次公开竞选。

冰仙子是仙子,哪个男人平时不奉承她,谁敢露她的脸?

但是,这个罗素并不是很强势,她敢在长相哥哥的撑腰下招惹她!

我受不了!

冰仙子一双美丽的眼睛,持刀向苏晴飞了下去,无形的强大威压猛然射向罗素。

如果是被神仙的威压压垮的话,罗素一定是重伤吐血了!

但当时我只听到——

“轰!”

一阵沉重的铃声过后,冰仙子的身体颤抖了一下,脸色变得苍白。

王璋兄弟冷冷地瞥了一眼,没说话。

“找!您好!你真好!”冰仙子呜咽着站了起来,脸色阴沉可怕。她用她纤细的手指环顾四周。“你就这样帮她欺负我?”

莫莫环顾四周,看了一眼冰仙子,他说的话简直气人。

他点点头。“对,有问题吗?”

看着这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冰仙子差点被气退了下来。

“凭什么?”冰仙子问道。

“就因为她是我要找的小妹妹,谁敢乱动她的头发,就把她整个头卸下来。不信就试试!”望着将冷剑插入地面,突然,以冷剑为中心,地面呈蜘蛛状。

冰仙胸口剧烈起伏。

她不敢看。这个罗素有什么好的?她怎么能这样对待自己的宝宝?尽管多年的友谊,倒凤颠鸾她对她很冷淡。

冰清仙觉得委屈,倒凤颠鸾恨恨地瞪眼:“她是个什么样的小妹妹?”

这是事实。罗素还没有崇拜过任何长者。四长老就更不可能了。这四位长老只好恭恭敬敬地叫罗素去教叔祖。他敢于接受罗素做他的学徒。好像死的够快?

冷冷回头:“我看她顺眼,值得为她工作;我不喜欢你,也懒得和你花一句话。”

冰仙子的拳头被捏了一下,嘣,嘣,嘣!

她环顾四周,感到很困惑。

她和那个臭丫头之间有人毫不犹豫的选择了那个臭丫头。这眼神是瞎的。

他双手环胸,缓缓看了一眼冰仙子,语气轻描淡写,但嘲讽之色并未掩饰:“其实,咯咯咯说的没错。自从进入白泽世界,冰仙就没有帮过油瓶。对团队的贡献值为零。连那个讨厌的东西都比你有用。”

这种缓慢、轻松、不慌不忙的语气充满了讥诮。

冰仙子像缺氧一样,胸口剧烈的欺凌着。

她深吸一口气,终于平静下来。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睛盯着它,一字一句地说:“你是在抱怨我没有贡献吗?”

“那位高贵纯洁的冰仙子有没有做出过贡献?”环顾四周,对她微笑。

冰仙子:“…”

她深吸一口气,试图控制自己的愤怒!

“既然这样,那我就去!”冰仙冷哼一声,转身就走。

其实她不一定想去。

白泽的传承指日可待。出去容易,再进来难。

所以冰清仙赌气说了那句话之后,她后悔了。她想退一步,然后留下来。

罗素环顾四周,不要指望她。她的目光扫过欧阳和李的脸,但令她失望的是,他们俩都没有出口的意思。

是的,现在差不多成功了。如果她走了,大家岂不是都分一杯羹?自然大家都希望她去。

就连冰仙子都疑惑的四处张望。

就在这时,眼中闪过李。

现在是为冰仙子而战的最佳时机。如果她走了,真的是一种四下里的统治力。如果你四处看看,你会把它当成自己的...

一定要想办法克制看。

想到这,李玉明走了出来,用真诚的表情挡住了冰清仙子的去路:“冰清姐姐,别走!”

冰仙子的脚步停顿了一下。

李感慨万千道:“你怎么能说兵青姐姐没有贡献呢?冰清姐的存在是一种威慑,比卖更重要不是吗?她之前没做过,因为对手太弱,她懒得做!”

冰仙子的心隐隐有了一丝触动。

不知道她名字的讨厌鬼说出了她的想法。

冰清仙想了一下,从记忆里翻出这个人的名字,想起替她说话的人好像是五长老的弟子李。

李玉明在那里仍然表现出色:“此外,痴娘我们现在必须进入最后一关。这最后一关绝对危险。没有冰清姐姐这样的高手怎么做?”

当李捧着冰清仙时,痴娘他不忘贬低:“有些人浪费了很多时间,杀不死一只独臂金狼。我们的冰青姐姐只要一举手,独臂金狼立马就化为乌有。冰青姐姐不屑开枪。如果她开枪,还有人表演?”

这些话,别人听了怎么搁,冰仙子听了,却很受用。

本来她没有理会李,但是经过这件事情之后,她觉得自己只能勉强给李一个好脸色了。

随着李提供的步骤,冰清仙转过头,回到了原来的地方。她瞥了王璋兄弟一眼,冷冷一笑:“有些人想故意激怒我,这样可以更好吗?多么美妙的想法!姑娘,我就是不走!”

冰仙子靠在墙上,偶尔转动黑色的眼睛,当看着罗素的时候,一道寒光弥漫在人们的身上。

它燃尽了,所以罗素提醒每个人:“你怎么看待刚刚发生的事情?”

“是什么?”李不知所措。

罗素叹了口气,开始回忆。

“这个问题我能解决。”罗素指着墙上的问题。

李现在想起来了。他看着冰仙子。现在他已经有意识地把自己归类为冰仙子了。

冰仙子冷笑道:“你能解决吗?那你解决,你解决,除了继承,剩下的我不要!”

罗素对冰仙子的回复非常满意。

里面有传承吗?

对此,罗素非常怀疑。

因为呼唤她的声音离她还很远。作为关键,她没有感受到传承的召唤。

“很好。”罗素,如果你看看熏香,你不会浪费时间。

我看到她站在光洁的门口,嘴里说着什么:“其实这个问题是在误导。其实根本没必要转那么多圈。”

“从一开始,掌柜的和哥们儿拿到的钱就是三个客户的。掌柜的25,哥们的2是2,就是三个客户的27;3乘以9等于27,是三个客户做的,哥们隐藏的2也是三个客户做的。这两笔钱的总额其实是一。"

“也就是说,这个3乘以9等于27 ^ 2,其中已经包含了哥们儿隐藏的2 ^ 2,所以根本无法相加。你要加,就重复。”

“加3两退回,所以正好是30两,所以这个账其实是对的。”

罗素思路清晰,思维缜密,能言善辩,清楚地解释了逻辑问题。

她说话很快,只有头脑灵活的人才能灵活地来这里。

事实上,其他三个人都明白了,但李还是一脸不解,眼睛里都是蚊香...

但他不懂也没关系。大神懂制度。

然后,啪嗒一声,这沉重的玄铁门被打开了。

“打开?居然开了?!"之前还沉浸在数学题中的李,立刻抛弃了烦人的3-2-9-2-27-2,冲了过去。

倒凤颠鸾痴娘

但在门口,倒凤颠鸾他的脚步戛然而止。

因为他突然想起来,倒凤颠鸾在进大门之前,被白色气体向后吹。

李的身形顿了一下,这时候直接把他推到了一边,她直接走了进去。

李马上又后知后觉的跟着。

这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密室,50平米左右,一眼就能看出来。

密室前有一个魔兽雕塑。

罗素仔细看了看,发现是一头红狼兽。它的眼睛好像是活的,泛着绿光,很有穿透力。

罗素早就觉得不对劲。当他看到红狼王的时候,隐隐的某种东西终于被证实了。

“这里不是白泽大人的传承之地!”冰仙子看起来很不好!

李怒气冲冲地绕着密室走,边走边生气地说:“怎么会这样?”花了这么大力气才造假!"

李想起了什么,径直飞向,指责她:“你不是关键吗?你是怎么成为一把钥匙的?居然把我们引到这么破的地方!”

“看,努力了这么久,结果其实是假的。这里除了这个破雕塑什么都没有!”李愤怒地冲着喊道。

当时,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罗素身上。

因为是罗素把他们带到这里的。

那这个时候的罗素呢?

她很忙。

她此刻正静静地站在红狼王的雕塑前,凝视着它。

罗素的身材很苗条,与十米高的雕塑相比,人体是如此之小。

但此刻,她看着红狼王,气势并没有输给他!

在这个空摇摆的密室里,每个人都找不到任何东西,所以他们都聚集在罗素周围。

李还想说些什么,可是当师兄一刀飞过去的时候,他突然倒下了。

没有人意识到,当时红狼王嘴角微微上扬,因为大家的注意力都在他的眼睛上。

一炷甜蜜的时光过去了。

两根香的时间已经过去了。

三炷香的时间已经过去了。

突然,罗素眨了眨眼睛,终于收回了视线。

“怎么样?”王璋兄弟问道。

李怔怔的盯着。

“这是假的传承之地。”罗素慢慢地说。

“切,谁不知道,我们都知道这是假的,现在我们都在等你解释我们为什么被带到假墓上!”李冷笑道。

罗素淡淡地看了他一眼:“如果你不跟进来,我会更高兴,如果我和王璋兄弟进来。”

因为被诅咒的预言家牵扯进来了,想黑就不好意思发作了。

李尴尬的打了一拳!

“你是说我们要盲从你?”李试图激起冰仙子的怒火。

“所以你也这么认为?”苏回到他身边。

李气绝身亡!

但是突然,他的眼睛亮了!

因为他看到红狼王的雕塑上有一条裂缝,而且裂缝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扩大。

罗素缓缓道:“谁说红狼王的坐位没用?宝宝全在肚子里。”

众人集体傻眼。

罗素淡淡一笑:“据说,痴娘白泽精通人类语言,痴娘化身为人,周游世界。他的智慧远高于人类。这么聪明的古兽就这么容易被发现?”

罗素没有说的是,据说白泽大人有十八妖王的护卫,而红狼王是十八妖王的护卫之一,所以她有理由相信,如果她想找到白泽大人的遗址,她必须先找到十八妖王的坟墓。

然而,她没有把这些话告诉李,冰清仙子,而是把它们传给了师兄。

王璋兄弟听了罗素的假设,觉得很有道理。

白泽大人的传承到底有多耀眼?怎么才能得到答案?不太现实。

罗素又对他说,红狼王的宝藏很有可能有玄机,所以王璋兄弟应该注意一下。

罗素知道得很清楚,因为刚才,当她看着红狼王的时候,从它的意识中,隐约收到了一点信息。

很快,丝裂越来越大,最后整个雕塑砰的一声碎成了碎片。

红狼王的雕塑坍塌了,碎片散落一地。

但是里面的东西也会出现。

那散发出浓郁的灵气,你可以看到有很多宝藏。

李抓住婴儿时从未落下。他什么都不在乎,像只苍蝇一样冲上去。当他抱起婴儿时,他会把它放在他的空储物袋里。

白泽十八大妖王之一的红狼王,能被人用眼睛埋葬,可不是一般的事。

白玉蟾,洛阳弓,千把匕首,藏在棉花里的针…

武器也分等级。

分为不合格武器。

人类等级的武器。

平台武器。

日订武器。

统领以下的命令,除非有特殊情况,否则,一律不进入武器的命令。

罗素的暗影之剑,强化后只升级到人类等级,再升级到陆地等级,一开始只能算是非等级武器。

目前圣阶以上的壮士大部分都是用人的武器,只有少部分人得到的是圣阶的武器。

红狼王肚子里至少有十件宝物,此刻都静静地躺在那里。

大部分是官阶武器,但有两个是官阶武器。

“天啊,红狼王下葬太神奇了!这里的武器……”李的眼睛是完全赤裸的。

不光是他,就连见过世面的王师兄,还有冰仙子,也都被眼前的武器震惊了。

李的实力并不算好,但却是个盗宝高手。

我见他出手又快又准,立刻抓起一楼的武器之一冷月刀,想藏在他的小储物袋里。

罗素眼里闪过一道寒光。她直接开枪,一巴掌就飞了过去,把李给一把拉住了!

“你!!!"李愤怒地瞪了一眼,捂着肿胀的脸颊。

“武器是船长分配的。急什么?”罗素冷冷地扫了过去。

这让李绝望了!

因为船长显然是被罗素吊着的,怎么看也看不出罗素的心情!

“但是要公平!”李目不转睛地盯着那堆武器,一刻也没有放松。

倒凤颠鸾痴娘

“当然会公平。”罗素笑了笑,倒凤颠鸾伸手把冷岳刀递到了他的手上。他转向王璋兄弟说:“兄弟,倒凤颠鸾我想要这个东西。”

王璋哥笑着点头:“你要就拿去吧。欢迎什么?”

什么欢迎你???李额头上的青筋都要迸裂了!这一点大家都清楚的发现了。罗素为什么要得到他想要的?这不公平!

李气得想喊,可是那双无波地仰望师兄古井的眼睛,忽然黯淡了下去。

冰清仙看不过去:“队长,你就是这样保护自己的?”

王璋师兄坦然道:“是罗罗把大家带进来的,是她突破的最后一关。如果你觉得自己的付出比她多,你可以站起来,把这把冷月剑拿走。”

大家:“…”

冰仙子伸手拿第二件武器,是一根深蓝色的祖母绿针。即便是圣阶强者,一旦出手,也是眼魔的封印。

罗素比冰仙子的手还快。在冰仙面前,她直接拿走了玉针。

冰仙子怒视着罗素:“把翡翠针还给我!”

罗素笑着看着她:“冰清仙不是说除了遗产,其余的宝物都不要了吗?怎么,神仙又要抢我们了?”

冰仙子哽咽了。

当时她没想起来,进来之前确实说过这句话,但当时被认为有传承,所以看不上其他的东西。

至于这祖母绿针,不是她用的。

“你已经有了陆地命令武器。把这个给李玉明。”冰仙子冷冷地盯着罗素。

罗素把玉针塞到王璋哥哥手里,笑着说:“王璋哥哥是队长。这里谁觉得他比他强,比他出力多,虽然他站起来把玉针拿走了。”

罗素说,这是理所当然的。

李有几只大眼睛,但他无法反驳...

谁让罗素说实话的?

王璋兄弟的确是最强的,一路上魔兽首领都被他干掉了。他拿着地阶武器还是委屈。谁敢和他争论?

突然,两把武器不见了。

李急了。他眼巴巴地看着罗素的冷月刀,眼巴巴地看着王旺哥哥的玉针,带着各种羡慕和仇恨。

欧阳Xi什么也没说,但他带着深深的失望看着罗素的眼睛。

在东西之间,为了分宝贝,它几乎大打出手,这是欧阳Xi无法接受的。

“我弃权了。”欧阳Xi看着那个地方的兵刃,怒气冲冲地开口了。

冰仙之前已经弃权了,所以剩下的八件个人武器无主。

听了李的话,的心里顿时一亮。

他双手向前拉,直接把八件武器都圈进怀里。

罗素一看,这还了得?

等级武器一点都不差好吗?拿到上游山上的拍卖行,那至少也是几百万的积分,凭什么便宜了李这个讨厌鬼?

更何况,北辰晏子傻姐,他们都还没利用个人等级武器呢。李为什么要把全部拉过来?

用手指戳了戳李的额头。

可怜的李蹲着,痴娘径直走到了地上。

所以炼药师是一个受人尊敬的职业,痴娘但是没有人尊重你的实力,一切都是徒劳。说到底,力值是这个世界上最靠谱的。

“罗素,你在干什么!你已经拿了两把土地令的武器,还想自己留着!你真的认为这里的每个人都会放弃你吗???"李气得唰的一下站了起来,指着的鼻子破口大骂。

罗素从他手里接过冷月的剑,然后帮王旺哥抢下翡翠针,王旺哥转身给了罗素,所以她只是两把地阶武器。

罗素笑着站起来:“好好保管战利品,不要生气,它应该是你的,它必须是你的,没有人能把它们拿走。”

李愤怒地瞪了一眼。他会很有兴趣看看罗素打算如何分割它!

虽然李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是当他看到给他布置的任务时,他却一下子失去了理智!

“你你你!”李指了指。“为什么我手里只有两块?”!!"

不是还剩八块吗?哪怕是个人武器,也是宝贝!

罗素生气地看着他:“剩下的八个人,你、我和王璋兄弟分成三个人。你和我们三个比,实力最差,产出最少?”

听了的话,李总觉得有些不对劲,他也无力反驳。

罗素见他无法反驳,便继续说道:“那么,王璋兄弟和我要取三个样本。如果你的实力最差,就取剩下的两个样本。怎么了?”

好吧。就这么想吧,但是!

李生气地指着那张纸和一支笔:“为什么是一张破纸和一支破笔?”!!"

李看着的双手,刀剑棍棒,全都泛着蓝光,这让他看起来特别羡慕。

罗素平静而缓慢地说:“别担心,急什么?有话要说。你看,你是炼药师吧?既然是炼药师,当然不需要武器了吧?因此,武器应该以我和王璋兄弟为主,对吗?”

“说到炼药师,你能用的就是纸笔。你没有做实验微积分的经验吗?很有用,你别小看他们。”

李气得脑子都糊了:“这破纸破笔有什么用?啊,你有什么用!”

李觉得和说话是慢性自杀,再这样下去,他会生气的活着!

这个不能再打了,但是你活着怎么能这么惨?

且不说李对的感情,已经向他介绍了纸和笔的作用:“这种纸叫洗过的纸。你知道什么是水洗纸吗?”也就是说,你写了一遍之后,把纸从水里洗出来就行了,马上纸就可以恢复原状,可以重复使用,节省更多。"

李真的想哭...省一块毛,老子是炼药师也买不起纸。用过的纸要不要洗一洗再用???!!!

罗素还亲切地介绍李玉明拿纸和笔:“这比洗纸好多了。洗纸,你又要递水,但我们用这支无限的笔,不需要这样的麻烦。你可以一直写啊写...写到死,它还能写文字,太神奇了!”

小龙完全着火了!倒凤颠鸾

这只臭蜥蜴真大胆。他敢伤害他的小主人。他说他不听,倒凤颠鸾也不做!这是一个死亡愿望!

小龙生气了!

只见它从的怀里跳下来,小球突然像离弦的箭一样射向巨大的蜥龙!

他们都被这个举动惊呆了,一双双眼睛都盯着小奶狗,眼睛热得像探照灯!

难道,小奶狗又要骂蜥蜴龙了?小奶狗那几句话其实是咒语吗?

想到这里,大家都在紧紧盯着小奶狗,全神贯注,恨不得记录下它的每一次呼吸。

小龙并不知道它被很多人盯上了,只看到它的一小群身体直接落在了蜥蜴龙龙的鼻子上。

此刻,与蜥龙相比,小龙就像是蚂蚁和大象的区别!

于是,小龙跳上了蜥蜴的鼻子。从远处看,它像是粘在蜥蜴鼻子上的黑芝麻。

然而,在黑芝麻般的小龙,两只锋利的爪子毫不留情地扇向蜥龙的脸!

“啪啪!!!"

然而,从孩提时代起,汹涌澎湃的节拍就清晰地从龙的爪下传来。

令所有人惊讶的是,蜥蜴龙的脸几乎被小龙抓伤,但它是如此的甜美,甚至显示出一种类似萧玉的暗示。他的眼睛温顺地看着小龙,就像被小主人扇了一巴掌的老母亲...

“嘶——”包括三位大佬的评委,都使劲咽了口唾沫。

更何况他们揉了揉眼睛,因为眼前发生的事情彻底颠覆了他们长久以来的世界观。

众所周知,龙从来都是暴戾暴戾的,没有人敢用强烈的自尊心去招惹。蜥蜴龙虽然是龙的尽头和边缘,但无论如何也是龙,只是每天都是那么威风凛凛。

但是...但是...但它现在面对的不是龙,而是一只普通的小奶狗!

他的脸被小奶狗抓伤了,没有反抗,没有生气,也没有暴戾。相反,他温顺地、谦恭地、钦佩地爬行,让小奶狗虐待他。

即使是为了照顾小矮狗,它也会自动低下头,把头凑在一起,让小狗打起来更方便,更节能。

这很简单...卑微到尘埃里。

龙不欠虐吗?有被虐倾向?

苏青不知道。

因为这只在紫葵门饲养的蜥蜴已经咬了一百多只给它食物的人。

但是这个.....究竟为什么?

没有人知道为什么,除了罗素,他已经知道小奶狗的真实面目。连南宫云,这也是猜测。

苏青死死盯着小奶狗,眼里迸出嗜血的光芒,眼里还有杀气!

这个小奶狗肯定有问题!

这是最后一次——

难道是它站在罗素的肩膀上骄傲地比划着,最后竟然将她好不容易驯服的契约兽攻击了,害得她损失惨重,还被父亲大人训斥了一顿。

现在,它又要做同样的事情,想把师父最后为她赢来的猫头鹰变回来,简直是可恨。

不,她绝不会允许的!

“你为我而死!”苏青怒火暴涨,双手飞了出去,无数灵气聚集在掌心。

苏青将灵气凝聚成一连串的冰刃,痴娘直接射向小团体。

罗素来不及反应,痴娘小龙也来不及反应,但是蜥龙,它动了。

更确切的说是生气!

我看到它突然转过身,张开可怕的血盆大口,愤怒地咆哮着。

“吼——”一声嚎叫响彻天地。

射向小龙的冰刃被蜥蜴龙的下颚吞噬了。

苏晴惊讶地看着蜥蜴龙,眼神难以置信。

她的蜥蜴龙...她还会背叛她吗?

苏青又惊又恼。

她在大脑中不断与蜥蜴人沟通,但令她绝望的是,蜥蜴人的脑电波就像一条直线,根本不给她任何反应。

小龙重重哼了一声,小小的身体跳了起来,一直骑在蜥蜴龙的犄角上。

“哇——”小龙用一只爪子抓住了蜥蜴的角,另一只爪子重重地指着苏晴!

意思很明确。

目标就在前方,冲向我——

但不是别人。它是蜥蜴龙的主人。苏青原本是蜥蜴人的主人。现在小奶狗居然命令蜥蜴龙回头杀苏青?

之前大家都快麻木了,但是这一刻中枢神经系统恢复了,因为太不可思议了,太不可思议了,他们一辈子都很难再见面了,一定要睁开眼睛,看个够!

大家都这么认为。

此刻,这只小奶狗的气势甚至比龙中最尊贵的金龙还要牛气。

他毫不客气地举起拳头,打了蜥蜴龙。他没有说任何反对的话。现在他还骑在蜥龙身上,想让蜥龙带着它去攻击原来的主人。

这很简单...可笑!

但是,真的很可笑,不可思议,不可思议,才让剧情更加精彩。

台下的观众这次算是大饱眼福了,真正看到了什么是曲折,什么是辉煌,什么是跌宕起伏。

而这个世界,永远爱看。

“上!小奶狗来了!”

“别犹豫,冲上去!快点!”

“快,快,快杀了她!杀了她!”

台下原本沉默的观众激动的像是一个个打鸡血,挥舞着拳头,不断催促。

毫无疑问,是这些人打败了罗素赢得了比赛。

现在的苏,真的是心神不宁。她的精神是如此渺小和具有爆炸性。

然后,他们知道胜利在意料之中,于是站起来跳起来大声欢呼。

观众席里传来一阵激烈的喊叫声和吵闹声,场面几乎无法控制。

然而舞台上一片寂静,有点奇怪。

小龙坐在蜥龙上,苏青在心里不停的点着蜥龙。

此刻的苏青,用自己的精神力一次次碾压蜥蜴龙,于是满脸是汗,一脸无辜。

小龙的命令和苏青的命令在蜥蜴人庞大而沉重的大脑中交战,让它头痛欲裂,几乎神志不清。

小龙心中有些焦急,眼珠子滴溜溜一转,立刻有了主意。

它冲着罗素喊:“嗷——”玉简,玉简!

罗素立刻会意!倒凤颠鸾

从空开始,倒凤颠鸾她把小龙父亲送给她的玉简高高地扔向小龙。

小龙拿着玉简,大摇大摆地扫过蜥蜴的鼻子。

这玉佩上沾着老龙的味道,别人感觉不到,但作为龙,蜥蜴龙怎么会不知道呢?

只这一扫,蜥龙顿时惊呆了,只见他的眼中瞬间一片慌乱,不断后退,嘴里发出呜呜呜的恐惧之声。不用说,当时它完全被小龙反叛了。

“哇——”蜥龙巨大的身体瞬间充满了爆炸的力量,猛然向苏晴扑去!

这一举动,让所有人都惊掉了下巴。

原本以为这只是小奶狗的一厢情愿,哪里会真的有宠物反叛主人?

然而这个小奶狗做到了!

它竟然让蜥龙攻击它原来的主人!

这一刻,苏青怒不可遏,恨得咬牙切齿。她迫不及待地想甩掉罗素!迫不及待地想把这只专门反抗她精神宠物的小奶狗活活掐死。

眼看蜥龙已经彻底叛变,就要挥爪下去了。

苏青心里大惊,转身就跑!

“哇,”观众们一致感叹。

今天真是大开眼界。真的是第一次看到小奶狗攻击蜥蜴龙,也是第一次看到灵宠猎杀自己的主人。

大家瞪大眼睛,好奇又兴奋,幸灾乐祸又紧张地盯着跑在前面的苏青,对她的不幸致以最高的敬意。

此刻的苏晴哪里还管得着别人的看法?她现在最重要的是逃命!

在她身后,小龙大摇大摆地坐在蜥蜴的头上,挥舞着他的小爪子,不停地命令蜥蜴加速,再加速。

苏晴在前面已经把所有的牌都拿出来了,把自己的速度调整到了最高,但是两者之间的速度还是越来越近...更近的...

“吼——”蜥龙愤怒地咆哮着,直接飞了起来,从后面把苏晴扔了下来。

然而,小龙的速度比它快。

蜥蜴龙扑倒苏青的时候,小龙早就跳起来,跳到苏青的肩膀上,重重的打了苏青一拳。

苏青一下子被砸晕了。

此时,完全没有场景的罗素只能充当观众。

我饶有兴趣地看到她单手撑着下巴,对着眼前的一切微笑,就像在看一部与她无关的精彩剧。

“罗素,叫你的灵宠滚开!你作弊!”苏青愤怒的吼声不远处传来。

罗素淡淡一笑:“作弊?哪里骗?你不是说宠物可以上战场吗?完全是跟你学的。”

是的,罗素一开始确实提出了,但是当时以蜥龙为傲的苏青一口就否决了。

苏青后悔此时心里肠子都青了,一定不能把之前的话咽下去!

如果她单干的话,她在实力上比罗素强得多,而且她有很大的胜算。

但是现在罗素成了一个旁观者,她被两个幽灵包围了。这是怎么回事?

“叫你的灵宠回来!快回电话!”苏青被小龙打晕了,只能冻着自己,只能露着嘴。

但是小龙有多聪明呢?它把爪子握成拳头,痴娘直接一拳打进苏青的嘴里。

砰的一声巨响,痴娘苏青的嘴被它掀翻,看起来一塌糊涂。

当初苏青多酷,现在却被小龙打成猪头。

罗素咧嘴笑了笑:“我为什么要叫它回来?”

“这不公平!不公平!”苏青的声音口齿不清,不停的哼哼唧唧!

她准备了这么多卡片,一次又一次地拿出来,但都被罗素压制住了。现在苏青真的没有别的牌了!

“这很公平。你可以把我的宠物变成你的宠物。”罗素的讨论风格很好。“你放心,只要你能反击,我这边就没问题。”

罗素真的是击球练习。如果苏青的蜥蜴龙能和罗素的小奶狗翻脸,会不会被小奶狗翻脸?

“你——”苏青愤怒地瞪了罗素一眼。她差点被罗素吐血。

但是苏晴知道,这个时候她必须冷静下来!于是她对三位评委大喊:“暂停,我请求暂停比赛!”

裁判看着三个裁判,都觉得很无奈。

他们活了这么多年,第一次看到这么诡异的一幕。

但是说到不公平...不是。

就像罗素说的,如果你有能力,你也可以要求你自己的灵宠转而对抗她的灵宠,这也是实力的一部分。

于是,三位评委一致摇头。

裁判上前一步,淡然的看了苏青一眼,给了她一个定论:“生死决战,各有天命,三位裁判一致认为这场战斗绝对公平,请继续战斗。”

“不!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苏青绝望地喊道。

如果我们不暂停比赛,她真的会死的!

直到这一刻,才意识到死亡离她是如此的近。

最初,她绝对肯定死去的人一定是罗素,所以她从来没有想到她会死。

苏青把自己裹在厚厚的一层冰里,把自己裹得紧紧的,密不透风。

小龙皱起眉头,绕着冰雕走了一圈又一圈。

苏晴在冰面上也很着急。

虽然这两个幽灵暂时伤害不了她,但是躲在冰里不是长久之计。

然而,在她想出办法之前,小龙已经有了主意。

我看到它乖巧地坐在苏青的小腿上,但当人们被它的举动迷惑时,却看到它张开了小嘴。

一道火属性龙息直接喷向苏青的右小腿。

小龙的火属性不是一般的火属性,而是更高级别的三种口味的真火。

于是随着一声龙息,苏青裹着冰的右小腿露出了一块白肉。

苏青反应过来,心里顿时吓了一跳。她迅速释放灵气,让冻结的气体迅速固化小腿。

然而,为时已晚——

小龙反应很快,只看到它张开嘴,直接咬了苏青的右小腿!

小龙的牙齿有多锋利?冰玄铁都不在话下,何况是白嫩的人肉。

只听到咔嚓一声。

“啊——!!!"苏晴突然一声可怕的尖叫冲进了天空!

苏青感到一阵钻心的疼痛从小腿蔓延到四肢,倒凤颠鸾泪水在眼眶打滚。

痛,倒凤颠鸾好痛!

苏青感觉自己的右小腿差点被咬掉,大脑被剧痛刺痛。迷迷糊糊中,她低下头,看着自己的小腿。这一眼,她差点直接晕倒。

这本来是她的想象,却这么悲惨的变成了现实!

她的右小腿居然被小奶狗咬了!

而它竟然还嫌弃自己的小腿,呸,那一条小短腿竟然朝观众滚了过来,顿时引起了一阵尖叫声。

这时,苏青的脑子里很乱。她不知道该做什么,该恨谁,该怪谁。

疼痛吸引了她所有的注意力。

然而,她被卡住了,但勤劳的小龙没有停下来,她仍然不知疲倦地咬着腿。

看到小龙又对着自己的左小腿吐了一口龙气,苏青吓得要死。

“唰——”的一声,然后“嗖——”的一声,苏晴已经移开了冰面,飞速向前跑去。

因此,小龙的冰属性,龙的气息,白白浪费了。

小龙跳上蜥蜴龙的头,命令它:“嗷——”去追它!

蜥龙明白了,张开爪子,迅速追走。

然后,一个奇怪的画面出现了。

断了一条腿的苏青在前面跑得很快,而小龙坐在蜥蜴龙头上,在后面不停地追赶。

苏青的头脑前所未有的清醒。

不,你不能-你不能就这么死了。

绝对不行!

怎么办?

苏青求救的目光不断向下扫过,她和师叔还有哥哥们坐在那里,他们一定会救她!

因为求生的本能,苏青想都没想就直奔观众。

苏青居然跑到台下了?这是什么节奏?

都在盯着苏青看,一时间都沸腾了!

决战怎么能跑到观众面前?这还是你死我活的战斗吗?要知道,不战而逃是大陆奖励名单上的。

然而,苏青直到现在才知道,没有什么比生命更重要,只要青山不怕没柴烧。她还不能死,因为她还没有报过仇。

正当苏青的身体离观众还有一步之遥的时候,苏青突然觉得不对劲。

突然,一个巨大的影子出现在苏青的头顶。

这个大虚空手印不大,但是速度极快,直接打在苏青头上。

“砰——”一声巨响。

大虚空手印牢牢的砸在苏青的头上,让她头晕目眩,眼前突然出现蚊香。

“罗素,住手!毕竟她是你妹妹。这是一个永远无法改变的事实。你在杀你自己的妹妹。!"

苏靖宇我再也忍不住了。她站起来,对着罗素大声吼叫。

苏紧随其后,直接骂了:“你怎么能这样?”你真的要杀二姐吗?罗素,你太恶毒了。你的心是黑的吗?!"

突然周围一片寂静。

这是扶苏的家庭事务,他们不宜插手观看。

面对两兄弟姐妹的指责,罗素双手环胸,漠然地指着桌子:“这是哪里?”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