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番茄TOMATO直播(中国)股份有限公司----朱颜血第二部(1/96)

番茄TOMATO直播(中国)股份有限公司 !

“你带我来这里只是为了吹风吗?”

山顶的风太大了,朱颜她的薄外套根本抵挡不住寒意。

唐雨晨看着山脚下的灯光,朱颜淡淡地说:“你敢从这里跳下去吗?”

安若看了一眼高高的悬崖,他的腿忍不住后退了一步。“太晚了,我们回去吧。”

"安若,过来,我给你一个机会把我推到这里."

"..."安若目瞪口呆。

“你不是很讨厌我。现在我给你机会杀了我。你不想要吗?”唐雨晨转过身,漆黑冷漠的眼睛,却异常锐利。

安若的眼皮跳了一下,心跳加快了。

是的,她很恨他,想让他彻底消失。

但她永远不会为他弄脏手,而且,她永远不会做那种事。

不要看别处,安若淡淡地说:“我会在车里等你。”

她转身走了几步,身后轻轻响起那个男人的声音:“安若,我给了你杀我的机会,你不珍惜,以后也不会有机会了。”

安若突然转过头,怒视着他,喊道:“既然你这么想死,那就跳下去!”

唐雨晨怔了怔,然后轻低一笑。

是的,他不想死,他也没有真正给安若杀他的机会。他只是想说点什么。

安若在车里等了很久,唐雨晨没有离开的意思。最后她就坐在里面直接睡了。

————

当她醒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车子回到了城里,甚至到了人气门。

“来,下车。昨晚为了和我在一起,我好心送你去公司。”唐雨晨笑着简单地说道。

安若·冷冷忙推门下车。

她只是走下来,抬头看着云飞迷惑的眼睛。那个男人的目光滑过她,落在车里的唐雨晨身上。

安若脸色一变,下意识的就要解释,但很快平静下来。

好像纸挡不住火。

唐雨晨也看见云在飞。他本来打算马上开车走,后来改变了主意。

当他打开车门下车时,他走到安若身边,伸手亲密地揉了揉她的头,低下头,在她的额头上印了一个温柔的吻。

“宝贝,你昨晚累坏了。今天带你去吃饭,下班给你打电话。”

安若握紧双手,有些愤怒地盯着他。

他故意这样做是为了给别人看!

我只是不知道他为什么故意这样做。

“嗯,我走了。”男人不死心地开车走了,安若抬头一看,云飞已经离开了,那里一个人也没有。

安若想找个机会向云杨妃解释她与唐雨晨的关系。

但是一直没有时间和机会。云飞忙得连和她说一句话的时间都没有。

下班很难。安若不急着离开,等着和他一起走。

这个人一直坐在办公室里工作,没有下班的计划。安若等了半个小时,不得不沏杯茶给他。

“云宗,下班了,你不走吗?”安若小心翼翼地和他说话。

那人抬起头,飞快地看了她一眼,然后低下头继续忙碌:“你先走吧,我还有事情要处理。”

他的语气很轻,显然他不想和她说话。

贝贝每天在这里吃饭不累。

时间过得很快,血第贝贝结束了大一的生活,血第进入了大二。

贝贝的学习上了正轨,不用那么努力学习了。

然后问题来了,她的钱快用完了。

学费,生活费,房租…各种费用都很高。

她之前存的钱已经用光了很多,不努力赚钱就坐着吃空。

再加上她现在有很多空闲,所以想找点事做,积累更多的经验。

仿佛是一场及时雨,邦娜邀请她周末去餐厅打工,月薪够她一个月的生活费。

贝贝很开心,每个周末都去上班。

她跟着餐馆的厨师,学会了做几道菜。她有空的时候在家练习。慢慢的,她学会了做几道特色菜,味道很不错。

但是贝贝学会了多做甜品。

然而贝贝半年没工作,突然接到意外。

伦敦的一位律师突然联系她,说她爷爷去世了,留给她一笔遗产。

而且遗产的数量相当大,有几十万。

贝贝听到这个消息后非常惊讶。

自从父亲去世后,外公一家就和他们失去了联系,她也忘记了他们的存在。

没想到爷爷去世了,给她留下了遗产,还有这么多...

贝贝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但她一再确认,遗产的确是留给她的。

继承手续办理的很快,钱很快就记入了贝贝的账户。

突然之间,有了这么多钱,贝贝接下来几年的生活就完全好了。

既然她不缺钱,她不想浪费时间工作。

贝贝辞去了餐馆的工作,立即申请了舞蹈班和钢琴班。

她没有天赋,所以她必须学习。

当然,她的重点是学习。总之贝贝很努力,每天都像是最后一天,争分夺秒。

大学谈恋爱很正常。

贝贝自然有很多男人追求,他们都很优秀,家庭背景各种各样。

但是贝贝对他们没有感情。

她拒绝了所有人的追求,一心要提升自己。

在她看来,她是一个可怕的人。她需要提高的太多了,不能在恋爱上浪费时间。

即使她有时间说话,她也不感兴趣。

她的眼睛只能让她看到一个人,其他人都比不上他...

为了接近那个人,她不得不拼命练习自己。

贝贝每天都在不断进步。

她升职越多,就越能理解妈妈对她说的话。

的确,她和南宫乐山的差距太大了,简直就是天壤之别。

她根本配不上他。

南宫乐山无所不能,各方面都很优秀。

之前她只是看到了他的优秀,却不知道他的每一个气场都是常人难以达到的,更何况有那么多。

现在,她努力工作只是为了完成她的大学学业,学习她的才华。她每次进步都需要付出很多努力。努力不一定有用。

那么优秀的南宫乐山付出了多少汗水才走到这一步?

他那么优秀,朱颜自然要配个很好的女人。

她太坏了,朱颜真的不配站在他身边...

现在贝贝意识到了自己的不足,她不得不越来越努力。不是为了和他再在一起,而是为了让他再见面时,她在他眼里变得更好。

在这种信念的支撑下,贝贝在整个大学四年没有浪费时间。

她不仅学了法语,还学了西班牙语、德语和日语。

她还获得了所有的钢琴考试证书,并在学校的才艺表演中获得了一等奖。

她每门专业都是A。

毕业前,她在各大使馆做了一两年的翻译。

不仅如此,她的雕刻作品还获得了最佳创作奖...

当然,作为女人,她也学会了化妆和打扮,注重品味的培养。

贝贝用汗水换来了太多光环。

追求她的男人越来越好。

但是贝贝还是无法动心,心早就没了。

一个追求她的男人问她为什么不谈恋爱,为什么一直不动感情,为什么那么努力,不累吗?

贝贝老老实实的回答:“我尽力去找我的心,不然我这辈子都没感情了。”

是的,她是如此绝望,只想慢慢找到她的心...

******

四年转瞬即逝。

终于大学毕业了。

贝贝其实早就修完学分了,但是她并没有提前毕业,而是利用学校的资源多学习。

多读书的好处是她一毕业就考上了世界上最高学府的研究生院。

以前,这是贝贝从来不敢奢望的高度。

当她收到通知时,她的心情非常复杂。但这并不太令人惊讶,因为这正是她所期望的。

但她觉得不真实,仿佛在做梦。

回顾过去的25年,不就像做梦一样吗?

贝贝突然很感激上帝的安排。

让她抓住最好的岁月里的时光,努力走到今天。

她也很感谢自己。她没有辜负这些年,也没有放弃自己,否则也不会有今天。

总之贝贝现在更自信更漂亮了。

她也看到了未来的方向,知道未来该怎么走。

那就是继续前进,变得更好...

贝贝一毕业就去了美国。

虽然开学还早,但她想早点安定下来,多学点东西。

现在她每天都有无穷无尽的计划,浪费了一天,对她来说是一种遗憾。

贝贝不喜欢住在校园里。不方便和别人分享。

现在她攒了不少钱,在中心区租了一套不错的房子,还卖了一辆女式滑板车。

迅速安排好一切后,贝贝去找工作了。

她发了很多简历,每个公司都让她去面试。

最后贝贝选择了最大的公司。虽然她做的工作不重要,但她可以学到很多东西。

贝贝能力好,长相好,性格好,去公司很受欢迎。

她在公司混的时间不长,大家都很喜欢她。

当然,很多人会追求她。

现在,不管她去哪里,都会有很多优秀的男人喜欢她。

朱颜血第二部

这在过去是不可能的。

虽然她以前年轻漂亮,血第但是很少有男生喜欢她,血第甚至没有一个优秀的。

现在她老了,喜欢她所有很好的男人。

贝贝知道,这都是因为她变得更好了。

因为她很好,所以她吸引了很好的人...

贝贝总是不忍心去想。如果她从小就努力让自己变得优秀美丽,南宫的哥哥会从一开始就喜欢她吗?

那她就不会犯错,付出代价,艰难的走到今天?

但是生活中没有如果。

幸运的是,生活有重新开始的机会。

现在她抓住机会再次站起来。她相信,只要她从不放松,不放弃努力,她以后的生活一定会越来越好。

但是,她已经变得很好了,可能无法享受和南宫在一起的第二次。

但她知道,如果她不努力变得更好,她就没有机会了。

所以即使只有万分之一的机会,她也不会放弃。

贝贝每天都以这个信念努力。

对她来说,一天24小时用到了极致。

她能清晰的感受到她的进步,她的成长,她的蜕变。

在一个暑假里,贝贝完美地完成了她的工作。

甚至她还雕刻了一件作品。

雕塑一直是她最喜欢的爱好。

因为她的爱,她的作品有自己强烈的风格和灵魂。

贝贝的作品很美很可爱,让人第一眼就觉得很舒服。

她在假期刻了一朵玫瑰。

一朵玫瑰在花瓶里静静地绽放,就像刚刚开放一样。

玫瑰虽然没有颜色,但是生命力很强。

让人看了就知道这朵玫瑰在挣扎着自己绽放。

甚至给人感觉这玫瑰是活的,有故事。

所以贝贝拿着作品参加比赛的时候,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现场一些评委和艺术家表示,她将是未来最有潜力的雕塑家。

有人断言她会创造新的雕刻技术,成为一代大师。

贝贝听到这些评论很惊讶。

她从来没想过自己会得到这么高的评价。

她只是在雕刻的时候把所有的心思和热情都投入进去。

不过贝贝被这么多人认可的时候还是很开心很热情的。

自然,贝贝在这次比赛中获得了第一名。

顺其自然,有人想买她的作品。

有眼光的人想买。

这个时候贝贝还没出名,等她买东西以后升值会很大空。

贝贝不反对卖。

她的作品和其他许多人的作品将在展览会上出售。

贝贝为她的工作出价5万元。对于一个新人来说,这是一个非常高的价格。

但是对于想买的人来说,太便宜了。

许多收藏家正准备抢购她的作品,但出乎意料的是,它们被一位神秘的商人以高出100倍的价格收购。

目前只值5万元的作品突然变成了500万元的价值,让大家都懵了。

贝贝自己也傻。

即使她马上拿到了交易款,朱颜她还是觉得不可思议。

给她买作品的人是一个她不认识的陌生人。

贝贝不明白为什么要买她的作品,朱颜为什么要付出这么高的代价。

她的工作真的有那么好吗?

或者...

贝贝突然想到了一个可能性。

会不会被南宫乐山买走?

贝贝越想越觉得可能,心跳越厉害。

会不会是他?

她渴望知道真相,但她害怕知道。

如果真的是他,而她指出了一切,他就再也不会出现在她面前了吗?

贝贝这样想了几天,突然收到一封邮件。

这封邮件是由那个神秘的商人寄给她的。

他在邮件里说,他曾经有一个很喜欢玫瑰的恋人,他们和玫瑰有很多不解之缘。

但是最后,他的爱人离开了他。

一直以来,他都很想她,直到看到贝贝刻的玫瑰花,突然他仿佛看到了自己的爱人。

他没想到一朵玫瑰会带给他如此强烈的感情。

甚至会让他想起过去他和爱人之间的幸福和快乐。

这就是为什么他真的想买下这部作品,并打算永远保留它。

当然,这位商人给她发邮件并不仅仅是为了说这些。他只是想知道贝贝为什么这么年轻,就能雕刻出这么有生命力,这么有故事的东西。

因为她的作品并不完美,但故事却很丰富多彩,让人一眼就陷入其中,联想到各种情节。

商家语气很绅士,也不要求贝贝讲故事。如果她不说她的故事,他也不会失望。

但她愿意和他分享她的故事,他会很开心。

估计是商人的故事引起了贝贝的共鸣,贝贝向他倾诉了她的故事。

她没有说什么具体的,只是粗暴的说自己做错了什么,因为离开了喜欢的人而受到了惩罚。为了重新站起来,对得起他,这几年她一直在努力学习,追到他,然后她学到了很多道理和东西。

于是她把自己所有的感情和想法都倾注到作品中。

她还说没想到自己的作品这么成功,很高兴自己的作品能对商人有这么大的意义。

收到她的电子邮件后,商家回复了她的电子邮件。

【贝贝小姐,在这种情况下,‘玫瑰’倾注了你所有的感情和思念,甚至是你对爱人所有的爱。是不是很舍不得买?]

贝贝当晚看到邮件,回复了他。

【不,我没有放弃。因为我的思想感情,没有人可以带走,它们永远属于我。我对他的爱永远不会枯竭。]

贝贝点开邮件,去洗澡,却没有关掉电脑。也许商人会回复她。

贝贝洗澡的时候是伦敦的南宫城堡,南宫乐山的书房。

书房只有一盏昏暗的壁灯,整个书房都是昏暗的。

书桌前的电脑闪着明亮的光。

南宫乐山坐在办公桌前,眼睛深深的盯着电脑。

他不知道自己在看什么,血第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血第坐在那里半天没有反应。

在巴黎,贝贝洗完澡出来,关掉电脑上床睡觉,才收到商人的回复。

商家再也没有回复她,贝贝忘记了自己的存在,全身心投入到学习中。

现在,她渴望学习。

学习就像呼吸。断不了,好像断了她就死了。

贝贝的导师说她疯了,她在学习上的疯狂很可怕。

贝贝觉得这种状态很好,让她沉迷,欲罢不能。

她辞去了兼职,专心学习。现在她没有广泛的研究。她只需要学习雕塑。

贝贝把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了创作上,她的进步简直是突飞猛进。

她花了很多时间只是练习刀功。

她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所以她的作品不能差。

就这样,时间过得飞快。

贝贝在美国留学两年了。

但这两年来,她已经声名大噪。

她的作品每次都能卖个高价,供不应求。

贝贝不在乎这些成绩,而是不断努力,努力,再努力。

她身体里有无穷无尽的能量和热情,她想把所有的热情都投入到创作中去。

只有当她想休息时,她才知道自己达到了一个高峰。

现在她一直不想休息,还没到极限。

贝贝一直在挑战自己的极限。

是她对窗外的事充耳不闻的努力,让她更加出名,她的雕版作品越来越好。

看着自己的成绩,贝贝心里很高兴,想着再努力几年,然后回伦敦。

然而,她很快就收到了一个坏消息。

消息是群发的,南宫家的人都收到了同样的邮件。

南宫文祥去世了...

贝贝盯着邮件的内容,呆了很久。

她没想到南宫爷爷去世了...

还有,她离开伦敦已经六年了。这么长时间,他老人家的生命应该走到极限了。

好在邮件里说他是自然死亡。

老死不相往来是自然规律,谁也无法避免。

每个人都会死,死了才是最幸福的结局。

因此,对于南宫文祥的死,大家都不是很难过。

贝贝只是有点难过。

但是她决定回去参加他父亲的葬礼。

即使没人想见她,她也会去。

因为这辈子,她永远忘不了,他老人家给了她重新站起来的机会。

如果他没有看上她,她就不会一步步站起来。

他也是第一个相信她受了委屈的人。

贝贝尊重他,自然不想错过他的葬礼。

尽管她手中的工作刚刚完成一半,但她毫不犹豫地放弃了,并立即预订了返回伦敦的航班。

贝贝直到登上飞回伦敦的飞机才感到一丝紧张。

我们很快就会再见到南宫乐山。

说实话,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

六年过去了,他是不是忘记了她,把她当成了陌生人?

朱颜血第二部

或者,朱颜他还恨她,朱颜根本不想见她?

其实这些都不是她最害怕的。

她害怕他已经有了喜欢的人,爱上了别人...

如果是这样,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一路上,贝贝想得太多,无法阅读。

休息一会儿她就不能休息了,导致七八个小时的飞行,感觉特别累。

当飞机降落在伦敦机场时,贝贝变得更加紧张,感到害怕离家近。

六年前离开伦敦后,她再也没有回来。

现在她终于回来了...

贝贝到达伦敦时已经是深夜了。

她坐出租车直接去了酒店,没有回家。

她的房子,一直空没人住,现在肯定没法住了。

贝贝也不想回家。

那个家,她回去只会觉得又冷又荒凉。

找五星级酒店,贝贝要了套房住。

她现在不缺钱。酒店费用对她来说根本不是问题。

她担心有人会认出她。毕竟她曾经是明星,但是酒店工作人员根本就没认出她来。

她就像昙花一现。这么多年过去了,没有人记得她。

贝贝松了一口气,只要没人记得就好。

她在酒店休息了一夜,第二天一早就起来了,穿好衣服出去了。

贝贝租了一辆车,让司机整天来接她。

*****

南宫文祥的葬礼将在下葬前一周举行。

今天还有葬礼,贝贝要去南宫城堡看他。

她知道很多人不会欢迎她,但她还是想去,拜完她,很快就要走了。

反正我这辈子,她从来没有红过,她习惯了,不会因为别人的态度而难过。

所以当贝贝到达南宫城堡时,她直着背,平静地走了进来。

她还买了一大束菊花,因为南宫爷爷爱眼前的植物。

幸好这次不像几年前,守门人的保镖没有拦截她,让她顺利进入。

这次肯定和上次不一样。

那一次,南宫文祥病了,这一次,他死了,所以守卫不敢拦截任何南宫世家。

贝贝从城堡乘专车到了哀悼的地方。当她下车时,她看到一些人聚集在大厅外面。

看到贝贝的时候都愣了一下,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还是一个记忆力很好的人,试探性的问:“你是贝贝吗?”

贝贝点点头,礼貌地和他们打招呼。

那几个人真是震惊了。没想到这个有贵族气息的美女竟然是贝贝!

虽然贝贝一直都很漂亮,但她曾经是个可爱的小女孩。她不够大气,眼睛里总是流露出胆怯。

然而现在,她是一个完全不同的人,和以前截然不同。

她的穿衣风格变了,变得很有品味,有很强的个人风格。

她的外貌似乎变了。

她以前也有一些包子脸,看起来不精致完美。

现在她瘦了很多,下巴变长了,脸变成了标准的鹅蛋脸。她虽然没那么可爱,但是更精致大气。

而她的眼神变了,血第仿佛多了很多智慧,血第不再是小女孩的眼神。

更让人惊讶的是她的气质。

一个人的外貌很容易改变,气质却很难。

贝贝现在的气质鹤立鸡群。

在人群中,大家一眼就能注意到她。

她的气质很干净清纯,就像一个不染人间烟火的仙女。清纯美丽的人情不自禁的想要亲近,拥有。

总之,贝贝的变化太震撼了。

当她一路走来,所有人都会被她吸引,然后感到震惊。

贝贝走进灵堂,然后看到南宫乐山笔直地站在南宫文祥的边上。

他穿着黑色西装和白色衬衫,胸前插着一朵白色菊花,面无表情,呼吸冰冷。

看到他,贝贝突然走不动了,脚好像粘在了地上。

一双眼睛粘在他身上,无法移开...

她幻想着他们重逢的无数场景,并做好再次见到他的准备。

然而,当她真正看到他时,她仍然不知所措。

更让她兴奋的是,他和六年前一模一样,长相几乎没变。只有他的呼吸,变得更加平静内敛,高不可攀。

贝贝的反应让周围很安静。

南宫乐山目光微动,视线一转移就看到了她。

他明显愣了一下!

但很快,他就掩盖了自己眼睛下的复杂感情。

两个人静静的对视,却没有人能看出他们心中的情感。

贝贝先把目光移开,她走到一边,接过司仪递过来的三根香,然后走到灵位前,庄严地跪下,恭恭敬敬地行礼...

香火过后,贝贝又去了南宫乐山,送了他一份礼物。自然,南宫乐山是主人,还了礼物。

仪式结束后,贝贝忍不住看了他一眼,然后转身走了出去。

外面有一个特殊的休息区来接待前来致敬的客人。贝贝没去休息,直接走了。

她来这里的目的是为了向南宫爷爷致敬,而不是为了别的。

表达完敬意后,她没有理由留下来。还有,她不想让南宫乐山误会她...

贝贝回到酒店,除了在房间里休息什么也没做。

深夜,贝贝洗了个澡,在床边看书。

现在她已经养成了每天看书的习惯,一天不看书就会难受。

但是今晚,她不能看。

她脑子里出现的都是今天遇到南宫乐山的场景。

他们一句话也没说。

他真的完全忘记她了吗?

如果他忘记了她,她该怎么做才能让他重新接受她?

贝贝居然往自己身上吐口水。

当初她选择承担一切,知道会分开,也是她自己想这么做。

她现在还是那个放不下的人。

明知道南宫乐山不会轻易原谅她,也许一辈子都不会再爱她了,但还是想挽回他的心。

她那么努力,那么疯狂地让自己变得更好,都是为了重拾他的心。

如果无法挽回,她将会有非常痛苦的一生。

所以她不想一直痛苦下去,只好去争取。

只是她不知道怎么争取而已。现在的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除了不断提升自己。

朱颜血第二部

想到这,朱颜贝贝暗暗骂自己傻,朱颜可是却无能为力。

算了,她还是继续做自己吧。

只有她变得足够优秀,机会来了,她才能牢牢把握。

贝贝那天晚上想了很多,直到很晚才休息。

同样,南宫乐山也一直睡不着,很晚才睡着...

第二天,贝贝又习惯早起了。

她今天不去南宫城堡。她昨天去过那里,所以今天没有理由去。

但是葬礼那天,她会去一整天。

贝贝打算在酒店休息一天,看书,处理一些邮件。

然而,她没有想到会有人来酒店找她。

酒店前台打电话说有人找她,贝贝愣了一下。“谁在找我?”

“是一位女士。她说她姓冷。”

贝贝又卡住了。

是心冷吗?

贝贝不知道她为什么来看她,但她还是下楼了。

她来到酒店的咖啡厅,看到了那颗冰冷的心。

冷心坐在一个安静的角落里。离开了六年,她变得成熟了,其他的变化都不大。

然而,冷欣没有想到贝贝的变化会如此之大!

看到贝贝,她明显愣了一下。

贝贝走到她对面坐下,平静地问:“没想到你会找到我。你找我干什么?”

冷心眼里闪过复杂。“他们说你回来了,你变得和以前很不一样了,我想去看看。”

贝贝笑了:“我变了,你就想看看我变成什么样了?”

是的,她只是想知道贝贝没有南宫乐山会是什么样子。

他们说贝贝变得面目全非,彻底重生了。

她不相信我,所以来看看。

我不认为这是真的...

冷心没想到贝贝的变化会这么大,简直无法想象。

那个气息高贵态度平静的女人真的是以前什么都不会的小女孩吗?

他们真的很孤独吗?

冷心的滋味很复杂。是一种被她曾经讨厌和看不起的人追,然后踩在脚底的复杂滋味。

这几年来,她的心态一直很平静,很平静。

她认为自己的心态已经培养够好了。

没想到,看到贝贝就功亏一篑,失去了位置。

如果她还想和贝贝比,那就没必要和别人比了,就看贝贝现在的样子和气质,她就输了...

冷心来这里就是为了看贝贝的笑话。

但是没想到,我自己看的段子。

她差点忘了过去,现在想起来都想不到,然后觉得自己这辈子都活得像个笑话。

冷心不禁自嘲。“贝贝,你真是我这辈子的噩梦。”

一直在她身体和心脏上捅了几刀。

贝贝明白她的意思。她淡淡地说:“你曾经是我的噩梦,后来我再也没有做过噩梦。”

寒生心中惊讶,“什么意思?”

贝贝解释道:“我放下了自己,所以你不再是我的噩梦。”

"..."冷心瞳孔收缩。

贝贝是在暗示她一直没有放下自己。

她是间接说她太执着了。

冷昕比贝贝大几岁,血第比贝贝更早成熟懂事。

结果现在贝贝这么说,血第她好像觉得被嘲笑了。

被嘲笑不如比她年轻无知的女人。

她没有贝贝好...

冷心冷笑道,“受伤的不是你。你当然很容易放下。”

贝贝淡淡地说:“我觉得不容易放下愧疚。”

冷心突然厉声问道:“所以你对我没有任何愧疚?”

“是的。”

“真是个无情的女人!”

“我已经弥补了我的罪过,我不欠你任何东西。”

冷心突然睁大了眼睛。“你说什么?”

贝贝还是那么冷漠:“我不欠你什么,也永远不欠你什么。”

冷心不知道说什么。

贝贝说这种话太直接了,恨不得扇她一巴掌。

贝贝似乎看出了她的心思,“心冷,不全是伤,需要别人用一辈子的愧疚来弥补。我不再为你感到内疚了。不是想逃避责任,而是已经付出了应有的代价。如果你认为如果我伤害了你,我会一辈子对不起你,那你就错了。一辈子都承受不了愧疚。我能做的是赎罪,但现在我的罪已经被赎了。”

冷冷一笑。“你毁了我的脸,毁了我的幸福,所以你觉得坐两年牢是一种救赎?”

贝贝看着她依旧美丽的脸庞,很是不解。“你还在乎脸上的疤吗?”

但是时间愈合后,她脸上的疤痕几乎看不见了。

冷心讽刺地勾着嘴唇:“我不能原谅你的是,你毁了我的幸福,偷走了我的幸福!”

“我没有拿走。”

“你没有,你们是怎么在一起的?!"

“所以我离开了。”

“我已经离开六年了,一次也没有联系过他。”

贝贝对自己说:“六年可以改变很多。这么长时间,你可以再和他在一起,再找到你的幸福。我也可以有很多意外,承受很多很多痛苦。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冷心的眼神很复杂。

她怎么会不明白她的意思呢?

贝贝意味着她的离开是她重新找到幸福的机会。

但是六年过去了,她和南宫乐山还是没有可能。所以贝贝没有带走她的幸福,因为没有她,她无法把握...

在过去的六年里,贝贝的生活并不一帆风顺。她选择离开,忍受艰难,也是一种赎罪。

六年时间,他们可以彻底改变很多事情,甚至是自己的命运。

但如果她没有把握住,那也不是贝贝的错。

冷心根本不想承认自己的失败。“贝贝,你以为只要有时间一切都可以改变吗?要不是你,那些事怎么会发生,我怎么会离开他?!不是什么事情发生了都可以挽回的!”

“但没有我,你不会认识他。”贝贝淡淡地说。

冷心错愕。

“而我伤害了你,不是你们不能在一起的理由。”

她的力气不小,朱颜祁瑞刚感觉脸颊有点烫。

莫兰冷冷地看着他:“不要脸!朱颜”

齐瑞刚笑而不怒:“要不要在这里扇脸?”

他转过头,露出没被打的一面。

莫兰毫不犹豫的给了他一巴掌!

别以为她害怕打架。

齐瑞刚眯起眼睛:“我记得,这不是你第一次打我了。”

“不是第一次了,估计已经超过十次了!”

过去不要给齐瑞刚一巴掌,只要让他不开心一点,他就会让你死。

现在经常被莫兰扇耳光,但他并不生气,还有点激动。

齐瑞刚扬起嘴角:“你打我,我就打不回去。你让我再做一次,我们就忘记这个账户。”

“我打你,你活该!”莫兰生气地推了他一下。

“快放手,我要上厕所!”

“这个借口真是笨拙。”

“我说的是真的!”

祁瑞刚就是不肯放手,不仅双手抱着她,还用两条腿缠着她。

他就像一只章鱼,牢牢地附在她身上。

莫兰没什么实力。几经挣扎,他累得躺不下去了。

“齐瑞刚,你够了,放开我!”

“不放手,让我做两次,我就放你走。”

反正他今天休假,可以陪她一整天。

她不让他靠近,他就耍流氓,他也不会相信自己不能占便宜。

莫兰厌恶地皱起眉头:“我真的很想上厕所,你能放开吗?”

“不,给我做两次。”他还是说了同样的话。

“啪——”莫兰恼了,给了他一巴掌。

齐瑞刚瞪眼:“你是不是玩上瘾了?!"

“是你犯贱,活该挨打——”

她从未见过像他这样卑鄙的人。

她对他恨之入骨,以至于他不放过自己的死,这是极其卑鄙的!

“我哪里有罪?”祁瑞刚问。

“我恨你,恨你,我天天让你滚,你从来不滚,你有什么无罪的?”

“你让我滚,我已经滚了,要不要再滚?”

“混蛋!”莫兰气得不知道骂什么。她很有教养。即使她疯了,她也是个混蛋。

“我说的是实话,你怎么又生气了?”祁瑞刚笑着问,故意逗她。

莫兰不想和他废话:“放开,我要上厕所!”

“我来背你。”

“不要——”

“你不是憋着吗?看来你说的是假的,说假话是要受到惩罚的。我会惩罚你再为我做一次,三次。”

莫兰举起手,终于没有扇下去。

她不喜欢打人,即使对方错了,她也不喜欢动手,会让她觉得没教养。

而且长此以往,她的素质会无形中降低,变成泼妇。

莫兰的心如死灰。“做你该做的事……”

她没有反抗的心思,但心里的怨恨和痛苦却无法熄灭。

祁瑞刚的眼神明白了几分。

“你同意了吗?”他试探性地问。

莫兰扯出一声冷笑:“你为什么用假的方式征求我的意见?如果你真的尊重我,怎么能老是推我?”

祁瑞刚的心里突然有些无聊。

他脸上挂着微笑。“当我对你失去兴趣的时候,我会完全尊重你。”

那时候他已经不需要她了,血第自然就不会那么霸道,血第把她留在身边。

你不必强迫她这样做,那样...

莫兰的眼神动了动:“你怎么能对我失去兴趣?你喜欢我什么,我不能改变吗?”

“我喜欢你总是抗拒我。”

“像你不喜欢我,像你不为我做。”

“混蛋!”莫兰又疯了。

齐瑞刚很无辜:“我说的是实话,你问我。我说实话,你生气了?”

他说的是实话吗?显然是故意的。

莫兰决定认真跟他说:“齐瑞刚,我这辈子再也不会喜欢你了。我发誓,我永远不会喜欢你。能不能早点放下?”

齐瑞刚嘴角敛起一丝笑意。“我喜欢你不喜欢我。”

“所以我会喜欢你一辈子。”

“混蛋——”莫兰真的疯了,终于改了词汇。

祁瑞刚突然翻身,把她扶上。

“你的问题都问完了吗?现在,轮到我做了。”

做点什么——

整天做就是了!

“你怎么不去死!”莫兰又骂了一句。

“嗯,我要死了。”

是* * * * * * * * * *...

齐瑞刚迅速熟练地脱下裙子,里面~衣服~裤子…

莫兰白皙完美的身体出现在眼前,祁瑞刚的眼睛热得像火炉一样。

莫兰羞愤而死。其实这个身体已经被他侵犯过很多次了。

但是她还是拒绝了他这样对她。

在撕开被子盖好身体后,莫兰的眼里有了一层水雾:“我想去洗手间。”

“还在撒谎。”祁瑞刚撕开被子,双手在她白皙的皮肤上搓着。

不是他不相信她,而是她经常用这样的借口。

每次他想和她做,她都要上厕所。

那你一进去就不能出来了...

她撒了那么多次谎,他再也不能信任她了。

“我说的是真的!”莫兰认为她是一个放羊的孩子。

“你什么时候不是故意的?”祁瑞刚不舍的放开她的身体,一只手解开腰带。

莫兰挣扎着:“让我先去趟洗手间!”

祁瑞刚按着她的身体,完全不理她的话。

衬衫的扣子被他扯开了,于是他打开衣服,压住了她的身体。

“祁瑞刚……”

“嘘,做一次就放你走。”

他握着她的手,低下头,亲吻她的嘴唇。他的吻一如既往的霸道,浓烈,火辣,他想把她吞了。

莫兰呜呜地挣扎着,长长的头发凌乱地散落在白色的枕头上,身体压在身下,深深地浸在床垫里。

她所有的挣扎和言语都被他压制了。

莫兰的头脑开始发昏,但身体没有太大反应。

她对性有一种冰冷的感觉。祁瑞刚给她倒了很久的中药,天天逗她,身体渐渐有了一些感觉。

但这对于祁瑞刚来说是不够的。

他想要的是她的兴奋和激情。

所以他的革命之路任重道远...

想到这些,齐瑞刚更加努力了。

莫兰只盼着自己早点结束。她真的需要去洗手间。

十分钟过去了,二十分钟过去了,半个小时过去了...

莫兰怒不可遏。“你说完了吗?!"

“这还不是全部……”祁瑞刚低低的呼吸,朱颜沉重的呼吸。

莫兰再也憋不住了:“滚,朱颜我要上厕所!”

“来了?”祁瑞刚心不在焉的问道,他的眼睛染满了喜悦。

"..."莫兰不理解他。

“高潮来了吗?”

"...没有!”莫兰的声音几乎掀翻了屋顶。

他能不能不要用那种方式思考一切?

祁瑞刚见她这样,也不确定她是不是真的想上厕所。

“等一下,两分钟——”

他做了最后的冲刺,然后全身麻木,结束了激情。

而莫兰,也再也装不下了...

床单很快浸湿了一大片。我不知道是他湿了还是她湿了。

但很快,齐瑞刚知道是她...

莫兰的脸涨得通红。她一生中从未如此丢脸过。

她实际上...实际上* * * *...

齐瑞刚愣了几秒,有些愧疚地看着她:“我这次才知道你是真的。”

“啪——”

“齐瑞刚,你去死吧!”

房间里,莫兰羞愤交加。

她真想把他切成碎片!

瑞奇只是被打了一下,一点也不生气。他捏了捏她的手掌。“放心,我不会说的。”

“你不用怕在我面前丢脸。”何宠溺的说道。

“让开,我要去洗手间——”莫兰真的不想和他说一句话。

“我来背你。”

“不稀罕!”

祁瑞刚没理她的话,就把她抱起来,拖着臀部抱到卫生间。

莫兰已经完全放弃了奋斗。她闭上眼睛,自欺欺人地以为整个世界都消失了。

祁瑞刚把浴缸装满水,把她抱了进去。

温水缠绕着他们的身体,祁瑞刚让她的头靠在他的肩膀上。

莫兰咬着嘴唇,握住她的手掌,睫毛在颤抖。

“好吧,都是我的错,别不好意思。”

“为了赔罪,要不要我伺候你洗澡?”

祁瑞刚把沐浴露倒在浴花上,揉了揉,抹在身上。

他们的身体靠得很近,但底部仍然相连。

他轻轻地涂在她身上,每个地方都很小心。当然,他在小心翼翼地吃着豆腐。

莫兰霍地睁开眼睛,他的黑眼睛打了一下。

“不生气?”他笑着问。

“滚——”莫兰推开他,他们终于分开了。

只是在那一刻,莫兰的身体有种空空虚的感觉。

那种感觉过去了,几乎是她的幻觉。

齐瑞刚的后背撞上了乳白色的浴缸。“洗完了再动。”

“我自己来!”莫兰起身走出浴缸。

她去开淋浴,很快就洗好了。

祁瑞刚盯着水雾,她的身体好了,他的身体,又热乎乎地跳了起来。

莫兰一直很警惕,自然感觉到了他的意图。

她连忙扯过浴巾裹在身上,冷冷地看着他:“够了,别让我更恨你!”

祁瑞刚突然从浴缸里走出来,大步走向她。

莫兰吓得转身就跑——

他一碰门把手,就从后面抱住了他。

“齐瑞刚,别太过分!”莫兰喊道。

男人转过她的身体,血第捏了捏她的下巴,血第用力吻了吻她的嘴唇。

这只是一个简单的吻,也是一个严肃而专注的吻。

他慢慢放开了她。

莫兰气喘吁吁,表情僵硬:“你根本不是人!”

齐瑞刚咧嘴一笑,轻轻拂去湿漉漉的头发。“好好洗个澡,不然我继续。”

“走开!”

“不听话?”祁瑞刚敛去笑容,眼神变得阴沉。

莫兰太了解他了。他这个时候说的绝对是真的。

“你先出去,我来洗。”

“你老了,也老了,不用那么有准备。”

“你出去!”她坚持。

祁瑞刚无奈,他揉了揉她的头,然后低头吻了吻她的额头。

“好,我出去。”

他扔掉莫兰的浴巾,把它裹在腰间。

莫兰恨不得天上一雷把他轰死!

看到她气得睁大了眼睛,祁瑞刚心情大好地笑了起来。

他不再为难她,开门出去。

莫兰连忙关上门,与此同时,两滴眼泪掉进了她的眼睛。

她很委屈,很难受。

但她不会在祁瑞刚面前哭,永远不会!

莫兰揉着自己的身体,好像身体很脏。

她洗了很久才裹着浴巾出来。

在她洗澡的时候,卧室被仆人打扫了。

祁瑞刚还在其他卫生间洗澡,现在换上了干净清爽的家居服。

他正坐在沙发上抽烟。

莫兰从卫生间出来,脸色有点沉:“你洗掉了几层皮?”

莫兰裸露的锁骨和手臂都是红色的。

“关你屁事!”她喜欢洗掉几层皮肤。

她只是想让他知道她觉得他很脏。

瑞奇只是把香烟揉进烟灰缸:“如果你再这样,我以后就给你洗澡。”

莫兰皱了皱眉头,没再说什么。

她去衣帽间,打开衣柜,找了条裙子赶紧穿上。

其实她真的很想穿衣服穿裤子。

但是她的裤子都被祁瑞刚扔掉了。

他说他喜欢看到她穿裙子,既柔软又有女人味。

他还给她买了很多裙子,各种各样的。

莫兰只是觉得他喜欢她穿裙子是因为容易脱!

当她换衣服的时候,莫兰想出去。她不想和他呆在同一个房间。

齐瑞刚突然说:“过来,我有话跟你说。”

“我没兴趣听。”

“是关于江予菲的,你不听?”

莫兰停顿了一下,她回头看了看。“于飞怎么了?”

瑞奇只是挥挥手:“过来。”

“我站在这里,你说吧。”

“我叫你过来的。”

“你为什么总是推我?!"

“我只是请你过来。我不喜欢隔着这么远的距离说话。”

莫兰不动,她真的不想靠近他。当她靠近时,她会被他杀死。

齐瑞刚坚持:“你真的想听吗?今天我接到颜的电话,他们又有麻烦了。”

莫兰很想了解江予菲。

而且,就算她过不去,祁瑞刚也会想办法逼她过。

她不情愿地走过去,在他身边坐下。

“说吧,什么事?”

祁瑞刚一提到她的身体,就让她坐在他腿上。

莫兰自然是挣扎着:“放开我,朱颜你抱着我干嘛?”

齐瑞刚圈住她的身体,朱颜笑着说:“自然,我想先抱你,再抱你。”

“我不习惯!”

“那就学会习惯吧。”

“快放开我,我真的不习惯!”莫兰扭动着身体,挣扎着。

她知道他肯定会占她的便宜。

一天不占她便宜他会死吗?!

“别动,”齐瑞刚失声。“再动一下,我就憋不住了。”

莫兰不敢再动了,非常恼火:“齐瑞刚,你是一只永远爱着的猪!”

“我不是。”

他甚至为自己辩护。

“你是!”

“应该说你是移动春药。你一靠近我,我就控制不住了。”祁瑞刚很无耻的说道。

莫兰从来没见过这么厚脸皮的人。

“没人让你靠近我!”

祁瑞刚低咳一声,不要在这个问题上纠缠。

“你不听江予菲的东西吗?”

莫兰深吸一口气,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

“说,他们怎么了?”

瑞奇闻了闻她的气息,说道:“南宫旭醒了,就去了A城,带了江予菲。”

“他不是植物人吗?”

“那只是说可能。”

“南宫城堡,于飞现在在哪里?”

“就是不知道她在哪里,阮刚才给我打电话,让我帮忙找人。南宫旭不知道她被带去哪里了,他们就消失了。”

莫兰大吃一惊:“怎么会这样?”

“现在很多人都在找他们。要不要我帮你找他们?”祁瑞刚盯着她,问道。

莫兰淡淡地看着他:“想找就找吧。”

想用这个威胁她,没门!

“如果你要我帮你找对象,我会的。”祁瑞刚又把问题抛给了她。

莫兰冷笑道:“你的条件是什么?”

“没有条件。”

“你不是好人!你做的每件事都有目的。你不能无条件。你想威胁我做什么?”

齐瑞刚眼睛一黑:“没想到你这么了解我。”

看,他真的有条件。

莫兰连嘲笑他的心情都没有。

“我不认识你,这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一辈子都改变不了自己自私无情的性格。”

“我自私,但我没有义务帮助他们,对吗?”

“是的,所以如果你不帮忙就算了。没人怪你。”她说的是实话。

“但是我愿意帮助他们吗?”

莫兰皱着眉头看着他:“如果你愿意帮忙,就帮忙,不要扯一堆条件。”

“但是你知道如果我帮助他们会发生什么吗?”

“没人找你帮忙!”

齐瑞刚似乎无法理解她的话,自言自语道:“我有预感,这次真的要变了。”

“什么意思?”

“这次,不是南宫驸马死了,就是死了。你明白吗?”

“哪个时候不是这样了?他们以前不就是闹着玩的吗?”

祁瑞刚勾着嘴唇,低声说:“以前有个南宫月如当中和剂。南宫徐没敢放过他们。然而,南宫月如去世时,他没有烦恼,所以他可以做任何他想做的事。也许,更疯狂的事情,他也能做到。”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