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彩宝网(中国)股份有限公司----民国全面战争(1/87)

彩宝网(中国)股份有限公司 !

陶家兄弟姐妹都像双打的茄子,民国都蔫了...

理想和现实差距太大,民国大了就像做梦一样。

陶文坤走之前,看着罗素的眼睛,这叫一个悲伤的提醒...

陶的家庭,很敏感,也许应该说,很怕死。

所以当不到一炷香的时候,就不要说人了,连灵宠都没了!

但是此刻,很多人已经被包围在陶家外面了。

此刻,它被包围了。

看到陶家人沮丧而茫然的走出来,大家一开始还很不解。

“这里发生了什么?”

“不知道,陶家怎么出来的?”

“就在很远的地方,我看见白飞进了陶家大院,然后陶家出来了……”

“白?但是徐家门口的美女就像是神仙?一个强大绝伦的人?!"

“那不是吗?肯定是!”

“这位德高望重的人就是来自许阵营的。徐家差点被陶家团灭了。那尊者是来为徐家讨回公道的?”

”顾涛心想这几年徐家没落了,还以为是软柿子捏!但是人家有这么强的助力!”

“陶家嚣张了这么多年,该吃亏了!”

“咦!听着,伙计们!为什么越来越多的人从陶家出来?而且,连裸衣都有!”

“刚刚听陶家内部传来消息,整个陶家都归苏大人所有!”

“什么?你的意思是说……”

“大家的陶家都被赶出陶家了!”

“这不可能吗?我没有看到斗争,所以陶家放弃了?不过,如果这是真的,对尊者来说不是很残忍吗?这是扣押人民财产!”

“抓住你的头!这个陶家的财产全部付给苏尊哲!因为道家的傻逼师父把整个道家都输给了尊者!”

“你看,这就是了!里面的人都出来了!”

“哇!道少...这么傻逼?!"

“不是吗?这是一个不错的陶制房子。前一刻还很牛逼很出名。现在还不到半小时...它无家可归!”

……

陶家站在大门口,不知道去哪里!

陶宗主咬牙切齿,恨不能离开!

很快,他就会回来!

而这一幕在陶家门前很快就被传到了徐家。

“什么?!"

徐低下头盯着仆人这边!

“你说什么?陶瓷屋没了?这是什么意思?”

仆人又在陶家门口兴冲冲地把谣言说了一遍。

顿时,整个徐家都沸腾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旧社会有眼!”

“上帝的眼睛!陶家居然有这样的报应!”

“尊者大人,真的很受欢迎!哈哈哈!小梨!你是个好主人!太好了!”

许家几个大叔拍着许立的肩膀,大声夸张她!

就连徐头领也哈哈大笑起来:“是啊,这一次,如果没有尊敬的大人,我们徐家早就被宰得满门都是了!既然到了冥界,哪里还能自由呼吸到这里的空气息?”

“是的!感谢我们的小梨!如果不是因为她的关系,大人怎么会帮我们徐呢?!"

请访问此网站阅读最新消息!

当时怡和堂门口排了很长的队,全面队伍长到可以绕一整条街。

很多人看着这长长的队伍,全面脸上写满了悲伤。

"这么长的队伍什么时候轮到我们?"

“不是说罗素大人只接受一天一夜吗?轮到我们的时候不就结束了吗?”

“这支队伍简直绝望了。如果真的不可能,那就不要排队了?”

……

但是,大家很快就意识到自己说得太早了。

队伍确实长,但移动速度也很快。此刻,这支队伍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前进,几乎每秒都会向前迈一小步。

速度这么快,大家内心都很开心!看来,很快就能划到他家了。

但队内有人质疑:“队伍怎么能走这么快?”罗素勋爵真的被治疗了吗?"

“这样的治疗速度能治好人吗?”

“会不会有问题,总觉得好慌……”

.....每个人都在说话。

罗素不知道此刻每个人都在谈论什么,但即使她知道,她也不会在意,因为此刻她眼中看到的是病人,她看不到其他任何东西。

“你患有慢性胃肠溃疡。最好的办法是把你的胃掏空,但它看起来不像你,所以我给你打个补丁——”

“你患的是慢性咽喉炎,正常手段自然治愈,但是针在流血……”

“你是一条老冷腿。十天前你泡在冰里了吗?那时候,天已经又冷又恶,但一直没有治疗,以至于……”

罗素是中西医结合,结合半步神级药物提炼,诊断快,通俗易懂,连脑子笨的人也能看懂一二。

对于一些身体疾病,罗素只开处方。

战斗中的一些暗伤,苏洛才开了药丸和药水。

……

有的人不信邪灵,用了怡和汤也不急着走,就等着看疗效。

谁也没想到,罗素的待遇这么高!

“啊!我冰冷的老腿...我之前已经失去意识一段时间了。我刚放下药就恢复意识了!”

“我以前一直在吐血,无论什么味道我都觉得恶心,但是现在,我居然想喝一点粥!而且居然还原味道!”

“哦,我的上帝,我以为我会在轮椅上度过余生。刚才,罗素大人给我缝了几针。我,我腿上有热流。我能马上站起来吗?!"

本来就有很多人持怀疑态度。他们听到大家这么说,瞬间就都跑到队列里去了。

结果原来缩短了的队伍有一段时间拉长了很多!

更多治愈的人疯狂跑回家,让家人赶紧过来!

如果当初消息发布的时候益阳市有一半人被惊动了,那么现在整个益阳市都沸腾了!

好开心,居然只收十个银币!

有人传出来,罗素大人是半步炼药师!

“天啊!半步神炼药师?!益阳市有半步炼药师?!"

“还有那个半步神炼药师,居然只收十个银币?!"

“足足半步神炼药师,战争十枚银币?这只是毛毛的雨。她是来益阳市惠民的,战争所以只低价拜访!”

“罗素大人简直是一只妙手,高尚的医德!”

……

有一段时间,罗素的名字传遍了益阳市。

“机会难得,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了!所有人,排队!虽然十个银币对我们来说有点贵,但是想想,如果身体的隐疾真的治好了,值吗?”

“值了!当然值得!如果找药剂师治疗,不可能有几十个银币,关键还是没治好!”

“这样吧,大家快点排队!错过这次,你会后悔一辈子!”

……

如果刚开始的时候队列很长,那么,通过口碑,现在的队列是要去城门的!

罗素什么都不是,但是怡和堂的药材库存快用完了。

Wo药师没想到会造成这么轰动的效果,一时反应不过来。反应过来后,他跑去讨论这件事。

罗素说:“有这么多人吗?那药剂师何真是太忙了。请派人在队尾排队收个尾。”

他想了想,就排在了队伍的后面,然后就可以告诉大家,他不能再排队了。好吧,我们开始吧。

禾药师急忙跑出来,命令一禾堂的小伙计走到队列的后面。

饶是如此,这支队伍也排了很久了。

幸运的是,罗素的医术极好,前来排队的要么是身体疾病,要么是修炼的隐疾,并没有特别难的疾病。

当沃药师看到罗素太忙的时候,他还让人搬桌椅帮罗素一起看病,但是——

“沃药师,我可以吗...请苏药师帮我看看?”

一个中年人拿着韩的卷子歉疚地看着沃药师。

如果只是一个人和两个人,那也可以,但是发生了...

排队的那些病人看到前面的人拿着一剂药下去,心里都热了,那他们哪里愿意让Wo药师给他们治病?

要知道,并不是大家平时都不来怡和堂,都是被禾药师治疗的。这不是治不好吗?

况且就算没有经过沃药师治疗,今天也不着急。毕竟苏药师今天才出诊,但是禾药师只要一禾堂在,随时都可以来。

另外之前的人治疗效果那么好,大家心里都热。所以大家默默拒绝沃药师,让沃药师哭笑不得。

好在何药师不是一个小心眼的人。他笑着对罗素说:“来了就要努力了,但是谁告诉你一开始没说限定名额,你就应该哭着继续看医生。”

罗素不慌不忙,淡淡地笑了笑:“那他冤枉药剂师做我的助手了。”

罗素是半步炼药师,沃药师是禁军炼药师,所以罗素想当然的认为沃药师不觉得丢脸,笑呵呵的点点头。

在沃药师的帮助下,治疗效率大大提高。

十,二十...一百...

因为病人太多,益阳市的药师学徒几乎都被抽调了。

民国全面战争

学徒对付初级病人,民国药剂师对付中级病人,民国而罗素只需要一开始就给出诊断结果和治疗方案。

如果真的是其他药剂师处理不了的棘手工作,罗素也会接手。

这种治疗速度很快,几乎每分钟一个人,有时候半分钟甚至可以收一个人。

晚上是鹿鸣餐厅最忙的时候-

客人混在一起自然会聊天八卦。

“你知道吗?今晚的怡鹤堂真的要疯了。”

“怎么说呢?”

“现在全城的药师都聚集在颐和堂。百姓排队等候,差不多到了城下。”

“这是怎么回事?”

“苏神医生看病!”

“苏申义是谁?”

“苏高兴谁都不知道?半步神炼药师!当火狼佣兵团快要崩溃的时候,药剂师何要求做好善后准备。因此,最好由苏神来治疗。”

“还有,公爵的孙子知道吗?是那个软软的小男孩和萌萌。药剂师一直治不好。前段时间,他准备善后。然后苏申义立马治好了他。我两天前见过他。这个小男孩活蹦乱跳的。很可爱。”

“苏祭?比wo药师还惨?那真是要看了。”

“不要,不要,不要,看,现在队列都关了,你走了就看不到了。”

“不过,还是有办法看到苏申义的。”

“什么方法?”

“哈哈哈,当然是买排队票了,你知道黄在东街上的吗?这家伙眼光不错。他一听到苏神医生坐在诊所里,就立即招呼街上的小乞丐们排队

“他要去看小乞丐吗?黄有这么好吗?”

“哈哈哈,他当然没有对待小乞丐。他让小乞丐排队,然后自己去卖排队的票。刚才来的时候我问,哟嗬,排队票卖30个银币!”

“这么贵?!抢劫!”

“不是吗?我当时也说了,抢劫呢?但是你猜怎么着?一堆人冲上去抢排队票,上面有明码标价。百人有价,人也讲究个阶梯价。”

“哦,这真是...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苏申义每人只收十个银币用于诊断。”

“不是吗?苏小姐很善良,从前在美国,这是一家免费诊所。这十个银币就是这个意思。听说这半步神级炼药师射的,据说都是这个数!”

“你这五根手指是什么意思?五百银币?”

“五百银币是你的头,是五百金币!但是现在苏小姐只收十个银币。你觉得这个人好不好?”

“好!”

“钱是粪土?!"

“可以!”

餐厅里的人都兴奋的谈论着今晚,而此刻,一个人躲在窗帘后面,眼睛危险的半眯着,一股阴毒的寒光在他的眼睛里迸出!

陆三小姐!

同一天,在怡和堂,陆三小姐想伤害罗素,但当她上岸时,被罗素鞭打了。在这样的公共场所,在这样的公众视线里,陆三小姐几乎羞于活下去!

罗素!罗素!去死吧!

如何陷害罗素?

陆三小姐认为,全面现在是绝佳的时机!全面

那些健谈的人不是很崇拜罗素吗?那就去冥界佩服吧!

正在这时,陆三小姐看见酒保端上来一壶鹿麋鹿汤。当她抬起脚时,那个男人差点摔倒。

陆三小姐下意识地捧着汤锅,却被她滚烫的指尖冲得通红:“我要死了!敢打这个女生?!"

男孩一看就是桀骜不驯不讲理的陆家三太太,顿时心里一紧:“三太太,你没事吧?”

"为什么鹿驼鹿汤还没上?"

包厢里的客人冲出来催促。

这个泰米尔男孩看起来忧心忡忡,汗流浃背。

陆三小姐怒叫道:“下次我见你在毛毛这么狂躁,你自己回家吃去!”

“是——”

陆三小姐冷冷地盯着他,傲慢地转身离开。

那个叫顾的小伙计心里有点疑惑。三小姐一向脾气不好。她撞到了她,没有被她鞭打。要知道,昨天一个男的差点碰到她,她却连续甩了她七巴掌!

谷男心想,估计陆三小姐今天心情不错。

谷男庆幸自己逃过一劫,没多想,把一锅血麋汤放在架子上——

里面,有很多娱乐。

和往常一样,路掌柜每晚都会在同一时间出来吃饭,他会第一个来到那90个叫浩然轩的包间。

今天昊然轩宴的主持人是百里世家的二少爷。

看到路掌柜来了,百里先生一把抓住路掌柜说:“哦,老路,来,过来。今天我有事要问你。”

“嘿?”路掌柜表示怀疑。

“据说苏医生是你的小伙伴?”李先生问。

店主苦笑了一下。他很喜欢这个小伙伴,但是她被陆三小姐卡在里面了,不知道小姑娘愿不愿意搬来搬去。

“苏小姐真是神医。”路掌柜说。

“火狼佣兵团的团长,她治好了吗?”

“的确。”

“主家的小孙子?”

“还有。”

“会不会是你们关系很好,所以故意帮她说话?”百里二爷突然问道。

店主气愤地说:“你以为我老路是那种故意帮人说话没有原则底线的人吗?”

“那不是真的,只是听说苏姑娘很年轻?”

店主点点头:“年纪真小,看起来比我们三太太小一点。”

“这姑娘能治病吗?”百里先生胸有成竹。

“怎么,百里先生身体不好?”

“我不知道最近几天是怎么回事。经常腹痛,很难受。不过看了几次药师,我说我身体没问题,修行也没什么问题,只能忍住腹痛——”

“哎哟——”

百里先生的话还没说完,突然捂着肚子呻吟起来。

“又疼了?”路掌柜问。

“疼啊疼啊疼死我了——”百里先生捂着肚子,全身发抖,脸色苍白如纸。

“来吧,我带你去见苏小姐——”

贝利先生只是挥了挥手:“不,不,我仍然怀疑那个女孩...没有任何东西...痛过一会儿,自然就好了……”

一波又一波的痛苦席卷而来。

疼痛在全身颤抖,战争突然,战争他的身体倒了下来——

我完全晕过去了。

什么?!

在场的人都惊呆了!

没人知道会发生这么大的事情!

如果,掉下去只有100英里,但是-

“哎呀我的胃,好痛——”

“我也是,头都晕了,地球在转吗?”

“救命——救命——”

你知道,百里先生举办的宴会有益阳市的知名人士参加。这整张桌子有十几个人参加。说出他们的名字。益阳市的人都知道他们。

路掌柜脸色微变,他知道这是件大事!

马上,路掌柜命令人把这个箱子封起来,命令鹿鸣酒家的人都不许离开!

而他亲自带领众人,迅速将这十人抬至怡和殿。

幸运的是,怡和堂就在鹿鸣餐厅的隔壁,但只有50米远!

不过,怡和堂今晚的生意确实不错。人那么多,挤得马路店主几乎进不去!

可怜的路司库50米后只能在里面喊:“罗素u型瀑布——”

罗素反应很快,一听到就听出来了。她转向药剂师何说:“我好像听到店主的声音,声音很焦急。药剂师何,你方便去看看吗?”

Wo药师和路掌柜是最好的朋友。你一听他们的话,就直接冲出去了!

人群散去后,沃药师看见一个店主匆匆忙忙。

要知道,这么多年来,沃药师还是第一次这么急着见掌柜!

Wo药师正要说话,店主拦住了他。

店主说:“老贺,事情紧急,就不一一细说了。先救人很重要。”

禾药师低下了头,看见了李先生在马路的后面掌柜。

看到他苍白的脸和冷汗淋漓,人已经昏过去了,但他的身体还在抽,他忙着:“快,快送进去!”

很快,十个昏迷的人都被送了进来。

在外面排队的人也没说什么。毕竟,他们仍然健康、精力充沛,但这十个人都失去了知觉-

“嘿,你发现了吗?昏过去的人中,有一百里!”

“你看,不止百里叶儿,还有蔡老板!”

“还有市里的副主!”

“有没有……”

大家都报了名!

这些名字组合在一起,大家都惊呆了!

“这些都是益阳市的大人物。{孩子们为什么昏过去了?”

“你有没有注意到路掌柜送的!”

“会不会是在鹿鸣餐厅?!"

“天哪,不会是中毒了吧?!"

好奇心是人的天性,八卦是人的本能,所以,消息在里面传出去,外面已经有了热烈的讨论。

此刻,一窝堂内。

罗素一路接受治疗,已经气喘吁吁地收到了成千上万的衣服,额头上已经出汗了。

就在这里,路司库先冲进来,把百里少爷放到病床上。他满头大汗地对罗素说:“姑娘,这次你一定要帮帮你陆叔叔。”

民国全面战争

罗素对路上的店主印象深刻。他一直把他当长辈,民国点点头,民国“我会尽力的,可是这是怎么回事?”

店主讲述了前因后果,最后他说:“我把整个鹿鸣餐馆都封了,只有里面的食物放在桌子上。”

“陆叔叔怀疑有人在食物里下毒了?”

“如果只是一个人晕倒,我也不会这么想,但是现在十个人都晕过去死了,这能算集体中毒事件吗?想否认也不能否认。”店主苦笑了一下。“你不用担心其他事情。陆叔叔只求你救这十个人,可以吗?”

罗素已经检查完二爷了。她想了一分钟,然后抬头默默地看了一眼路掌柜。

路掌柜一看罗素的心就有点不好意思:“怎么了?”

“陆叔叔,你下令把所有人都关进鹿鸣饭店?”

“是的,谁都不许出去。”

“那么鹿鸣餐馆呢?我是说,那卢三秀呢?”

“还有,你怀疑三秀吗?不可能。鹿鸣餐厅是这位老人的作品。就算三秀傻,也不可能做到这一点——”

“可是,如果只是为了除掉陆叔叔,你呢?”罗素似笑非笑。

店主的眼睛急剧收紧:“咯咯咯,你看到了什么?”

罗素说:“这种毒药真有趣。k说是毒药,倒不如说是假毒药。”

“假毒?什么意思?”

罗素道:“鲁叔叔,别看他们十个都昏过去了,面如死灰,还伴有身体抽搐。但其实都是假毒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毒素会从身体的毛细血管中排出。毒素慢慢消失,整个过程只需要七天。”

罗素微笑着看着路掌柜:“在过去的七天里,作为一个鹿鸣饭店的罪人,你会站出来忏悔你的罪行吗?”就算你不认罪,也有很多人逼你站出来为r说话,那时候就是益阳市十大家族的联合迫害!"

路掌柜脑猴忍不住钢三秀后插口——

老首长侧着头,盯着鹿鸣餐厅的牌匾,是不可避免的嗜血之眼——

是三秀的他!

店主对罗素说:“让我们把它留给你吧……”

“陆叔叔,你忙吧。我在这里。我会等你回来。你说他们会醒,就让他们醒。”罗素笑了笑,很是放松。

路掌柜见罗素如此不慌不忙,暗暗苦笑,这丫头真是了不起。

他心里暗暗欢喜。幸运的是,罗素今晚在益阳市,在益沃堂,否则...鹿鸣餐厅真的会出事!

路掌柜回到鹿鸣饭店,自然是鸡飞狗跳。

可是,卢掌柜掌管酒楼多年,外人卢三秀在哪里?更重要的是,有了罗素给的信心,路掌柜心里有了打算。

没多久卢掌柜就把卢三秀给围了起来。

“鲁大明好大胆,竟然敢拘留我们!”卢三秀气急败坏,率先开口。

卢掌柜的眼睛盯着卢三秀:“接住,全面拿回去!全面”

路掌柜直接带人去颐和堂,同时写了一本书,让人赶紧把信送到陆家总部,请示如何处理卢三秀事件。

店主走后,罗素没有动躺在病床上的那十个人。她面前有这么多衣服,少了一件。

然而,罗素的待遇不仅仅是赚钱给晏子买药材。事实上-

罗素长期受困于半步炼药师,却一直处于瓶颈期,无法晋升。

登上众神之巅后,罗素在其他方面都取得了很大的进步,但药物提炼技术却停滞不前,这不是她想要的。

所以,罗素趁着这次拜访,看看能不能找到机会把半步神级药炼制升级到神级!

就在刚才,当罗素完成了一千次布访时,那串炼药在罗素的脑海里突然动了!

神级炼药师对于罗素来说,原本是混沌的,就像是被迷雾笼罩着一样,但是,就在刚才,突然像是被闪电劈中一样,出现了一道闪电!

罗素心惊不已!

当他看到罗素正在接受治疗时,他突然停下来问:“苏小姐,你怎么了?”

看到人会走神?

罗素的心已经激动得快要疯了!

不会吧?被囚禁了很久的神炼药师的状态变得宽松了吗?那是不是意味着她有机会晋升到炼药师级别?!

耶稣基督!

要不是这么多人,苏这会儿真的会跳起来!

忍住!

努力!

坚持住!

我们已经清除了雾,我们看到了前面的目标。不远了!!

神级炼药师啊啊-

这是罗素的梦想!

深吸一口气,对着何药师回以微笑:“没什么,只是这个病人的貘比较复杂,所以想的比较多。”

“那他呢?”Wo药师问道。

布也是心里一紧。

笑着说:“排除了所有的不可能,这个王叔叔的病也不难治了。”

说着,罗素继续刷写药方。

罗素的话,就像她的人民一样,轻盈、动人、有力,那些拿到药方的人小心翼翼地把它们藏在怀里。

光是这个字就能抵消十个银币。

药剂师看到罗素只关心看到排队的人,他着急了:“摔倒了,摔倒了,你只关心看到他们...百里叶儿在后厅,他们不在乎吗?”

这时候,十户人家都冲了过来。

听到沃药师的话,他们点点头!

要欺负,都是显赫家族。苏小姐怎么能代替他们先对待这些普通平民呢?

罗素漫不经心地说:“不管怎样。”

“但是……”

“让他们先躺下。”罗素不以为然地挥挥手。“下一个。”

“等等!”

就在这时,一个冷然的声音响起。

是百丽尔夫人!

百丽尔夫人听到百丽尔先生的消息后,焦急的心都快跳出嗓子眼了,来不及收拾。她带着丫鬟、仆从匆匆出了门,催着马车一路飞奔向颐和堂!

民国全面战争

途中,战争其他九个家庭的家属也匆匆赶到。

大家都堵在怡和堂门口。

颐和堂入口终于清了。大家排得整整齐齐,战争现在又堵了。

人就是这样。大家秩序井然的时候,大家都是因为从众心理而跟着排队。

几个人犯规,后面的人也跟着,队伍突然就散了。

于是,当百丽尔夫人和夫人赶到时,车厢里一片混乱,突然,最后维持的秩序又蹦跶起来。

罗素的眉头皱得很深。

百里夫人跳下马车,把饭菜交给管家,然后匆匆赶往罗素。

贝利夫人今天也刚刚听说了罗素的名字。在她来之前,她正在和蔡夫人谈论新出名的苏神医。她没想到会马上见到她,而且还是以布衣的方式。

“苏神医生!”百丽尔夫人冲了上来,一把抓住染了色的胳膊,把她拖进屋里。她嘴里大声说:“苏申义,来看看我们二爷!”

蔡太太也冲了上来,把另一只胳膊上的污渍拿了下来。她很激动,说:“苏医生,我师父呢?我师父很认真吗?嗯?你为什么还坐在这里?进去帮我师父!”

在百丽尔夫人和蔡夫人之后,更多的女士们冲了过来,突然,罗素被挤了过来,一个杂乱的声音从她耳边传来。

排队政策念及十大家族背景,敢怒而不敢言。

罗素皱起眉头,变得愤怒起来:“大家闭嘴!”

罗素的这一吼,给金曜带来了强烈的威压!

顿时,百丽尔夫人只觉得耳膜上升,一股鲜血从腹部冲向喉咙,差点吐出血来!全身气血翻涌,感觉恶心想吐。

百丽尔夫人第一个做出反应。她不相信地盯着罗素。“你,你,你——你怎么敢对我大喊大叫?”你以为你是谁,你对我大喊大叫!"

罗素冷笑道:“我是半步炼药师,那你是谁?”

百丽尔夫人突然哽咽了。

罗素一次又一次地冷笑:“一切都是第一位的。既然是一线队,自然是他们先看。百丽尔夫人有问题?”

“你——”百丽尔太太几乎不知道怎么说话。

事实上,神级炼药师的身份是很高的。贝尔太太认为罗素还年轻,但她没想到罗素会直接翻脸。

“爱留,不想治。”罗素的话被轻描淡写,但当所有在场的人听到时,他们就像一道闪电。

百里夫人想踢人,但最好的半步炼药师就在她面前。她还能在哪里找到另一个半步炼药师?

没门,百丽尔夫人只能咽下自己的声音。她深吸一口气:“那么,你什么时候能见到我们的主人?”

罗素冷漠地看了她一眼:“你什么时候需要问更多关于治疗的问题?”

百利尔夫人屏住了呼吸,但是面对一个强势的半步炼药师,百利尔夫人根本不敢得罪,只能默默的把呼吸抽进肚子里。

排队的益阳人都用崇敬的目光看着罗素!

那就是传说中的凶狠泼辣的百丽尔夫人。u,神医厉害!

罗素看病的速度还是有条不紊的。贝尔太太忙着进进出出,民国看见昏迷不醒的贝尔先生,民国然后跑出去看见泰然自若的罗素,跑来跑去,忙个不停。

她忍不住了:“你治病不就是为了钱吗?这里后面还有1000人不是吗?每人十个银币?好了,我们已经把这一万个银币给了百里家族。我们现在可以见二爷了吗?!"

排队的人敢怒不敢言!

你怎么能这样扔钱?!

罗素微微蹙眉,用白痴一样的眼神漫不经心地看了一眼白丽尔夫人:“看病要钱?那么,百丽尔夫人,你是在羞辱我这个半步炼药师吗?”

“嗯...我……”

在罗素的注视下,贝尔太太只觉得自己的心怦怦直跳。

“你指的是你自己还是整个百里家族?”罗素冷笑。

“我……”

“请百丽尔夫人出去!”罗素看起来像弗罗斯特。“如果百丽尔夫人不出去,请百丽尔先生出去。”

两个明确的选择。

百里夫人的脸立刻僵硬了!

这个女孩,她太尴尬了!

但是想到对方半步神炼药师的身份,现在他们一家人都在求她...Thy夫人只能硬生生忍下这口气。

药剂师沃苦笑着说:“我们,医生,遵守我们的诺言,贝尔太太,看……”

“我要走了!”百里夫人也干脆,“但是!如果我们二爷被你打死了,不管你是不是半步炼药师,我都要跟你打!”

贝尔太太说着,怒气冲冲地走了。她想回家告发这件事!

罗素不关心贝尔太太的未来,她仍然以统一的速度访问。

她不慌不忙,从容不迫,但她看着铺位,却异常的快!

又过了一个小时左右,罗素终于看完了队列中所有的布,甚至其中许多人在现场检查药物时都有了明显的改善——

因此,益阳市的人们对罗素的医术有了更深的了解。

罗素在这次访问中看到了4000块布,所以罗素一夜之间赚了将近40000银币!

但因为是在怡和堂,一路由炼药师帮忙搬运布匹,只拿了50%,也就是2万银币,剩下的让禾药师做主。

这是怡和堂半年的利润。我没想到罗素大人一夜之间就做到了...益阳市现在没有一个药剂师不佩服罗素的。

这时候掌柜终于来了,带来了卢三秀。

当卢三秀看到罗素的时候,他想在眼睛里喷火!

罗素幽幽地看了她一眼:“在你自己的餐馆里下毒?有点意思。”

卢三秀恶狠狠地盯着罗素:“你在说什么?谁在自己的餐馆下毒?!我没下毒!”

“可是卢三秀,你一下毒,粉就忍不住弄脏了你的右袖,大家都闻得到。”罗素漫不经心地说道。

卢三秀下意识地嗅了嗅袖子,但刚动了一下,就意识到不对劲。她抬起头,看到罗素似笑非笑的眼睛。

“又出事了,全面你刚才说什么?!"

“快说!全面在哪里!”

苏管家身边围着一群人,个个气势汹汹,凶神恶煞,那双眼睛瞪得好像要吃人。

苏关甲急忙道:“在东街吉祥铺里!小小姐只和苏宝在一起,不知道会不会吃大亏!”

苏华艳等人一听,这还了得?!

苏儿大叫:“姐姐被欺负了!伙计们,去你妈的!快点!”

瞬间,就有一大群人在原地失踪。

苏华艳,苏家九兄弟,都冲了出来。

就连他们三个苏卜凡也没有原地踏步。

像年轻人一样冲出去大喊大叫,杀人灭口,因为已经过了那个年纪,但他们会在黑暗中守望。如果苏华艳等人打不过,自然会出手。

此刻,东街吉祥。

皇甫西园死死盯着罗素。

砰砰。

皇甫西园带来的十人实力不弱,现在的罗素已经不是以前的她了。

能与魔帝的大神和强者战斗的罗素是弱者。

皇甫西园带来的十个人都被罗素当场惊呆了。

然后,罗素冷笑着朝皇甫溪元走去。

“你,别过来!”皇甫西园盯着罗素。“你站在那里,别过来!”

“不是为了给你妈妈报仇吗?怎么,你不干?”罗素笑眯眯的盯着皇甫西元。

“我”皇甫袁欲哭无泪。“别以为我打不过你!”

“嗯,最好打败我。起来大吵一架。”罗素微笑着看着他。

“我,我”皇甫西园其实是在拖延时间,直到他终于等到了他要等的人!

“大皇子表哥,救命!”皇甫西园朝一个方向喊道!

罗素皱起了眉头。

大王子?他怎么会在这里?

“别喊了,你喉咙断了没人来救你。”罗素似笑非笑的盯着皇甫西元!

“表哥,救命!”皇甫西园往一个方向冲去,很快抱住了一条粗壮的大腿,再也没有放弃。

罗素看着这个人。

那是熟人。

大王子?

我不敢相信他出现在这里?楚前三不是说大皇子见了他就转身了吗?此刻敢出现在她面前?

“罗素女孩。”大王子高大威武。他站在原地,用冰冷的眼睛盯着罗素。

“大皇子有何指教?”当皇室强大的时候,罗素并不害怕大王子,现在他也不害怕了。

“你要原谅人,原谅人。苏小姐凭什么咄咄逼人?”大王子看上去严肃而克制。

罗素感到奇怪。

为什么遇到转身离开楚三的大皇子还敢多管闲事?难道他不怕南宫云烟搞垮他们皇室吗?

罗素的视线在大王子的脸上徘徊,没有发现异常。

很快,她的目光转移到了大王子的身后。

大皇子带的人不多,只有两个人,但是这两个人都藏在黑色的斗篷里,只看到他们挺高的,没有发现其他信息。

甚至,罗素试了试他们熟悉的呼吸,好像他在什么地方遇到过。

啧啧!战争

罗素突然眼睛一亮!战争

这气息跟之前冲出摩崖石碑的强者很像,而且是来自大陆的气息!

罗素的目光突然投向了大王子,目光犀利而锐利!

“她看到了,杀了它。”

大王子身后的两人对视一眼,都看在了对方的眼里!

他们没想到自己伪装得这么好,但他们还是看破了。如果这个女生大叫,引起绝世高手的注意,后果就麻烦了。

嗖!

两个人像闪电一样射向罗素!

罗素瞬间感觉到了危险,她下意识地后退了一步,避开了那把雪亮的剑!

所有人都被眼前的景象吓坏了!

这真的是杀人吗?!

刚才无论是慕容夫人还是慕容墨,无论是皇室公主还是皇甫西园,大家都只是斗嘴吵架,更严重的是升级为打架。

但是现在,这剑影分明是在杀人!

“不好!所有人退后!剑没有眼睛!”

“天啊!两个人围攻罗素,一个!你看,罗素已经处于劣势了!”

“天哪,罗素的手被砸了!”

“幸好只有一半袖子是短的。如果罗素躲开了,她的手早就断了!”

所有人疯狂后退。

但是他们想再看一次比赛,所以他们不能挣扎。

和在场的其他人,都傻了。

慕容夫人、达妃御和皇甫西园都面面相觑!

这件事有一个奇怪的地方!

再看打架,这是哪里的对决?明明是杀人!

“你怎么敢?”慕容夫人指着大王子,不可置信地盯着他。“她是罗素!你怎么敢公开杀她?!"

这是众目睽睽之下!

大皇妃被这一幕吓坏了!

她拽着大王子:“叫你的人住手!!!"

大公主御附在大王子的耳边说:就算你真的想杀她,难道你就不能选一个暗夜吗?你一定要在公众视线里吗?你不觉得你死得够快吗?还是你觉得南宫刘芸的剑不够快?"

此刻的大王子,整个脸都是木讷的,他张了几次嘴,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大王子欲哭无泪!

他真的很委屈!

大公主御对大王子说:“你为什么不叫他们停下来?”!"

“他们不是我的人。”大王子也很害怕。他结结巴巴地说,“我没想到他们这么厉害,哪”

“他们不是你的人吗?!"大公主御睁大了眼睛。“这是怎么回事?”

“这两个人今天刚投靠我,就说我是龙。”大皇子以为他们说他龙气满满,愿意帮他成就一代霸主。当然,这句话不能当众说出来。

大王子结结巴巴地说:“他们之前表现出来的实力不是那么强,我怎么知道?”

眼前的情况,大皇子已经有些看不清楚了。

因为人在撤退,这条东街很空出地方。

两名穿着斗篷的神秘男子包围了罗素,并来回攻击。

起初,民国罗素仍然处于劣势,民国但渐渐地,罗素和他们打成了平手!

“咦,这里怎么这么热闹?”

今天的人都聚集在这条东街上。

楚三和林思两人累了在工地上偷懒跑出去,自然是哪里有热闹可钻。

看到这么多人在这里,还有微弱的战斗声,楚三兴奋起来,拉着林四往人群中钻去。

“快快快,有好戏看了,哈哈哈,一定很激烈。”楚三拉着林四钻来钻去,灵活如游龙。

很快,他们来到了队伍的前面。

而看到这一幕,楚三顿时惊呆了!

怎么回事?

打架的是罗素?!

而此刻她正被两个人围攻?!

没想太多,楚三立刻找出了通讯珏,大叫道:“老二,你老婆被欺负了,在东街吉祥店门口,快!!!"

说完,他将通讯爵给一塞,整个人像炮弹一样向前冲去!

“敢打我们嫂子?你怎敢!”

楚三完全不管谁对谁错,他只帮亲不帮!

看到楚三和几个人冲上来,大王子上前拦住:“站住!”

楚三着急了,使劲推着大王子:“怎么回事?想打架?哥们今天没空关心你。如果要打,再约。”

楚三将把大皇子推到一边,并会挤进去帮助罗素。

然而,大王子的手放在他的肩膀上,他根本没有要摘下来的意思。

“你今天下定决心要和我战斗吗?”楚三盯着大皇子,冷冷一笑。“别告诉我那两个是你的人。”

大王子冷笑道:“是我的人,怎么?”

一边说话!

雪!

罗素手腕上的袖子掉了一半,被一把剑闪过。突然,血涌了出来。

楚三看到,顿时双目赤红!

“你死定了!”楚三盯着大王子。“南宫云不让你去!”

大王子冷笑一声!

不肯放手?你真的认为他害怕吗?

他以前真的很害怕,但是刚才进宫的时候,他父亲心情很好,于是大王子又问了一个问题。

我父亲说得很清楚,如果你给他足够的时间,龙凤会和苏族都要连根拔起!

只需要足够的时间!

小小的疏忽可能会酿成大祸。

大王子深吸一口气,对两个人喊道:“住手!不要打!”

然而,这两个人根本没有理会大王子。

因为他们是杀人,不是打架。

如果从另一个世界传来的消息传出去,会引起整个灵界的杀意,所以小女孩必须死!

不知道这两个人吃了什么。他们处于劣势。吞下一颗火红色的药丸后,他们的身体猛然一跳,灵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飙升!

罗素又处于劣势了!

“小姑娘,只能怪你太上心了!去死吧!”那个穿着黑色斗篷的又高又瘦的男人突然朝他手里射了一颗黑色药丸,并把它扔向罗素!

什么东西?!

罗素的脸有点害怕,想到这里,她直接把东西放进了空房间!

那个穿着黑色斗篷的高个子把黑色药丸扔向罗素,全面他的身体在原地爆炸了!全面

然而!

等了一秒钟,没有爆炸,他的眼里出现了诧异的神色。

这件黑色斗篷叫做宗黑,他那已经射出去的身体又飞了回来,盯着罗素:“为什么没有爆炸?”!"

爆炸?自然会有爆炸,但就在刚才,黑色按钮之类的东西被罗素带进了空房间,爆炸也发生在空房间,所以外面自然察觉不到。

“什么爆炸?”罗素似笑非笑地看着对方。

“是”

“穿黑的小心!”穿白斗篷的男人打呼噜!

但是,已经来不及了!

谁也没发现,罗素手里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把匕首!

匕首雪刺穿宗黑的胸膛!

可怜可怜他吧,刚才他倒射的时候,自己跑回来的,不然也不会丢了性命!

宗黑万万没有想到,因为自己的粗心大意,在这里丢了性命。

一开始,在石崖封印中,他们一伙人冲了出来。当时大家都闻到了清新自由的味道,都欣喜若狂。

那时他们三三两两在一起。

有的留在灵界,有的去妖界,有的去元界,有的去修罗界。

宗黑和宗白是兄弟俩,从出生就形影不离。他们选择留在精神世界。

刚来的时候不敢轻举妄动,怕被天地规则掐死,怕被精神世界的强者驱逐。但经过一段潜伏的日子,宗黑和宗白惊喜地发现,人在精神世界的力量对他们来说普遍偏低。

这个发现让他们大吃一惊!

因此,他们的野心逐渐增加。

起初,他们住在遥远的边境,渐渐地,他们开始搬到帝都。其中宗黑和宗白来带头!

宗白见宗黑死了,觉得很痛苦!

双胞胎天生的本能让他心痛!

然而,宗黑被罗素杀死时,他把罗素抱死了,并对宗白大喊:“快跑!快跑!”

太晚了!

宗白来不及多想,转身就跑!

“往哪里跑!”楚三和林思冲上去阻止宗柏就位。

“走开!”拼了命的宗白一把拉住他的手,向着楚三飞去!

楚三和林思这段时间的撤退效果还是很好的,所以宗白一推并没有把他们推开!

下一秒!

嗖嗖!

一个整齐的身影从外面冲了进来!

“谁欺负我们姑娘了?站起来!”跑在最前面的苏四,肩上扛着一把剑,气势磅礴地吼着!

“四哥,来了!快拦住他!”楚三和林思不是宗白的对手,就大声喊苏氏兄弟!

苏家兄弟一个个冲过来。

很整齐,九。站起来就可以绕着宗白走。

一群人把宗白围在里面,让他无法逃脱。

“敢欺负我们家的是你小子?”苏二肩膀上跨着一把巨大的斧头,微笑着靠近宗柏

此刻,战争罗素也走了过来。

“罗罗,战争你的手!”苏华艳看到了罗素右手衣衫上的伤口。她非常难过,走上前去,握住罗素的手,仔细看了看。

这个捡起来,别人能看清楚。

“姐姐,你的手!”

“姐姐,你受伤了!”

“姐姐”

罗素不是很好,但是所有这些兄弟都有一张悲伤的脸,好像他们才是痛苦的人。

罗素笑着说:“没有严重的问题,已经止血了。会结痂很久。结痂脱落后,可以恢复原貌。”

罗素的血和普通人不一样,她的治愈能力特别快,所以她不在乎。

罗素不在乎,但他的兄弟们在乎!

中国共产党只有一个妹妹,恨不得把它捧在手心里宠着。现在看着这血渍斑斑的伤,哪里能忍得住?

“我让你伤害了我妹妹!我不能杀你!”苏二脾气最火爆。他冲上去瞄准宗白,那是一脚踢!

宗白实力不弱。

毕竟是出自众神之巅。实力怎么可能差?

如果只是苏二义,对付宗白真的很难,但是现在罗素人太多了!

楚林三斯和苏氏九兄弟排成整齐的一排!都不简单!

那十一个人把宗白摆了一圈,就是拳打脚踢。那是一件残忍的事情!

砰砰。

距离的碰撞时有发生。

宗白刚开始压力很大,但也顶不住围攻。后来他全身骨头都快断了,身上全是黑色的淤青,也没有好皮。

宗白开始羡慕宗黑

像他这样死而不痛,会是一种幸福。

宗白明知道自己逃不掉了,从怀里摸出一颗黑色的纽扣,塞进嘴里!

“他想自杀!”罗素眼尖看到这一幕,惊叫一声!

就在刚才,宗黑朝她扔过来的,就是这么一个黑色纽扣样的东西。别看这么小一块,但爆发力惊人!

苏华艳早有准备,他一脚踢中了宗白的下巴!

此刻的宗白,早就被打趴下了,全身的力气都快耗尽了。

他很清楚这些人讨厌他,绝不会让他简单的死去。他们肯定会折磨他,他会痛苦而死。

与其这样,不如自杀,还不如拉个垫背的。

然而,宗白的愿望无法实现。

苏华艳一脚踢断了宗白的下巴,让宗白很难闭上嘴。

罗素冷冷一笑:“想死吗?没那么容易!兄弟,我有事要问他。离开谋生。”

以前在摩崖石碑上的时候,罗素后悔杀了所有那些有所作为的人,所以她心中有很多关于众神之巅的秘密。

现在终于遇到神顶上的人了,怎么浪费?

罗素的话,苏二哥的兜里,就算是踹的是开心的苏二哥,也不收住脚。

“姐姐,你说的是什么。但是,这个人很坚强。为了防止他伤害你,这条腿筋得断了。”苏看着罗素。

此章加到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