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100准确大|中国有限公司----情何以欢(1/58)

100准确大|中国有限公司 !

炼狱城手中没有武器印记,情何欢情何欢所以剩下的肯定是在狡猾的魔族手中。

罗素决定去那个神秘的地方,情何欢情何欢因为在没有一千个幻想的情况下,神秘的黑人更容易玩。

这时,在蛰人的大本营里,一个长长的黑袍子冷冷的站在所有黑人面前,声音冰冷:“本座下的命令?”

他的声音,像是来自地狱,杀气直接从脚底向心脏射来!

原本自信满满的黑衣人,此刻却大气都不敢出,跪在地上,垂着脸,惶恐不安,冷汗不断冒了出来。

超级强壮的成年人全身披着黑袍,但宽大的黑袍勾勒出他完美的背线,让人看着顺眼,但那无与伦比的黑暗气势却让人感到惶恐。

“坠,坠影大人,当时,当时……”原大队长被坠影大人的目光扫过,他的心自信而大胆地跳到了嗓子眼。

“说吧。”影主的声音平淡,却流露出王者无尽的威严。

大队长真的很想哭,但是他没有哭,只是额头上的冷汗顺着脸颊往下淌。

天知道,当他的首领出来追击魔族的时候,他才意识到,一直蛮干、四肢简单发达的魔族人早就散了。

真的是一个人的名字,一棵树的影子。我不能拒绝接受。

大队长接到暗影领主的命令,他不敢违抗,知道自己什么也没找到,但还是派人去找恶魔,花了不少时间,也没找到。

而暗影领主没有回来。

大队长等了一天又一天,终于鼓足勇气去青龙陵查看,才知道哪里还有人影。

大队长回忆了一下细节然后醒悟:我走了!被炼狱城的人玩!影主一定是假的!

大队长正在聚众寻找炼狱城,假扮影子大人的小贼报复。他还没走到门口,一个高大高贵的黑袍出现了,打扮成影子大人。

好,你这个西贝!队长二话没说,招呼手下:“叫我!”

可怜的大队长,他竟然敢叫人来攻击真正的影主...

影帝是什么性格?他懒得解释,但当他将手伸向没有影子的群山时,他把这些黑人捅成了一片,仿佛他们被一场超级飓风席卷而过。

就凭这点杀伤力,大队长还有什么不相信的?直接给落影大人跪下。

然后,就是上面的场景。

坠影大人的冰眼,如同利剑,锋利直刺人心。

“有人冒充我们的座位?”南宫云烟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弧度,看了眼跪在地上的这群人,眼中闪过一丝讥诮。

大队长鼓起勇气,战战兢兢地把整个故事讲清楚。最后他说:“只有冒充我们的人和魔族人打架,导致一群人被消灭。你要来,就当是那个装大人的人。”

我不得不说,队长,你说的是实话。

听听这种风格...这很像他聪明古怪的罗素。狡猾的落影大人,笼罩在面具的脸上,露出了少有的浅笑。

——

PS:拉着美男大人出去走走,有票付票,没票继续把南宫美男关起来~ ~哈哈~

当罗素从玉瓶中倒出晶莹剔透的丹药时,情何欢浓郁的香味顿时传遍了四周。狐狸此时在罗素的怀里。他睁大眼睛盯着丹药。凭着他对九尾令狐的直觉,情何欢他知道这绝对是上品丹药,对他大有好处!

罗素还没来得及喂它,小狐狸已经有了一卷红色的小舌头,丹药瞬间就被它吞了下去。

“你呀,你为什么这么着急?反正这丹药是你的。”罗素没好气的拍了拍狐狸的头,然后把它放在空房间让它好好休息。

罗素把狐狸放进了空,他不知道。这时,狐狸的身体发生了一些奇怪的变化...

北辰英看到罗素把狐狸放回去,略带遗憾地说:“没有狐狸,我们的效率会慢很多。

“你确定?”罗素轻轻地勾起他的嘴唇。

“不是吗?”北辰影挠后脑勺。还有什么东西可以代替活蹦乱跳的小狐狸吗?

“北辰影,你傻了吗?不是有你吗?”晏子眼睛闪闪发光,越想越觉得这个主意妙极了,“对!是你!你挺合适的,真的!咯咯咯,你怎么看?”

罗素没想到晏子会把这个话题带到北辰影业。她心里还有别人,但是自从...

于是,罗素一手指着下颌,慢慢绕着北辰影子走。他上下仔细地看着他,然后点点头:“晏子没说出来。如果你这么说,这个想法真的很好。”

“不!拿我当诱饵?”北辰英不敢置信地睁大了眼睛,然后哭丧着脸:“你能不要吗?”这是不是太丢人了?"

北辰影只要想起头上的一口袋水,就拼命往前面走,后面是无数幽眼紫蜘蛛在追他。想到这张照片,他感到羞愧。

“那我们为什么不抽签,谁抽谁当诱饵,好吗?”晏子友好地建议道。

“你不怕吗?”北辰影虚弱地问。

“我当然不怕。你害怕吗?”晏子瞪大了眼睛。

一个弱女子说她不怕。他还害怕这个开放的人吗?北辰影梗昂着脖子下巴坚定的摇头:“抽签的时候抽签,谁怕谁?”

然后,比赛开始了,裁判是罗素。

抽签的方式很简单。罗素从空房间拿出纸和笔,把纸撕开,然后走向他们。两张纸中的一张画了一个圆圈。如果他画了这个圈,他就会被当作诱饵。明白吗?"

“这个规则很简单。”北辰阴影不喜欢罗素的智商。

“是的,很简单。一个半的机会,北辰,你要把握好。”罗素眼里闪过一丝狡黠的微笑。可惜北辰的影子没有被捕捉到,这让他后来觉得很烦。

“好了,可以开始了。”北辰影不断催促。

于是,罗素把两张纸揉成一团,然后摊开在手掌上,目光扫过他们的脸:“你们谁先抽的?”

“当然是女生先抽烟,你说是不是?”晏子对他笑了笑,有着美丽的眼睛和迷人的微笑。

“是的,情何欢自然,情何欢女生优先。加油。”北辰影大方地站在原地,笑着说:“反正机会是一人一半。哈哈,如果是你,那就在头发上泼水,你不会哭吗?”

紫嫣和罗素对视一眼,两人的眼中闪过一抹狡黠之色,两人默契配合,都是算计北辰的影子,可惜这两个货子完全没有察觉到这一点。

南宫云烟眼皮微抬,似笑非笑的勾起唇角,看着北辰暮的眼神带着一丝无奈。唉,真的没有办法傻。

晏子害怕迟到,捣乱可不好玩。所以当她看到北辰英的承诺时,她很快从罗素的手掌里拿出一个纸团,拿在手里。

“好烟?你确定?”北辰影扬起眉毛笑了。有趣的是,晏子走得如此之快,好像有人抢劫了她。

“嗯,已经选好了,剩下的就是你的了。”晏子笑着说道。

“你……”北辰英的目光被晏子的罗素的脸一扫而空,他似乎看出了一点端倪。他怀疑地问:“你们两个不会串通好吧?”

“这次抽奖是在你眼前进行的。就算要勾结,我们也没时间了吧?”罗素提醒北辰英:“快打开这个标志。”

北辰英拿着晏子不想要的牌子犹豫了一下,皱起了眉头。“晏子还没有开业。”

晏子插话道:“我没有勇气看,让我们打开它。到时候你就知道是你去当诱饵,还是我去。”

北辰英愤怒地看了晏子一眼,然后自信地慢慢打开了纸团。然而,当他看到厚厚的墨圈时,北辰英傻眼了。“不能这么巧吗?”

“哦哈哈哈哈,原来这个圈子是被你拿走的。看来你的运气比我好太多了,诱饵就看你自己了。”晏子根本没有打开纸团,而是选择直接把纸团打成碎片。

北辰英无奈地伸了个懒腰:“今天这是什么运气!”

事实上,他从哪里知道罗素从一开始就做了两个带圆圈的纸团?不管北辰影抽的是哪个纸团,都是带圈的。因此,晏子手里的纸条上也有圆圈,所以在这里我们将看到谁先展开纸团,谁先证明自己是诱饵,然后第二个人直接销毁纸团,所以自然是赢家。

北辰影不知道。事实上,晏子和罗素一开始就一起算计他。

看着北辰英拿起一盆田零水扣着头,然后蹦蹦跳跳地去吸引紫蛛,罗素惆怅地叹了口气:“其实当初,我是打算让变异金合欢去的......”

晏子嘴角微微抽动:“小影子太积极了,让他去吧。”

然后,一起算过北辰影的两个女生面面相觑,然后哈哈大笑起来。

北辰影不知道自己被两个女生嘲笑了。现在他正积极用深邃的目光吸引着紫蛛。他跑了一大圈后,后面跟着一大群眼睛很深的紫蜘蛛。这些眼睛深邃的紫蜘蛛发出微弱的绿光,盯着北辰影子的屁股。

罗素和晏子非常好奇,他们向北辰阴影的地方望去

情何以欢

当罗素和晏子看到北辰影子的屁股时,情何欢他们突然大笑起来,情何欢最后差点坐到黄沙上。

北辰英觉得不好意思,生气地瞪了两个人一眼:“你笑什么?”还没准备好战斗?“他在自杀,好吗?甚至嘲笑他!两个无情的女人!

晏子忍不住笑了,眼泪差点流出来,声音断断续续:“你的屁股怎么了?”哈哈哈——”

北辰英英俊阳光的脸此时很少僵硬。她垂头丧气地坐在地上,咬牙切齿:“我摔倒了。”

“噗!”罗素笑了,羞愧得满脸通红。

北辰影子走之前,罗素给了他一壶田零水,让他临时起意,但没人让他往屁股上洒田零水。看北辰影屁股上的布。几乎被眼睛幽的紫蛛抓成碎片,磨坏挂在身上。看起来很别扭很搞笑。

“北辰影,你个傻逼!”晏子终于停止了大笑。“你为什么不换件新袍子?”

“这是...我没带……”北辰影觉得脸红。

他有他给的包,但他忘了给自己多带一件衣服。那是猪脑。北辰影对自己的智商有怀疑。

晏子笑了:“我就知道你没带,快拿走!”

晏子有时穿得像个男人,她买的衣服很大方,所以她把两套男人的衣服扔给北辰英。深蓝色长袍,款式简单,但是质感不错。

“谢谢!”北辰英收到衣服,立刻眉开眼笑。幸运的是,他得到了晏子的赞助。否则,他会等着裸打。

换袍后,北辰影焕然一新。

那时候变异的相思已经用幽眼包围了所有的紫蜘蛛。

“打!”罗素的打手一挥手,用虚无空笼罩了最左边的一个小队伍,这个队伍又开始拉风狩猎了。

罗和李远远地站在山坡上,远远地就看到了战斗如火如荼的场面。

“很遗憾,田零的顶级水被浪费了。”李摇摇头,对的做法嗤之以鼻。

然而,罗考虑了另一个问题:“为什么他们的顶级水似乎取之不尽,用之不竭?这是怎么回事?”

罗怀疑这个方向是对的,但他无法理解这是怎么回事,他根本想不出来。在罗素会有一个便携空的房间,顶级的田零水真的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可以洗澡,浇花各种用途。

“他们的打法叫真正的绞杀,很爽。”李很少承认自己的真实想法。

“我一直认为与南宫刘芸为敌是一件可怕的事情,但现在我明白了与罗素为敌真的很可怕。”罗的眼睛眯了起来,静静地望着远处热闹的场面,大度地说道。

“是吗?”李有些不相信。只有血与死才能化解姚池李嘉禾与罗素的仇恨。

“如果可以,你最好杀了你的李尧尧。”罗很少问心无愧地警告说:“否则,瑶池李氏家族的覆灭就不远了。”

李疑惑地瞪了一眼。“和她罗素?”

“真的要看那个臭姑娘了。”虽然罗不愿意,情何欢他还是说了出来。“别看她现在,情何欢才九阶,但你想过吗?她第九阶用了多久?”

李想起了资料中的记录,眼神变得凝重起来。

“三年了!不到三年,从零到九个订单,也就是说一年平均三个订单,这样的提升速度,你我都能做到?看着整块* *,除了她还有谁能做到?不要欺负年轻的穷人,我相信用不了多久这个臭丫头的惊喜就会震撼整个* *”罗的眼睛闪闪发光。

李觉得不可思议:“你平日不喜欢,为什么现在老是对她说好话?”

罗无奈地叹了口气:“形势比人强。你现在看不清楚情况吗?不用说,她身后有两位大佛,南宫刘芸和融云大师。我们都知道南宫刘芸未来会发展到什么程度。我们不应该欺骗自己。这么说吧,你要是敢扇那姑娘一巴掌,融云少爷绝对会毁了你祖宗十八代的坟墓。你信不信?”

“嗯,”想反驳李,却发现他的反驳显得苍白无力,于是他干脆没有说出来。

“还有……”罗愣了一下,眼中暗暗微微一闪。

“然后呢?”李好奇地问。

“你以前没发现吗?当东方玄提到炼狱城之主时,南宫刘芸看起来像是一个没有什么可隐瞒的人吗?我有一种感觉,罗素和炼狱城之主的关系一定不一般。”在这一点上,罗其实只是将信将疑。

“这个怎么说?我怎么不知道?”李对很好奇。炼狱城之主?罗素那女孩的运气不会到这种地步吧?先是南宫云,然后是融云大师,最后是炼狱城主?

罗皱了皱眉头。“那时候,炼狱城里有个我们罗家的大叔。他有幸看到炼狱城主与一个真正美丽的绝色女子并肩而行,但炼狱城主的脸上却有着千年冰霜累积而成的妖异笑容。”

“哦?”传说中的炼狱城之主应该会笑吧?李觉得有点不可思议。“但这和罗素的臭丫头有什么关系呢?她不是当年生的吧?”

“但是这个女人看起来很像罗素。”罗长叹一口气。

“什么?”李大声地叫道。

“嗯,据说他们很相似,所以罗素和那个绝色女子应该有很深的关系。至于炼狱公爵……”罗感到一阵头痛。这些老板性格古怪,不讲道理,一点都没有以身作则。

“所以你会认为炼狱城之主来威胁东方的南宫云时,南宫云之所以无所畏惧是因为罗素?”李感到很头疼。

“是的。”罗也不隐瞒。

瑶池宫和罗瑜寺始终首尾相连,互相扶持,是最强的联盟。如果瑶池李家出了什么事,寺也好不到哪里去,罗会把心里所有的秘密都吐露出来。

-8号已经完了~

东方玄和罗的关系只是表面的,情何欢所以罗当然不会多说话。

"那么,情何欢你为什么以前在罗素感到尴尬?"李揉了揉眉头。

“以前……”罗对苦笑,“你不觉得输给一个没有自己大的女孩很不服气吗?另外,两个弟弟妹妹确实是因为她而死的,难免会生气。”

罗的话让李陷入了深深的沉思。李以为有师傅撑腰。这个背景就足以和他对着干了。现在他和炼狱城之主有关系了?

当罗看到李的脸色有些不确定的时候,不禁感叹道:“要想让瑶池的李家继续荣耀几千代,那最好是把李交给处置,否则……”

“罗哥说的话太长了,别人破坏不了自己的威信,有的是认真的。”李嘴角勾起一抹漠然的冷笑。"你只是在猜测罗素和炼狱之王之间的关系?"

“你不信?”罗的深剑眉微微蹙着。

李陈傲笑着挥挥手:“我不相信罗哥,我不相信罗素有这个运气。”

罗没想到他推心置腹的话竟然换来了李的不信。他对自己笑了笑:“既然你不信,那就不信。当瑶池李家连根拔起,你一定要信。”

李不喜欢听这个。他瞪了罗余明一眼:“罗兄弟就是看不起瑶池宫?”

“我不看不起瑶池宫,但我相信罗素有很强的背景。毕竟只是个融云高手,就能震慑你家瑶池李家。”当罗看到李还想反驳的时候,他无奈的挥了挥手。"如果你仍然坚持反对罗素,我们将分道扬镳。"

经过南宫云和东方玄之前发生的事情,罗郝明才真正明白过来。友龙榜大赛之初,东方玄还能压下南宫云,但转眼间,东方玄就脱不了手了。南宫云的潜力是无限的,没有人知道他将来会迈出哪一步。反正他赶不上罗。这样的高手,就算不能成为兄弟,也不能成为对方,否则只能成为他强道上的垫脚石或者冲着他们来的炮灰。

因为罗下定了决心,从此,他代表罗家放弃了对的仇恨。因此,自然不会故意为难她。

李陈傲的眉头皱得很紧,他冷冷地说了很久:“你放心,如果她不主动招惹我,我也不会招惹她。”

但罗的话深深地在李的心里埋下了种子。既然罗素这么厉害,那她走出去以后长大了不是对瑶池李氏家族的威胁更大吗?所谓养老虎可能是...

李低下了头,从罗看不见的角度看去,他的眼中闪过一抹冰冷与冷酷!

之后两队掐死了紫蛛。在罗的刻意拉开距离下,两队并没有什么冲突。在这期间,东方玄似乎完全消失了,所有人似乎都忘记了这个人。

三天很快就过去了。

森林小屋。

此时,罗素和北辰影带着一整袋白石往回走。

情何以欢

看到他们的大麻袋,情何欢罗和李的眼睛都直了,情何欢他们两个都看到一个小包拿在手中,然后两个人对视了一眼,有一种强烈的想哭的冲动...这太不公平了!

没想到罗居然出现了一颗改变恶鬼的心。他笑着看了一眼:“喂,你有好多白色的石头。”

罗陈豪和善地笑了笑:“我比不上你。这次你人太多了。沙漠里估计没有眼睛很深的紫蜘蛛。”

听到这句话,白胡子老人微微抽动了一下。当他看到罗素手里的大麻烦时,他嘴角的抽搐变得更加明显。

罗素对着白胡子爷爷笑了笑:“爷爷,你现在可以抽烟了吗?”

白胡子爷爷等了一会点点头:“请便。”说完,他闭上眼睛,陷入了半睡眠状态。

“你先走还是我们先走?”瞟了罗一眼,她觉得有些奇怪。在罗看到她之前,绝对是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而她横眉竖目,仿佛她欠他的债他永远也还不完。但这一次,我能看到他脸上真诚善良的笑容。这个人没穿衣服吗?

"我们对苏小姐所说的没有意见."果然,罗还是有一副好脾气和一副很温柔的笑容。

真是个奇怪的人!罗素心里暗暗嘀咕着,但他的神色依然平静如水。他用商量的口吻说:“你为什么不一个一个轮流下来,这样就没人占谁的便宜了?”

因为带走的东西越多,画空格的概率就越大,所以画的越晚,就越不公平。

罗看到这个样子,点了点头:“太好了。”

“那我就不客气了,我们先抽烟吧。”罗素带着几个人浩浩荡荡地走向彩票机。

罗素看着擦亮的彩票机,双手合十祈祷,喃喃自语道:“三天前我离开的时候很幸运。真的希望那天继续好运。”

祈祷过后,罗素开始正式抽签。

将一百块白石倒进机器口后,罗素郑重地按下了启动按钮。

罗素仔细盯着滚动的数字。深吸一口气后,他只听到砰的一声,数字开始静止。

"让我们看看我们在罗素画了什么数字."晏子跑上来,看着彩票机的屏幕。

罗素的眼睛有点紧张,因为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这次她能得到什么。如果她仍然休息,罗素觉得她的脸很大。

“98,哈哈哈!咯咯咯,你的运气真是……”晏子觉得罗素的运气真的没有被掩盖,只是一点点而已。只要一点点,就是98。还好她的运气稍微好一点,没有休息。

98位的宝宝好简单,原来是丹药。

“灵元丹大师?”拿到这丹药,罗素忍不住笑了。她最不缺的就是丹药。既然她有了御丹药,那宗师丹药对她也没用了。

“灵元丹大师?”拿到这丹药,情何欢罗素忍不住笑了。她最不缺的就是丹药。既然她有了御丹药,情何欢那宗师丹药对她也没用了。

然而,当我第一次打开门时,只要我没有得到它,谢谢你的惠顾,罗素已经很高兴了。

按照约定的规则,双方都抽一次烟,所以就退下来让罗给抽。

罗沉吟了片刻,便将这个机会让给了李。李没有拒绝,所以他直接就走了。

此时,挑衅地看了一眼李,冷冷一笑,然后走到中间,假装开始抽签。

晏子撅着嘴说:“这样看着他,你就知道你得不到什么好东西了。”

罗素笑着说:“你这么不喜欢他?”

“那个罗看起来还行,但是李看起来比以前更讨厌了!它配得上瑶池李家,看着就难受。”晏子的声音非但没有沮丧,反而变大了一点。

因为李刚才挑衅地看着,她刚才也看到了。

李抬起眼睛,他冰冷的目光从的脸上扫过,眉头冷冷地皱起。

“看什么看?我没见过美女!”晏子狠狠地瞪了回去。

“美女?和身边的那个比起来,你算什么美女?不要照镜子看自己是什么。”李敖尘眼中带着嘲讽,冷笑着哼了一声,神情十分不屑。

晏子听了,更加生气,想冲过去,却被罗素拦住,笑着说:“李不是他妹妹尧尧吗?心里生气是人之常情,招惹几句是人之常情。你会有大量的成年人,所以不要在意这种小人。”

虽然笑了,但是当他用眼角的余光扫向李的时候,他的心里还是很不高兴的。李是什么意思?他故意贬低晏子抬高自己,这绝对是挑拨离间。如果的心思稍差,他们就容易* *,但李却算错了的心思。

说话间,李已经按下了停止键。

“99号!99号!99号!”晏子看着滚动的数字,像一个啦啦队员一样激烈地喊道。

罗素感到既无助又好笑。

但是李此时几乎是生的气了。

“你才99,你全家都是99!师傅,我就是要抽99号的?”李一怒之下,重重地按下了停止键。

数字慢慢滚动,最后慢慢停止,然后坚定地停在——

“噗哈哈哈哈哈哈!99号,其实是99号!李,你有这命!”看到最后一个数字后,晏子双手叉腰,来回笑着,比自己一个人拿第一还要开心。

“喂!”罗重重地一拳将打倒在地。然后,他抬起眼睛,狠狠地盯着晏子。他迫不及待地扑过去,把她撕成碎片。

“李,你真倒霉。可以怪别人。不要把你的罪加在别人头上。”罗素淡然开口嘲讽。

“哼!”李气呼呼地撇过离开了阵地。

“我来,我来!”李瑟娥·陈傲走后,晏子高兴地坐到了位置上。

情何以欢

“你确定?”罗素皱起了眉头。只是嘲笑李。如果她抽一根谢谢惠顾,情何欢岂不是被李笑死?所以罗素一遍又一遍地问。

抬起眼睛看向李,情何欢此时李正讥讽地盯着她。

晏子的嘴微微勾起,挑衅地射向他的眼睛,然后对罗素说:“没什么,我的运气肯定没有他差!”

苏笑了。运气是虚幻的,但真的是不确定的。但是,既然晏子坚持,罗素自然不会反对,于是她笑了:“好吧,反正你再错过,我们就和别人不一样了。最重要的是白石。”

“那就是,我们最不缺的就是白石!”挑衅地瞟了李一眼,后者气呼呼地转身走了。

然后,抽奖又开始了。

按下停止键后,晏子闭上眼睛,双手合十,不停地祈祷:永远不要99号,永远不要,永远不要……她不想像北辰阴影一样倒霉。

我不知道过了多久,但罗素轻轻地碰了碰她的胳膊,于是晏子回来了。

“怎么样?你拿到了吗?”晏子没有睁开眼睛,只低声问罗素。

罗素默默地叹了口气:“你自己看吧。”

因此,晏子慢慢睁开了眼睛。当他看到号码时,晏子自己也是哭笑不得。

“97号?怎么会……”数字越晚,奖励越差。刚才罗素抽了98号,现在马上抽97号?她和罗素真是难缠的姐妹。

“加油,97号蓝晶石。”罗素指着蓝色晶石对晏子道。

“蓝晶石,那还不错,我很喜欢。”拿着蓝色晶石,挑衅地看着李。“怎么,不抽烟,谢谢惠顾!”

一句话,把李捅到了的里面。闷闷不乐地面对李。谁让他抽一根谢谢惠顾的?不被鄙视才怪。

接下来,罗把熏了。

罗笑着上来对说:“我想借苏姑娘的福。”

“这次你想抽几号?”罗素好奇地问道。

“哪里敢说号,只要不是99号,如果能抽中宗师级丹药,来幽龙这个秘密之地也不算浪费。”罗真诚地说。

好奇的目光落在罗的身上。罗素的感觉非常敏锐。过去,她很容易察觉到罗对她的敌意,但现在她对罗感觉到一种亲切的态度。哪里出了问题?

罗自然知道为什么蹙眉,但他对这件事并没有什么重大的了解,只是淡淡地对点了点头,然后来到了彩票机前。

他没有故意做什么。他只是随便按了一下开始键,然后过了一会儿,他又不动声色地按了一下停止键。

当数字停止滚动时——

“这个......”晏子惊讶得差点咬掉自己的舌头。

“帝凝丹……”罗素也觉得有点不可思议。她有些无语地看着罗白皙修长的手指。为什么罗这么幸运?这是他第一次抽烟吗?一上来就是皇帝的凝血丹。这个东西排名第15!

“十五号帝凝丹……”北辰影事项下唇,情何欢一股强烈的抽签欲望油然而生,情何欢“下次我来!我也要抽奖!”

前几次都是感激你的惠顾,心如刀割,恨不得剁手。可是现在,当他看到罗轻松的时候,他带走了皇帝的凝血丹,北辰影都坐不住了。

“帝凝丹,哈哈,还不错!”被幸福击中的罗郝明,高兴得找不到北方。本来他的希望只是一个宗师的丹药,现在一下子就跳到了皇帝级别。这个惊喜来得太快了,他过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

帝凝丹,相当于一条命,罗怎会不高兴?结果远远超出了他的预料。

看到罗小心翼翼的把皇帝的凝丹收了起来,而李的眼睛危险地眯了起来,不过他还是悄悄的低下了眼睛,把自己所有的情绪都埋在了眼睛下面。

抓住了李眼中闪过的寒芒,又忍不住偷偷为罗捏了把冷汗。但是,她和罗没有交情,所以也就没有提醒。再说罗又不是小白兔,也是个腹黑身材,不应该让自己吃亏。

罗离开彩票机后,北辰影业迅速而开心地冲了上来。“我会做到的!谁也不许抢我!”

没好气地拍了拍他的头:“你以为罗能得到孩子,你也能得到吗?别丢脸,我们下来吧,放开我,我运气比你好。”

北辰英听了突然不高兴了。“谁说的?就算比你差,你以为我连罗都不如?”

“你运气真差!”晏子发誓要说。

“那我也偏要向你证明!说,你喜欢那些架子上的什么!我喜欢哥哥给你的!”北辰影撩起袖子,仿佛要成为英雄干云。

“9号,紫翅,如果你能画出这个数字,我就嫁给你!”紫嫣眯着眼,挑衅的眨眨眼。

“是的!我要点这个9号小伙子!这向你证明,这个小姑娘很厉害。”北辰影严肃地按下启动按钮。

当罗素看着这两个人吵闹的样子时,不禁感到好笑。他们真的注意到协议的内容了吗?你真的注意了吗?如果北辰的影子真的是9号,那就很有意思了。

“你抽,你抽,我看你能不能真抽到9号!如果我能得到,我不仅嫁给你,还会给你当一辈子的丫鬟端茶倒水!”晏子想,怎么能说取9号就是9号呢?以北辰影的破运气,他能画出99号是莫大的荣幸,还能画出9号?做梦更快。

“是的!萧也,我今天真的不是第九了!”北辰的影子心里特别激动,只听到啪的一声,滚动的数字开始以恒定的速度减慢。

成排的数字滚过。

终于,我不再在一个数字面前转头了。

罗素看了看号码,又看了看北辰影子,然后他的目光落在晏子的脸上...

当时全场鸦雀无声...

静得好像落叶飘到地上,声音清晰可见。

——9号更新完毕~ ~

南宫刘芸笑着看了一眼罗郝明:“没想到这么早就见面了。”

“这次,情何欢要么你死,情何欢要么我活!”罗丢下这句话,捏紧拳头,转身大步离去!

站在南宫的流云边缘,听到他们的对话,罗素不禁微微一笑:“看来他对自己很有信心。”

“你对我没信心?”南宫云烟抓住了罗素的纤腰。

“你没有受伤吧?你是怎么跟罗打起来的?”罗素故意压低了声音。

“受伤了?我早就养了。”南宫云烟说完,带着罗素,走向观众。

两个人边说边走。

虽然罗素刚才故意压低了声音,但他在舞台上表现得非常出色。他怎么会听不到他们的谈话呢?

所以,在他们离开罗素后不久,南宫刘芸就受了重伤,一直没有痊愈,这种情况传遍了整个皇城。

原本坚信南宫云会稳赢的人,或者说在两者之间摇摆不定的人,当时都偏向罗,认为罗在这场比赛中的胜率会高很多。

提前的大决战点燃了热情之火,整个帝都陷入了疯狂的赌注。

南山。

北辰影等人都坐在大厅里。

“嫂子,你太黑了。”北辰英对罗素竖起大拇指。“现在二胎的赌博率维持在一比二。否则就没办法赌了。”

要不是罗素说南宫云内伤未愈,南宫云骄傲的支持自己痊愈的消息,估计赌注一边倒,全倒在南宫云这边。

“这几天你赢了很多吗?”罗素微笑着问道。

罗素的SPAR全部委托给北辰影业作为独家代理。直到现在,罗素仍然不知道她手中的晶石在哪里。

“当然。”北辰英骄傲地说:“至少这个数。”

北辰影做了个手势。

顿时,全场震惊。

“有这么多?”晏子兴奋地直接站了起来。

“那是自然的,只是更多。”北辰英摇摇头,很得意。“别忘了,赌场也有跌股。”

“这一次,南宫都赢了。”罗素兴高采烈地拍了拍南宫云的肩膀。

“那谢谢你了。”南宫云烟悠闲地靠在椅背上,缓缓说道。

“不客气,你的晶石全部拿出来赌自己。”罗素直接来了一句。

她现在不是罗素唯一的一个了。

她自己修炼需要晶石,小龙以晶石为食。九尾·福克斯和小龙的胃口几乎没有区别。另外,变异相思树也需要大量的晶石。

那么多张嘴,每天一条水晶紫鱼的产量怎么够?

如果有一家银行,而且银行里有晶石,罗素会直接去抢。

因此,罗素急需获得足够的晶石。

这么巧,正好是这么好的机会。如果罗素不抓住机会发大财,她害怕上帝会拆散她。

为了压制南宫刘芸的赌率,北辰影业四处传播消息。

终于,一个沉重的消息传出:南宫刘芸被一个不知名的黑衣大师袭击,身受重伤几乎昏迷!

真的有黑师傅吗?

真的有。

赌的是直到两人上台。

在这个问题上,情何欢大家的关注度并不高,情何欢因为大家都知道罗素和北辰影业是一个集团的,很多人担心北辰影业和罗素的关系,所以不敢打赌。

从上任前的统计结果来看,这一次的投注数量是史无前例的。

台上,北辰影和罗素站着。

还没出招,观众不知道谁哭了。

“北辰影不要故意放水!”

这句话破坏了良好的氛围。

罗素看着那个人的声音,但他找不到任何人。

因为那人喊完之后,径直走进人群,瞬间就消失了。

然而,当的目光扫过来的时候,他就在李的眼前。

李的脸上满是嘲讽和讥诮,两眼闪着毒辣的光芒,瞬间就盯着。

随着的目光,李慢慢想起了的眼神,眼神中充满了嘲讽。

的目光从她脸上扫过,像是没有人在看一样,没有停留半秒钟,仿佛李在她心里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陌生人。

侮辱一个人,无视是最好的办法。

因此,没有理会李。

我正准备和来一场肉搏战,却被完全无视的李彻底生气了!

“该死!情何欢”李一手接过来!情何欢

瑶池宫贵宾席上,顿时响起了一片清晰的掌声。

李似笑非笑的抬起唇角。

李直接吼了起来:“笑什么?”

“嘿,现在看?以前谁哭着求过我?”李讥讽地回忆着他的嘴角,说着毫不掩饰的话。

李脸色骤变,严厉地盯着李:“别胡说!”

“怎么胡说八道?以前是谁,说只要我帮你杀了罗素,我就……”李对没有任何避讳的意思。

李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她冲过去,一把抓住李的嘴,吼道:“闭嘴!”

李轻轻松松地推开了的手。

李怕真的说出来,凶狠的眼神咄咄逼人:“你敢乱说,小心大哥知道了,不让你走!”

“大师兄?哦,有了东方玄,你现在辛苦多了。”李冷冷一笑。“不过,你确定你大哥能打败南宫刘芸吗?”

说到东方玄,李对也有些顾忌,所以暂时放下了那个话题。

“你别说这事!反正我心里知道!”李俯下身,盯着李。威胁充满了警告。“以前的交易以后不许再提!”

说完这句话,转身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没有看李。

李面色如霜,冷冷地盯着李离去的背景,他的手紧握成拳。

不说观众有多乱,台上两个人早就打起来了。

不知道北辰影算不算幸运。昨晚他竟然直接突破到了九阶。

所以这时候两个都是9阶。

北辰影全力以赴,罗素也没有隐瞒自己的私事。这两个人在舞台上并驾齐驱。

一天下来,北辰影无奈,一边打一边抱怨:“嫂子,你快写完吧,我累死了。”

此时,两个人正在激烈的战斗。除了罗素,没有人听过北辰影业的抱怨。

罗素嘴角抽了抽。

是七进四的有龙排名,北辰影业就是随便吃吃喝喝这么简单。

“让我们完成它。”两人交错之间,罗素低声建议道。

“可是你不觉得我们打架被大家盯着像个傻子吗?”北辰影很有说服力。

“真的很像。”罗素同意了。

“所以,还是赶紧结束吧,早死早活。”反正他赢不了。

“嗯,我会帮你的。”苏点点头。

然后,罗素牺牲了她的虚无空。

虚无空同阶无敌,所以北辰的影子进入虚无空时,速度被罗素降低。

然后,他毫无争议地输了。

“我输了。”北辰影一边喊一边向观众挥手。

“好两个......”罗素拒绝和他一起去,并拒绝了战斗平台。

“太傻了。”在台下,他们摇摇头离开了。

这个游戏比他们想象的还要无聊。一点刺激都没有。看的人都快打哈欠了。

“你赢了多少?”罗素看到北辰影兴高采烈的样子,就抽了空问道。

“三千晶石。”北辰影什么都知道,情何欢什么都不会说。

“这么少?”罗素皱起了眉头。“你高兴什么?”

“蚊子再小都是肉,情何欢更何况三千多。只有你们土豪才会嫌弃三千绿晶石。”北辰影掩饰不住自己的激动。"下一场是南宫与罗的比赛!"

他和罗素的这场比赛只能算是热身赛。他能不能赚大钱就看下一个了。

随着比赛时间越来越近,关于帝都南宫云的传闻也越来越多。

南山。

有传言说,在外身受重伤昏迷不醒的南宫云,正悠闲地倚在软榻上,慢慢地捧着卷轴。

阳光从树枝缝隙中射下来,落在他的脸上。斑驳而美丽。

罗素微笑着在他身边坐下,拿走了他手中的书。

还有谁敢拿走晋王殿下的书?也就是说,罗素有勇气和能力,他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

"比赛将于明天进行。"罗素严肃地看着他。“你内伤真的好点了吗?”

之前,南宫刘芸与莫老祖大战一场,之后一直在养伤。罗素问了几次,他说他已经康复了,但罗素总是感到不安。

南宫刘芸笑得有些高深莫测:“还没好。”

“那我能怎么办?”罗素变得越来越担心。“罗十年前是第十阶。这十年来,他一直在闭关修炼,进步神速,你呢...这怎么会好呢?”

“尽力就好,不用担心。”南宫云微笑。

“你怎么能不担心呢?你之前被打,吐血。”罗素直视着。“我不知道那个黑人是谁。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一定是罗背后的人!”

“所有的勾心斗角,不怪设计师,只怪自己准备不够。”南宫流云的声音透露出无尽的悲伤。“明天,尽力而为就好。”

“唉......”所有的情绪都在这叹息中。

空左右气好像有点变化。

似乎有一杯茶之后,南宫刘芸笑着扬了扬眉:“走吧。”

罗素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刚才真的很危险,差点被发现。”

要不是南宫云的暗示,她还真没意识到有一个超级强者潜伏在黑暗中。

“罗家的祖宗。”南宫云烟嘴角邪气勾起,红唇妩媚,带着一丝冷笑。

“难道他们没有大动作吗?连祖先都是亲自出动?”罗素好奇地问道。

“让北辰有多少收多少。”南宫云烟眼中闪过一丝阴戾,慢悠悠地说道。

“明白。”罗素笑着点点头。

罗瑜寺祖师爷亲自来试水,里面的水很深。从北辰那英传来的消息来看,赌罗瑜寺前期不是一般的惨。估计这一次是要用最后的资本来翻本了。

然而,你能加倍吗...罗素和南宫刘芸对视一眼,然后他们勾起了同样邪恶的笑容。

北辰影听到消息,兴奋地连夜赶到赌场。

这么大的单子,他没有亲自去查,真的放不下。

还别说,这大晚上的,罗瑜寺真的派人来了...

那个姿势就像在移动...

多少箱东西搬到了罗瑜寺,情何欢北辰影业照单全收,情何欢不换颜色。

落羽殿里的人带着狡黠的笑容飘然而去。

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北辰影嘴角露出得意的笑容。

很快,第二天来了。

正式比赛开始。

罗VS南宫。

一个是上届冠军,一个是本届最受青睐的种子选手。

两人提前打了一场大架,巅峰对决。

所以这场比赛空前激烈,可能是有龙榜排位中最激烈的一场比赛。

时间不多了,战场上却没有人空。

观众席已经坐满了所有的位置,后面还站着很多人,几乎人满为患。

今天的观众很激动。

比赛开始前,他们就已经提前进入了观看状态,甚至分成了两个阵营。

罗学派和南宫学派。

但似乎罗学派的数量明显多于南宫学派。

本来支持南宫云的人会占大多数,但是经过罗素的秘密努力,人数终于被控制住了。

赌罗赢的人数占四分之三,而南宫这边只占四分之一。

两个主角还没到,观众却几乎在打架。

“罗必胜!”

“晋王殿下无敌!”

“罗浩在早晨是不可战胜的!”

“我们家晋王殿下才是最后的赢家!”

两边的人差点打起来。

这时,一件紫袍出现在半边空,然后飞向战斗平台。

“罗!罗!罗!”

看到罗的出现,全场观众都热情如火。

他们投入了大量的资金赌罗赢,所以他们绝不会希望他输。

罗高大的身影站在舞台上,脸色冰冷如冰,严肃而冷厉,充满威严。他一手伸手,一手举起右手往下压。

喧嚣和尖叫突然变得寂静无声。

罗只是静静的站着,浑身散发着让人不敢直视他的冰冷傲气。

这时候距离最后一场比赛开始几乎已经没有时间了。

一时间,台下有些人开始慌了。

“晋王殿下在哪里?”

“罗郝明出现了,晋王殿下不会出现吧?”

“真的如传闻所说,晋王殿下身受重伤,昏迷不醒吗?”

“不是吗?我已经把全部身家压在他身上了。”

观众的评论越来越多。

原本支持南宫云的一小部分人此时动摇了,不断的回头,不断的盯着城门的方向,急切的期待着晋王殿下的到来。

然而,让他们更加绝望的是,晋王殿下没有出现。

正在这时,裁判慢慢走到中央平台。

罗嘴角勾起一抹傲人的冷傲笑容。

南宫刘芸,你怕我吗?所以你甚至不能出现?

罗早就认定南宫受了重伤。因为这是他的祖先亲自出现的消息,不可能是假的。

因此,罗在比赛初期就知道南宫云烟不会出现。

裁判看着几乎燃烧的香火,紧紧地皱起眉头,但他没有出声...

此章加到书签